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设计手机应用 改善大学生通勤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26A40DB5-D6A4-4426-90EA-D4D1377D21FB.jpeg

许绩豪(23岁)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电脑工程系一年级生,他三年前在新加坡理工学院修读工程系时,毕业作是设计一款查看新加坡两个关卡交通情况的应用程序。

除了为应付学业,他更希望能通过自行研发的手机应用改善家人朋友的生活。

许绩豪说:“国人可以上陆路交通管理局的网站查看关卡的交通情况,但很多时候因为在开车不能同时用手机输入网址等,所以我想到制作一个可以简化这个过程的应用,加上妈妈经常进出马来西亚,我是为了她才编写这个应用。”

除了关卡的交通情况,许绩豪也关心国大校园内学生通勤的情况。虽然校方提供一个查看校内巴士等候时间的应用,但用法较繁琐,于是许绩豪利用更鲜艳的颜色,以及更简易的显示方式,让学生及时掌握巴士进出站的情况。

他说:“一些学生用了之后,会给我反馈,我再根据他们的建议做出调整。”

许绩豪研发的手机应用软件可供公众免费下载,但目前受惠的主要是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群,他希望将影响的范围扩大,让更多人的生活得到便利。

他说:“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可以和本地交通业者,尤其是新加坡地铁公司合作,研发更具互动性的手机应用,让地铁和巴士乘客能够更轻易掌握相关信息。”

明年即将毕业的许绩豪希望能进入电脑程序的领域,通过所学,对社会做出贡献。

许绩豪也说:“我是用简单的软件设计这些手机应用,没有花到钱。我想说的是,做些事改善人们的生活,其实不须要花很多钱,重要的是你的出发点。”

许绩豪也欢迎公众提意见,提议可以设计哪些应用。想下载许绩豪设计的手机应用,或与他交流,可上网:kohchihao.com。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三人两语:线上竞标购物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ZB_0514_CJ_doc704s1a93k7majvbxw0_14122259_tanskn.jpg

社交媒体功能日益广泛,几年前推出的“线上直播”功能,让不少年轻创业者借用这个平台,进行各种线上竞标购物(Online Bidding)。有竞标平台业者向记者透露,他们的月入可达到四到五位数。价高者得的网络竞标购物平台,为何受到年轻人青睐?什么产品会让他们想竞标?

担心货不对办宁可不竞标

26岁市场采购员庄惟惟说:“我几个月前就注意到有大量“线上竞标购物平台”的出现,一些平台的线上收看人数甚至可突破几百人。他们很多是抱着可以捡到便宜货的心态去竞标。但是,我觉得这些竞标购物平台存在一些缺陷,比如一些留言未必会在卖家的屏幕上及时显示,使他们错过“好康”。”

她也说:“我看到的大多是上网竞标手机外壳、水晶和衣服。我没有尝试过这些线上竞标活动,除了是手脚不比别人快,我也担心货不对办,所以还是习惯去实体商店购物。不过我听说,这些平台竞争很激烈,大家都争相抢生意,有兴趣的年轻人说不定可以在这些平台找到他们喜欢的物品。”

价格太低 产品质地让人质疑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张品正说:“我曾经在竞标购物平台,标到一个电子产品,后来我发现它的市价比我所付的价格还要昂贵。有些人会叫朋友进来“搅局”,刻意把价格抬高,然后在最后时机收手,其实有点不道德。我其实对一些产品的质地,存有疑虑,不知道会不会是二手货,因为价格有时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他补充说:“但是我想,既然这么多人还在这些平台竞标,肯定有它的吸引力,或许是我的竞标或是辨识“好货”的能力还不够吧。尤其现代人都懒得出门购买日常用品,如果这些平台可以完善他们的交流设备,我觉得是可以长久经营下去的。”

竞标平台感觉不安全

23岁南洋理工大学学生赵梓翔说:“我对着这类竞标平台不是太有信心,总觉得一些电脑专才可能会利用面簿的通信功能制造一个自动化的应用程序,比如帮你取出私召车的优惠代码,我想这些网络平台也可能借用一些电脑程序来自动回复,抬高价码,让真正的买家不能以太低廉的价格标得产品。”

他也说:“很多线上竞标平台的“叫卖者”都是大声嘶吼在叫卖,感觉好像是跳蚤市场的大平卖,我对他们不是太有信心。而且据说他们在成功标得产品后,是以私信方式来提供个人资料,我觉得不是很安全。”

IPEo1ZWK_400x400

南大生 用木瓜的温柔绘录感情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忆不分贵贱,只要认真活在当下,每个人的故事,都应该被记载。这是访问陈凯宇(21岁)后,得到的领悟。

陈凯宇是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二年级学生,他在13岁时,受到一位中学老师的熏陶,开始拿起画笔,将周遭的人事物,通过电子绘图记载。每一幅绘画,他都会搭配一段文字,对生活作一些思考,但他一直没有公开发表作品。

来自马来西亚的陈凯宇是马国一所高中文学刊物的主编兼绘画总监,让他得以大展身手,利用绘画天分,为文字作品再创造,赋予它新生命。

低调羞涩的陈凯宇,便是一步一脚印,通过绘图感染周遭的人,带给他们温暖。过去只与朋友分享作品的他,在一位老师的鼓励下,鼓起勇气在面簿设立专页,与更多人分享他的观察。

