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失聪青年 为听障学生谋福利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1_02_2017_CJ_3_34456248_34456205_tanskn.jpg

5岁时因一场大病完全丧失听力后,24岁的蔡金龙仍积极拥抱生命,尽自己的力量,提高人们对听障者需求的意识,希望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

访问这名南洋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二年级学生前,还担心会有沟通障碍,但显然地,我的顾虑是多余的。访问过程中,他总是笑脸迎人,即使听不见,却非常用心地阅读我写给他的每道问题。

蔡金龙利用手机的短信功能自我介绍,他在短信里写道说:“我是一名聋哑人士,不懂得唇读,只懂得手语。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用手机打出你要跟我说的话,谢谢你。”

3年前,蔡金龙加入新加坡聋人协会(青年)当义工。他主要负责为有兴趣参与露营的青年听障者筹办活动,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与互动,加强彼此间的凝聚力。他也曾经负责筹划聋人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the Deaf, 简称WFD)主办的青年聋人营,让青年听障者通过活动找到自信,并发觉自己的专长。

蔡金龙说:“因为自己是聋人,所以能够将心比心,希望其他和我一样的聋人,能够得到更好的帮助。”

上课像看一场无声电影

在校园里,蔡金龙也参加了校园聋人组织Regular Service Project for the Deaf Community (简称RSPDC),为南大的聋人学生争取更多他们应有的福利。

蔡金龙说:“学校目前有聘请一组人来帮听障学生到各个讲堂课手抄讲义,我觉得挺有帮助的。但是手抄的内容还需经过审核,确保内容是正确的,因此学生有时需几天后才可以拿到讲义,在学习上有一定的挑战。”

身为一位健康的学生,我只能凭想象来试想蔡金龙的处境。蔡金龙说:“我上课时,就感觉像是看一场只有字幕,没有声音的电影。有时因为听不到,就会在课上发呆。”

蔡金龙非常感激身旁许多朋友,尤其是一位不愿具名的女同学。在课时,蔡金龙都会坐在她身旁,抄下她的笔记。一些老师得知蔡金龙的情况,也将口头呈现的项目改为书写的报告,方便蔡金龙做作业,让他非常感动。

蔡金龙感慨地说,不少人仍对听障者有不少的误解和歧视。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认识并接受他们,希望听障学生也可以在校园里感觉自在。

蔡金龙补充说:“听障学生因为身体的缺陷,要比一般学生付出更多的努力,所以我希望之后的学弟妹能得到更好的帮助,如在更短的时间内,拿到书写的笔记,或是网上教程能打上字幕,方便他们学习。”

蔡金龙将在两年后毕业,他希望能成为一名研究员或科学家,在研发领域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