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怀旧剧能挽回年轻观众目光吗?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逗号)

zbcomma3oct2012pg20-1.jpg

在韩国与台湾偶像剧当道的时代,本地剧注定被年轻人淘汰?或许不尽然。

本地近期推出的怀旧剧,例如《花样人间》、《那一年,我们淋着雨》、《正义武馆》与目前播映的《猪仔馆人家》等,都以南洋时代(50至60年代)为背景,独特与精致的故事处理和拍摄手法,让不少年轻人重新掀起追看热潮。

与其盲目效仿制作海外的节目模式,本地电视媒体是否应该将重点放在拍摄怀旧剧,以继续吸引年轻人长期收看?

怀旧剧包含共同回忆

理工学院生陆美珍(20岁)认为,本地的怀旧剧情节,大多结合了早期新、马人民的共同回忆。因为深入民心,更是亲身感受,所以在观看时会特别有感触。

中学生蔡欣彦(16岁)则说,虽然自己不属于那个年代,但看这些剧情和看港剧与韩剧不同,看港剧是寻求一种感官刺激,韩剧是要抒发情感,而看本地怀旧剧是要找到自己的一种身份。

同时在不同频道播出韩剧和港剧,欣彦或选择收看本地的怀旧剧。但欣彦强调,不是所有的怀旧剧都能吸引他的目光,像她觉得《当我们同在一起》的情节拖沓,也不好笑。

播出时间或影响收效

实际上,本地怀旧剧的平均收视率,收效不一。在2009年,以娘惹文化为背景的《小娘惹》就创下了单集99万3000人,或整体平均收视104万人收看的佳绩,但或许因为播出档期岔开太远,随后播出的《当我们同在一起》和《正义武馆》的平均收视都表现平平。

针对收看的习惯,陆美珍也说,本地7点和9点戏剧黄金档播出的戏剧很难让人持续观看,因为之前播出的《我们等你》针对的是年轻人,后来播出《微笑正义》针对的又是上班人士,这个‘戏调’落差太大,使观众难以对这些剧集产生习惯。

靠海外明星撑收视

然而据记者观察,本地近期推出的怀旧剧,或因为收视考量,都纷纷打出“偶像牌”。例如《花样人间》邀请海外明星“小鬼”黄鸿升及王心如助阵炒热话题。《猪仔馆人家》和《正义武馆》等剧也选择找戴阳天、瑞恩和黄俊雄等青春偶像担正,吸引年轻观众的眼球。

针对这个现象,受访年轻人都认为是明智的做法。

理工学院生黎慧仪(20岁)说,即使剧情不吸引人,但如果有心仪的偶像亮相,自己还是会守候在电视机旁收看节目。

中学生何宇轩(15岁)则认为,无论是什么剧种,利用偶像制造话题都只是一个噱头。电视台或应该参照其他国家的成功例子,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学习,才能吸引观众持久收看。

或发展成本地强项

记者认为,直走怀旧剧意象来都是本地电视台的强项,加上本地何马来西亚拥有风度的“南洋风味”拍摄资源与场景,让制作更加得心应手,能拍出其他国家所无法媲美的独有特色。N年前本地剧《雾锁南洋》在中国掀起热潮,和之前《小娘惹》进军港台中国,甚至缅甸和泰国市场,都证明题材本土化的本地怀旧剧,也能有不俗的海外市场潜力。所以,本地电视台或应该重点开发怀旧剧的市场,让它成为自身的强项,甚至是新加坡戏剧的重点指标。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