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综艺节目 后劲不足?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新传媒提供

利用13周的收视成绩,评估观众对一个综艺节目的喜爱是否有效?相较于台湾综艺节目长期持续的制作与播出,本地综艺节目以系列形式播映,就无法和台湾节目抗衡?

Screen Shot 2016-03-23 at 8.47.03 PM

综艺节目是贴近观众的娱乐来源。但那类综艺节目最受本地观众欢迎?

记者在网上做了30人的民意调查,票选观众心目中最喜爱的综艺节目,榜上有名的大多是有推出续集、带有本地色彩的节目,例如《摆家乐》、《女王本色》以及《抢摊大行动》,证明年轻过人更容易从熟悉的节目中找到视听满足。

中学生蔡立君 (15岁)说:“我最喜欢本地的《小兵迎大将》,但我都是在深夜通过网络看。不过,我觉得它的集数太少了,今天看了3集,冰面可能就没得看了。相反的,台湾的《百万小学堂》有很多集让我尽情观赏。因此我很少会追本地综艺节目,以免期望过高,甚至产生依赖。”

理工学院生吴杰明 (18岁)则表示,他是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的死忠粉丝,但会依据网上提供的每集节目标题,选择性地跳过自己不感兴趣的话题讨论。他说:“一般上我不太喜欢看有关吃的。因为只能看,本地又吃不到,很折磨人。”

按照受访的学生所说,源源不绝的节目播出,是否意味着吸引观众收看的“命中率”将大大提高,加强观众对节目的忠诚和期待?今年来,在本地媒体圈一炮而红的综艺任务“Auntie Lucy”、“The Noose”的Barbarella和Adrianna Wow,都相当深入民心。出了人物造型具有强烈的辨识度,很大程度依赖的是节目播出的频密度。

当《女王本色》前年在本地首次播出时,本地观众虽然对“Auntie Lucy”感到新奇,但还不足以造成轰动。多亏制作单位在节目播出时赶排第2系列,让原先只有13集出镜机会的“Auntie Lucy”,能连续26周出现在本地观众眼前,表演她拿手的甩头本领,才让她成功街知巷闻,还成为广告新宠儿。

一名陈姓公众说:“我觉得本地综艺节目有点在试水温,好的节目,就做续集;不好的话,就让它悄悄走入历史。有时,电视台会花很多钱宣传某个节目,尤其是选星比赛。节目缺没有积蓄做下去,觉得很浪费。”

16岁的中学生林其慧也说:“以前播《绝对SuperStar》时,我没星期三、思都会守在电视旁,是我非常享受到的习惯。时隔一年多推出第2系列时,我已经没有心思去看,因为都过那么久了,感觉都没了。”

很多人拿台湾歌星选秀比赛《超级星光大道》以及《超级偶像》为例子,批评本地综艺节目缺乏延续性。的确,两者都是歌唱比赛节目,缺能做到并行不悖,还能一届接着一届办,为市场培育不少音乐人才,应该归功于台湾百花争艳的媒体环境。台湾节目主持人曾国城曾表示:“台湾在制作方面要求很快速的节奏和效果。新加坡电视圈的竞争没有那么强,收视压力没那么大。”

虽然收视是影响综艺节目发展的重要环节,但是客观来说,本地的制作资源与人才数量有限,加上媒体市场小,2004年的媒体大整合就说明本地无法容纳多过一家电视媒体。与其将选修比赛局限为单一种类,制作单位为不同的领域甄选人才,可能更明智。

从当年的《流行校园》、《绝对SuperStar》、《校园SuperStar》、《明星偶像》、《超级主持人》、《校花校草追赶跑》、《非常SuperBand》、《永不言败》和《唯我独尊》,到迈入第10届的《才华横溢出新秀》,都在寻找不同定位的演艺新秀。

单是,相较于台湾3千万华人人口的密度,要在新加坡这个以英语为第一惯用语言、又只有2百万华人的环境中,不断发掘华人歌坛的明日之星,难度是比其他华人地区来得艰巨。不论是参赛者的素质,还是大环境所能提供的恶培训资源,本地的条件都略显不足,这或许是本地不常举办延续性选修比赛的原因。

然而,14岁的中学生吴承熹则说:“可能本地媒体认为制作多元化的节目,能让观众有‘不同的选择’,不是单一地只听人们唱歌。单是,新的节目需要重新打响名号,做续集范儿比较实际,让观众更有熟悉感。”

其实,本地不乏成功的长寿综艺节目,例如《搞笑行动》、《食福满人间》、《强中自有强中手》和《创业无敌手》。几年前,《有话就说》连续录制超过50集,近日卷土重来的《城人杂志》(现名为《城人新杂志》)更是存在超过13年。相当受观众欢饮的新节目《心晴大动员》、《国记交意所》和《煮炒来了》等等,也先后推出续集,希望延续人气。

或许,借鉴过去过人偏爱的综艺节目,制作更具有亲切感的本土化节目,还是比较“保险”的做法,也能从中强化观众的归属感,甚至称为精神寄托。

中学生林俊辉(17岁)就说:“综艺节目在我的生活里占据很重要的位置。如果当晚有我喜欢看的综艺节目播出,我就会很有动力去上课!”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