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惊奇4超人》邀外国游客惊奇碰撞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6-29 at 11.19.08 AM.png

虽然与好莱坞电影《神奇四侠》(The Fantastic Four)名称类似,但台湾中天频道近期推出的全新综艺节目《惊奇4超人》并非要拯救世界,而是要通过四名主持人跟赴台的外国人进行“国民外交”,宣扬台湾人文环境的美好。

带外国旅客感受台湾特色

《惊》由台湾双胞胎组合2moro成员郭彦均领军,连同《食尚玩家》主持人林彦君,以及哈孝远、李懿携手主持。开播的前两集,主持人到机场随机网罗心仪的异国旅客,带着他到台湾的有趣景点观光,并支付他该日的所有费用,让旅客完整感受到台湾最美的风景就是“人”。

例如其中一集,四名主持人在台北火车站捕获俄罗斯辣妈Tanya,征求同意后,造访她充满俄罗斯风格的家,主持人还换装体验俄罗斯道地的服装。接着他们带俄罗斯一家人体验台湾菜市场,Tanya看到水果就开心尖叫:“俄罗斯人很爱吃水果,在台湾我每天吃。”

因为海鲜在俄罗斯非常昂贵,眼尖的Tanya发现没看过的石斑鱼,顿时陷入疯狂,抱起石斑鱼作势向郭彦均索吻,郭彦均为了节目效果乖乖与鱼亲嘴,让其他成员哈哈大笑。

首两集后的节目做了微调,每集设定主题,让节目的定位更明确。第三集的节目就找到两名加拿大模特儿姐妹进行“名模姐妹疯宜兰”主题巡游,到三星葱农场体验拔葱的乐趣,还烹饪现采的三星葱。之后,节目也找到拉丁帅哥和四名主持人一同品尝台湾各种不同的火锅料理。

随兴互动 真实有趣

由于语言文化的不同,主持人和嘉宾时常会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烂英语也常被旅客讥笑,但这正是节目的特色。节目不像一般观光局赞助的节目,会轰炸一箩筐的商业资讯,字正腔圆地访问人物,与观众产生距离感。反观《惊》以无厘头的随兴方式与外地旅客互动,让人感觉到节目的真实性。

我尤其喜欢《惊》节目中,主持人互相挑战的戏码。郭彦均曾在节目中,因为猜拳猜输,得把身上所有的现金贡献出来,当成旅客当天的旅费。

介绍本地景点太正经

不说你不知,新加坡旅游局去年找香港歌手雨侨制作了一系列的网络视频《请一日假玩尽新加坡》,介绍圣淘沙、小印度等本地景点。但从外国人的观点出发,介绍的内容虽精彩,却带不出新加坡人独有的生活方式。

除了美食、户外主题娱乐城、大型购物商场,新加坡其实还有本地特色。例如,新加坡人周末到哪里野餐?哪里跑步有最美的风景?湿巴刹的叫卖场景等都能吸引旅客。如果新加坡旅游局与电视台合作,让本地艺人在机场寻找适合的人选,尽地主之谊,将能带领旅客深入体验最真实的“新加坡日常”。

这类节目虽然针对外国旅客,但也能给新加坡观众反思自我身份和生活习惯的机会。有些画面或许让你会心一笑,或是让人感觉羞愧,但透过镜头,把日常生活放大,确切了解外国人如何看待新加坡,也是一种新鲜的观影经验。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对着麦克风喷口水? 青年用行动 改变父母对口技印象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Screen Shot 2017-06-21 at 4.31.42 AM.png

从未受过专业口技(Beatbox)训练的李宇健(21岁)无师自通,在本地及区域多个口技比赛中表现卓越,他还准备在服役后,成为全职的口技表演艺人。

去年入伍前,李宇健参加了多项本地和区域的口技比赛,并先后在吉隆坡举行的“哈米吉多顿口技决战”(Armageddon Beatbox Battle)和“狮城口技大赛”(Lioncity Beatbox Battle)中抱走冠军,双料加冕让他喜出望外。但印象最深刻的比赛,李宇健认为非2015年首次参加的“新加坡口技大赛”莫属。

李宇健说:“当时我学习口技两年多,还算很稚嫩。要在一群著名的口技表演艺人,像Dharni、Alem和Pepouni前表演,心里真的非常紧张。但我想只要有热忱,就会克服所有障碍,勇往直前。最终,我在该比赛中夺得亚军。”

