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鹿晗领军对抗妖魔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11.19.23 AM.png

由中国帅气小生鹿晗和中国名模古力娜扎领衔主演的《择天记》,改编自同名网络小说,故事讲述“人”“妖”与“魔”三族之间的斗争,主角陈长生(鹿晗饰)为了捍卫人族,义无反顾地率领同伴与妖魔搏斗。

然而,英雄注定命运坎坷,与妖魔搏斗之余,还得与命运争斗。命格注定英年早逝,活不过20岁的陈长生,为了一改“天命”,前往神都参加大朝试,成功考取状元并获得资格进入凌虚阁参悟,希望从中发现改命的方法。《择》编剧并没有让女观众哭红眼睛,剧中的陈长生终于成功改命,不必以悲剧收场。

吴倩、林思意角色讨喜

《择》除了提醒观众面对任何逆境要“永不言败”之外,更是中国当红年轻偶像互相飙戏,拼演技博出位的文艺巨片。

例如近期在偶像剧《何以笙箫默》中饰演可爱善良的单纯美少女一夕爆红的吴倩,这回在《择》饰演讨人喜的鬼灵精“白落衡”。

“白落衡”在剧中经常以洁白的纱裙造型亮相,清新可人。她在剧中因长期和师父陈长生朝夕相处而萌生爱意,为了让受伤的师父恢复五感,不惜“牺牲”自己的三魂七魄,以及与师傅的共同回忆,此举让不少网民们直呼:太揪心了!

中国美眉组合SNH48成员林思意也不甘示弱,剧中饰演“小黑龙”的她,成功引起宅男粉丝的注意。在剧中,小黑龙因被魔族军师黑袍误导而攻打人族,落败后,成为人族的阶下囚,长期被困于寒潭底下,她饱受法阵带来的巨大痛苦,让宅男粉丝相当疼惜。

鹿晗“眼神杀”迷倒粉丝

中国当红偶像鹿晗初演古装片,在《择》中博才多学、举止豪迈,他的“眼神杀”成功吸引不少女粉丝的眼球。他诠释无所畏惧、逆天改命的热血英豪陈长生,在片中以笃定的眼神面对不断迎面而来的困难与恶势力,让女观众为之疯狂。他参演电影《长城》时使出“回眸杀”的眼神,与本剧有异曲同工之妙,在网络掀起不少讨论风潮。

尽管有些网友对《择》提出负评,像是剧情与原著偏离,特效太虚假,以及演员演技浮夸等,但《择》在中国的收视成绩仍然相当亮眼。

《择》5月初在中国湖南卫视首播屡创佳绩,平均收视达到 1.24%,网络总播放量更突破190亿的大关,成为2017年关注度最高的中国网络剧之一。

近年来,东西影视圈都趋向拍摄收视保证的浪漫奇幻爱情片,中国虽也跟风,却未放掉自己最擅长的武侠文艺片,让喜欢这类题材的观众仍然可在刀剑的铿锵声中,找到浪漫奇幻的满足感。IPEo1ZWK_400x400

《K歌大明星》 串联三实境直播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7-10 at 8.00.18 AM.png

《K歌大明星》是台湾中视频道新推出的综艺节目,取代之前在同时段播出、由已故综艺天王猪哥亮主持的《万秀猪王》。节目通过现场Live直播,把三个实境现场串联起来,分别有直播室、KTV包厢、演唱会规格舞台,所有符合资格的参赛者会在“直播室”分别接力唱歌,当天的歌手会在第二现场“KTV包厢”里挑选,被选中的选手可上舞台与喜爱的歌手合唱。

观看首集节目后,个人认为《K歌大明星》节目形式效仿了之前的《百万大歌星》。节目邀请重量级嘉宾如张信哲、徐若瑄、黄子佼和黄品源助阵,和《百》不同的是,这回嘉宾把关的方式不是出题者,而是以对唱者身份出现。参赛者也必须唱出比《百》更长段落的歌词,才可赢取限定的奖金。

“直播”元素趣味十足

《K歌》的新亮点在于它融入了网上流行的“直播”元素。开场时,嘉宾都被安排在一个特定的小房间里进行直播,主持人张小燕和Ah Ken以“连麦”的方式和他们沟通,并且提示他们表演。另一个有趣点是所有的参赛者首先只会通过大屏幕使出浑身解数,以博取嘉宾的青睐,每位嘉宾能选择一名参赛者晋级到挑战圈赢取奖金,因此参赛者必须卯足全力不被嘉宾“关掉”自己的镜头。

