Critics 评论

旧片新看:《谈谈情 跳跳舞》日产电影 参入西方文化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53.25 PM.png

孤寂、保守、情感的压抑,最贴近日本的文化。然而,电影《谈谈情 跳跳舞》却颠覆了日本传统文化的规范,大胆利用西方交际舞,作为电影故事的核心,引发观众对于日本人民在心理状态上的深刻思考。

“舞蹈”在剧中有着多层意义,它是当地人们通往梦想的阶梯、锻炼身体的工具、点燃生命的推动力,更是戳破人与人之间隔阂的利刃。矛盾的是,因为人物们都身处在一个抗拒亲密互动的国家,也因如此,交际舞蹈在人民眼里,就形成了许多刻板印象,认为学习交际舞的人们,尤其男生都是思想龌龊、放荡不羁的病态异类。

谈及剧中各别人物刻划上的铺陈,尤其欣赏导演周防正行,透过幽默诙谐的处理手法,试图改变日本人民对于舞蹈的错误观念,以及带出日本人民内心极度压抑的社会问题。

dance.jpg

男主角杉山正平的太太的出现,就带出了当地人民对于 “男主外,女主内”的强烈心态,女性在当地仍是较为弱势的一群,他们为丈夫和家庭默默耕耘,即使有任何的委屈,也不能向任何人倾诉。像是剧中杉山正平的太太即使怀疑老公有出轨的迹象,也不可当面向老公对峙,只可通过私家侦探来查明情况。

而男主角杉山正平是典型的日本上班族,他事业有成,但却生活在朝九晚五的乏味生活。剧中刻意对比了他在学舞前与学舞后对人生的不同诠释,带出的是日本人民因为长期压抑自己,而导致失去自我的情况在当地每况愈下。另外,他隐瞒家人自己在习舞的事实,也说明了当地人民对交际舞,甚至是需要拥有亲密接触的活动,是持着相当抗拒的心态。

p640773679.jpg

舞蹈老师则是日本社会的典型代表,她对男学员起初都并持有正面印象,认为他们是别有居心,然而她在心态上的转折,却暗示了观众,透过沟通与主动的接触,可化解人民对于某事物的偏见与歧视。像是舞蹈老师,经过和男学员们深层的接触,她了解到胖学员真正学舞的目的是在于锻炼身体,假发男希望从舞蹈中找到自信,男主角杉山正平则希望从舞蹈中找到人生的乐趣。

导演擅于利用鲜明的人物刻划,来呈现日本人民自我孤立与保守的社会情况。《谈谈情 练练舞》要向观众传达的信息,即是社会对于许多事物,存在太多刻板印象,人们不该社会舆论,而屈服于现实,相反,每个人都需坚持己见,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Advertisements
Sharing 个人分享

年轻人重视隐私 没法忍受情人查手机!

林国豪 报道   图片源自互联网   原文刊载于omy.sg

Screen Shot 2016-06-27 at 2.20.11 PM.png

别说是父母, 即使是热恋中伴侣, 大多青少年最无法忍受, 对方私自查看手机内容!

一段良好的感情,不应该存在着任何的秘密。然而,未经过对方的同意,私自查看伴侣的手机简讯和通讯记录,对于一般青少年而言,究竟是爱的表现,还是侵犯隐私的越轨举动?

国大附中高一生陈靖晴认为,恋爱中的情侣,应该给彼此喘气的空间,不应该私下调查对方的任何行为,因为这意味着不信任和不尊重。

义安理工学院网络安全与研发系三年级林志聪(19岁)也表示,私下查看对方的手机,甚至是书包里的内容更是一种病态,因为这代表一个人的占有欲,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行为叫人无法忍受。

不过,也有一些青少年可以接手对方查看手机内容,但只限于“次要内容”。

新加坡理工学院活动与企划管理系黄伟玲(19岁)可接受的范围包括查阅照片和歌单。但她也说:“如果对方打开我的简讯信箱,或是通话记录,我就会直接发火,因为我觉得他不尊重我。”

不可私自查看手机内容,但如果在使用的过程中,朋友突然发来简讯,青少年可否接受伴侣代为回复?

义安理工学院视听与传播系三年级林健伟(19岁)说:“要因情况而定,如果是男生,我无所谓。但如果是女生,我就不会同意,毕竟我也有交朋友的权力,女生通常在回复女生时,态度都比较恶劣。”

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二年级唐捷(20岁)则说:“可以,因为我平常很懒惰回复简讯,正好他可以帮我解决这个麻烦。”

卡普兰学院媒体系二年级张滋泫(20岁)则说,自己必须监督整个回复的过程,因为会担心对方,发出不该发出的内容。

1361012620499.jpg

不少青少年透露,之所以不允许任何人接触手机里的简讯或通话内容,主要担心对方会擅自抄取,甚至“滥用”里头的重要内容。

唐捷说:“我曾经有一个男友,偷用我的手机记下我姐妹的号码。刚好有一次我和他吵架,他就打给我的姐妹求救,我很意外,为什么他会有我朋友的号码,后来才发现他是偷抄的,后来就分手了。”

林志聪也表示,对方会在吵架时,利用简讯里的内容大作文章,指责我劈腿,不然就是其他人太亲密,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为了避免误会,最好不要让对方看手机里的内容。

黄思烈透露,曾经遇过一个女生利用男友的电话,向和他表白的女生调情,让她误会自己男友对她有好感。过后,她还向朋友炫耀自己的所为,并说对方是花痴。

除了担心朋友的资料被滥用,许多青少年对现有的感情仍存有着不确定,担心如果和对方分手,这些被“盗取”的资料或成为威胁他们的工具。

林志聪表示,他经常在公民记者的网站上,看到女生或男生的照片被胡乱上载,他担心若和对方分手,原因由因他而起,对方会愤怒而把简讯内容,或是亲密照片公诸于世。

黄思烈也担心,对方或可利用一些私人内容,威胁自己。

不能私下偷看内容,青少年是否认为,应该主动向对方报备自己的行踪,好让伴侣放心?

唐捷要求对方时时刻刻报备行踪,但自己则不会那么做,因为他认为男生比较容易会劈腿,女生则较为忠贞于爱情。

陈靖晴认为,不一定需要每换一个地点都报备,但起码对方问起时,应该说明。林健伟则认为,报备行踪是双方互尽的责任,也可增进彼此的信任与感情。 Screen Shot 2016-06-27 at 2.44.11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