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Sharing 个人分享

缅甸政变 严重影响企业和人民的日常

林国豪 整理

(图 / 美联社)

新传媒时事节目《焦点》报道,缅甸军人在2月1日发动政变,将缅甸多年的民主进程,一夕间拉回原点。面对民众示威抗议,军人加强镇压,导致局势越来越暴力、血腥,至少有38人死亡,多人受伤。有人形容,缅甸一些城市的情况,看起来像是战场,让不论在当地或海外的缅甸民众忧心忡忡。这场政变也让在缅甸的本地企业,蒙受巨大的影响。

化名Linn的29岁青年,亲身经历了军警的镇压。人在仰光的他接受《焦点》电话访问时,掩饰不住惊恐、焦虑的心情。

Linn表示每天早上,他都带着不确定和对未来的恐惧起床。

他说:“我们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事,不确定我们会遭遇什么。今天我会不会死去,因为军人的行为罔顾法纪。”

而想到缅甸可能要回到1962年前军人统治的时代,Linn和朋友们都对前景感到绝望。他认为,在一夕之间,他的前途没有了希望。

他说:“我们在军人统治下生活了那么多年,我们受了那么多苦。当我听说政变的新闻时,我们世界顿时一片漆黑。过去5到10年,我们做了那么多,仿佛都毁于一旦。”

政变让缅甸的本地企业也遭殃

愈演愈烈的缅甸血腥军事政变,不仅让民众忧心忡忡,更直接影响了当地的经济和商业活动。

欧美多国,已经开始对缅甸相关商业与军事将领进行制裁。但有观察家告诉《焦点》,西方的制裁,预料对缅甸军人政府的打击不大,遭殃的反而是老百姓。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学者陈企业副教授表示:“欧美这种制裁是不务实的。 亚细安对缅甸的这个发展,通常都采取一个建设性的接触。因为如果你给缅甸严厉的制裁,包括经济封锁,受苦的是缅甸人民。”

一家在缅甸提供数码化服务的新加坡企业,在2017年进军缅甸,与当地伙伴合作,为电信运营商提供数码服务。军人政变来得突然,互联网通讯不稳定与中断,影响了公司的操作。

亚洲一星通总裁黄亮福表示,政变来得突然,让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公司目前在缅甸的营运被迫暂停,他们唯有静观其变,但不会放弃当地的业务。        

除了黄亮福,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新加坡去年是缅甸最大的外来投资来源地,在缅甸外来投资核准总额中占三分之一。缅甸截至去年9月的财政年,总共吸引了55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承诺。这场突如其来的政变,让缅甸的新加坡企业连带遭殃。

人在本地的缅甸人 隔空关心家园情况

缅甸军方在政变后,多次切断互联网通讯,封锁社交媒体。当地民众仿佛回到10年前,手机和互联网还不普及的时代。

身处本地的缅甸人民只能通过有限渠道,隔空关心家园的现况。

39岁的缅甸华人谢益力,17年前来新加坡修读金融系,毕业后留在本地打工。缅甸军人政变当天,他收到缅甸朋友的消息后,寝食难安好一阵子。

谢益力表示自己在获知消息后,感到恐慌且难以置信。他说:“投了那一张票,然后突然间拿走了你的权力。我从小六岁到现在,经历了独裁统治,好不容易过去五年,已经有一个半个民主的政府,我就觉得很开心,因为国家有希望,但是五年之后,又没了。”

另一名在本地工作的缅甸人Hnin则表示政变发生时,她完全无法和家人联系上。她说:“我无法与家人通话,因为住在乡区而非城市,所以信号很差。”

她也担心一些身为缅甸公务员朋友的人身安危。她说:“他们不去工作,因为担心生命受到威胁。他们必须逃离家园,因为他们担心军方会在深夜里,闯入屋里逮捕他们。他们也不确定会否失去工作。”

不少缅甸人也担心在军政府统治下,缅甸人民的生活倒回从前,与外界隔绝。虽西方国家对缅甸军人的谴责声浪不断,但本地观察家认为,唯有亚细安成员国能充当协调员,帮助缅甸渡过难关。

完整报道和视频,请浏览8视界资讯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