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烹饪竞赛节目 “口味太淡”难吸睛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8_02_2017_cj_1_34503839_34503832_chiangcf

烹饪竞赛节目不论在本地、美国、韩国甚至马来西亚,都是收视的保证。尤其在韩国,有线电视推出的烹饪类节目像是《拜托了冰箱》《一日三餐》和《拯救厨男》,全国收视率都处在6%以上。据悉,一般节目的收视率都难以突破5%的大关。可见,观众对“吃”这方面,吸引力特强。

通过烹饪竞赛节目,本地相信也发觉了不少厨师界的人才。不然,我们也不会看到厨师们开始代言产品以及带团出国。

误以为是全国厨师考试

5频道近期推出的“Eat List Star”打着“寻找下一个烹饪明星”的旗帜。参赛者来自四面八方,有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和本地。

每集节目都有不同的主题,不只考验参赛者们对烹饪和摆盘的能力,还考验他们的临场反应和指挥能力等,势必要打造能在电视节目上大放光彩的全方位“烹饪明星”。

首集节目,制作组首先考验参赛者的自我介绍。他们通过录制网络视频施展自己的讲解能力。之后的考验,难度进一步升级,被筛选出来的初赛圈参赛者,需要和一名艺人朋友搭档。通过对讲机,这些厨师们需在5分钟的限时内,教导和指挥艺人朋友如何料理食材。专业评审就会依据制作出来的食物,和厨师们的“掌握场子的能力”来评分,分数较低者被淘汰。

参赛者在下来几集的节目,也需要在现场观众面前大展厨艺,争取分数。

我认为,“Eat List Star”虽然包含了竞赛和“主题式”的元素,但在格式和呈现上过于保守,难以锁住观众的眼球继续追看。我一度在看一些竞赛片段的时候,误以为这是全国厨师考试,有主考官在前方问问题,如:“你要怎么用盐巴焗烤那些没有鱼鳞的生鱼?”

少了让人讨论的话题

美国的“MasterChef”有参赛者因为受不了压力而抛下围裙,自我放弃;英国的《大英烤焗大赛》(Great British Bake off)有犀利的主持人;韩国的烹饪类节目有窥探艺人私密生活的部分,如《拜托了冰箱》,把嘉宾家里的冰箱带到节目现场,然后让厨师利用冰箱内仅有的食材,在15分钟内完成料理。

本地的烹饪竞赛节目似乎少了让人讨论的话题。烹饪竞赛节目之所以有趣,在于让观众除了学习烹饪新知识,还可以看到厨房以外的“有趣事”。听听八卦、窥探参赛者们私下的内心挣扎等,都是吸引观众留守节目的动力。本地烹饪竞赛节目或可借鉴外地的做法,融入更多可播放的“Off the record”片段,满足观众的好奇心。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南大失聪青年 为听障学生谋福利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1_02_2017_CJ_3_34456248_34456205_tanskn.jpg

5岁时因一场大病完全丧失听力后,24岁的蔡金龙仍积极拥抱生命,尽自己的力量,提高人们对听障者需求的意识,希望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

访问这名南洋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二年级学生前,还担心会有沟通障碍,但显然地,我的顾虑是多余的。访问过程中,他总是笑脸迎人,即使听不见,却非常用心地阅读我写给他的每道问题。

蔡金龙利用手机的短信功能自我介绍,他在短信里写道说:“我是一名聋哑人士,不懂得唇读,只懂得手语。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用手机打出你要跟我说的话,谢谢你。”

3年前,蔡金龙加入新加坡聋人协会(青年)当义工。他主要负责为有兴趣参与露营的青年听障者筹办活动,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与互动,加强彼此间的凝聚力。他也曾经负责筹划聋人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the Deaf, 简称WFD)主办的青年聋人营,让青年听障者通过活动找到自信,并发觉自己的专长。

蔡金龙说:“因为自己是聋人,所以能够将心比心,希望其他和我一样的聋人,能够得到更好的帮助。”

