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影响自我修饰字句频率?

林国豪 整理

20170906101821672

语言是人类用于沟通与交流的重要媒介。人们可用通过其发音、语调、语气、遣词用字等,进一步深化及强调所要传达的意义与目的。然而,随着社会的演变,尤其在男权主义的社群里,原本单纯的语言,也因为被看作是一种树立身份、权利、甚至阶级地位的有效工具,进而影响了人们使用这个媒介的方式。

男性为了建立及巩固其主导性的社会地位,在其语言的使用上变得更加主动,女性为了维持和谐,相较之下,在沟通时变得更为委婉,进而形成良性性别上的独有行为特征。
受访的女性比起男性,在语句的修饰次数上,来得更为频密。受访的75%女性经常会停顿思考,对所使用的词汇谨慎、倾向使用“含蓄语言(mitigated speech)”,并会在必要时做出更正。

在四段访问中,所有的女性也都出现至少4次的自我修饰字句的情况,这或许是因为他们为了迎合男性为主导的社会,所刻意做出的举动。

大部分的受访男性则没有太多修饰字句的情况,也较少会停顿思考,即便用词不当或不贴切,也不会可以更正;25%的男性则完全没有修饰字句的情况。这或许是因为在男性眼里,他们认为自己处于优越的社会地位,没有必要做出响应的调试。

研究中也发现,受访的男性大多都是有话直说,较少会停下思考,遣词用字也经常是即兴想出并冲口而出。女性则会精心筛选更含蓄的词语,来表现其收敛、委婉的个性和形象,以符合社会所对他们期望的既定形象。

同样的调查也发现,女性在自我修饰字句的频率,显得更为频繁,尤其习惯性使用“eh”、“er”、“还是”等字眼来修饰。在所有四段访问中,所有的女性都修饰了自我言辞至少5次以上。

女性和男性在交谈中出现欲言又止的次数。调查也发现女性在表述自己的看法时会有较多的空隙,她们会在表述时停顿,修改自己的词语或应和男性的观点。百分之75的女性出现至少5次欲言又止的情况。

女性在沟通过程中显得较为小心翼翼,常会出现更整形的词语和“填空词语”(fillers) 如“er”,“这个“等,以便争取更多时间思考,思考使用的词汇是否恰当。

“女性通常为了维护社会形象,不许用祺亵、粗俗的禁忌语言,应代以较婉转、文雅的委婉语 (eupheumis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