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模谐星联手抢眼球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名模星任务.png

原本由台湾华视制作的《名模出任务》,日前改换播出平台到中视,采用新的名称《名模星任务》重新出击。这个节目的制作规模与相对大型的台湾游戏类节目《综艺玩很大》《饥饿游戏》难以抗衡,《名模星任务》如何突围,吸引观众持续支持,其实很值得制作环境类似的本地电视圈内人参考。

名模秀身材 冲高收视率

《名模星任务》由台湾名模陈思璇、李懿,连同综艺搞怪咖沈玉琳、大恺和陈志强主持,4月28日首播的前两集节目,主要在从台湾高雄出发到香港的游轮上拍摄。节目参赛者通过数个小单元游戏进行比赛,决定谁是最后的大赢家。

再出发的新节目,严格说来,创新指数并不算高,但仍能引起观众追看的兴趣,相信是选对“时机”出击。5月份台湾逐渐进入炎热的夏季,节目大部分的游戏都选择在户外进行,如首播的两集就善用游轮的泳池、滑水道玩水上游戏,名模穿着清凉,大方展现养眼身材,成为冲高收视的关键。

另外,每个关卡分天使与魔鬼两种任务,闯关成功者可优先抽取攸关终极关卡的宝物。名模一般都获得天使的待遇,综艺咖的遭遇则相当悲惨,两种任务对比下的竞赛更有趣味性。

例如在一个关卡中,天使组的任务要求名模队在泳池寻找印有单字的红球以完成一个成语,即可过关。

反观,综艺怪咖组成的队伍得爬上高处,并且须在滑下滑水道时回答超难的数学题,直到答对问题为止。其中一题为:6+ 45÷9+16+4×7,让观众看后直呼制作组超级刁难人!

其他魔鬼任务的挑战,还包括穿着由鹅卵石垫制成的鞋子在游戏场奔跑,以及用衣架子夹着鼻子唱歌,让公众猜歌名。观众看到这些整人片段,嘴里虽然喊着“好可怜”,却被逗乐了。

主持人斗嘴 真实不造作

以往常以嘉宾身份在台湾综艺节目爆料的制作人沈玉琳,这次反客为主,以浮夸搞怪的方式担任主持人,赢得一票网友的支持与热议。例如节目中,沈玉琳为了嘲笑制作组安排的游戏幼稚,以反讽的语气酸意十足说:“我生眼睛,发眉毛,没有看过这么好玩的游戏。”替观众说出真实的心声。

自信满满的沈玉琳,并不担心夸张的表现会让观众反感,在上月举行的记者会上,大放厥词自称:“我是收视率制造机!”他还在节目中夸说收视报捷,但另一主持人大恺在第二集开场时就直接呛声:“玉琳哥,我们连录两集,你怎么知道收视告捷?”间接踢爆沈玉琳浮夸吹牛,这些主持人之间的斗嘴与互相调侃,真实不做作,反而能赢得观众的会心一笑。

IPEo1ZWK_400x400

《不一样的旅店》权怡凤入住另类旅店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5-08 at 12.23.57 AM.png

旅店在不少节目通常扮演“配角”,以植入性(product placement)或是小单元的形式,出现在电视剧或资讯节目中。即便是Discovery探索频道播出超过500集的长寿节目《玩转地球》,或是台湾长寿旅游节目《宝岛神很大》,特色旅店的介绍都只是其中的小单元。

这回U频道将旅店升格为节目“主角”,8集的《不一样的旅店》介绍别具特色的另类旅店,以旅店为主要目的地,再延伸到当地独特的风土人情,为爱冒险的新加坡观众提供新点子。

旅游节目商业成分高,需要注入大量的资讯,达到最高的经济效益。《不》跟近期的资讯节目《游市集》都深入浅出,以独特焦点来抓住观众的眼球。

对于爱冒险的国人,这类节目能让他们得到有别于观光网站或博客所能提供的旅店资讯,从主持人的叙述和经历,达到更全面和可靠的介绍,也能更有效评估这些旅店是否值得一访。

权怡凤在个人面簿贴文,透露《不》的制作团队很强,节目导演Jean Toh摘下2017年红星大奖的最佳综艺节目导演奖,资料撰稿蓝燕芳荣获最佳综艺资料撰稿奖,权怡凤自己也是最佳资讯节目主持人奖的得主,可看性应该不低。