上课像看一场无声电影

在校园里,蔡金龙也参加了校园聋人组织Regular Service Project for the Deaf Community (简称RSPDC),为南大的聋人学生争取更多他们应有的福利。

蔡金龙说:“学校目前有聘请一组人来帮听障学生到各个讲堂课手抄讲义,我觉得挺有帮助的。但是手抄的内容还需经过审核,确保内容是正确的,因此学生有时需几天后才可以拿到讲义,在学习上有一定的挑战。”

身为一位健康的学生,我只能凭想象来试想蔡金龙的处境。蔡金龙说:“我上课时,就感觉像是看一场只有字幕,没有声音的电影。有时因为听不到,就会在课上发呆。”

蔡金龙非常感激身旁许多朋友,尤其是一位不愿具名的女同学。在课时,蔡金龙都会坐在她身旁,抄下她的笔记。一些老师得知蔡金龙的情况,也将口头呈现的项目改为书写的报告,方便蔡金龙做作业,让他非常感动。

蔡金龙感慨地说,不少人仍对听障者有不少的误解和歧视。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认识并接受他们,希望听障学生也可以在校园里感觉自在。

蔡金龙补充说:“听障学生因为身体的缺陷,要比一般学生付出更多的努力,所以我希望之后的学弟妹能得到更好的帮助,如在更短的时间内,拿到书写的笔记,或是网上教程能打上字幕,方便他们学习。”

蔡金龙将在两年后毕业,他希望能成为一名研究员或科学家,在研发领域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IPEo1ZWK_400x400

 

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一人行·暖人心》单枪匹马的爱心天使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2_02_2017_CJ_1_34466419_34466415_chiangcf.jpg

《一人行·暖人心》是U频道上周三新推出的资讯节目。这个 “Emotainment(感性娱乐)”的节目和近期《边缘人》《童工》《地球那一边》等节目的基调类似,由本地艺人到贫穷国家实地拍摄,并协助改善当地困苦人民的生活。

《一》和其他节目不同的是,每集节目除了安排一名艺人担任主持,还会与另一个当地的“爱心天使”搭档,例如上周首播的节目中,姚懿珊边带领本地剧场工作者林国雄,一起走访马尼拉灾区。

苏梽诚早前也在Instagram上载了和一位柬埔寨法律系学生的照片,并加上hashtag #cookforstrangers,相信他也参与了《一》的节目,将随着“爱心天使”到访柬埔寨的贫困灾区煮饭给他们吃。另外,陈凤玲也上载了到访中国江苏探访受伤客工的照片。其他参加节目拍摄的,还包括本地英文台DJ王智荟(Kimberly Wang)等。

故地重游的新“惊喜”

尽管《一》所到区域和之前的节目有部分重复,但深具爱心的本地观众,似乎完全不介意,照样买单。

第一集的节目,制作组就拉队到菲律宾马尼拉,走访柏雅塔斯垃圾山的贫民窟,那曾是本地艺人白薇秀在《仁心侠旅》的一个拍摄地点。

故地重游,换汤不换药,但当中还是有一些新的“惊喜” 。这回,《一》找来的“爱心天使”都是自动自发,在没有机构的赞助、没有金钱的支持下,单枪匹马飞到国外散播爱心。节目对这些默默付出的“英雄”们表达感激,也提醒观众,个人的力量虽然有限,但绝对不是微不足道。

我看节目时很喜欢艺人和“爱心天使”的配搭方式,以往的节目都是由艺人担纲“主旋律”,有时艺人在镜头前因真情流露,容易过于激动。这回,他们退到旁观者的位置,不仅看得更清晰,还能冷静观察“爱心天使”,让节目多了一些层次和不同的声音。

这类“感性娱乐”节目的影响甚大,上周节目播出后,观众在面簿询问如何帮助马尼拉灾民,可见节目正面积极的影响。

今晚播出的《一》讲述,陈凤玲连同社工Eric关怀在本地发生事故的中国客工。Eric因为工作关系接触中国客工,他看到一些发生事故的客工,受伤回国后,遭受村名和家人的另眼看相待,处境堪怜。于是过去6年,他自费飞往中国山东、河南、河北、江苏、安徽等地区关怀他们,并且捐钱及从事辅导工作。今晚节目,将让我们看到Eric如何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感染他人,做出贡献。IPEo1ZWK_400x400

