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片新看:《香港制造》看港人错综纠结的身份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4.36 PM.png

曾获颁多项国际专业影视奖项的香港影片《香港制造》,是香港导演陈果的代表处女作。它不仅创下了当时以50万港币制作的低成本、高票房的电影奇迹,更被众人视之为了解港民在英国和中国政权转换之间,错综纠结的身份结构的纪录电影。

香港回归后,港民心态不适应,出现身份认同及政治意识形态上的明显差异 。为了反映这些复杂的社会问题,陈果精心打造了《九七三部曲》,以折射出繁华都市的背后,诸多不近如意的社会现实。《香港制造》是陈果电影三部曲中的首部曲,影片主要以四个年轻人的故事,暗喻年轻港人在新文化及政治领导下,所产生的焦虑与迷茫。

由于此类的影片于当地的电影市场并不广为人知,外加港人希望了解,陈果如何看待人民在新环境里,下场会是如何,因而造就了民间对影片的强烈回响。这部影片魅力所在,有赖于鲜明的故事题材和人物塑造,暨恰如其分的台词、镜头、道具、场地和配乐运用,它成功牵引观众的共鸣。

以四段“死亡” 反映多个真实社会问题

《香港制造》环绕着四个貌似边缘的少年,分别是阿珊、中秋、阿龙和阿屏。导演借由他们各自结束生命背后的故事,以及他们各自在死前,所做出的各种特殊行为进行串联,并利用建构性蒙太奇(constructive montage)的叙事手法,暗喻这些天真无辜的孩子们,在面对香港“九七”政治交替,以及社会在不同文化层面的变革时,所采取的一种童稚反抗及逃避。

故事题材主要以着四段年轻人的故事来反映社会问题,并刻画他们对社会的迷茫,对生活失去了方向。

  • 第一段:阿珊和她老师谱出师生恋,之后为情自杀,而其老师却对此无动于衷.借此刻画出当时港民在繁华的社会,变的更自我中心,社会缺乏温情,对生活绝望。
  • 第二段:描述中秋对新政策的不满,没钱上学,无所事事,变成混混,打杀的生活渐渐使他对生活充满厌倦,而自杀。借此刻画出港民缺乏归属感,并掀起移民风潮。
  • 第三段:智障的阿龙一直被别人欺负、被打、被凌辱,也不敢出声,最后被打死。在此,用较极端的手法描述人物性格,借以反映那些在新政策下受到冲击而又不敢反抗的人们,他们失去自我。
  • 第四段:患肾衰竭的阿屏不积极求医、面对问题只有继续堕落,等待死亡好不容易有换肾机会,医生却不通融。用此故事反映人们对新环境怀着悲观的心态,不愿接受新改变,按自己舒服的方式生活,政府对港民的待遇不好。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4.41 PM.png

针对第一段故事,剧里的阿珊,就读一所女校。由于校内颇少有男性出没,加上她的男体育老师身材健硕,自然而然地阿珊便恋上了他。但对方对阿珊并无爱意,甚至对她表现冷漠,刻意闪避,让她极为沮丧。屡次遭受冷落后,阿珊对生命完全失去了意义。

身穿一袭白身穿一袭白袍的她,在阳台惆怅进食,面向对面高楼上的十字架,随后纵身而下。阿珊死后,有人将她的遗书递给此名体育老师,他却无情地将它撕成碎片。

导演试图通过上述所提及的朴实师生恋,来刻画当时社会的残酷与冷漠。体育老师光鲜之貌,代表着香港繁华之景。但在港民内心深处,却暗藏着彼此漠不关心、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心态。如剧中,即便男教师得知自己曾接触的人往生了,他也只是面无表情地接受消息,并没有意愿前往为死者吊唁。

另外,他全然不受影响地继续生活,犹如阿珊不曾出现过。导演在这里要反映的,正是当时缺乏温情的香港社会。 依我们之见,影片充分折射出当时的一种冷酷无情,表现了现实主义的思想。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5.44 PM.png

以极其鲜明人物刻画 折射港人对未来的迷茫

导演亦通过其他人物的性格与举止言行,来揭示当时香港所存在的其他社会问题。

譬如,故事的主人翁中秋,父亲自小就抛下妻儿,另寻新欢。中秋成年后,自己也经常更换性伴侣,并且始乱终弃。他从不给予对方任何承诺,追求的只是在肉体上的短暂快感。

而这种没有信仰,缺乏归属感的生活,正是港人在“九七”时,所对国家产生的迷茫与困惑。根据统计,香港在经历“九七”时,曾一度吹起了移民风潮,单在1997至1998年之间的移民人数,就多达5万人。由此可见,不少港人宁可旅居异地,也不愿滞留这缺乏归属感的国土。

故事中的其他两个人物,阿龙和阿屏,也分别反映了港人市侩,以及消极的整体社会风气。前者是智障者,直至死亡的那一刻,阿龙都在受他人的凌辱与欺压,甚至是恶霸们的性奴。

他的一生,从未被给予人类应有的尊重。后者则是肾衰竭的病患,她不积极求医,反而成天吸烟喝酒,甚至还想在临死前,与男生寻求在肉体上的欢愉,痛快地挥霍尽存的人生。虽然表现的手法略嫌极端,但导演在两个人物性格的揣摩,却完整地反映了港人对待新环境,所持有的悲观态度。他们不愿意接受新的改变,只认为现有的生活最适合自己。

