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三工院生成立公司 办音乐比赛开演唱会

林国豪 报道/摄影 刊载于《联合早报爆米花》

Screen Shot 2017-11-21 at 5.17.54 PM.png

三名义安理工学院华文传媒系学生沈如驾(19岁),周静怡(19岁)及林觉豪(23岁)除了要举办中文词曲创作比赛,还打算在圣占姆士发电厂(St James Power Station)举办音乐庆功会,并将邀请本地音乐人林倛玉与第一届校园Superstar女冠军曾詠霖担任表演嘉宾。

举办大型音乐比赛与演唱会所需投入的精力与时间庞大,他们为何如此坚持?

活动策划人林觉豪说:”虽然市面上有类似活动,但是宣扬华文创作的比赛却不多,因此我们希望借由比赛,鼓励更多青年创作的同时,也能学习华文。”

另一名活动策划人沈如驾也说,本地存在着许多多才多艺的音乐爱好者,但却没有太多发表平台,因此她希望通过”CING本地词曲创作大赛”,为本地的音乐人制造更多发表机会,同时自己身为媒体学生,也能为本地的音乐市场尽力。

人手及资金是最大问题

林觉豪说:”举办这项活动具有一定难度,因为是学生的作品,商家或歌手基本上都对活动没有太大的信心,也认为我们可能在开玩笑。当我们要求他们赞助时,基本上都是落空的。幸好我们没有放弃,最终还是找到不少媒体与机构的赞助与支持。从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意识到,人脉在媒体行业很重要。”

沈如驾说:”我们第一次举办这样的活动,不太清楚艺人酬劳的行情,就遇过一些歌手大开价码,要价四位数!”

此外,活动也需要众多工作人员。林觉豪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工作人员以及艺人通告费的问题。我们是学生,没有任何资金,但我觉得我们很幸运,因为本地的音乐人其实都很热心,像林倛玉和曾詠霖,他们都不收费为我们表演,诚意让我们很感动。”

周静怡补充说:”老师也很乐意帮忙,不仅提供很多相关资讯,分享经验,还为我们找来50名学弟学妹,帮忙设计海报,传单和宣传计划,减轻了我们的工作。”

获得律师免费提供咨询

由于三名工院生对举办活动的过程不太熟悉,因此找来本地律师萧丁明(Samuel Seow)提供法律上的咨询。

沈如驾说:”我们其实上过萧丁明律师的一节课,没想到事隔那么久,他还记得我们,甚至给我们免费咨询,让我们觉得很感动。”

他们从律师那里了解到,举办这样的大型音乐活动,或是有意长期举办类似活动的话,申请成立公司或许比较实际。因此,三个年轻人就在6月中成立了JIJ Productions。

林觉豪说:”其实这个活动是我们的毕业作品,只是我们将它扩大到商业作品。我们希望JIJ Productions不只举办音乐会,更可以制作录像,为商家设计海报等,成为一家创意公司。所赚到的钱,希望可以给学弟学妹们用于他们日后的企划。”

目前,”CING本地词曲创作大赛”仍在网上征求作品,截止日期已延至7月15日。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上网:www.cing2011.com,查看更多详情。

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Critics 评论

旧片新看:《香港制造》看港人错综纠结的身份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4.36 PM.png

曾获颁多项国际专业影视奖项的香港影片《香港制造》,是香港导演陈果的代表处女作。它不仅创下了当时以50万港币制作的低成本、高票房的电影奇迹,更被众人视之为了解港民在英国和中国政权转换之间,错综纠结的身份结构的纪录电影。

香港回归后,港民心态不适应,出现身份认同及政治意识形态上的明显差异 。为了反映这些复杂的社会问题,陈果精心打造了《九七三部曲》,以折射出繁华都市的背后,诸多不近如意的社会现实。《香港制造》是陈果电影三部曲中的首部曲,影片主要以四个年轻人的故事,暗喻年轻港人在新文化及政治领导下,所产生的焦虑与迷茫。

由于此类的影片于当地的电影市场并不广为人知,外加港人希望了解,陈果如何看待人民在新环境里,下场会是如何,因而造就了民间对影片的强烈回响。这部影片魅力所在,有赖于鲜明的故事题材和人物塑造,暨恰如其分的台词、镜头、道具、场地和配乐运用,它成功牵引观众的共鸣。