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Cash Struck 脑力激荡46分钟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6_02_2017_CJ_8_34397627_34397620_tayck.jpg

5频道全新原创节目《Cash Struck》形式效仿Candy Crush游戏的玩法,为了增加深度,除了进行同样物品的配对,也须在每次的配对中,猜出两张指定图片中的关联。

例如,一张保龄球场的照片和高速公路的照片,它们之间的关联即是“Lanes”(路道)。节目中使用的图片大多都符合本土文化,但你若不是好莱坞或英语电影的发烧友,你或许会对一些专业术语或是人物的昵称感到疑惑。

节目对准中年观众

我认为节目对准中年观众。每每在巴士或地铁上都会看到不少中年妇女或大叔在刷手机玩Candy Crush,这类游戏既能引起熟悉感,也能激荡脑力。不喜欢家庭伦理片的观众,可从8频道转到5频道,是饭后的不错观看选择。

节目游戏的玩法也有点像老虎机的模式,即将奖金可能翻倍,或是“破产”。制作组也在不同关卡设定一些惊喜,让46分钟的节目不只是猜谜底和配对而已。当中有“X2(奖金翻倍)”、“Time Out(时间暂停)”,还有一字提示等,趣味十足。

Ebi Shankara主持

节目由精通英语、马来语和淡米尔语的Ebi Shankara主持。Ebi的主持方式稳健,但是主持游戏类节目,不像戏剧讲究节奏,有些时候适度地给予思考空间,反而能让观众思考答题的机会。

在2月6日的首播节目,邀请了本地艺人蔡恩来和郑良雄(Alaric Tay)。Ebi在每个回合结束之后,重新回到参赛者未能答对他的问题。他首先给予了一些方向指引,参赛者未能做出反应,Ebi就会急着插话“Let’s review the answer(我们马上公布答案)”,让人看了有些压力。

节目用于玩游戏的大荧幕也出现“慢机”的状态,经常反应“迟钝”,不论参赛者或家庭观众,看了都有点影响心情。

游戏、斗智节目在华语频道的电视节目编排上几乎失去踪影,若想在放工或下课后参与一场游戏比赛,或许是不错的选择。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用快熟面编制毛衣 提醒都市人慢活

林国豪 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0_02_2017_CJ_3_34344976_34344974_tanskn.jpg

快熟面被一些人认为是垃圾食品,但对拉萨尔艺术学院毕业生林欣佳(24岁)来说,它却是珍贵的创作素材。过去3年,林欣佳一共制作出三件以快熟面为素材的艺术品,更在本地艺廊举行作品展。当中,以“面条毛衣”最受欢迎。

“编制快熟面”是林欣佳经过多番尝试后,所设计出来的艺术作品。它采用编织毛衣的原理,将一条条细小的面条,打造成一件美丽的“面条毛衣”。

林欣佳说:“利用快熟面来制作艺术品其实有更深层的寓意。因为快熟面是速食产品,之所以受到众人的青睐是因为它能在极短的时间烹调好。但是毛衣却是需要细心编织,花费时间长。而我要利用这个一件艺术品来提醒都市人,生活步伐有时不必太匆忙。”

林欣佳的“面条毛衣”曾在本地的一间艺廊Shophouse5展出,有人更花钱竞标,将艺术品拍摄成录像,永久收藏。

取材生活 引起共鸣

林欣佳对竞标感到欣喜,她从未想过通过艺术赚钱,而是单纯地想通过创作,来抒发情感。她说:“我喜欢从日常生活的人事物中找题材,因为那是最能让大众有共鸣。”

创作的过程中,林欣佳也曾遇到不少难题,从中也学习到要努力不懈,再接再厉。他说:“一开始用快熟面进行创作时,除了面条一直断裂,必须不断重来,我还曾经因为一时疏忽,在汆烫面条时,将一个碗给烧坏。”

