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Satyajit Ray 舍弃宝莱坞歌舞 强调印度生活实态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24.02 PM.png

曾荣获1992年奥斯卡终生成就奖的印度电影大师,萨蒂亚吉特·雷伊 Satyajit Ray (简称雷伊) 一生共执导过37部电影。

在他的所有影片中,并没有遵循印度电影以“歌为魂舞为魄”的典型电影呈现模式。反而,他所提倡的是一种平实、反映现实的拍摄手法,因为他希望通过影片记载历史,并引发民间对自身处境的思索。

然而,这种从容平缓的叙事方式,并没有获得当地人民的积极支持,票房明显欠佳。他们认为雷伊的电影题材过于沉重,而且并不缺乏娱乐性。

奇妙的是,雷伊的影片在走出国门后,在欧美市场获得了热烈的回响,并力挽了当时印度电影品质低劣、票房迅速下滑的劣势。

真心认为电影的成功,除有赖影片对印度底层生活形态的深刻表述,更大的功劳莫过于雷伊在剧情处理、视觉与画面和美术上的杰出表现,以让观众在观看影片后,仍对他的电影呈现啧啧称奇。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24.09 PM.png

拿雷伊在1957年制作的影片《大河之歌》来看,雷伊的选材都贯彻了强烈的民族人文底蕴。透过影片,我们能了解印度人民是如何看待孝道、善道和人道等文化的重要课题。

例如,《大河之歌》作为雷伊《阿普三部曲》的电影之一,其探讨的课题就包括,奉养父母、听从父母意愿, 以及审视个体间, 在道德与价值观念的迥异。

此外,雷伊也擅于透过他的影片,反映印度人民难以抗拒的命运,并倾向在剧情中,提倡坚韧与不懈的精神,给观众注入正面的讯息与启发。

例如,电影《大河之歌》中,主角阿普的父亲早逝,留下母亲和他相依为命,生活极其困苦。阿普意识到要脱离贫穷,唯一的途径,就是上学增长知识,因此阿普不顾一切地争取任何上学的机会。尽管间中遇到了许多阻扰与挫败,但阿普始终不放弃,最终获得报读大学的机会。

雷伊希望通过其真实的生活情景,提升人民对自我处境的意识,并在电影中,给予给他们带来更深远的正面启发。而相交于歌舞所能给观众带来的短暂愉悦,雷伊希望电影能唤起的,是更持久的心态改造过程。

不仅如此, 美国知名演员柯德莉·夏萍也曾表示:“雷伊在电影中充分表现出艺术才华和深厚的人道主义精神, 对全世界的观众影响深远” 。

雷伊所撰写的题材之所以具魅力,其重要的因素或与他对现实的入微观察,以及他在角色的塑造上,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24.31 PM.png

低成本制作 质量不逊于海外巨片

从技术层面来看,《大河之歌》虽是以低成本制作,其剪辑与拍摄手法却不逊于当时的国际巨片。我们可从影片中,许多非语言的叙事手法,以及紧凑和精湛的影片剪辑得到应证。

例如,在剧中,当母亲眼看儿子准备离家,展开新的学习旅途时,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惆怅与不舍。雷伊不用台词来说明母亲的内心活动,反而选择了以约30秒的定位镜头,将焦点着重在母亲的眼神中。

这种叙事手法在我眼里看来,除了富有浓郁的文学气息,更散发出一种钝态的画面美感,并强化了观众对母亲的慈祥印象。与此同时,这样循序渐进的叙事手法,也可让观众在雷伊营造的氛围中,联想自己的经历, 并与故事达成共鸣。

雷伊细腻的镜头语言 

不仅如此,除了善用非语言式的符号来叙说故事, 雷伊的镜头语言也深受众人高度赞赏。尤其在电影的几个离别场景中, 雷伊就试图利用长镜头 (Long Shot)、摄像机的移动 (Camera Movements) 及间隔空间 (Spacing),来制造“若隐若现”的氛围,以让观众了解人物们内心所经历的万般挣扎, 尤其是离别的感伤。

ghoshnemai0487.jpg

例如,当孩子离开时,雷伊不给演员设计任何的对白,反而是利用约1分钟的长镜头,配合摄像机推进的移动,来强调母亲的悲伤与担心。这样的做法,除了在视觉上制造一种所谓的张力,也能拉进观众与母亲的距离,让观众舍身在她的处境去思索,从而达到情感上的认同。

另外,当孩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母亲的视线时,这时镜头从母亲的正面改为背面,镜头也渐渐地被拉远。框格里也出现更多的空白空间,这么做的用意在于,雷伊希望给观众思考或沉思的空间,透过自己亲身的故事,或是自我的想像,与剧情做联系,从而达到感同深受的目的。

整体而言,雷伊常在写实的基础上,利用非直白的叙事方法,引发民众思考。然而,和其他当时的歌舞电影相比,雷伊的电影,或许对于许多没有接受过正统教育的印度人民而言,显得过于晦涩和遥远。这或也是印度人民不太支持雷伊电影的主要原因之一。

富有创意的雷伊,舍弃了以歌舞为主要的电影素材,并善用自己的艺术天赋,透过故事与镜语,深刻地表达了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同时,他在影片制作上的精细与执着,更大大提升了印度影片在国际市场上的整体素质。

 

Advertisements
Critics 评论

年轻人 不买Emotainment的账?