以四段“死亡” 反映多个真实社会问题

《香港制造》环绕着四个貌似边缘的少年,分别是阿珊、中秋、阿龙和阿屏。导演借由他们各自结束生命背后的故事,以及他们各自在死前,所做出的各种特殊行为进行串联,并利用建构性蒙太奇(constructive montage)的叙事手法,暗喻这些天真无辜的孩子们,在面对香港“九七”政治交替,以及社会在不同文化层面的变革时,所采取的一种童稚反抗及逃避。

故事题材主要以着四段年轻人的故事来反映社会问题,并刻画他们对社会的迷茫,对生活失去了方向。

  • 第一段:阿珊和她老师谱出师生恋,之后为情自杀,而其老师却对此无动于衷.借此刻画出当时港民在繁华的社会,变的更自我中心,社会缺乏温情,对生活绝望。
  • 第二段:描述中秋对新政策的不满,没钱上学,无所事事,变成混混,打杀的生活渐渐使他对生活充满厌倦,而自杀。借此刻画出港民缺乏归属感,并掀起移民风潮。
  • 第三段:智障的阿龙一直被别人欺负、被打、被凌辱,也不敢出声,最后被打死。在此,用较极端的手法描述人物性格,借以反映那些在新政策下受到冲击而又不敢反抗的人们,他们失去自我。
  • 第四段:患肾衰竭的阿屏不积极求医、面对问题只有继续堕落,等待死亡好不容易有换肾机会,医生却不通融。用此故事反映人们对新环境怀着悲观的心态,不愿接受新改变,按自己舒服的方式生活,政府对港民的待遇不好。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4.41 PM.png

针对第一段故事,剧里的阿珊,就读一所女校。由于校内颇少有男性出没,加上她的男体育老师身材健硕,自然而然地阿珊便恋上了他。但对方对阿珊并无爱意,甚至对她表现冷漠,刻意闪避,让她极为沮丧。屡次遭受冷落后,阿珊对生命完全失去了意义。

身穿一袭白身穿一袭白袍的她,在阳台惆怅进食,面向对面高楼上的十字架,随后纵身而下。阿珊死后,有人将她的遗书递给此名体育老师,他却无情地将它撕成碎片。

导演试图通过上述所提及的朴实师生恋,来刻画当时社会的残酷与冷漠。体育老师光鲜之貌,代表着香港繁华之景。但在港民内心深处,却暗藏着彼此漠不关心、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心态。如剧中,即便男教师得知自己曾接触的人往生了,他也只是面无表情地接受消息,并没有意愿前往为死者吊唁。

另外,他全然不受影响地继续生活,犹如阿珊不曾出现过。导演在这里要反映的,正是当时缺乏温情的香港社会。 依我们之见,影片充分折射出当时的一种冷酷无情,表现了现实主义的思想。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5.44 PM.png

以极其鲜明人物刻画 折射港人对未来的迷茫

导演亦通过其他人物的性格与举止言行,来揭示当时香港所存在的其他社会问题。

譬如,故事的主人翁中秋,父亲自小就抛下妻儿,另寻新欢。中秋成年后,自己也经常更换性伴侣,并且始乱终弃。他从不给予对方任何承诺,追求的只是在肉体上的短暂快感。

而这种没有信仰,缺乏归属感的生活,正是港人在“九七”时,所对国家产生的迷茫与困惑。根据统计,香港在经历“九七”时,曾一度吹起了移民风潮,单在1997至1998年之间的移民人数,就多达5万人。由此可见,不少港人宁可旅居异地,也不愿滞留这缺乏归属感的国土。

故事中的其他两个人物,阿龙和阿屏,也分别反映了港人市侩,以及消极的整体社会风气。前者是智障者,直至死亡的那一刻,阿龙都在受他人的凌辱与欺压,甚至是恶霸们的性奴。

他的一生,从未被给予人类应有的尊重。后者则是肾衰竭的病患,她不积极求医,反而成天吸烟喝酒,甚至还想在临死前,与男生寻求在肉体上的欢愉,痛快地挥霍尽存的人生。虽然表现的手法略嫌极端,但导演在两个人物性格的揣摩,却完整地反映了港人对待新环境,所持有的悲观态度。他们不愿意接受新的改变,只认为现有的生活最适合自己。