她会时不时请教拉萨尔的老师,请他们提意见,从而进步和成长。信念极强的林欣佳也没有因为挫折而放弃,她到超市购买不同品牌的快熟面来测试它们各自的韧性和弹性,以找出最适合制作艺术品的材料。林欣佳说:“找到适合的材料,感觉就像找到对的对象,一切都变得得心应手。”

2014年初次制作的“编织快熟面”,如今还完好无损,面条不仅没有发出奇怪的气味,也没有腐烂迹象,这需要有效的储存方式。

她说:“我虽然没有给作品加入任何防腐剂,但是在制作艺术品时,我都会在川烫面条后立即将它们放置在冷气房里烘干,之后确保他们都维持在正常的室温,避免潮湿,这或可避免它腐烂或发出恶臭。”

去年刚毕业的林欣佳,希望能成为一名艺术家,通过自己的艺术品感染周遭和社会。想看林欣佳其他的艺术作品,可上网cynthiadsuwito.com。IPEo1ZWK_400x400

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王伟良与张智扬 韩国“相亲” 谁较受欢迎?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3_02_2017_cj_6_34346668_34346664_tayck

“不孝有三,无后最大”——这是《我们去相亲》第一集节目其中一句开场的台词,它反映了华人传统思想仍存在于现今社会。

《我》通过亲身探索与访问,从而了解各地相亲文化,也探讨亚洲各地(尤其新加坡邻近国家)迟婚与不婚现象以及生活态度。每集都会有两名主持人(王伟良、“Tosh”张智扬、有懿和“Teddy”唐崧瑞)联手搭档,穿街走巷探民情。

第一集拉队到中国

第一集节目,制作组和主持人Teddy和王伟良拉队到中国一探究竟。他们首先到访“坏男孩学院”学习如何有效搭讪和亲近女性。教官在课程里,会教导他们如何在街上和女性交换通信方式,看他们在节目中表现似乎大有斩获。此外,他们也得实况体验到公园相亲,把自己的择偶条件写在白板上,让路过的父母们“挑选女婿”。

节目中看到的老一辈父母都认为,所谓的“好条件”就是要可提供自己的孩子物质上的享受 。Teddy当时乔装成大厦保安,并在白板上写上不是太高的收入,一名路过的家长苦口婆心对他说:“你这工作要找个对象很难,没车没房,怎么给女生保障呢?”

第二集台湾实地采访

第二集节目,王伟良和Tosh则到台湾实地采访,他们不仅在热门景点西门町做访问,还到月老庙“把妹”,另外也教导单身男女在逛夜市时如何向身旁的女生展现绅士风度,让女生对他们大大加分。个人喜欢节目中偶尔穿插搬演片段,让主持人重演“阿公阿嫲”当时委婉谈恋爱的场景,滑稽又搞笑。

对比现代人较为直接、速成的恋爱方式,可看出时代真的会改变人们相处的方式。期待接下来几期的节目,能通过主持人的视角看不同亚洲地区的人民,对婚姻和相亲的看法。然而,作为一个从未谈过恋爱的本地男生,我边看节目边苦笑着。我数次在自己的广播节目中强调:光棍无罪,单身万岁的理念,所以对节目中强调的“结婚是好事”,我似乎没有动心,反而觉得这样的节目只会让年轻一代、甚至是不婚主义者转台。

虽然我认同节目中所说的“儿女婚事,父母心事”,但不能因为想孝顺父母就草草和另一个陌生人谈恋爱,甚至组织家庭。与其一味地强调结婚有多好,还不如从多个角度去了解年轻人为何崇尚单身,相信更能引起共鸣。

第三集到韩国“相亲”

今天播出的第三集,王伟良与张智扬拉队到韩国“相亲”,探讨韩国人热衷谈恋爱,结婚率却低靡的原因。相亲酒吧是韩国年轻人流行的相亲热点,王伟良与张智扬也各有体验,两人的面相,谁比较受韩国女生欢迎呢?IPEo1ZWK_400x400

Sharing 个人分享

《演员四十》讲述演员 星光下自我迷失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7-05-15 at 2.44.27 PM.png