Screen Shot 2016-03-23 at 2.20.40 PM.png

林国豪 报道

感性娱乐,英文名称为Emotainment,是最近出现的新专业名词, 名嘴曾国城在今年的《红星大奖》颁奖礼上也提过。这类节目的特质,在于揭露杜会不同阶层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或是困苦人民的不行生活。节目内容感性催泪,表现手法也趋向不去观众的同情。

在本地, 感性娱乐节目有日渐盛行的迹象,包括日前落幕的《名厨实习生》、备受好评的《梦.窑匠》 和《名厨出走记》,以及再接再厉推出新系列的《心晴大动员》、《回家走走》、《抢摊大行动》 和 《明星志工队》。 筹筹。 长期接触综艺界的本地青少年,能否接受这类催泪的综艺节目?

记者在网上展开了40人的民意调查, 发现近乎所有青少年都不喜欢感性娱乐节目。

理工学院生蔡欣佩说: “看了这些节目. 我觉得压力很大,因为它们每天在讲人生有多惨,让我觉得社会很黑暗。节目应该是娱乐我们,不该让我们觉得有压力。”

理工学院生李凯雄也不太喜欢这类节目。 ˉ我认为这些节目感觉很假,制作单位好像和受访者事先套话和彩排过,故意要社会同情他们,或是给它们钱。”

中学生蔡婉仪说,她在观看这些节目后,心情会变得非常差,她也觉得节目让受访者的生活在公众眼前揭露与放大,不太尊重他人的隐私。

然而,还是有少数的青少年认为,这类的节目具有深层的教育意义,应该极力推广给青少年收看。

中学生刘玮瑜说:“例如《心情大动员》,主持人和青少年亲自拜访需要帮助的家庭,把家里打扫一番,让他们可以住得舒服些,我们观众看了也为他们开心。节目可以让青少年有所启发,让他们自我反省,学会主动帮别人。”

父母极力推荐

受访的父母,似乎与青少年持有完全相反的观念。他们认为这些节目的播出,可以在潜移默化中,加深孩子们对社会各阶层的人士。他们也认为,这些节目传达了许多正面且宝贵的信息,如学习克服困难、关怀别人,以及开拓自己的视野。

家长林添成说:“我觉得这些节目很好,好像《名厨实习生》和《抢摊大行动》,受访者都是在生活中遇到问题,但是他们努力不放弃,并在专人的教导下学习,朝目标迈进。这些行为可以让年轻人了解到,遇到困难不该逃避,反而应该积极面对。”

不仅如此,林添成也说,与其让青少年观看无厘头的搞怪综艺节目,则好些感性娱乐节目更能为青少年提供宝贵的人生知识,意义更加深远。“

家长陈顺祥也说:“对比节目中的受访者,青少年在观看后,应该可以了解自己有多幸福。有些人没有办法走动、没有办法说话,但青少你那们可能没有接触过,所以无法感受到这些人的苦楚。节目可以让他们意识到,其实社会也有这样的人存在,并需要他们的帮助。”

没耐性是致命伤

一些家长也认为,青少年之所以不倾向于这些感性娱乐的节目,很大程度在于他们缺乏耐性。

家长陈顺祥说:“这些节目可能没有太多的高潮,或者青少年觉得节目结束时,这些人都会有好的结局,所以没有兴趣、或没有耐心去看他们的故事。”

理工学院生黄欣佩也说:”这些节目时间长,播来播去都是差不多的困苦情况,看多了会觉得很烦很腻。“

感性娱乐收视佳 青少年没有功劳

据记者发现,感性娱乐节目在本地似乎受到强烈的欢迎。《心晴大动员2》每集吸引了平均84万人的观看,《名厨出走记》和《梦。窑匠》的收视率,也分别高达81万6000人和79万3000人,荣登去年10大最高收视率本地综艺节目的排行榜。

然而,这些收视佳绩恐怕都和年轻人毫无关系。根据同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本地这两年来制作的感性娱乐节目,仅有22%的人收看过一部或以上。

对于这样的结果,家长林添成并不感意外。他认为这些节目的针对手中也可能不是年轻人。”因为青少年都没有消费能力,节目如果要求公众捐钱,青少年基本上是做不到。但是我觉得,如果要吸引他们看节目,可能可以邀请那些当红的明星去做义工,他们可能就会有兴趣。“

这类节目数量的增多,明显看出本地综艺正朝感性娱乐的方向发展。想要吸引青少年的眼球,感性娱乐节目的形式包装或许是关键。

一味贩卖悲慘,只会让人觉得煽情,看多了也会麻木。看来制作单位得继续构思新鲜的呈现方式,才能让节目的正面信息得以有效传达给年轻观众。

Screen Shot 2016-03-23 at 2.18.27 PM.png

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