看似小品的《不》果然是精心制作,利用无人机从高空进行拍摄 (drone shot),让观众能从高角度看到酒店周围的环境,十分用心。其中美丽的自然景色,例如壮观的瀑布水景,就让人心旷神怡。

类似旅游节目《冒险王》

《不》一开场,观众就随主持人权怡凤到老挝南部城市巴色,从市区到要介绍的“主角森林旅馆,先花上1小时45分钟的车程,制作组还需要跋山涉水,走在剧烈摇晃的吊桥,甚至还得从高树垂绳而下。

制作组也到访另一家印度的沙漠旅馆,因当地气候环境恶劣,一年只营业几个月,虽然基础建设简陋,主持人却从中感受到印度的文化与习俗特性。别以为印度都是穷山恶水,制作组也到印度西南部喀拉拉邦,被形容为“一生必要游一次”的人间乐土,入住当地特有的船屋,让观众感受截然不同不同的景观。

看《不》节目之前,原以为它着重介绍酒店的设施,和主持人“享福”的经历,看后发现这个节目类似台湾著名的旅游节目《冒险王》,内容包含了解当地风土民情的元素,例如介绍振兴在地文化的台湾“山居旅店”,吸引忙碌都市人的韩国“寺庙住宿”等,丰富素材让48分钟的节目不至于单调冗长。

可让公众参与,拉近距离

本地观众通常习惯入住设备齐全的现代酒店,观看《不》感觉上比较是抱着 “代替我看世界”的心态。而且这些另类酒店的费用可不便宜,例如入住森林旅馆,两天一夜的费用约340元新币,已达四五颗星级的高档酒店价格,感觉一般观众应该是看看就好,不会当成实用的旅游住宿参考。

其实若想让观众有更多的参与感,制作组可将公众和艺人配对一同探险,《不》都由权怡凤独自一人自说自话,相较于U频道在2007年推出的《代你看世界》,该节目由三名公众轮流充当主持人,游走世界各地,回响相当不俗。可惜近期的本地综艺节目似乎完全放掉公众参与的元素,只让艺人自圆其说,逐渐拉远了跟观众的距离。IPEo1ZWK_400x400

 

最强岳母 化解女儿情爱心结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02_05_2017_CJ_1_35190121_35190084_chiangcf.jpg

不少家庭伦理韩剧,观众经常可看到家婆为了争夺财产或个人利益,不惜对媳妇狠下毒手,无所不用其极。有别于韩剧婆媳的厮杀对战,8频道新推出的家庭伦理剧《最强岳母》让你看到岳母较为柔情和蔼的一面。

单看《最》的剧名,原以为最强岳母吕秀珠(陈莉萍饰)会唯恐天下不乱,在家中蓄意搞破坏。然而,这次的剧情稍有转移,不将岳母打造成强悍个性,反倒是将专制霸道的个性附加在女儿管淑慧(蔡琦慧饰)身上,让因为小时离开女儿的吕秀珠,得软硬兼施,使尽各种招数赢回女儿的心。

但好戏在后头,剧集目前播出近半,患有“妻管严”的齐宏哲(王沺裁饰)受不了妻子管淑慧的唠叨与呼呼喝喝,在婚姻上即将出轨。老谋深算的最强岳母,这时慢慢化解心结,赢回女儿的信任,并且成为她对抗最强小三的“恩师”。

当中不少搞怪的策略和动作,不禁让我想起陈莉萍在多年前在《我的岳母是巫婆》饰演的精明岳母,会经常出奇招玩家庭纠纷或危机,让人觉得既好笑又温馨,也认为吕秀珠是专为陈莉萍而打造。

个人觉得王沺裁在《最》天生怕事的角色发挥空间不大,表现不比他在《三个愿望》里出色;被老婆欺的程度,也还没有让人燃起想指着管淑慧大骂“金牌细(真坏蛋)”的冲动。

蔡琦慧演活河东狮形象

反倒是蔡琦慧在《最》感觉比第一女主角陈莉萍更加突出,大口吃东西,骂人不眨眼,贪小便宜,把典型的“河东狮”形象尽显无遗。但强悍的女人仍有被人疼惜的一面,在与小三可恩(童冰玉饰演)争回老公的戏码,相信赢得了不少家庭妇女的怜悯与惋惜。她与陈莉萍的几场对手戏,也确实点出了不少现今母女间又爱又恨的复杂关系。