然而,当四名主角意识到自己无法适应新社会制度,他们最终选择了死亡以求自我的逃避。

港人在新的政治领导下,在意见及看法上有着明显的分歧,彼此间的距离也愈加疏远。导演因此选择了以死亡作为四个故事的贯穿,从而暗示他们过去的生活已经结束,迎面而来的是新生活的降临。

死亡或许也意味着重生,在新的人生里,每个人都将会新的人生目标、新的快乐来源。据我们之见,死亡是逃避与脱离现实,一种无可奈何的终极解决方案,而真正的问题并无解决。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6.21 PM.png

以乐观的语调 带出港民悲观心理

导演也在演员的台词与其旁白上,精心铺陈,下足了功夫,以最简单的语言,暗喻社会的情况。下面三句台词,一语道破了年轻港人当时的焦虑与胆怯心理。

  1. “世事变得太快了。当我们还没来得及改变的时候,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
  2. “我们这么年轻死,所以我们永远这么年轻”
  3. “生存的人,喜欢评价一些死了的人,甚至骂他们没勇气、没志气,然而,我们现在很高兴,因为要面对一个未知的世界,我们已经得到免疫”

这些都道出了年轻港人还未做好准备,接受一个全新的社会文化,抑或是他们不愿接受新生活,所以唯有通过死亡,让时间停留,才可让它们的记忆滞留在属于他们的时代。

 

拒绝华丽 强调朴实

陈果也在道具、服装、场地、配乐及镜头语言上的表现,也是吸引观众注意的重要因素。

陈导抗拒使用华丽的布景及俊俏的演员,因为她认为平实的表达才能让人引起共鸣,反之,华丽的呈现虚弱了故事的真实性。尽管面对资源有限的困境,陈果却坚持不接受商家的投资。她曾经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道:“我知道游戏规则,如果有投资人加入,一定会说这里改一改,或者这个角色找谁演,那样我就变成傀儡了。我要的是,我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香港制造》中人物的爆炸头、太阳镜、花衬衫、四封遗书的粗糙笔迹,以及非巨星的演出,都是导演认为,最能反映生活且贴近民心的重要符号。

另外,拍摄地点很平民。旧的住房,简陋的市场,没有繁华的高楼大厦,拍摄最平民的生活,刻画当时一些人们的简单生活,带出新政策的不完善,深刻反映港民的切实生活环境且贴近民声 。

配乐编排 颠覆传统

配乐更是采用了反讽的处理手法,以强调年轻港人所对新政治产生的惴惴不安。例如,剧中唯一坟场的场景,导演颠覆传统,不以诡异的音效及配乐,来营造它应有的阴森与死沉。

相反的,导演选择利用欢愉的音乐,来讽刺坟场是个让人愉悦的场地,因为唯有在这里,港人才能做回自己,找到昔日熟悉的“美好”时光。

导演更是在电影结尾,以一段广播的画外音来重申观点,即是教授以华语说道:“世界终归还是你们的”, 实际上道出的是港人对新政治环境的别无选择。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6.43 PM.png

采用另类镜头 引发观众反思

导演精美及具震撼力的镜头语言,更升华了电影的主题,并引发年轻港人的深刻思索。

  • 运用摇晃与放大镜头:拍摄墓地之时,中秋等人在寻找阿珊的墓杯所在之处之余,大量采用侧面与摇晃的镜头,并从小景拉到中景,然后到全景,来带出中秋他们的不知所措以及无可奈何,阿珊在社会的渺小,以及他们离他们所谓的”快乐家园”越来越远。
  • 中秋意图杀人之时,采用跳接的拍摄手法。一下是他杀人成功,一下是他没成功,带出他的迷惑,对社会的惴惴不安、无助力感,以及不踏实感。
  •   剧中唯一的坟场场景中,导演大量采用了侧面及跟摇式的镜头,而并非正面及固定的镜头,即要说明导演只提供一个主观的个人思想,而映现在人们面前的现实,还有待人们的认真反思。另外、在这一幕中,景别从中景,转为全景,最后达到大全景,目的在于导演想强调这一群年轻港人“在偌大的坟场中寻找墓碑的渺茫性”,以及暗示他们心中的“壮丽乐园”已经离他们极为遥远。

片中其他两个重点片段,即是导演以仰视镜头拍摄狭隘走廊,以及通过铁杆间隙,向下拍摄孤僻孩子在阴暗角落的画面,都强有力地带出了电影所要表达的压抑与狭隘的氛围,同时它为观众在了解导演的思路上,提供了重要线索。

