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星爸星妈 怜看“小家长”辛劳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IMG_1788.JPG大众媒体主要背负三大任务,即传播信息(inform)、教育大众(educate)和娱乐受众(entertain)。

本地媒体,尤其在教育大众这方面做足功夫,近期电视台外包给独立制作公司的不少资讯类节目像是《童工》《分界线》《线人》《一人行·暖人心》等通过镜头,使本地观众看到落后国家与地区的困苦生活,以及了解世界贫富悬殊等问题。

《线人》更是通过知情者的通报,挖掘一个个骇人听闻的社会课题,像是在菲律宾,主持人Pornsak就探访了被家人禁锢的精神病患,甚至到尼泊尔目睹妈妈捐肾救子的血淋淋过程。

新传媒则从本地出发,自制了关怀本地弱势群体的节目,像是《爱心72小时》和《快乐速递》等,这都让国人对当下的生活有反思的机会。

《小当家》节目形式类似《童工》

过去两年,本地感性类资讯节目的产量,有直线上升的趋势,甚至到了饱和。每个星期,两个华语电视频道加总起来,平均有至少两三个同时播出。

8频道新推出的《小当家》感觉上与《童工》节目形式类似。主持人带着怜悯的心走访落后地区,以有限力量改善他们当下的燃眉之急,像是购买日常用品、衣服、药物和食物等。

或许因为都出自同一家独立制作公司,节目画面、节奏和呈现方式也相似。到访地区也都感觉相似,主要是垃圾掩埋场,或是被遗弃的山区。

就《小》和《童》来说,两个资讯节目都花足“airtime”渲染气氛,拍小孩赤脚走路,长时间挨饿,扛重物拾荒,放弃升学,甚至得用劳力换取微薄的收入等。一度认为,把《小》改名为《童工3》似乎也能成立。

唯一不同的是,《小》以星爸星妈的角度出发,让为人父母的他们将心比心,看这些弱势的孩子们,并且更积极地改善“小当家”的生活,像是寻求志愿团体的合作,把孩子重新送回校园,以达到更长久的影响。

上周一首播的《小》是庞蕾馨到马尼拉冒烟山的非法村落,看一个13岁的女孩在母亲过世后,为照顾三个幼小弟妹拾荒,在困境中撑起一个家。今晚节目讲述林翠芳在中国探访14岁的周德梅,看她如何照顾智障的母亲和两个哥哥。下周一的第三集,换陈邦鋆到香港探望一名居住在香港的双非儿童彬彬。

感性节目充斥 电视“娱乐”失调

感性资讯节目在一定程度上,能提高国人的自我环境意识,对自身所拥有的事物,加以珍惜。然而,过度让感性资讯节目充斥本地电视频道,反倒会让那些只能接触无线电视频道的观众,长期处于感伤与“emo”的情绪中,或会对节目产生排斥心理。尤其对很多个案来说,主持人本身也是爱莫能助,通过事后的对镜解说,你会发现很多时候他们也只能以高角度去同情他们,看了相当揪心。

减去刚播毕的《玉建煌崇电视版》以及外购的《天籁之战》,8频道8点黄金档基本上就是感性到底,从星期一的《小》、星期二《妈妈的礼物》到星期五了解国人种种疾病的《小毛病大问题》; U频道9点档主要也都由感性节目所包办,让人觉得本地电视频道欠缺“娱乐”这个区块。

感性资讯节目固然好,但节目编排感觉像每日三餐,须要“均衡”地分配。过度进食某个食材,只会让观众“饮食不均衡”,无法摄取其他必要的“营养”。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