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两语: 年轻人不爱过年?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123_cj_doc73rdhxn1avt1glvqjp1_23162143_tanskn

  本地电信公司新电信推出一支名为“From Ma, With Love”的短 片,刻画年轻人想避年的心情。在短片中,一名青年谈到可以在国外 避年时的反应是,“终于能摆脱爱唠叨的父母”“不必参与大扫除” 等。现今的青少年如何看待农历新年?他们是否如同短片中的年轻人 一样,想要通过出国求学等途径,避开农历新年,在国外逍遥快活?

期待过年拍家庭大合照

  23岁南洋理工大学生方心盈说:“身为一名马国游子,即使到新加坡念书,我也不忘年年回家过年 。但随着年龄慢慢增长,过新年变成了一种形式和习惯。尽管如此, 我觉得新年还是值得期待的,因为能和家人相聚,那种大家庭每个成 员聚在一起的温馨感,不是常常都能感受到。每一年拍家庭大合照, 更是我最期待的。”

  她也说:“最近发现家人都慢慢变老,让我格外珍惜和他们相处的时光。我 发现确实很多年轻人想在新年期间到国外避年。有些会借到海外求学 或实习,来逃避节庆,可是我觉得旅行的机会常有,一个大家庭全员 到齐大概也就一年一次。有一回,我本来有计划到国外参加一项交换 活动,但考虑到是过年,于是打消念头,回家过年。 ”

在外地过年避开长辈催婚

  新加坡国立大学梁居磊 (23岁)说:“美食当前,亲朋戚友一同欢聚的农历新年其实蛮让人期待的,唯 独“鸡婆长辈催婚问候大法”令人不敢恭维。如果有机会,我其实想体验在国外过新年的感觉。因为在国外, 没有人认识我,不会尝试探听我的近况,我可以舒服地、自在地迎接 新一年的到来。”

  他也说:“但是,我不完全讨厌农历新年,我喜欢和家人相处的时光,只是 觉得没有必要特地等到佳节时,才和家人凑在一起吃饭聚餐。有心, 时时都可以是新春。”

趁新年与家人交流

  新跃社科大学生王劲康(23岁)说:“我是比较传统的华人,也很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更喜欢在农 历新年向亲人拜年,那感觉非常好。虽然大家会埋怨农历新年有点被 商业化,但是传统节庆的感受还是很浓烈的。”

  他也说:“我的家人平时都很忙,我自己也忙于课业,所以农历新年是我们 放下一切,好好聊天交流的时刻。短片里的年轻人,或许是比较独立 ,但是我觉得他不代表所有年轻人,我周围还是有很多年轻朋友,非常重视和期待农历新年。”

zaobaonew

 

Advertisements

三人两语: 为压力找出口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15754102_-_18_11_2011.jpg

  本地学生为了考取好成绩,有些选择不眠不休赶作业,精神压力 大大大!根据新加坡援人协会去年公布的数据,过去几年,学生自杀 的案例显著增加,引起社会关注。尽管去年轻生的人数有下降趋势, 20至29岁的轻生者,从前年的77人减至61人,但数字仍然相当惊人。

  目前热播的韩剧“Sky Castle”,完整再现当地学生苦读竞争, 饱受升学激烈压力的情况。联合早报早前也报道,一名11岁男生因考 试成绩不理想,达不到母亲要求的70分,从学校取回考卷回家后,从 住家组屋坠下身亡。

  究竟在什么情况下,年轻人才觉得自己需要寻求医疗援助?若朋 友面对难以负荷的压力,他们又会如何帮助他们?

借给朋友一双聆听的耳朵

  22岁南洋理工大学生蔡振盛说:“压力大家都有,但是我觉得若发现自己吃不下饭,或是每晚辗转 难眠,甚至出现胡思乱想的情况,就是时候求医了。不是每个人都有 强烈的自我意识,有些人甚至在自残或有轻生的念头时,都觉得自己 没有问题,这时身旁的人就必须引导他们去求医。”

  他也说:“我曾经有个好朋友,她因为无法接受男友提出分手,走不出悲伤 ,曾想过要轻生。身为好友,我当时每天发音频给她,确保她时刻都 有人陪伴,并且在周末陪她出外散散心,她的情况才慢慢好转。每个 人都需要倾诉的对象,若可以,我们应该借给这些需要帮助的朋友, 一双聆听的耳朵,才不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走投无路,无人关心自己。 ”