“九七”前后的香港民间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迷茫及焦虑。《香港制造》的出现,深刻地表达了人民对于诸多变化的不适应,以及内心的惶恐不安。影片更透过另类且人性化的故事、角色塑造、镜头和音效处理,加上台词、道具和场地的衬托,折射出香港社会问题所在。

鲜明故事的题材,刻画他们对社会的迷茫,对生活失去了方向。其影片借由人物刻画,揭示香港的诸多社会问题。此片亦采用了豁达的基调,道出港民悲壮的情愫。

无论是于道具、服装、场地、配乐,抑或是对白上的表现形式,皆以朴实为主,杜绝使用华丽的呈现手法。

此外,《香港制造》配乐采用了反讽的处理手法,以凸显港民对新政治产生惴惴不安的心理。另类的镜头呈现方式,使之观众再三反思,大为提升了其片的真正价值。

在不受商家摆布的情况下,使之观众得以透过影片,轻易地找到他们在社会心理上的认同感,甚至是生活上的启发。 影片所获得的巨大回响,也说明了陈果的影片在港民心中,拥有着非凡的一席之地。

Critics 评论

旧片新看:《早安,孟买》繁华都市的丑陋心灵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31.01 PM.png

繁华的外在社会面貌,内里却是现实的丑陋世界。

《早安,孟买!》是导演米拉·奈尔从影之后的首部公开作品,写实影片反映的是印度日益猖獗的社会问题,如童妓、吸毒、偷窃、少年犯罪、社会阶层分化等。

虽然是初级导演,但她的叙述手法与其电影语言特色,却不逊于老练的电影从业者。细腻的人物刻划,以及写实的故事剧情,让她的作品格外贴近现实。

与其利用当红的宝莱坞巨星, 导演选择透过了一名流浪孩童的经历,以小人物的心声,表达对大环境的失望与感叹。

这些孩子们的一生并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任由他人摆布,犹如一只流浪狗的命运,就像剧里的小女孩在屋外,在大人们在“办事”时,只能无奈地在屋外手抓玻璃,等待大人们的下次命令。

尤其欣赏导演的故事铺陈,以及人物的刻划。纯真善良的小男孩Krishna在哥哥的淫威下,被母亲逐出家门,被令赚足500卢比才可重返家门。面对家中不合理的待遇,Krishna仍对家有强烈的归属感,怀抱着回家的希望努力挣钱,甚至人在异地时,还试图写信向家里报平安。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30.53 PM.png

他在筹钱的过程中, 也因为朋友的拖累、老板的无理扣薪,以及同类的趁火打劫迟迟未能筹足500卢比, 但他却不曾放弃, 一直将家视为他的终极目标。

影片却没有拍摄任何有关Krishna家中的画面,只是依稀从Krishna的口中听说有关于他家的故事。家给人的感觉一般都是温暖、安逸,甚至是具有安全感的,但从Krishna口中得知的家,却是他恶梦的开始。因为家,他误入歧途。因为家,他饱受煎熬。因为家,他迷失了自己。更因为家,他成了社会的罪犯。

Krishna对“家”仍然是抱有希望的。这里的“家”或可通过更宏观的角度来分析。像是这里的“家”或可指整个印度的社会环境,尽管社会如此地丑陋不堪,以及面对许多迎面而来的强大阻力(像是一直怂恿Krishna吸毒、逃离现实的 Chillum),人民还是抱着希望,盼望自己眼里的“家”可以成为现实,像是Krishna就不断地努力,尝试各种工作与方式,希望有天能梦想成真。

虽然未来充满未知(利用留白的总结视出),但擦干眼泪后的Krishna,拥有了丰富社会的历练,已经学会坚强,脸上表露再也不是稚嫩、纯真的面貌,而是坚韧不懈的精神。因此, 他大概又朝回家的路,再次努力迈进。

繁华的社会景色只是虚壳,是假想,人民要的更是内在的富裕。而身处安逸生活的我们,或许难以感受如同Krishna的处境,但是电影却提醒了我们,不要将眼前视为是必然,我们必须对社会的变化,时时保持一定的危机意识,并在危机发生后,保持积极、顽强的应变态度。

