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两语:初院合并 记忆走入历史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0004559b

教育部日前宣布,由于生育率下降,新生人数逐年减少,以及学额需求分布的转变等因素,2019年起,本地将首次出现初级学院合并的先例,把八所初级学院合并为四所。受影响的初院校友对这项措施都感到惊讶,对于昔日的校园即将“改头换面”,他们有何看法?

催生本地精英文化

裕廊初级学院校友林宁(24岁)说:“感觉上这像在催生本地的精英文化,合并后入学门槛应该会提高,中学生要进入初院可能更有难度。我觉得教育部其实可以减少个别学校的收生人数,不至于要合并,虽然我理解合并在一定程度上能节省不必要的开支。”

她也说:“我担心的是,在合并后,个别学校的中心将有所转移。以往裕廊初院的羽毛球队是相当有成就的,合并后的初院或许比较注重学业,忽视课程辅助活动的发展,这对羽毛球队的球员们来说,将是一大挑战。裕廊初院在合并后,不会沿用现有的校址,想起来有点难过。但我想,融入另一所初院的文化后,应该会碰撞出新的惊喜和火花,期待下次走访校园时,仍然可以找回一些当年求学美好的记忆。”

受影响学生应积极面对

也是先驱初级学院校友的22岁国大大一生蔡委翰说:“我很期待每次走进校园的感觉,很温馨。学校合并对我来说,是预料中的事,毕竟生育率不断下降,维持那么多所初级学院将加重政府的营运负担。或许在合并后,新的学府能有更充足的资源来提升学生的技能,并优化校园生活,像是兴建更多读书专区或打造资源更丰富的图书馆,这其实也算是正面的改变吧?初院合并后,受影响的学生和校友难免会感到惋惜或不舍,但我相信院方会做出一定的努力,让两所初院的学生都能融入新的环境,新的身份意味着新的起点,积极正面地面对,或许是在籍学生应该做的。我也希望受影响的八所初院的学生能很快地适应改变,往新的目标冲刺。”

师生比例缩小有益双方

星烁初级学院校友姜莎(25岁)则说:“星烁初院将与义顺初院合并,并采用义初的校址,意味着我熟悉的校园环境将走入历史,心里难免有些感伤。除了是个人记忆的缺憾,我更难过的是,我校强力打造的“理解与写作” (General Paper)部门的老师们可能各奔东西,对学生将是一大损失,毕竟合并后,老师们可能要适应两所学院不同的教学方式,对未来的学生有一定的影响。”

她也说:“作为一名运动宝宝,我会想念校园里的跑道,毕竟星烁初院设立不久,跑道还很新,没想到那么快就要和它告别,觉得有点可惜。但往好的方面想,我相信老师对学生的比例会因此缩小,换句话说老师会有更多时间帮助有需要的学生,这或许也是不错的事吧。”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