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两语:应不应该让位?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7-12-13 at 3.40.40 AM.png

本地地铁和巴士上,都设有优先座位,给有需要的人士。然而,这些座位在一些时候被当成普通座位使用。看见有人霸占优先座位,社会学家认为,若情况允许,最佳的处理方式是有人站出来阻止,或要求对方让出位子给有需要的人。年轻人是否会挺身而出,还是选择默默拍摄视频挂上网,让对方承受“社会舆论”的压力?

23岁的南洋理工大学生陈俊铭说:“我会见机行事,如果当时巴士或地铁上还有其他的座位,我觉得没有必要要求对方起身让出位子。当然,很多被拍并挂上网的视频,都是在繁忙时段发生的。我觉得这体现出新加坡人较为被动,不敢挺身而出的心态。因为怕惹事,或引起不必要的瞩目或眼光,只选择用这种远距离的方式来批判这些人。”

他补充说:“但对于我来说,不管对方是壮汉,还是小混混,我想我都会走向前去要求他让出座位,因为那是作为青年可以为社会和有需要的人做的事。即便发生什么事,我觉得应该会有人支持我,再不然可以要求交通业者调出闭路电视,来视察当时的情况。”

24岁临时演员卓猷俊说:“拍摄录像的人一般认为自己相当有正义感,认为在为社会打抱不平,但我们往往忘了用同理心来对待他们。青少年或成年人也有可能有身体不适的时候,需要用到座位,与其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来抨击他们,或许先和他们了解情况,或是有礼地请他们让座,或许更为贴切。我觉得,与其用这些“强硬”的手段来批判,有关当局或可考虑给予那些主动帮忙的人,一些小小的奖励,或许能鼓励更多人主动上前帮忙,为有需要的人发声。”

24岁广告从业员陆美珍则说:“我觉得要视情况而定,因为有些时候,一些年长者或许不想要坐下来,可能只是短程的距离,站着比较容易进出地铁或巴士。我曾经看过有人主动叫人让位给一个“孕妇”,但却被那女士拒绝。”

她也说:“因为那个女士根本没有怀孕,只是身材比较丰腴,而且觉得自己被羞辱。当然还有其他的个案,有温馨的,也有不太友善的。不过普遍上,国人为了省去麻烦,要吗假装没看到,要吗用手机拍摄,因为那是最不会伤害到自己的方法。”
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