节目为了增添互动性,也邀请观众下载手机应用程序,同步在节目播出时,和特别嘉宾一起K歌,感觉置身在同一个空间里。但对新加坡的年轻观众来说或许会显得有些吃力,毕竟很多选唱的歌曲都是闽南语,对于其咬字和发音,可能有些不熟悉。

歌词填空的节目虽然不算新鲜,但仍然能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与支持,因为流行歌曲是永不退流行的。本地最后一次推出类似节目是在2010年,当时新传媒购买了英语和华语版的《我要唱下去》版权,回响不俗。

在想到全新节目形式与构想之前,改良现有热门节目重新出击,或许是区域电视台最具经济效益,和博取观众重新守在电视机旁的最好方式。本地或可回看过去较为出色的综艺节目,翻拍新系列或是推出类似节目,以锁住收视,不被网红抢去眼球。

赛制被评杂乱

不过,《K歌》播出后也引发讨论,有者表示看不懂节目规则,剪辑和节目编排杂乱;有者指节目疑似抄袭中国节目《我想跟你唱》。对此,制作人薛圣棻说,“其实赛制和内容还是不相同,我们是属于音乐益智型节目。”黄子佼在受访时则说:“不论我参与或未来我主持的节目或多或少都会有别人影子吧!”他也不敢说谁的节目是100%的创新,毕竟节目都五花八门一大堆了,而且音乐节目本来就是要“穷则变、变则通”,大家都在音乐的基础上做各自的发挥,制作出更精彩节目呈现给观众。

据台媒报道,《K歌》每集砸300万元台币(约14万新元)制作,薛圣棻说节目的赛制是独立发想,与以往其他歌唱节目略有不同,连场景当初在设计时也特别绞尽脑汁,以太阳系当概念,他夸说这应该是近五年来台湾综艺最好的景,笑认已做好亏本的心理准备。IPEo1ZWK_400x400

《好好吃饭吧》明星暖心为粉丝送餐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elina.png

都市人工作忙碌,每天努力挣钱就为过上更好的生活。然而,更好的生活并非物质享受而已,而是要好好照顾自己,第一步就从“好好吃饭”做起。这是台湾艺人任家萱(Selina)决定接下《好好吃饭吧》主持棒子的原因之一。

Selina身为亚洲女子天团的一分子,时常会收到歌迷的“外卖惊喜”,她也看中节目最后“送外卖”的惊喜环节,Selina希望借由《好》的这个环节,将歌迷与粉丝的爱延续,让更多人得到支持与感动。

《好》主打暖心治愈牌,比起小S在《姐姐好饿2》的大胆作风,以及目前正在热播的《星厨大战》火热PK元素,区别十分明显。

《好》让艺人与粉丝的身份暂时调换,每期节目《好》抽选一名特别的粉丝,分享他的故事,并且由嘉宾艺人亲自送上自己烹饪的食物,表达关怀。首播节目到访一名兽医的工作室,该集嘉宾是鹿晗和高瀚宇。

该名女兽医不顾家人反对,坚持自己的理想,为弱小动物默默付出。鹿晗和高瀚宇陪该名女兽医聊天,与她在休息室一同品尝他们亲手做的食物时说:“总有一天你的父母会支持你,为你的决定感到骄傲。”此话说完,兽医似乎被芥末呛着,默默落下了眼泪,场面温馨。

据悉,林宥嘉、香港歌唱组合Twins、薛之谦、尚雯婕和TFBoys等,都是陆续登场洗手做羹汤的重量级嘉宾。

刘一帆施展“神之手”

《好》的主持组合也受到观众关注。Selina与顶级大厨刘一帆的搭配,让人感到舒服自在。节目中,Selina并没有亲自下厨,烹饪技术上的援助由刘一帆全权处理;一人监控食物的品质,一人确保节目的节奏和流程顺利,角色互补并加分。Selina在记者会上笑言:“我的厨艺就像是刘一帆老师的歌艺。”间接暗示两人将各自发挥不同的强项才华。

