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立志当夜店DJ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31_08_2016_cj_2_32744645_32744640_tanskn

年轻人在寻找工作时,除了考虑薪金的多寡,更多时候是在工作中得到的成就感。对22岁的大学生梁正平来说,他的梦想不是建造一栋让人刮目相看的建筑,而是当夜店DJ,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找到认同他的知音。

梁正平在新加坡理工学院念二年级时,初次接触DJ“打碟”(电子混音)的工作。当时仅18岁的他,误打误撞加入电子混音社,在朋友的鼓励下,参加了本地一个大型DJ混音比赛,结果进入决赛,还夺得“最受欢迎作品奖”,让他下定决心在大学毕业后当夜店DJ。

梁正平说:“当时没有想要得奖,但有特别请教一些专人指导,如何混入不同的音效和节奏,让观众和评审惊艳。”

同学们都认为梁正平有当夜店DJ的天分,但他在选择课程辅助活动时,电子混音社并不是他的首选。

他说:“刚进入理工学院时,我其实更想加入篮球社,但因为自己实力不够,没有被录取,后来在朋友的建议下,才加入了电子混音社。“

跟父母贷款买二手器材

然而,电子混音社财力有限,没有办法购买太先进和昂贵的器材。梁正平于是和父母商量,跟他们借了约2000元购买二手的混音器材,并积极打工存钱偿还父母。

梁正平说:“起初以为父母会反对,毕竟电子混音不是主流行业,没有想到他们很支持我,还要我无负担地去追求梦想,让我很感动。我向二手商买了DJ旋转盘、音响喇叭和混音组合,当器材送到我家,我亲手组装时,我真的爱上电子混音了。”

2013年完成工院课程后,梁正平必须履行国民服役,被迫暂时放下电子混音,但这段期间,让他更确定自己未来想当一名全职的夜店DJ。

梁正平说:“我在部队里是一名中尉,职务挺繁忙的,但每天晚上我都会趁休息时间,上网听当时流行的歌曲,然后做记录,像是可以把哪些旋律融入在现有的歌曲里。”

首次担任跨年派对DJ

说来巧合,梁正平在2015年年底服完兵役后不久,圣淘沙正好在征集电子混音选手,以物色2016年跨年派对的电子混音DJ。梁正平当时不眠不休,铆足全力准备应战。他最终成功击败其他23名选手,勇夺冠军并获得现金2500元。

梁正平兴奋地说:“我当时乐坏了,因为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在本地生活的人都知道,西乐索海滩每年举办的跨年派对是备受瞩目的,而能在万人面前现场控盘混音,享受我制作出来的音乐,那是我无比的荣耀。”

在夜店兼职当混音DJ

梁正平在比赛后不久,被本地一家夜店相中,受邀担任兼职混音DJ。目前就读南洋理工大学工程系二年级的他,每逢周末都会在深夜,到夜店表演现场混音。

梁正平说:“我很庆幸遇到我的伯乐Tinc,她在比赛时就注意到我,比赛后主动和我联络,并推荐我到夜店当DJ。这位伯乐也在忙着筹备自己的混音工作室,如果一切顺利将会开班授课,而我也将去那里分享我的学习心得。”

梁正平觉得,很多人都对夜店DJ有错误的概念,认为那是一份简单的工作,但其实不然。电子混音讲究临场发挥的能力,有时还必须面对各式各样的突发状况。

梁正平说:“音乐播不出来是最棘手的问题,我曾经遇到这样的状况,全场观众都停下来看着舞台,看着我,庆幸工作人员很快便把问题解决了,否则真的很扫兴。”

被问及薪酬,梁正平不讳言:“钱虽然不多,但可以看见我的观众因为我的作品,完全放松,并享受其中,这是用金钱也买不到的,我很珍惜。”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