陈凯宇说:“老师鼓励我说,我的绘画能说故事,可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作品,让更多人从中得到正能量。她的那番话,我一直记在心上,也很感激。”

木瓜特性符合个性

去年底,陈凯宇在面簿开设名为“Papaya Tan”的专页,与粉丝在网上交流。他是看了本地导演陈子谦执导的《881》电影后,得到的灵感。他喜欢戏里的“木瓜姐妹”,认真追梦的她们,让他深受启发。另外,木瓜不像其他水果,它润滑、清淡,而且性质温和,符合陈凯宇的个性,于是他决定为专页取名“Papaya Tan”。

陈凯宇也说:“很多人现在很顺口地叫我Papaya,我也觉得很亲切。”

陈凯宇主要在“Papaya Tan”专页探讨感情课题,其中有篇名为《好聚好散》的图文。

陈凯宇说,图中的情侣是他很要好的一对朋友,由于他们是异族情侣,在思想和文化上,有很大差异,结果遭到两人家里的极力反对。

陈凯宇说:“那个女生当时在香港念书,特地飞回吉隆坡,只为了赴男生的约,跟他见最后一面。他们最后一次约会,就像平时一样吃饭牵手逛街看戏,约会之后男生也如往常般骑电单车送她回家,之后两人就不再是情侣关系。这段故事让我很有感触,想要帮朋友记下这些心情,所以写下《好聚好散》,而当事人看了也很喜欢。”

绘画器材为前女友所送

陈凯宇在“Papaya Tan”发表的绘图,其实是他较后期的作品。因为家境的关系,他负担不起昂贵的绘画器材,他现在使用的电子绘板是前女友所送。

他说:“她大概是见我每次只要经过电子专卖店,都会进去查看画板的价钱,于是偷偷存钱送我一个画板。虽然她总是笑我画的人物“圆碌碌”,但对于我的梦想和喜欢做的事,她都一直支持着,即使现在分开了,她还是会在我的插图上点赞。”

分手后,陈凯宇有一个月时间不敢绘画,因为一旦碰笔,就会想起她。经过一个月的沉淀,他重拾画笔,也在这个时候,他开设了面簿专页。

谈及未来的规划,陈凯宇说,他希望将部分绘画和文字,以精品的形式在网络商店销售。

但他强调,个人成长和记忆的记载还是最重要的。他说:“看到自己的作品一直在成长,我已经觉得很开心。”

想一览陈凯宇的一些图文作品,可上网: facebook.com/papayatan97。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年轻人写遗书

kathy-ong-nus.jpg

金文泰4月19日发生恐怖车祸,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王凯婷(19岁)和几名友人一同乘坐德士,车子却不幸与另一辆汽车相撞,导致女生在事故中去世。她的父亲在面簿分享女儿生前自写的悼文,女生想象自己比父母先过世,亲笔描述丧礼悲伤的情景,笔触感人。年轻人写“遗书”难免让人心里有点疙瘩,青少年自己又怎么看待?他们觉得有必要写遗书吗?

写遗嘱是负责任行为

26岁行政人员蔡青燕说:“我觉得写遗嘱是个负责任的行为,由此可见你对生活的大小事都很重视,希望若有一天自己不在了,一切会安好。有些话永远来不及说,如果可以“预先”准备,或许能让身旁的人不留下遗憾。我曾经有个年轻的朋友因为一场车祸突然离世,让他的父母措手不及。我觉得如果他在生前,有留下一些感谢的话,或是想说的话,他的父母或许能更好地接受这个难过的事实。写遗嘱也可以不断提醒自己,人生无常,对很多事无须那么执着。”

遗书可提醒我们珍惜当下

25岁节目制作人陆美珍说:“我曾经想过写遗书,尤其最近有好些人年纪轻轻就骤逝的消息。我应该会在遗书里写希望自己的遗体怎么处理,丧礼应该如何进行吧。但是,具体细节我没有认真想过,只是觉得如果能有一份遗书,至少少了一桩“心事”。因为担心父母看到我的遗书,可能会误以为我要做傻事,所以我至今只是停留在想的阶段。我想不只我的父母,很多长辈可能会觉得写遗书感觉很不吉利,像在诅咒自己似的,但其实换个角度想,它可作为一个很好的警惕,告诉我们生命不是必然的,要珍惜当下的每一刻,把人生过得充实和精彩。”

希望家人记得自己的好

26岁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二年级许明飞说:“我不太敢写这些东西,因为担心父母和老婆看到我的遗书会很担心,以为我可能在生活中遇到难题,想不开。我这个年纪的人,相信不会有太多人想跟死亡有关的问题,应该都在想怎么挥霍掉周末,怎么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多姿多彩。但是,我确实发现年轻人早逝的消息最近好像越来越普遍,所以开始有点危机意识。对我而言,死亡是无法预知的,所以即便真的来临了,我可能只希望跟家人说,不要伤心太久,记得我的好,记得我带给他们的快乐。不要沉浸在悲伤中,好好地继续往前走。”

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