然而,当四名主角意识到自己无法适应新社会制度,他们最终选择了死亡以求自我的逃避。

港人在新的政治领导下,在意见及看法上有着明显的分歧,彼此间的距离也愈加疏远。导演因此选择了以死亡作为四个故事的贯穿,从而暗示他们过去的生活已经结束,迎面而来的是新生活的降临。

死亡或许也意味着重生,在新的人生里,每个人都将会新的人生目标、新的快乐来源。据我们之见,死亡是逃避与脱离现实,一种无可奈何的终极解决方案,而真正的问题并无解决。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6.21 PM.png

以乐观的语调 带出港民悲观心理

导演也在演员的台词与其旁白上,精心铺陈,下足了功夫,以最简单的语言,暗喻社会的情况。下面三句台词,一语道破了年轻港人当时的焦虑与胆怯心理。

  1. “世事变得太快了。当我们还没来得及改变的时候,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
  2. “我们这么年轻死,所以我们永远这么年轻”
  3. “生存的人,喜欢评价一些死了的人,甚至骂他们没勇气、没志气,然而,我们现在很高兴,因为要面对一个未知的世界,我们已经得到免疫”

这些都道出了年轻港人还未做好准备,接受一个全新的社会文化,抑或是他们不愿接受新生活,所以唯有通过死亡,让时间停留,才可让它们的记忆滞留在属于他们的时代。

 

拒绝华丽 强调朴实

陈果也在道具、服装、场地、配乐及镜头语言上的表现,也是吸引观众注意的重要因素。

陈导抗拒使用华丽的布景及俊俏的演员,因为她认为平实的表达才能让人引起共鸣,反之,华丽的呈现虚弱了故事的真实性。尽管面对资源有限的困境,陈果却坚持不接受商家的投资。她曾经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道:“我知道游戏规则,如果有投资人加入,一定会说这里改一改,或者这个角色找谁演,那样我就变成傀儡了。我要的是,我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香港制造》中人物的爆炸头、太阳镜、花衬衫、四封遗书的粗糙笔迹,以及非巨星的演出,都是导演认为,最能反映生活且贴近民心的重要符号。

另外,拍摄地点很平民。旧的住房,简陋的市场,没有繁华的高楼大厦,拍摄最平民的生活,刻画当时一些人们的简单生活,带出新政策的不完善,深刻反映港民的切实生活环境且贴近民声 。

配乐编排 颠覆传统

配乐更是采用了反讽的处理手法,以强调年轻港人所对新政治产生的惴惴不安。例如,剧中唯一坟场的场景,导演颠覆传统,不以诡异的音效及配乐,来营造它应有的阴森与死沉。

相反的,导演选择利用欢愉的音乐,来讽刺坟场是个让人愉悦的场地,因为唯有在这里,港人才能做回自己,找到昔日熟悉的“美好”时光。

导演更是在电影结尾,以一段广播的画外音来重申观点,即是教授以华语说道:“世界终归还是你们的”, 实际上道出的是港人对新政治环境的别无选择。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6.43 PM.png

采用另类镜头 引发观众反思

导演精美及具震撼力的镜头语言,更升华了电影的主题,并引发年轻港人的深刻思索。

  • 运用摇晃与放大镜头:拍摄墓地之时,中秋等人在寻找阿珊的墓杯所在之处之余,大量采用侧面与摇晃的镜头,并从小景拉到中景,然后到全景,来带出中秋他们的不知所措以及无可奈何,阿珊在社会的渺小,以及他们离他们所谓的”快乐家园”越来越远。
  • 中秋意图杀人之时,采用跳接的拍摄手法。一下是他杀人成功,一下是他没成功,带出他的迷惑,对社会的惴惴不安、无助力感,以及不踏实感。
  •   剧中唯一的坟场场景中,导演大量采用了侧面及跟摇式的镜头,而并非正面及固定的镜头,即要说明导演只提供一个主观的个人思想,而映现在人们面前的现实,还有待人们的认真反思。另外、在这一幕中,景别从中景,转为全景,最后达到大全景,目的在于导演想强调这一群年轻港人“在偌大的坟场中寻找墓碑的渺茫性”,以及暗示他们心中的“壮丽乐园”已经离他们极为遥远。

片中其他两个重点片段,即是导演以仰视镜头拍摄狭隘走廊,以及通过铁杆间隙,向下拍摄孤僻孩子在阴暗角落的画面,都强有力地带出了电影所要表达的压抑与狭隘的氛围,同时它为观众在了解导演的思路上,提供了重要线索。

“九七”前后的香港民间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迷茫及焦虑。《香港制造》的出现,深刻地表达了人民对于诸多变化的不适应,以及内心的惶恐不安。影片更透过另类且人性化的故事、角色塑造、镜头和音效处理,加上台词、道具和场地的衬托,折射出香港社会问题所在。

鲜明故事的题材,刻画他们对社会的迷茫,对生活失去了方向。其影片借由人物刻画,揭示香港的诸多社会问题。此片亦采用了豁达的基调,道出港民悲壮的情愫。

无论是于道具、服装、场地、配乐,抑或是对白上的表现形式,皆以朴实为主,杜绝使用华丽的呈现手法。

此外,《香港制造》配乐采用了反讽的处理手法,以凸显港民对新政治产生惴惴不安的心理。另类的镜头呈现方式,使之观众再三反思,大为提升了其片的真正价值。

在不受商家摆布的情况下,使之观众得以透过影片,轻易地找到他们在社会心理上的认同感,甚至是生活上的启发。 影片所获得的巨大回响,也说明了陈果的影片在港民心中,拥有着非凡的一席之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