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放下》过去内心释怀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0830_CJ_doc6wg8lzhyzuu57lqw12g_29134000_tayck

观看资讯节目《放下》,突然想起之前由早报网制作的公共服务 广播节目《封面人物》。后者翻查过去10几年来的新闻头条,以新角度切入,重新探访这些受过重创的受访者,了解他们在时过境迁后的生活。《封》更在近期被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推选为本地年度10大优质中文节目之一。

评选过程大多依据节目创意、概念、呈现手法和题材,以及整体作品吸引力和信息价值来定夺。这或也成了很多本地资讯类节目制作的基本准则吧。

当事人在回顾中展望未来

长达8集的《放下》感觉上与《封面人物》类似, 当事人回顾过去发生的事件、反思与展望未来。《封》或因为访问的大多是大事件的人物,即“加冷连环劫杀案”遭断掌的高材生,吃生鱼片须截四肢等,对生活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让观众在短时间内对他们的遭遇产 生惋惜与感慨之情。

相较之下,《放》大多访问困在自我枷锁中的“受害者”,艺人和素人的故事掺杂。其中一集是,歌台一哥王雷从小受家人影响而染赌瘾,甚至欠下大耳窿30多万元的巨债。他是在妈妈过世后决定戒赌 ,痛改前非,将生活重心转移到事业和家庭上。

其他故事还包括:43岁救护车司机Tony年少时因干下种种坏事而锒铛入狱;酒廊红人姜志峰因为工作染上酒瘾并吸毒;本地女艺人郑荔分因圆滚滚的身形而自卑沮丧,甚至一度认为肥胖是不正常等。但他们都通过各自的方式,如家庭、宗教、社区关怀群体的帮助下,放下过去与他人眼光,得到内心释怀。

一步步引领观众走入故事

《放》采用循序渐进,从源头开始叙述方式,通过扮演故事,家 人、朋友的访谈,以及当事人的自白,一步步带领观众走进受访者的 故事里。个人挺喜欢《放》的拍摄手法,仔细观察,开场和不少串场 的镜头都是以低角度拍摄,感觉上镜头前的观众是抬头仰望着主持人 ,有种自我非常渺小,甚至有些无助的感觉。这或也是当事在经历 不如意的事,面对社会的一种心情。

虽然主持人与当事人的访谈占据大部分的播放时间,但在整集的 节目中也穿插其他人对当事人的印象与访谈,让观众从多角度了解当 事人,而非只是单一由他自己叙述,因而说服力更强。

针对王雷该集的节目,其实早在《放》在电视播放之前,YouTube已经有一部名为《王雷的故事》的自传影片,11分钟的录像说的故事和《放》近乎一样,它以方言录制,呈现手法也偏向综艺节目式,诸如不少电脑特效,像是大把钞票从天而降等。相较之下,《放》明显是更好的劝导工具,因 为《放》营造的氛围和情绪是层层堆进的,能让信息更深层地植入观众心里。

资讯节目虽充斥着本地电视大部分的黄金时段,但正如新传媒品牌与宣传副总裁陈国明之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所说:“即使同属资讯类型节目,但不同内容和角度还是能够带给观众不同视角,让观众得到不同收获。”

《放》带出明确的信息,拥有一段不美好过去的人,内心一般隐藏着许多说不出的愧疚和责备,唯有真正放下与释怀,才可让自己拥有第二人生。 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