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对香烟说不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7-06-07 at 10.43.31 AM.png

5月31日是世界无烟草日。随着本地烟草(广告与销售控制)(修正)法案今年8月1日开始正式生效,严格规定烟草产品既不能在售卖处公开展示,也不能通过互联网等媒体平台做宣传或刊登广告, 这是否能有效避免青少年染上烟瘾?青少年认为还有哪些举措,可以让同侪们对烟草产品说不?

让青少年自发了解吸烟害处

24岁的张文仪说:“和其他的法案相似,新推行针对烟草广告与销售限制的法案,是一个社会大框架的设限。要确保青少年完全不接触烟草,有赖多方的配合。”

他也说,拿R21电影来说,虽然政府严格规定限制级电影只能在市区放映,而且入场前须查看身份证,但不代表青少年就没有其他渠道来获取这些内容,他们仍可上网搜索还是托朋友到异地购买DVD。

张文仪也说:“同样的,单是在购买渠道和宣传上着手,并不会完全阻止年轻人接触这些产品。一些“有门路”的青少年还是可以通过他人之手购得香烟。我认为有效的做法是,通过家长和学校的配合与疏导,让青少年自发了解吸烟的坏处,强制性的措施对充满好奇的年轻人来说,功效反而不大。”

强力惩罚制度可奏效

23岁的学生陈俊铭则说:“法案在一定程度上能发挥作用,但个人认为,力度可以更强硬,比如未成年吸烟罚款可再提高,也可让受影响青少年参与时间较长的“劳改”项目。与其采取被动的做法,教育部也可强制推行教育课程,宣导吸烟所带来的身体危害,并且让青少年通过计分的小组或个人作业,自行研究和发现烟草产品所带来的短期和永久性坏处。”

他也说:“不少年轻人也因为在日常生活中看到大人们吸烟,有样学样,政府或应该进一步加强取缔在非吸烟区吸烟者。尤其我观察到巴士车站、行人天桥、购物商场的德士站都常有人在吸烟,间接勾起青少年有样学样的欲望,因此政府也应该加强力度惩罚这些违例者。 广告是勾起青少年想吸烟的主要源头,销售的控制也只有局部作用,唯有强力惩罚制度,才可对青少年起到最大作用。”

广告“丑化”有震撼作用

26岁南洋理工大学学生王成鹏则说:“曾经有人建议,要把烟草产品都统一加以包装,减低人们购买欲望,但我认为不太管用。很多年轻吸烟者根本不管包装长什么样子,更在意的是价格是否超出自己的预算。同样的,购买的场所也不是关键,吸烟者肯定知道便利商店有出售烟草产品。”

他补充说:“新修正的法案,禁止商家在媒体平台上宣传烟草产品, 我觉得这个做法还挺好的,至少不会“美化”抽烟这个习惯。而如果要进一步向年轻人灌输反吸烟讯息,倒可采用明星效益来达成。看似近乎完美的艺人饰演烟客,从光鲜亮丽到颓废,甚至成了烟草产品包装上的主人公,喉咙开始腐烂,这样的画面和震撼力,比起强硬的条例来管制,或许对吃软不吃硬的年轻人来说,能起一定的作用。”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