Critics 评论

旧片新看:看张彻在《报仇》的暴力美学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09.52 PM.png

60至70年代的香港电影,主要以女性为故事的主轴。张彻却不将自己束缚于这样的呈现模式中,反透过电影展现男性的雄伟,透过血肉上的暴力,突现其阳刚的个性。

电影《报仇》讲述1925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前的北京 ,全程记载姜大卫主演的关小楼的复仇过程。 电影完整地体现了张彻的独特想法:即强调个人英雄主义、暴力作为一种美学,甚至是导演的人生观;认为亲情与友情,永远重于爱情。

剧中,当关玉楼发现自己的妻子与武馆馆主发生暧昧关系时,他单枪匹马地来到武馆,将所有人打至重伤,完成他拆馆及捍卫自己婚姻的决心。当他来到茶楼时,发现自己被重重包围,与其设法逃脱,他勇敢面对了一对数百人的对峙,他顽强的精神,体现的正是一种阳刚的英雄性格。

另外,当得知自己的哥哥被人暗杀,尽管得知幕后黑手是国家执权者与强势团体所为,他也不胆怯、不退缩, 甚至不惜赔上自己的性命,也独自靠着自己微薄的力量,设法打击强大的军队,为哥哥报仇。

如此的剧情安排,除了能给观众提供视觉上的震撼,体现的更是男性为义气,不顾生死的英雄本质。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10.10 PM.png

现实生活中,我们很习惯性地将英雄与武力联想在一起。奇妙的是,《报仇》并没有融入太多的功夫场面,更多的是利用刀剑,以及拳打脚踢的血腥搏斗。这些情节或许略嫌夸张与不实际,但却体现了导演在武侠与功夫的融合中,所制造出的一种“暴力美学”。

在每一场地刺杀场面中, 导演都会利用特写与慢镜头,来营造当时的氛围,并利用音效及快速的镜头切换,营造出一种独特的暴力美感。

像是在玉楼拆馆与馆内成员搏斗时,其成员被刺杀的场面,以及当戏院经理被刺杀时, 我们能看出导演对于鲜血溢出的不同处理法,前者是血迹在空中迅速四处喷洒,后者则是血迹滴滴地慢流。虽然都是被刺杀,但在两个的场景,其营造的氛围与给观众的感受也有所差异。

英雄人物的死法也有不同的处理,像是小楼和玉楼断气前,导演就要求他们利用优美的肢体动作,强调他们的冤死。对比反派角色瞪大眼睛遭刺杀的反差画面,这或许也是导演想要给英雄竖立起正面形象,所做出的努力。

有趣的是,你可从导演对暴力的诠释,看出他是重爱情的。

剧中,导演特别在不同阶段注入了小楼与正芳的亲密行为,目的是想告诉观众他们的感情已经在时间的飞逝中,日益巩固。然而,虽然关小楼和花正芳已发展成亲密的情侣关系,但为了替哥哥报仇,小楼还是不顾一切,把害死哥哥的四个主谋刺杀作为他的首要目标,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爱情,或赔上自己的性命。

《报仇》体现的是一种壮烈牺牲、英雄主义的文化精神,虽然这部影片的剧情处理法,在现代人眼里略嫌粗糙与夸张,但它却完整地反映了60-70年代,香港功夫武侠片的情势,以及当时社会对于这类片子的高度需求与倾向。

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林佩芬自爆被粉丝求婚 李腾眉端像阮经天

Screen Shot 2016-06-21 at 3.12.50 PM.png

林国豪 报道

第2系列的《你在囧什么》即将播出,xinmsn特地为网友准备一段在电视上绝对看不到的独家访问。该节目的主持人李腾和佩芬成了嘉宾,被记者林国豪”严刑拷问”!

注:李腾(腾)、 佩芬(芬)

问:交朋友难难难!李腾和佩芬在交朋友方面有没有困难?

腾:我本身的个性,就是我很容易跟人哈啦,所以基本不会有问题。但是,表面上,我跟每个人蛮好,但是我自己蛮慢热。

芬:搞错!我完全不同意。你怎么可能慢热?我倒觉得我是慢热型。可能女生吧,因为男生比较占优势,可以主动,但女生又不可以太三八,因为要保持玉女形象,所以就比较安静、冷,交朋友也就有一点点的问题。

芬反问腾:你觉得我冷吗?