比赛结果曝光后,为李宇健争取到不少表演机会,他曾在新加坡理工学院开放日,以及几个嘉年华上担任表演嘉宾。一些观众被他的表演所吸引,开始关注他上载到网上的口技视频。

李宇健说:“有一次我在学校食阁用餐时,突然有两个陌生人向我走来,问我是不是YouTube里的那个人。这让我相当惊喜,也决定把口技表演好,不让他们失望。”

身为全职服役人员,李宇健无法接下任何表演工作。但是,他仍然坚持每星期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上载新的视频和网友分享。这些视频一般会吸引至少1000次点阅,培养了一批死忠的粉丝。

计划申请街头艺人执照

为了不让自己的口技退步,李宇健也会趁着军训的空档加紧练习。如此长时间的反复表演口技,是否会对喉咙构成伤害?

李宇健说:“很多人对口技有很大的误解,其实只有一小部分的声音是靠喉腔发出的。口技里常出现的喉咙低音(throat bass) 和内向低音(inward bass)是靠不同的声音部位发声,而且只要运用恰当,喝足够的水和充分的休息,基本上不会有太大伤害。”

李宇健的父母一开始并不赞同儿子表演口技,对他们来说那是在“对着麦克风喷口水”。但看到他对待口技的认真态度,加上在比赛中的优异表现,父母亲逐渐对口技改观。

李宇健说:“他们现在都挺支持的,除了一些时候,我在深夜练习,他们会进来房间叫我小声点,哈哈。”

明年将服完兵役的李宇健,希望退伍后从事更多口技表演的工作。他也考虑申请街头艺人的执照,通过一系列的走唱会,边表演边学习,增强自己在舞台上的自信。

想看李宇健的口技表演视频,可上他的社交媒体instagram.com/emptysets。IPEo1ZWK_400x400

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年轻观众爱听鬼故事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0615_CJ_doc6vd9tbcbzy91dbyi34j0_14173331_chiangcf.jpg

以经济效益来说,年轻人的清谈节目不是电视台重点发展的项目,因为青少年的消费能力无法跟成人抗衡,也是为什么不少热播的青少年节目,像录播接近1200集的台湾节目《爸妈囧很大》,以及2363集的《大学生了没》近期都相继收摊。即便在本地曾推出5个系列的《你在囧什么》,也传出制作新系列的可能性颇低。

然而,观众的阅听习惯需要长期培养,若因为市场价值低而选择放弃,年轻观众纷纷转向网络,电视将继续流失未来的观众群。目前中国是少数仍针对年轻族群制作清谈节目的国家,中央电视台播出的《青年中国说》,挑选出青年最爱讨论和纠结的问题讨论,内容不俗。另一个《世界青年说》节目,每周三晚上9点在本地U频道转播,内容邀请世界各国青年当嘉宾,谈论当前的热门话题,也是一档很有趣的谈话节目。

分享故事 当场被质疑

台湾八大电视台近期推出的灵异节目《同学!搞什么鬼》,虽然内容主要环绕鬼故事,讨论内容不比《青》《世》有深度,但邀请年轻族群上节目发声,谈论内容也是年轻学子感兴趣的话题,相信对培养新一代观众仍起着一定的作用。

《同》日前在面簿征求固定同学班底,会问“身旁有没有灵异体质的朋友?”制作组也要求同学们在试镜时准备一到两则鬼故事。观看《同》首播的节目,虽然有些同学的分享过于离奇,但娱乐性相当高,适合当成茶余饭后的休闲节目来看。

节目中,有同学分享在校园宿舍睡觉,发现不明物体直视着自己,当对到眼时,它突然向自己招手,让人完全吓坏。不过也有同学当场质疑故事的可信度,让人对分享的内容半信半疑。

节目可爱搞怪 不诡异

《同》营造的节目形象令人欣赏,节目预告片、开场动画和舞台设置都不诡异,采用颜色多样、有趣好玩的电子游戏设计。开场动画和官方网站都采用了大家熟悉的Pacman吃豆人和其他可爱搞怪卡通人物设计,即使是怕鬼的女生观众,也不会因为节目性质而不敢收看。

《同》虽不是台湾主持人纳豆首次独挑大梁的清谈节目,但少了《大学生了没》的陶晶莹和Ah Ken的机智与幽默,节目显然暗淡不少。幸好跟他搭档主持的舒子晨,是《大》节目的固定班底,掌握节目的节奏有不俗的表现,有望成为新一代的优秀女主持。IPEo1ZWK_400x400