刘一帆在《好》中扮演的似乎只是辅助性角色,其实有画龙点睛的作用。通过游戏,嘉宾们拥有“神之手救援”的机会,刘一帆常帮助嘉宾将一道菜起死回生,例如第一集中,高瀚宇调皮地在鹿晗的味噌汤里加了鸡蛋,“神之手”巧妙地化腐朽为神奇,将它改良为连Selina都赞好的“水波蛋葱花味噌汤”,惊喜指数满分。

为增加互动性与话题性,《好》采取“半直播”的节目录制方式,嘉宾烹饪过程在手机应用软件上实时直播,观众可通过评论和留言的方式与偶像互动并投票。例如嘉宾须轮流抽三个牌子,撰写不少于50字的“小作文”、画图,以及利用三寸不烂之舌,呼吁网友为自己投票,得到最高票数者将有奖励。

鹿晗做菜过程手巧细心,网友就通过留言赞:“鹿晗做的饭里头是不是加了可爱?”顿时让偶像变得非常害羞,增加节目的趣味性。

《好》尽管融入偶像与新媒体元素,但不忘吃饭爱自己的大主题,让观众观看后,也想坐下来“好好吃饭”,细心料理自己的每日三餐。IPEo1ZWK_400x400

《惊奇4超人》邀外国游客惊奇碰撞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6-29 at 11.19.08 AM.png

虽然与好莱坞电影《神奇四侠》(The Fantastic Four)名称类似,但台湾中天频道近期推出的全新综艺节目《惊奇4超人》并非要拯救世界,而是要通过四名主持人跟赴台的外国人进行“国民外交”,宣扬台湾人文环境的美好。

带外国旅客感受台湾特色

《惊》由台湾双胞胎组合2moro成员郭彦均领军,连同《食尚玩家》主持人林彦君,以及哈孝远、李懿携手主持。开播的前两集,主持人到机场随机网罗心仪的异国旅客,带着他到台湾的有趣景点观光,并支付他该日的所有费用,让旅客完整感受到台湾最美的风景就是“人”。

例如其中一集,四名主持人在台北火车站捕获俄罗斯辣妈Tanya,征求同意后,造访她充满俄罗斯风格的家,主持人还换装体验俄罗斯道地的服装。接着他们带俄罗斯一家人体验台湾菜市场,Tanya看到水果就开心尖叫:“俄罗斯人很爱吃水果,在台湾我每天吃。”

因为海鲜在俄罗斯非常昂贵,眼尖的Tanya发现没看过的石斑鱼,顿时陷入疯狂,抱起石斑鱼作势向郭彦均索吻,郭彦均为了节目效果乖乖与鱼亲嘴,让其他成员哈哈大笑。

首两集后的节目做了微调,每集设定主题,让节目的定位更明确。第三集的节目就找到两名加拿大模特儿姐妹进行“名模姐妹疯宜兰”主题巡游,到三星葱农场体验拔葱的乐趣,还烹饪现采的三星葱。之后,节目也找到拉丁帅哥和四名主持人一同品尝台湾各种不同的火锅料理。

随兴互动 真实有趣

由于语言文化的不同,主持人和嘉宾时常会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烂英语也常被旅客讥笑,但这正是节目的特色。节目不像一般观光局赞助的节目,会轰炸一箩筐的商业资讯,字正腔圆地访问人物,与观众产生距离感。反观《惊》以无厘头的随兴方式与外地旅客互动,让人感觉到节目的真实性。

我尤其喜欢《惊》节目中,主持人互相挑战的戏码。郭彦均曾在节目中,因为猜拳猜输,得把身上所有的现金贡献出来,当成旅客当天的旅费。

介绍本地景点太正经

不说你不知,新加坡旅游局去年找香港歌手雨侨制作了一系列的网络视频《请一日假玩尽新加坡》,介绍圣淘沙、小印度等本地景点。但从外国人的观点出发,介绍的内容虽精彩,却带不出新加坡人独有的生活方式。

除了美食、户外主题娱乐城、大型购物商场,新加坡其实还有本地特色。例如,新加坡人周末到哪里野餐?哪里跑步有最美的风景?湿巴刹的叫卖场景等都能吸引旅客。如果新加坡旅游局与电视台合作,让本地艺人在机场寻找适合的人选,尽地主之谊,将能带领旅客深入体验最真实的“新加坡日常”。