尽管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职场,但本地仍然有不少全身投身于料理家庭的家庭主妇。之间播出的《法网天后》,或许只能让他们以低角度,遥望职业妇女的能力与才干。《最》则确切反映他们的日常生活,以及对维持美满家庭的不安全感。

《最》也在马来西亚Astro频道同步播出,相信同样将获得一票家庭主妇的热烈追捧与支持。IPEo1ZWK_400x400

《妈妈的礼物》以家具故事表达感恩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5-08 at 12.21.57 AM.png

即使电视变革巨大,节目格式与呈现随着社会变迁和进步,不断推陈出新,但唯一不会退流行的节目主题便是孝道。

每年4至5月,各地电视台总会配合母亲节,推出一系列的特备节目。

台湾综艺节目,尤其歌唱选秀比赛如《明日之星》,常会在这个时候推出母亲节特备节目,要求参赛者演唱有关“母亲”的歌曲。中国大陆方面,山东卫视则推出大型歌唱节目如《爱的礼物》,邀请著名歌手黄致列深情演唱,并有不少草根艺人参与微电影演出,表达对母亲的关怀。

传达孩子最深感恩

本地过去的做法是制作温馨访问短片,邀请艺人分享妈妈的故事,并在广告时段插播。但今年稍有不同,8频道延续去年“大声说出我爱你”的主题,除了邀请公众录制短片把对妈妈说的话挂上网,更精心打造母亲节特备节目《妈妈的礼物》。

节目呈现方式感觉有点像前优频道家具改造节目《芝麻开门客人来》和8频道节目《摆家乐》的综合体,只是少了比赛元素,多了个人反思空间。

节目由杨志龙和赖怡伶联手主持,每集走访一户家庭,协助家中的孩子重新装潢房子,并更换一个“有故事”的家具,表达孩子最深的感恩之情与孝心。

母亲节特备节目以家具改造作为主题不算新鲜,但却有效通过讲述某件家具故事,抛砖引玉,带出母亲辛苦为家庭付出的心情。尤其喜欢制作组在节目首两分钟,以纯字幕无声音的呈现方式,向观众们提问一些有关母亲的问题。

“你最后一次和母亲开怀大笑是什么时候?”

“母亲最爱的食物是什么?”

节目不哗众取宠

无声胜有声,通过简单的文字提问,让人不禁反思,到底我们的“孝道”是否只停留在提供物质的享受,却忽略了母亲心灵上需要的关怀。开场提问的诸多问题,最后在节目收场时由两位主持人回答,感觉首尾呼应,内容完整。

节目也不哗众取宠,开场动画设计,和整个节目的字幕一切从简,感觉上谁都能用“Powerpoint”做出,但平实中却能感觉出心意。节目画面调色都以温馨的淡橙色为主,以不少定格画面配搭字幕,来深化感人的主题。但唯一觉得可以改进的就是,呈现有点类似慈善筹款活动的受益家庭短片,或可以更活泼、积极方式呈现。

此外,个人认为,不是所有母亲都需要家具改造,若能参照《爱心速递》,以个案来决定礼物内容,会更显深刻性。虽然对不少家庭主妇而言,改造家具的确是心里一直想做的一件事,但对于经济独立的职业妈妈而言,或许想要得到的是,挑战自我或完成梦想的一个机会,或是高空弹跳,或是放自己一个短假期。因此,着重把礼物设定在“改造家具”,将大大局限节目可看性和惊喜成分。IPEo1ZWK_400x400

台湾最佳实境节目 代邀偶像回家晚餐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1_04_2017_CJ_1_35014822_35014802_chiangcf

家是最温暖的地方,也是最私密的个人休息空间。若有陌生人来到家中做客,我们一般都会格外拘谨,然而曾在亚洲电视大奖荣获“最佳实境节目”的台湾节目《谁来晚餐》就要打破这种拘谨。

参与节目的家庭敞开大门,由节目组代邀最想见的偶像共进晚餐,他们在餐桌上天南地北地聊,互相分享心事,观众在这些亲切自然的互动中,能看到艺人具有温度的人性面。

《谁》节目概念并不新奇,早在2006年美国就曾推出“Take Home Chef”系列,邀请名厨到受访家庭去做菜,并且和屋主互动聊天。中国湖南卫视近期也推出《向往的生活》,让艺人入住小村落,与当地居民近距离互动与共同生活。

