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News 新闻报道

想法: 做好媒体内容才是王道

(图 / 联合早报)

本地报章《联合早报》刊载了一片读者的来函称,上个星期除了umbrage(冒犯)一词,我们或许也应该针对四个关键词,即“广告”“非营利”“市场”和“受众”进行思考。

不知是否巧合,5月6日对本地媒体来说,有特别意义。2001年,报业传讯优频道开台。20年后的同一天,新加坡报业控股宣布重组媒体业务,将媒体业务转移给新成立的非营利机构经营。

短短20年内,本地电视平台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从电视市场开放,到重回单一的电视生态,而且内容趋向老龄化。

i频道首先因为广告收入不佳而关闭,Okto并入5频道和8频道的早晨时段,U频道推迟每天开播时间到下午3时。这带出了两个关键词:“市场”和“受众”。i频道的关闭,的的确确证明本地电视英文受众群不比华文受众群多,所以从这个世纪初开始便做了调适,关闭其中一台。

Okto的关闭(之前为Kids Central),是否意味着本地幼儿受众一出生就失去了本地的主流媒体?生育率下降是一回事,但是幼儿的成长离不开画面和教材,那他们转向什么平台呢?是采购节目出了问题,还是我国无法制作出让幼儿也能得到娱乐的节目?还是我国的父母,阻止幼儿收看本地节目?这点值得深思。

当然,有人会认为,本地原本的幼儿台充斥着大量广告,让孩子嚷着父母买玩具,但是媒体业者是否想过,现在幼儿不看电视了,让他们看平板电脑上的视频,就不会有广告弹出吗?如今,网红妈妈反而是最得利的一群,因为商家找不到平台打广告,就用游击的形式,让网红妈妈“代言”。因此,可以说是媒体自己把广告商推开吗?

说到市场,老龄化确实是个不争的事实。可是,电视台制作的节目能吸引到年轻受众吗?星期一到星期天的电视黄金时段节目,大多谈保健、医疗、慈善、罪案、美食甚至相亲,这些是年轻人想看的吗?报业传讯时代的优频道还有益智类、游戏类和寻星类节目,让年轻受众想观看,如今在本地电视台找不到了,当然往其他国家找来看。

现在变成非营利,是否意味着没有广告收入的压力,就可以制作更多元的节目?电视业者或许须要好好审视过去20年的演变,还有它给我们带来有关观众观看需求的宝贵知识。

不管是传统媒体、付费电视,还是网络分享平台,或者最近国际影视供应商强打的串流服务(Over-the-top streaming),能够吸引和留住观众的,仍然只有内容。

科技日新月异,有些节目可以注入更多特效,甚至带人“穿越时空”,在影片里创造许多现实生活中的不可能,但仍然离不开说故事的元素。许多行内人都把被分散的受众,归咎于多元平台的诞生。

其实如果内容好,故事说得精彩,观众或听众是会被吸引过来的。我非常同意台湾艺人蔡康永在今年“红星大奖”上所说的,人类吸收资讯都是透过故事,从原始时代便是如此。不管什么节目,把故事讲好了,观众对所传达的资讯,就会产生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