腾:不会。因为我跟佩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933的直播室。当时,她就像是我的老师,我的长辈,佩芬真的很好,很快就打成一片。

《你在囧什么》第2班

佩芬爆李腾是交女友高手

问: 谈到交朋友,我们一般都认为聊别人的八卦是快速建立起信任的方式,所以两位要不要互爆彼此的料?

芬:我觉得李腾,他是个交女朋友的高手。因为以前我们值晚班的时候,我们常谈心,他就会常跟我聊他跟哪个女生要好,但每次好像都是不同的人。但是,他只是在旁边偷偷看,其实他不认识他们。

腾:以前我很害羞,因为我之前很胖。讲到爆料,因为933经常会有艺人来访问,以前佩芬竟然素颜访问一位男艺人,而且是唱跳天王,罗志祥!但那张照片我是绝对不会分享,因为我当时很肥!

问: 囧1班和2班的差异在哪里?

腾:我发现囧2班很容易进入状况,可能他们看过1班的表现,所以他们大概知道要怎么讲。加上,他们又在Facebook认识,感觉上他们就更热闹团结,但囧1班竖立了很好的标杆,做了很好的榜样,让囧2班学习很多。但囧2班的表现也太棒了。

芬:我是觉得两个班都非常热情,都说出很精彩的话。但囧1班可能第一次拍节目,大家比较害羞,比较没有那么热情。但到最后, 两班的表现都不相上下。

林佩芬曾被粉丝求婚

问: 遇过最疯狂的粉丝?对你做出什么?

腾:我们毕竟是主持人,和偶像的艺人还是有落差,但有遇过一个较为疯狂的礼物是,她在米粒上写字,写了888次,然后放在罐子送给我。

芬:我碰过两次,有两个不同的男生向我求婚。一个是在我的部落格,他放了电话号码,并说Will you marry me? 另外一个更让我吓到,他寄了一封好长的信给我,附上他的生平事迹,还附上一张黑白照,应该是他年轻时的照片,并说Will you marry me。他让我既感动又吓到。

腾:佩芬给人的感觉就是贤妻良母的感觉。

问: 现在有很多的艺人纷纷步入婚姻殿堂,自己有没有结婚的计划?

腾:至少35岁,因为婚姻对我来说还是很遥远。

芬:年龄不是问题,是心态,但现在工作还是最重要的。

问: 对现有的生活满足吗?

腾:我现在对生活唯一的要求就是拥有自己的房子。因为一直很想陈列自己收藏的玩具,因为现在玩具都窝在储藏室,没办法见光明。

问:囧2班哪位同学让你印象最深刻?

腾:多米给我蛮深的影响,因为他来自单亲家庭,但对于生活他有一套自己的乐观的想法,他很正面很积极,所以我觉得他的这份态度,让我不知不觉地想要和他多聊。

芬:敏敏吧,尤其她跟她妈妈一起上节目。他们俩母子感情很亲,虽然说她平时嘻嘻哈哈,但其实她蛮懂事,也经历过独特的成长经历。她保持了小孩子或年轻人的天真,但有自己的历练。

问:那李腾和佩芬,对交往对象有什么样的要求?

腾:我对年纪比较小的有兴趣。当然,年级比我大也ok,只是排在第2顺位。因为女生跟男生的成熟方式比较不一样。而且我觉得孝顺很重要,因为我跟我妈妈感情非常好,这位媳妇一定要讨好她。最重要的是,她不该太强势,因为太强势男生会恐惧。

芬:我还蛮简单的,重要的是感觉要对。当然对方要有共同的兴趣,并喜欢小动物,喜欢旅游,喜欢吃,又吃不胖,然后长得帅,越讲就越多。

问:公众说李腾像阮经天,有什么看法?

腾:我见过他,我还在《红星大奖》和他三连拍。可是我觉得不像,可能感觉像,但脸不像,我的神韵啦。

芬:没有耶,我知道你哪里像,像眉毛的尾端。

腾:可能是感觉啦,像我也觉得佩芬像瑶瑶。

问: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最想做什么事?

腾:如果明天是 世界末日,我不会特别做什么,会很自然度过,但身旁一定要有家人在。可能会跟喜爱的人告白。

芬:我会希望我妈妈煮我最爱吃的东西。

《你在囧什么》第2班将从9月7日起,每逢星期三晚上9时,透过U频道播出。Xinms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