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亮刻意钻“洞” 重新定义完美

林国豪 整理

Screenshot 2020-04-01 at 2.40.38 PM

蔡明亮在《洞》里共植入了五段歌舞的片段。除了作为过场之用,每一段的歌舞也表达了剧中女主角在各个阶段,于情感上的变化,以及和男主角的关系发展。所选用的五首歌曲包括:“我爱卡莱普索”、“胭脂虎”、“我要你的爱”、“打喷嚏”和“我不管你是谁”。

开场的“我爱卡莱普索”歌词唱到:“我有心事不用对人去倾诉,只要舒展一下身体, 我心里舒服”, 再现灾难引爆之前, 人们都是过着独立、封闭的生活, 认为无须与他人沟通,也能愉悦生存。即使有心事,也无可自我疏解。

在灾难来临之际,导演利用歌曲“胭脂虎”,来说明两位主角开始沟通的过程。彼此完全不了解对方、心中那把尺的量度也有所不同,因而引发误会。歌词写道:“不要再叫我胭脂虎,你也不是一个好丈夫,没有钱,阳光,偏还要吃醋,做人坚决太显糊涂。”这当中反映的,是现实生活中,人们常会犯下的错误,即是以自我的处境,来评断他人的作为。

电影的后半部分,“灾难”正式开始。主角们意识到心中的寂寞与无助,开始无限量扩张,他们渴望找到心灵上的慰藉,但由于女主角需保持矜持,她渴望男主角主动了解、接近她,而男主角也亲勤力地透过观察与互动,了解她,给予她生活上地扶持。

由于《洞》的节奏缓慢,也没有过多的人物对白,因此,导演为了让观众紧跟剧情,尝试透过歌舞及歌词,充当叙事的主要媒介,让观众了解电影每个阶段的拍摄意义。

实践电影一般具有晦涩、深层的现实呈现意义。与商业电影引人入胜的故事剧情、壮观的舞台布景对照,实践电影的受众,需是较为冷静、且具有一定人生历练的观看群体。

实践电影也有许多写意的动作或剧情。这在一般看惯好莱坞电影的现代观众眼中,却是沉闷、难解,甚至无意义的表现,然而它却可能是现实生活的最完整、贴切的写照。

人们习惯性地将视为好莱坞武打、动作、爱情及喜剧等片子,视为是“主流娱乐”,却忘了在观影后,对人生进行反思。而相对的,实践电影丰富的哲理、道学甚至是所蕴藏的一些思想,对针对受众而言,才是真正的“娱乐”。

随着人们的权力日益扩张,尤其在国家政策上的声音被“放大”后,人们将对自我的生活,进行更频密的审视,从而带动实践电影的崛起。

人的一生都不断地在与人沟通,只是每个人所采取的方式或思路都不同,我们需要以豁达的心胸,去接受个体间的迥异。只要付出心思,通过时间的磨合、彼此的牵就,必可达至真正的互相理解。

“洞”的连带词,都是较为负面的,阴森、黑暗、邪恶,甚至是一种缺陷。电影中的《洞》却有着正面、积极的作用。

洞越大,代表能传播的信息或事物就越多,它也暗示着两个人对彼此的了解加深了,可以互相走进彼此的世界里。

完好无损的事物未必就是一种完美,它可能意味着封闭、无法听取他人的世界。“洞”能让人更轻易地找到合适点,走进你的世界,它可能是你的兴趣、你的生活观,甚至是你与生俱来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