这类节目虽然针对外国旅客,但也能给新加坡观众反思自我身份和生活习惯的机会。有些画面或许让你会心一笑,或是让人感觉羞愧,但透过镜头,把日常生活放大,确切了解外国人如何看待新加坡,也是一种新鲜的观影经验。IPEo1ZWK_400x400

年轻观众爱听鬼故事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0615_CJ_doc6vd9tbcbzy91dbyi34j0_14173331_chiangcf.jpg

以经济效益来说,年轻人的清谈节目不是电视台重点发展的项目,因为青少年的消费能力无法跟成人抗衡,也是为什么不少热播的青少年节目,像录播接近1200集的台湾节目《爸妈囧很大》,以及2363集的《大学生了没》近期都相继收摊。即便在本地曾推出5个系列的《你在囧什么》,也传出制作新系列的可能性颇低。

然而,观众的阅听习惯需要长期培养,若因为市场价值低而选择放弃,年轻观众纷纷转向网络,电视将继续流失未来的观众群。目前中国是少数仍针对年轻族群制作清谈节目的国家,中央电视台播出的《青年中国说》,挑选出青年最爱讨论和纠结的问题讨论,内容不俗。另一个《世界青年说》节目,每周三晚上9点在本地U频道转播,内容邀请世界各国青年当嘉宾,谈论当前的热门话题,也是一档很有趣的谈话节目。

分享故事 当场被质疑

台湾八大电视台近期推出的灵异节目《同学!搞什么鬼》,虽然内容主要环绕鬼故事,讨论内容不比《青》《世》有深度,但邀请年轻族群上节目发声,谈论内容也是年轻学子感兴趣的话题,相信对培养新一代观众仍起着一定的作用。

《同》日前在面簿征求固定同学班底,会问“身旁有没有灵异体质的朋友?”制作组也要求同学们在试镜时准备一到两则鬼故事。观看《同》首播的节目,虽然有些同学的分享过于离奇,但娱乐性相当高,适合当成茶余饭后的休闲节目来看。

节目中,有同学分享在校园宿舍睡觉,发现不明物体直视着自己,当对到眼时,它突然向自己招手,让人完全吓坏。不过也有同学当场质疑故事的可信度,让人对分享的内容半信半疑。

节目可爱搞怪 不诡异

《同》营造的节目形象令人欣赏,节目预告片、开场动画和舞台设置都不诡异,采用颜色多样、有趣好玩的电子游戏设计。开场动画和官方网站都采用了大家熟悉的Pacman吃豆人和其他可爱搞怪卡通人物设计,即使是怕鬼的女生观众,也不会因为节目性质而不敢收看。

《同》虽不是台湾主持人纳豆首次独挑大梁的清谈节目,但少了《大学生了没》的陶晶莹和Ah Ken的机智与幽默,节目显然暗淡不少。幸好跟他搭档主持的舒子晨,是《大》节目的固定班底,掌握节目的节奏有不俗的表现,有望成为新一代的优秀女主持。IPEo1ZWK_400x400

网络视频共鸣超强

林国豪 王成鹏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top.png

网络世界充满无限可能,无须理会样貌、声线或身材,只要制作出来的视频好笑、好玩,具有话题性,素人也可一夕爆红。

“这群人团队”(This Group Of People,T.G.O.P)是2011年组团的台湾素人网络团体,由搞怪双胞胎展荣和展瑞领军,加上木星、茵声、石头、尼克和董仔等成员。他们的外表不出众,有的戴牙套,有的口齿不清晰,但他们的共同点是:搞怪节奏,抓得恰恰好。

这群人团队2012年在 YouTube陆续制作一系列的搞怪视频后火速蹿红,近期还被网络媒体相中,邀约制作台湾首部综艺型网剧《我们这群人》。

揭露各行各业的辛酸

个人认为《我们》的笑点不比他们原先在YouTube发布的视频来得好笑。他们之前的视频,主要以轻松、搞怪的方式,揭露各行各业鲜为人知,或圈内人的内心故事。

当中有一集名为《服务业大暴走》,通过数个扮演片段揭露服务业面对各式各样的无理客人,之后让服务业者“大爆发”说出内心想法。不少服务业人士看后都留言,直呼“正中下怀,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这群人团队其他精彩的作品还包括:《早餐店的经典语录》,叙说台湾早餐店客人的怪习惯和惯用语;《网红直播做菜》,叙说网络红人在直播做菜时面对的各种苦难等有趣课题。节目生动,贴近生活,难怪每集节目上线不到72小时就突破200万点阅次数。