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在家自修“模特系” 本地青年走上国际T台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6_02_2017_cj_3_34404123_34404098_tanskn_x8slian

要站上国际时尚周的伸展台,除了有出众的外形和广阔的人脉,27岁的蔡耀贤认为,更要不断为自己争取任何出位的机会。

前年,蔡耀贤得知高端品牌阿曼尼(Giorgio Armani)在征召秋冬高级成衣米兰时装周的模特儿,他二话不说订了机票,独自飞到巴黎、米兰和纽约参加试镜。作为唯一的新加坡参选者,他说压力无法用言语形容。

蔡耀贤说:“面试时,我得在品牌创办人乔治·阿曼尼面前走台步,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不过,蔡耀贤的坚持获得了回报,在参与面试后的几个星期,他接到主办单位的电邮通知,告知他从400人当中脱颖而出,有机会参与阿曼尼的秋冬高级成衣米兰时装周,让他喜出望外。

他说:“接到通知后,我整个人很激动,不断地跳和尖叫。”

虽然获得一般人没有的难得体验,但蔡耀贤的出道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回看刚入行时面对的种种苦难,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说:“一开始,我不断地争取在新加坡当模特儿的机会,但不得要领,被商家拒绝超过20次。”

不少商家向蔡耀贤反映,他的皮肤黝黑,不适合走秀,让他屡屡受挫。他自己也认为,本地模特儿市场竞争激烈,要和外地模特儿在本地服装秀分一杯羹,确实困难。

但这些挫败并没有把蔡耀贤击溃,反而让他越战越勇,他在家自修“模特系”,搜寻大量的模特儿走秀视频,从效仿中学习。

蔡耀贤说:“迈向成功的道路都是辛苦的,须要付出很多努力和坚持,不能等待机会从天而降。为了让自己更具市场价值,我积极健身,逼迫自己在一个月内,从90公斤降至70公斤,甩掉20公斤的赘肉。”

经历这些波折,最后站上国际T台,蔡耀贤现在更加自信。他说:“以往我都认为自己黝黑的肤色是致命伤,因为一般模特儿皮肤都较白皙,所以每每参加面试都特别没有自信。但参加了国际时尚周后,我意识到有些事只是自己主观的想法,我开始喜欢自己的特质,不再为自己的‘不足’而难过。”

模特儿收入不稳定 只能当副业

虽然目标明确,但当模特儿的收入并不稳定。他坦言,自己只能把模特儿当副业来经营。父母也曾经为他的前途感到担忧,爸爸更希望他能找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过简单的生活。

蔡耀贤说:“当模特儿必须经得起现实的考验,因为很多时候,报酬都是在活动结束后的三到六个月才会收到。虽然如此,我不会因此放弃当模特儿,还是会坚持这个理想。我会不断地找寻机会站上伸展台,让世界看到我的身影。”

因为收入不稳定,蔡耀贤必须身兼多职,但他并不认为那是一件苦差。

蔡耀贤目前是本地歌手潘嘉丽经纪公司Sixtwigs旗下艺人,也是一名社交媒体营销员,在网上有自己的专属节目,名称叫“Bro’s Talk”,顾名思义,就是介绍时下男性的服饰、美容和保健等资讯。他也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认识更多人,从而争取更多演出机会。

想了解蔡耀贤私底下的生活,或观看他制作的视频,可上面簿:facebook.com/andeecysIPEo1ZWK_400x400

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星爸星妈 怜看“小家长”辛劳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IMG_1788.JPG大众媒体主要背负三大任务,即传播信息(inform)、教育大众(educate)和娱乐受众(entertain)。

本地媒体,尤其在教育大众这方面做足功夫,近期电视台外包给独立制作公司的不少资讯类节目像是《童工》《分界线》《线人》《一人行·暖人心》等通过镜头,使本地观众看到落后国家与地区的困苦生活,以及了解世界贫富悬殊等问题。

《线人》更是通过知情者的通报,挖掘一个个骇人听闻的社会课题,像是在菲律宾,主持人Pornsak就探访了被家人禁锢的精神病患,甚至到尼泊尔目睹妈妈捐肾救子的血淋淋过程。

