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生活在家乡的异乡人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yy

加拿大大众传播学者麦克卢汉,1967年在他的书中提出“地球村”的概念,强调随着电视、广播等电子媒介的推出,加上现代交通工具迅速发展,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距离被拉近,整个世界感觉就像一个大村落。

经过半世纪以后,因为网络科技的飞速发展,“地球村”的村民,人手一台手机,在社交媒体中人们距离似乎被拉近了,但心理的距离仍然遥远。

尤其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国际之间的移民人数增多,也造成不同族裔的冲突日渐加剧,生活在同一个社会的不同族裔,在文化和思想上仍然存在着许多差异,相互排挤的情况屡见不鲜。

因血统和肤色不同被排斥

U频道新推出的资讯节目《身在异乡非异客》,探讨各个国家的少数族裔如何适应当地生活,并且怀抱着被社会接受与融入的希望。

节目主持人有懿和杨君伟,分别走访中国大陆、韩国、菲律宾、香港和马来西亚等地,每集通过几个不同的人物个案,让观众了解血统与肤色不同的少数族裔,在自认是“家”的国家或地区,因为被当成“异乡人”,如何加倍努力地融入当地生活。

上周一(4日)首播节目由有懿打头阵,她带领摄制队到韩国首尔,了解当地少数族裔,尤其是韩国混血儿和肤色不同的新移民,在这个缓步迈向“多元文化社会”的国家里,是否过得充实从容。

韩国在二战后为了宣扬国家民族主义,政府倡导“单一民族”为建国方针,即便到了2017年,强调“血浓于水”的韩国人民还是存在着严重的排外心理。在首尔生活的混血儿们,实际生活便遭遇强烈的排挤,节目访问韩战时期留下的韩美混血儿,她透露自己与韩国老公吵架时,对方嫌弃地说:“你连你的父亲(你的根)是谁都不知道。”被标上“断根浮萍”的标签,处境令人难过。

这个节目不是以单一个案,来撑足46分钟的节目。每集都有三至五个人物出现,对于平衡观点起着重大的作用,有些个案的处境,叫人感觉欣慰。

上周播出的《身》也访问了在韩国旅居21年,最终入籍成为韩国公民的前孟加拉人,他就幸运地被当地人接受。他以歌手的身份,尝试融入韩国社会。他曾出过专辑,还创作了《韩式拌饭》一首歌,希望像他一样的移民和混血儿,能够像韩式拌饭一样,将多种材料同时融入于一个碗中,被韩国人接受。

今晚聚焦香港南亚裔

今晚播出的《身》,杨君伟将带领制作团队到香港,看南亚裔如何在当地落叶归根,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家庭。

早在19世纪就有许多南亚裔人随着英国殖民政府到香港担任警探等的职务,为建立香港这个大都市做出贡献。虽然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许多南亚裔回到印度与巴基斯坦,仍有许多决定在香港落地生根。

他们虽然土生土长,但因为黝黑的肤色,深邃的五官,始终很难融入当地社会。今晚的节目将走访不同职业的香港南亚裔,看他们如何坚持过着道地的港式生活。

不求怜悯 希望观众反思

相较于《小当家》和《一人行暖人心》等近期的感性资讯节目,《身》不以怜惜受访者处境,或是企图改善他们的生活素质为目标,而是在受访者面对双重文化的冲突中,试图创造观众反思的空间。

对多元族裔组成的新加坡,永久居民和外籍劳工在总人口中占的比例也不小,本地观众可通过《身》的提醒,反省自己是否抱有足够宽宏的心,能平等对待与接受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的少数族裔。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