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法:没有实体办公室的日子

Blinds office

            新冠疫情骤然肆虐,本地从星期二起关闭所有非必要的工作场所,很大程度实行了居家办公的措施。间中,我们其实让我们也有机会思考,或在21世纪的我们,实体办公室的存在和意义。

无限电台广播可以通过Google还有其他高科技的工具辅助进行高音质的传播、行销人员可以通过非面对面的形式进行产品的推销、受访者可在自己的客厅以直播的方式上电视节目、后勤人员完全甚至可以将公司的电脑和相关器材搬运回家,照常工作,这是否意味着我们没有迫切到需要一个实体的办公室?只是我们需要一个正式的空间,将工作和私下生活区隔?

自律充足,在疫情结束后,一些公司是否也考虑完全取消实体办公室的运作?可是,它当然也会带来一些社会问题,例如你可能完全不会通过直接接触,了解你的同事的生活习惯、更多商业大楼可能会面临出租严重空缺的问题等。

撇开经济和社交考量,我们是否应该深思,在实体办公室是否真的如我们想象中的一样,效率如同预期吗?在不影响工作品质和进度的情况下,有了更多灵活的空间去分配时间,完成更多的事,是否也是一种新的工作和生模式,进而达到生活与工作的平衡?

你可以想象自己在咖啡座里,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戴上耳机,写着一篇专栏稿件。这并非休闲,而是工作,因为你的KPI达成了,稿件准时出货,可以见报。相反的,你无需在一个人头攒动的地方尝试冷静自己,闭目塞听,专心写稿。那当然,也只适用于一些比较灵活的行业。

无可厚非,疫情暴发打乱了我们的工作模式,顿时间需要大幅度地为工作和生活做改变。可是它也无疑为我们提供一个反思的机会。我们是否真的有效地运用在办公室里的时间,把该完成的完成,以腾出更多时间和空间,给我们的私下生活(Personal life)呢?

As we experience the vigorous attack by the coronavirus (COVID-19), it also made us ponder what exactly in our lives are essential needs. Is it true that we can also do without a physical office, since most of us are working remotely from home effectiv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