新传媒则从本地出发,自制了关怀本地弱势群体的节目,像是《爱心72小时》和《快乐速递》等,这都让国人对当下的生活有反思的机会。

《小当家》节目形式类似《童工》

过去两年,本地感性类资讯节目的产量,有直线上升的趋势,甚至到了饱和。每个星期,两个华语电视频道加总起来,平均有至少两三个同时播出。

8频道新推出的《小当家》感觉上与《童工》节目形式类似。主持人带着怜悯的心走访落后地区,以有限力量改善他们当下的燃眉之急,像是购买日常用品、衣服、药物和食物等。

或许因为都出自同一家独立制作公司,节目画面、节奏和呈现方式也相似。到访地区也都感觉相似,主要是垃圾掩埋场,或是被遗弃的山区。

就《小》和《童》来说,两个资讯节目都花足“airtime”渲染气氛,拍小孩赤脚走路,长时间挨饿,扛重物拾荒,放弃升学,甚至得用劳力换取微薄的收入等。一度认为,把《小》改名为《童工3》似乎也能成立。

唯一不同的是,《小》以星爸星妈的角度出发,让为人父母的他们将心比心,看这些弱势的孩子们,并且更积极地改善“小当家”的生活,像是寻求志愿团体的合作,把孩子重新送回校园,以达到更长久的影响。

上周一首播的《小》是庞蕾馨到马尼拉冒烟山的非法村落,看一个13岁的女孩在母亲过世后,为照顾三个幼小弟妹拾荒,在困境中撑起一个家。今晚节目讲述林翠芳在中国探访14岁的周德梅,看她如何照顾智障的母亲和两个哥哥。下周一的第三集,换陈邦鋆到香港探望一名居住在香港的双非儿童彬彬。

感性节目充斥 电视“娱乐”失调

感性资讯节目在一定程度上,能提高国人的自我环境意识,对自身所拥有的事物,加以珍惜。然而,过度让感性资讯节目充斥本地电视频道,反倒会让那些只能接触无线电视频道的观众,长期处于感伤与“emo”的情绪中,或会对节目产生排斥心理。尤其对很多个案来说,主持人本身也是爱莫能助,通过事后的对镜解说,你会发现很多时候他们也只能以高角度去同情他们,看了相当揪心。

减去刚播毕的《玉建煌崇电视版》以及外购的《天籁之战》,8频道8点黄金档基本上就是感性到底,从星期一的《小》、星期二《妈妈的礼物》到星期五了解国人种种疾病的《小毛病大问题》; U频道9点档主要也都由感性节目所包办,让人觉得本地电视频道欠缺“娱乐”这个区块。

感性资讯节目固然好,但节目编排感觉像每日三餐,须要“均衡”地分配。过度进食某个食材,只会让观众“饮食不均衡”,无法摄取其他必要的“营养”。IPEo1ZWK_400x400

 

Sharing 个人分享

三人两语:对香烟说不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7-06-07 at 10.43.31 AM.png

5月31日是世界无烟草日。随着本地烟草(广告与销售控制)(修正)法案今年8月1日开始正式生效,严格规定烟草产品既不能在售卖处公开展示,也不能通过互联网等媒体平台做宣传或刊登广告, 这是否能有效避免青少年染上烟瘾?青少年认为还有哪些举措,可以让同侪们对烟草产品说不?

让青少年自发了解吸烟害处

24岁的张文仪说:“和其他的法案相似,新推行针对烟草广告与销售限制的法案,是一个社会大框架的设限。要确保青少年完全不接触烟草,有赖多方的配合。”

他也说,拿R21电影来说,虽然政府严格规定限制级电影只能在市区放映,而且入场前须查看身份证,但不代表青少年就没有其他渠道来获取这些内容,他们仍可上网搜索还是托朋友到异地购买DVD。

张文仪也说:“同样的,单是在购买渠道和宣传上着手,并不会完全阻止年轻人接触这些产品。一些“有门路”的青少年还是可以通过他人之手购得香烟。我认为有效的做法是,通过家长和学校的配合与疏导,让青少年自发了解吸烟的坏处,强制性的措施对充满好奇的年轻人来说,功效反而不大。”

强力惩罚制度可奏效

23岁的学生陈俊铭则说:“法案在一定程度上能发挥作用,但个人认为,力度可以更强硬,比如未成年吸烟罚款可再提高,也可让受影响青少年参与时间较长的“劳改”项目。与其采取被动的做法,教育部也可强制推行教育课程,宣导吸烟所带来的身体危害,并且让青少年通过计分的小组或个人作业,自行研究和发现烟草产品所带来的短期和永久性坏处。”

