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两语:告别2G年代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7-03-29 at 7.18.32 AM.png

从4月1日起,本地全面停止使用2G手机网络,意味着伴随着不少人一同成长的2G单色手机将走入历史。回想青少年时期使用的“水壶手机”,经历过2G时代的年轻人勾起哪些回忆?

怀念旧式短信输入法

就读南洋理工大学的苏镇宇(25岁)说:“我在15年前拥有第一台手机,当时市面上的手机从有天线,转变成轻便型, 我存了几个月的零用钱,才买下了当时最流行的诺基亚3310机号手机。这款手机也是不少年轻人拥有的第一台流动电话。 这台手机对我来说意义深刻,除了是第一台手机,更是我和朋友互相交流和 “较量”的工具。每到休息时间,我们就会拿出手机,比赛谁打字的速度快。因为每个按钮都有三到 四个字母,又不能同时间输入,所以相当耗时。不过,这正是乐趣所在,那时比赛的兴奋程度,是现在打字时不会感受到的。输了的同学得请喝水,我就这样赚到不少免费饮料。 ”

单纯玩游戏和听广播

从事服务业的23岁青年郑英杰说:“我的第一台2G手机是妈妈传下来的 “二手手机”。因为那时年纪小,妈妈担心我会遗失手机,所以给了我一台索尼爱立信P900手机。这台手机陪我度过至少6 年的成长岁月,一直到中四毕业才丢弃。 因为当学生没有什么钱,手机用的是 预付储值卡,不像现在可以自由上网,所以每一分每一毫都花得很谨慎。当时,我 几乎都在用手机里的免费功能,印象很深刻的是“Snake” 游戏,就是引导一只贪吃的蛇去吃所有的饲料。那是我中学时代,很精彩也很珍贵的游戏。 以前用2G手机收听电台节目,需要自己调制电台频 率。我以前在备考时,多亏有电台的陪伴,才可信心满满地应付考试。不少电台如今都有了应用程序,音质清晰,却少了那种在“沙沙”声中尝试“收讯”的感觉。 ”

初尝“个人隐私”快感

28岁空姐郭颖洁说:“我的第一台手机是拥有“长长天线” 的诺基亚6110机款。虽然当时这款手机有点过时,但我很珍惜手机给我带来的个
人空间。
当时,我正好升上中学,朋友多了, 有越来越多人会打来家里,而家人总会问东问西。有了手机,我初次体验到拥有个人隐私的美好,可以私底下和朋友煲电话 粥,说很多悄悄话,而且短信都可以在阅读后删除,不用经过父母的审查,更不用被他们问东问西,想起来就觉得挺过瘾的。 ”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