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看文学:老舍《小坡的生日》

林国豪 整理

Screenshot 2020-03-26 at 11.51.26 AM

老舍1930年从英国伦敦假道“南洋”新加坡时写了一中篇小说《小坡的生日》 。

初到新加坡时,本想写 一部以南洋为背景、表扬中国人开发南洋功绩的小说。但受教学 工作的限制,他没有时间和金钱 鲨万方数据 去各处游历收集写作素材,又不会在当地通行的广东话、福建话 和马来话,因此迟迟不敢动笔, 最终将聚焦点转向自己每天能接触到的南洋儿童,开始创作《小坡的生日》。

故事前半段描写了他的家庭与学校生活以及闲暇时的种种活动,后半段则集中描述小坡的梦境。

内容上,前半部分“以小孩为主人翁,不 能算作童话”,后半部分“又全是描写小孩的梦境,让猫狗们也 会说话,仿佛又是个童话”。

两种思想在左右着文本的书写,即“小孩的天真”和“不属于儿童世界的思想”。而这两种思想,在老舍笔下是无法调和的,非此即彼。

“小坡”在梦中与其他小孩应付共同的敌人“狼猴大战”一节。其间明显寓示了老舍所谓东方弱小民族联合起来反对西方殖民主义的“抵制文化政治学”。

“所谓不属于儿童世界的思想是什么呢?是联合世界上弱小民族共同奋斗。”这部作品有中国小孩,马来小孩,印度小孩,而没有一个白色民族的小孩。它也一直在文学史的话语构塑中无足轻重。通常一笔带过,甚而干脆稀释不提。文论界亦深度将其“雪藏”,有之者也多为负面訾议。除了在“童话”小说论域表浅“打擦边球”,便是批评其内容不够精彩,既不像童话,也不像成人读物.充其量只是“一片浮浮泛泛的梦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