他也说:“不少年轻人也因为在日常生活中看到大人们吸烟,有样学样,政府或应该进一步加强取缔在非吸烟区吸烟者。尤其我观察到巴士车站、行人天桥、购物商场的德士站都常有人在吸烟,间接勾起青少年有样学样的欲望,因此政府也应该加强力度惩罚这些违例者。 广告是勾起青少年想吸烟的主要源头,销售的控制也只有局部作用,唯有强力惩罚制度,才可对青少年起到最大作用。”

广告“丑化”有震撼作用

26岁南洋理工大学学生王成鹏则说:“曾经有人建议,要把烟草产品都统一加以包装,减低人们购买欲望,但我认为不太管用。很多年轻吸烟者根本不管包装长什么样子,更在意的是价格是否超出自己的预算。同样的,购买的场所也不是关键,吸烟者肯定知道便利商店有出售烟草产品。”

他补充说:“新修正的法案,禁止商家在媒体平台上宣传烟草产品, 我觉得这个做法还挺好的,至少不会“美化”抽烟这个习惯。而如果要进一步向年轻人灌输反吸烟讯息,倒可采用明星效益来达成。看似近乎完美的艺人饰演烟客,从光鲜亮丽到颓废,甚至成了烟草产品包装上的主人公,喉咙开始腐烂,这样的画面和震撼力,比起强硬的条例来管制,或许对吃软不吃硬的年轻人来说,能起一定的作用。”IPEo1ZWK_400x400

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姐姐好饿2》打造最具“聊”效 美食与娱乐大餐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xiaos.jpg

迈入第二季的《姐姐好饿》,除了嘉宾名单更有看头,摄影棚也奢华无比,不仅加建扩大厨房的规模,重头戏更落在价格不菲的镀金水龙头,可想而知制作费极其雄厚。

初次到访《姐》的蔡康永,更与小S(徐熙娣)在节目开场时,以升降舞台登场,并走下华丽扶梯,也难怪蔡康永会立马吐槽:“你们节目好有钱!”

除了华丽,《姐》的另一特色就是主持人小S出了名地“放得开”。第一季邀请的所有男嘉宾无不被她揩油和调戏,但或许当时曾因为尺度太宽而被令下架删减部分内容,新一季的《姐》感觉揩油部分锐减许多,帅哥帮手也主要充当华丽墙纸,以及负责播报冠名赞助的商家名字,非之前的调戏工具。

主打温馨搞怪牌

个人认为,第二季的《姐》主打温馨、搞怪牌,请来本地观众相当熟悉的大S(徐熙媛)、汪小菲、蔡康永和林志玲等助阵,可看性比起第一季高。

新一季度的节目也沿用上一季拼盘式的节目形式,新一季的《姐》设有“厨房PK”让嘉宾与小S一同PK做菜、“比手画脚”单元考验彼此默契,以及“S式访谈”打造最具“聊”效的美食与娱乐大餐。

大S与汪小菲担任首播节目的嘉宾。“厨房PK”的单元,大小S重新回到厨房一同做菜,让网友们直呼找回了10年前 《大小爱吃》的美好记忆,感觉相当温馨。

但让我最感动的,是节目的“S式访谈”。小S与大S坦诚以对,在镜头前没有任何造作,分享自我的感受,泪洒舞台。

小S大方表达对大S的关怀:“我已经有小孩,有老公,有公婆,也有妈妈,但我最在乎的还是你,因为你很爱装坚强,让人很揪心。”

大S也回应说:“我觉得你是个完美的女人,因为你很有勇气,很有勇气敢出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你也是很善良,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对待你。”

除了温馨,小S也不改她无厘头和有话直言的风格,在节目中也爆料汪小菲经常在和大S吵架时闹离婚,让汪小菲在现场瞬间脸僵。

另外,因为撞上《吃吃的爱》宣传档期而出现《姐》的蔡康永与林志玲,更是连录两集。当中,林志玲因为遭到小S冷眼,被迫扫地,两人争宠的戏码在节目中也是可追看的动力。

不断出现品牌名字

然而,和其他中国的赞助节目类似,不少节目桥段,感觉都是刻意安排,硬性植入。像开场的动画(CG)、做菜和聊天时不断要用手机玩自拍,突出商家品牌都显得有点扫兴。

但个人认为,这或是必需的,不然每集也不可能会有数百万人民币的制作费,小S也就不会有那么多“道具”可以玩,增加视觉上的趣味。因此,在找到更“缓和”的呈现方式之前,观众也只好将就这些不断出现的品牌名字。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