求医并非可耻的事

  23岁新跃社科大学生郑思婷说:“比起欧美国家,国人或许觉得看心理医生是一件丢脸、难以启齿 的事。有些人甚至担心会留底,影响日后升学或就业机会,所以坚决 不求医,因而错过治疗的黄金时期。如果能够确保医疗记录保密,或 许能让一些需要求医的学生更愿意接受治疗。据我的观察,有些学生 不求医,是因为经济能力有限,一对一的疗程并不便宜,他们一想到 这笔钱,或许会却步,有关当局可以在这方面帮助有需要的学生。”

  她也说:“我们也应该多留意身旁的同学是否表现异常,若觉得他们精神恍 惚,或是说话有点语无伦次,就应该向老师汇报,让校方可以多关注 这些学生。学生之间也应该彼此鼓励和加油,并且开导那些有需要的 人,看医生绝对不是世界末日,反而能让自己重新找回健康的精神状 态。”

陪伴朋友转移其注意力

  22岁义安理工学院生马丽冬说:“我觉得当你开始讨厌上学,自我厌恶,甚至开始伤害自己时,就 必须求医。但是根据我观察,一般学生没有勇气自己去找心理医生, 或者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严重到那种程度。但生病的人往往无法自我判 断,需要朋友和家人帮忙。”

  她也说:“如果发现周围的同学开始不来上课,或在社交媒体留一些消极负 面的言论时,我会多加关心他们,有必要的话,会劝他们看学校的辅 导员。一般上朋友心情不好或压力大时,我都会陪他们出外看电影或 逛街,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确保他们不会一直沉溺在坏情绪中。若发 现不管用,我会选择通知老师或他们的父母,让他们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zaobaonew

南大毕业生拍片 “打破”规则求变通

青年设立工作配对网站 为企业找人才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6CCC7A95-AA15-4182-8BFD-3CE480BD2C79.jpeg

  洪仅翔(25岁)曾在一家本地企业的招聘部门工作,他发现,中小型企业的招聘方式欠缺效率,于是他与合作伙伴吴俊伟(22岁)和 郑凯元(26岁)决定自立门户,打造兼具素质与效率的工作配对网站 NodeFlair。

  据洪仅翔的观察,本地不少中小企业都是通过第三方招聘公司来 招募新人。这些招聘公司一般过于讲究业绩,通常都是“见缝插针” ,无法有效地为雇主寻找最符合他们要求的员工。

  一些公司即便拥有内部招聘部门,他们大多只依照履历上的表面 资料来筛选,有时针对性不足。

  洪仅翔于是看准商机,打造网站NodeFlair以先进的数据分析, 将个别申请者的职业技能“量化”,以百分比的形式呈现他们在前线 、后勤,甚至是生产线上的表现能力。所得的数据,能为在招聘的业 者提供5%至10%最顶尖的专才人选,帮助他们找到最符合要求的未 来雇员。

  NodeFlair为了提升其市场竞争力和独特性,它只为本地科技领 域做工作配对。公司曾为私召车业者Go-Jek、网络交易平台Carousell 和ShopBack,以及物流公司NinjaVan等,找到科技专才,加入成为他 们的科技人员。

  作为年轻创业者,洪仅翔发现,他须要比资深创业者更努力,因 为很多中上阶层的合作伙伴,都认为年轻人创业,只有三分钟热度。

虚心接受冷言冷语

  不仅如此,本地的第三方招聘公司名声并非特好,很多时候,当对方知道NodeFlair也是一家招聘公司时,都会婉拒见面的机会。

  洪仅翔说:“我们通常会用毅力和诚意打动他们。作为年轻创业者,我觉得更应该具备打不死的精神。有些时候,面对他人的冷言冷 语,也要虚心接受,然后鼓励自己,继续向前。”

  作为本地起步公司,洪仅翔认为资金流动是最大的挑战。不过, 庆幸的是NodeFlair得到创投公司的资助。洪仅翔也向许多业界同行 虚心请教,让他们能洞悉市场走向与发展。

  洪仅翔说:“创业的前期是很难赚钱的,而且须要非常努力,如果吃不起苦,那么创业可能不是你的那杯茶。认清自己的志向和心理 特质,对一个创业者来说非常重要。”

  想要多了解关于NodeFlair的运作,可上网:nodeflair.com。

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