由金马视后杨雁雁主演的《演员四十》讲述一位年近40岁的中年女演员,在电视、电影和剧场的舞台上,演尽各种社会角色。40岁原本是“不惑之年”, 对生活的态度理应是豁达和从容,但在她身上,恰好相反。

从舞台道具来看,女演员主要表演的地方是一张双人床。双人床是夫妻互相沟通、培养感情,甚至是孕育下一代的空间。然而,在《演员四十》里,这张双人床却化身成为踩在脚底下的舞台。显然的,女演员须从平实的生活,以及演绎道路中做抉择。她选择后者,将实在的床褥化身成聚光灯下的虚幻舞台,进而从现实生中远离、迷失。

舞台两侧放置摄像机,也在暗示她一直都在“演出”,在为一个个不属于自己的时刻表演着。导演甚至在这出叙事性独白剧(monologue)中注入了粤剧“虎度门”桥段,让女演员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角色切换。虽女演员切换角色迅速,做到“忘记本我,投入角色”的境界,但在我看来,它却充满强烈反讽意味。女演员在舞台上从容自得,但面对现实中怀孕的“喜讯”却百般质疑,不断用各种理由安慰自己,甚至得上网搜索答案,完整体现自我迷失状态。

《演员四十》的剧情也暗示了女演员在生活中失去方向。整出舞台剧由始至终都没提到她的名字,即使在片场,也被称呼为“演员”。女演员已搞不清自己真实身份,只知道自己要不断地演戏,不断揣摩好每一个角色。

演出新版《女人四十》或马国乡土剧,她都付出全力,甚至修改台词,让乡土剧成为收视率之冠。然而,现实生活中,她却不断逃避、不懂得“诠释”好自己的真实身份。剧中,女演员和医生确认自己已怀孕的消息后,便瘫坐在房间一角,不断说服自己会成为好妈妈。

其中台词也透露,她始终把自己当成演员,母亲不过是她接演的另一个角色。她说:“我可以做个好妈妈,可像布莱希特剧本极具母爱的角色,为孩子牺牲一切。我可以演好一个妈妈。”

过后的剧情,也揭露了她对生活的彷徨与迷失。除了将孩子说成是一种“东西”,她也说除了演戏,她从未懂得如何料理生活的其他事物。凌乱的房子、一封封未拆的信件、对孩子未来的毫无规划,都是她迷失的证据。

女演员更借用雅丝敏·阿莫(Yasmin Ahmad)说过的一句话,来强调心中的迷失:“装东西的碗之所以有用,是因为它是空的,所以有用。”

“满满的肚子”却正好与上述的句子起着强烈的对比。因为“肚子满满”,身体已没有其他“空出来”的容量来装载梦想。肚子里除了孕育一个胎儿,更是满满的怨气与不服,因为有了这个“东西”,她无法再逃避现实的追赶,她得沉着应对媒体与社会的盘问,让她感到错愕,意识到自己的迷失。

演出更注入了许多第三人称的旁白论述 (commentary),但女演员的行为和表现,与论述中的自我产生了极大的落差。面对不喜欢的演员、合作搭档,和最畏惧的媒体人员,女演员始终在“演戏”,她真实“声音”被隐藏了起来,甚至被自己遗忘。

上台领取“最佳女演员奖”那一刻,她虽哽咽,但却语无伦次地说着她的谢词,她甚至问观众“还有什么问题”,从中揭示她在服务着观众,应酬着他们,因为即便在领奖舞台上,她仍然是个“演员”,正在“演出”。

女演员的另中一句台词,也强调了她一直在扮演着“演员”身份的心理:“跟记者说话不能说真话,只能用一种不会伤害到别人的方式说话”。

演出的最后,女演员的最后一句话:“今天的标题不是‘女人四十’,而是‘演员四十’,要请媒体朋友多写一点”,虽然表演面上是为了借题掩盖她未婚先孕的消息,但实际上在笔者眼里,却是一种自我剖白,她的人生注定在“演戏”中度过,真实的身份已在数个扮演的角色中丢失,她是个迷失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