《谁》不同于前面两个节目的特点在于,它完全没有主持人串场。而且因为家庭成员各有心仪偶像,受访家庭事先不会知道节目组代邀的来宾是谁,有时甚至因为盼不到最想邀请的偶像,会出现失望的情况。

奇妙的是,尽管面对那么多不确定的因素,画面有时没有对白,只有夹菜和吃饭的场景,观众不会感觉节目很“干”或冷场,反而多了一层真实和亲切的感觉,因为那是我们平日家里餐桌上最真实的情况。

受访家庭才是主角

《谁》另一个和前面两个节目的不同点,是把名人偶像出场的时间比例缩短,让受访家庭有更多时间述说自己的故事,这些各具特色的家庭,才是节目真正的主角。

已经迈入第9系列的《谁来晚餐2017》拜访超过300户台湾家庭,这些家庭的成员从事各行各业,有不同的人生故事,制作组不仅在台湾当地拍摄,还走访世界各地如俄罗斯、美国等地,拜访旅居国外的台湾家庭,了解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

尽管《谁》曾经访问过因为车祸丧子的钢铁爸爸,妻子患有重病等特殊家庭,但内容并非单向的艺人探望,而是家庭成员与艺人的双向沟通,相互关怀。

艺人卸下心防,真诚分享

例如在某集节目中,知名主持人于美人受邀到养牛人家做客,因为女主人兼粉丝的真诚关切,于美人在餐桌上不避讳地聊到自己离婚的原因。于美人认为自己急躁与强势的个性,压缩了夫妻相处的空间,反思婚姻之所以会失败,就是把先生该做的工作,都拿起来自己做了。

让艺人在电视节目中自揭伤疤并不常见,但《谁》营造温暖沟通氛围却有办法做到。主人家与首次见面的艺人亲切互动,正是《谁》最突出的节目特色。

《谁》的嘉宾名单保密到家,一般只在节目播出后才公布谁是该集的嘉宾。但因为U频道即将播出的《谁》已在台湾播出,嘉宾将包括台湾歌唱组合动力火车、歌手赵咏华、主持人曾宝仪和本地歌手黄靖伦等。

据台湾媒体报道,黄靖伦在《谁》拜访台湾的乐团家庭时,提到父亲写的家书,他说:“我爸之前从未写过信给我,内容是要我放心,好好努力。”在台湾打拼的他形容自己“想食物”的时间多过家人,笑说:“感觉有点不孝顺。”

黄靖伦也提到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拿到大学文凭,“万一演艺事业不好回去,可能会很惨,只能做打杂的。”他坦承在台湾发展时,好几次压力过大,而躲在家里崩溃大哭。或许就是因为《谁》节目的家庭气氛,让黄靖伦放下防备,说出内心深处的忧虑。

本地电视频道较少艺人爆料或畅谈娱乐圈八卦的节目,《谁》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于观众对艺人私生活的好奇心,并且听到他们面对生活不如意时,最真实和坦白的想法。IPEo1ZWK_400x400

《爱情保卫战》 两性问题“中间人”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5-08 at 12.20.44 AM.png

尽管本地推出不少关怀弱势群体的感性资讯节目,但大多是想激起观众的同理心与同情心,以高角度俯瞰需要被关怀的群体。然而,生活在人口密度高、生活步伐紧凑的都市里,新加坡人实际上也面对庞大的生活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像中国的电视观众,他们能通过电视台推出的一系列感情咨商节目像是《大声说出来》《金牌调解》以及较早期的《情感大裁判》,以排解和疏导心中的困惑。由于节目嘉宾道出不少民众的心声,让人想通过节目寻求心灵咨询。本地电视台或可推出类似的本地化节目,帮助压力大的本地观众释惑。

具代表性的中国感情咨商节目主持人涂磊,曾在2013年的节目《 情感大裁判》里以一针见血、句句到位的主持方式,抓住不少观众的注意。近期涂磊“反客为主”,以嘉宾身份参与《爱情保卫战》的节目制作,并提供个人观点。虽然《爱情保卫战》的涉猎范围不比《情感大裁判》多元,但由于讨论的课题都与时下情侣息息相关,吸引了一批死忠的观众群,收视亮眼。

四单元剖析感情问题

《爱》把深受困惑的嘉宾带上节目,通过四个小单元“爱情初评判”“丘比特问卷”“旁观者清”和“黄金60秒”层层剖析各自面对的感情问题,再经过专家调解,让他们走出困惑。

