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片新看:《12楼》看本地政府组屋“区块”生活

林国豪 报道

Picture 1

电影《12楼》萦绕着三户家庭,以及一场自杀案。原本看似不相干的三段独立故事,却在导演的巧妙安排下,利用自杀男子的魂魄在各个情景中的出现,将故事连接在一起,并形成一个大主题——新加坡人的冷漠与疏远。尤其电影最经典的一幕——有人坠楼,却无人主动呼叫救护车,只是选择在一旁默默地观看。

第一则故事叙述的是一个穿着古板、戴着黑框眼镜的大哥,因父母出国,而必须充当一家之主的故事。由于妹妹性格任性,弟弟玩世不恭,使得大哥需成天监督他们的一举一动。然而,在两姐弟眼里,大哥却是个无趣、思想老套,不懂得变通的管家公。

大哥实际上,代表的是本地人压抑的内心世界。大哥在管教妹妹后,情绪不定,就瘫坐在沙发上酗酒,之后呕吐,以及他在没收在妹妹包包后,悄悄地在厕所里玩起避孕套,说明大哥其实并没有想象中地“思想高尚”,只是碍于封建思想,不敢踏出现有生活,而选择保持沉默。

第二则故事则叙述的是暴牙男子与中国新娘的故事。虽然他们是夫妻,同住一个屋檐,但却同床异梦。中国新娘从不曾对暴牙男子动心过,一直只是向“钱”看齐,来新不过是求更高物质的生活,一切都只不过是暴牙男的一厢情愿。

被烦琐的抽屉里更道出了中国新娘的真实目的与过去;她爱的是她的中国籍男友,持的是中国人的身份,她不曾对新加坡或身旁的老公,有任何的归属。更凄惨的是,男人永远选择逃避现实,他只是一味地奉承老婆,甚至需要将身上的所有都给予老婆,只留下丁点小钱给自己过活。这道出的正是当地人为了自身利益,而自私地选择无视或冷落其他周遭的任何事物。

身形臃肿的姗姗,因为外表经常被人当作笑话,养母也对她成天唠唠叨叨,嫌弃她的所为,让她觉得周围的人都缺乏人情味。

姗姗却把养母对她的唠叨与责骂,视为是一种关怀,至少她不觉得孤独。但养母离世后,姗姗的心理失去了寄托,在完成养母的心愿后,她已对人生没有眷恋,对人生持着冷漠地态度,因此决定自杀。

导演这时却让“自杀男子”的魂魄出现在她身旁,给予她希望,目的在于警惕人民不该消极过人生,孤独是自各给自各定义的,应该走出现有的框框,看更大的世界。

《12楼》叙述的是繁华新加坡社会背后的真实面貌,即是人民虽然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但却因为自身的顾及`,对他人选择冷漠与疏远,永远不愿面对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