这些嘉宾曾因为购买新婚房子,夫妻的工作,分隔两地,年龄悬殊差距,甚至二度结婚和家庭差异,感情中亮起红灯。

在其中一集的节目,有女生因为和男闺蜜感情亲密,让男友感觉不舒服,时常游走在分手边缘。虽然女生强调和男闺蜜是纯友谊,但在场的情感专家不但不为女生辩护,甚至直接辛辣质问:“这个所谓的男闺蜜,不是简单的朋友。他能大方公开在你和男友之间,又那么了解你,他仅仅是好朋友吗?我不认为。”

不少的个案虽然在节目中仍然没有获得完美的结局,但是他们却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以开诚布公、毫无掩饰的方式脱口而出。有些情侣在舞台上选择分手,但也有一些因为化解误会决定订婚。

不少本地观众或许有“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认为家中发生的事,尤其是儿女私情,不该搬上台面。但我认为,现代人由于家庭单位规模的缩小,在家中时常少了个“中间人”来扮演引导的角色。因此需要更多外在和客观的声音,才可激发和推动沟通与讨论。

《爱》这类情感咨商节目补足了这方面的缺陷,提供一个认真面对你我的分享平台,让人针对难以启齿的课题,进行一次深层的内心交流。IPEo1ZWK_400x400

20、30和40岁女人分团 闺蜜话题针锋相对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5-08 at 12.23.23 AM.png

本地近期推出的清谈节目像是《金星火星大不同2》《好说快说一起说》,以家庭、夫妻话题为主要讨论内容,或许是因为本地的电视观众群,主要以中老年安娣为主。

台湾的卫视中文台上个月中旬,周一到周四晚上10点推出由陶晶莹主持的《女人234》,比起上述的本地清谈节目,设定的观众目标更明确,感觉上像是本地杂志《女友》的电视版。

制作组经过几个月的严格筛选,邀请由五到六人组成的20、30和40岁女人团上节目。她们的职业包括服装设计师、职业博客、电台DJ、电视新闻主播,以及妇女杂志的编辑等。这三组不同年龄层的女性,每集节目讨论的主题新鲜大胆,从讨论小鲜肉,到两性关系的情欲说话术,私房钱,甚至如何抓住男人心的必杀技,都开诚布公,大胆说出各自心声。

呈现不同年龄的女性观点

针对某些课题,主持人陶晶莹也会当场展开“民意调查”,让20、30和40岁女人团投票,从中对比出各年龄层的不同观点。这些不同年龄层的女性除了针对课题激烈讨论,事后更会延伸出新鲜的课题引发思考,感觉像是有意义的焦点小组讨论会(focus group)。比起目前本地的清谈节目,只分为男女两性,笼统代表各自观点讨论,《女人234》即使只有女性观点,但讨论内容更深入。

例如,讨论女性通过亲手制作的礼物来抓住男人心时,年长的女性认为是必杀技,但20岁的女人团直言这个招数已经“过时”,对年轻男性行不通。

名人嘉宾现身说法

另外,节目也邀请名人嘉宾现身说法,例如著名音乐人袁惟仁的妻子陆元琪在讨论“增加两性关系”的课题时,分享她与袁惟仁的夫妻关系,以及自己如何被对方的言语吸引,内容丝丝入扣,让观众很有兴趣想听下去。

节目也融入扮演的戏剧片段,让女人团观看后感同身受发表感想,反串演出的男性嘉宾,如陈汉典、Ah Ken都是知名谐星,大家边看边笑,讨论时的气氛更加热络。

新媒体更重视分众市场

如今媒体已进入跨屏时代,阅听人的分众市场越来越明显,拿广播来说,在本地近20家的电台中,有为妇女服务的电台Kiss92,OneFM针对男性听众服务,以后还会设立主打金融资讯的新电台。这些个性化的媒体平台,让不同族群的阅听人对这个媒体或节目有更深的归属感。

针对单性打造的资讯节目,近期在本地几乎不见踪影,印象中,只记得U频道2005年曾推出的《男人帮》,重点介绍男性时尚服饰和护肤保养的节目。

本地电视台未来也可推出像是男性美容与时尚、女性创业,甚至是投资与汽车等针对性的节目,而不是环绕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课题,发表泛泛的意见。

《女人234》卫视中文台制作,可惜目前只在台湾频道播出,本地的卫视中文台还没引进这个新节目,可能要隔些时日。新加坡观众如果不想等电视版,想先睹为快,可上爱奇艺等网站收看。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