值得嘉奖的是,尽管作为网络节目,但植入性广告成分并不强烈。收视不俗的另一台湾网络节目《空姐忙什么》(每个视频的平均点阅率为30万次),搞怪成分一样浓厚,但商业味过浓,讨论话题局限在空姐空少的日常生活,并未能引起像《我们》一样大的反响和讨论。

本地网红视频掀热议

本地方面,不少网红也在网上制作搞怪视频。较知名的是网络红人翁于腾(Eden Ang)和陈健豪“Jianhao Tan”。

翁于腾近期名为《典型小组作业的同学》的视频就在校园掀起热议,他总结归纳在小组作业中有几类学生:“拥有内幕型”“死拼型”“独来独往型”和“祈求奇迹型”,他扮演各个类型的同学都极其逼真且生动,让学生们从他的录像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

网络红人Jianhao Tan则针对网络热门话题进行讨论。他制作的《9件新加坡人在酒店里会做的事》吸引近150万次点阅,其中贪小便宜把“赠品”全扫回家,在酒店里开派对,和朋友大玩枕头大战等,都让新加坡人觉得这些场景格外眼熟。

综艺和搞怪性强的网剧之所以受到年轻网友的青睐,在于它不受限于传统媒介的管制,让素人创作者畅所欲言,带出传统媒体所忽略的民生课题。少了明星的光环,多了素人的“平易近人”,传统媒体要在这个新媒体时代重新吸引观众,得下足功夫。IPEo1ZWK_400x400

明星抢当网红 堂菓频道最热闹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7-06-05 at 3.33.33 PM

近期,本地有不少艺人在新媒体平台上设立专属频道,并定期以直播或预录的方式上载视频和网友互动。像是杨志龙(benyeo23)在面簿设“play kitchen”教室不定时教导网友如何烹饪。庄米雪的“The Michelle Chong Channel”不定时在面簿和YouTube更新视频。

前电视艺人谢美玉(Jade Seah)也设立网站(jadeseah.com),针对热门话题访问艺人,分享旅游点滴。本地艺人Dawn姚懿珊和台湾艺人Teddy唐崧瑞、歌手邓妙如等也利用手机应用程序RingsLIVE分享生活点滴等。

主打家庭与育儿题材

网络平台的直播或预录节目,比起传统电视节目,更讲究“戏肉”。网友一旦感觉空洞或沉闷,就会毫不犹豫按下”X”的按钮。比较过几个艺人网络平台的节目,发现目前技巧较纯熟的节目,首推本地明星夫妻档陈邦鋆和庞蕾馨在YouTube开设的“堂菓Kandie Family”频道。

“Kandie Family”每星期一会更新内容,主打温馨的家庭与育儿题材,争取到不少年轻父母与女性网友的眼球。

尽管艺人顶着光环登场,但网友不一定全然买单,点击率就是最好的证明。平均一小时的直播节目,一些艺人的线上观看人数甚至不到50人同时观看,整体点击率也无法突破1000次。杨志龙近期在网络教导网友如何炒饭,在线上现场观看人数就少于100人。

“Kandie Family”的平台就相对热闹,例如近期上载的《妈妈出国工作,爸爸顾孩子》视频,累计点击率接近9万次,逾2000人点赞。视频中,真实地把幼稚园小孩的天真无邪,睡前闹小孩脾气等日常生活的画面搬上台面,除了能让年轻父母深感共鸣,也让女性网友无法抗拒其中孩子的可爱举动,持续追看。

亲切分享 现身说法

说教式的视频最容易驱走观众,“Kandie Family”采用亲切的分享式呈现,让人不会觉得自己在上家庭辅导班或公民教育课,一点也不觉得拘谨沉闷。

“Kandie Family”也加入个人故事分享的元素,像是《我的老公是宅男》视频,陈邦鋆和庞蕾馨就现身说法,分享夫妻如何结识、结婚到育儿的过程。

考虑到不少家庭主妇和年轻父母主要以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网,不少视频都是以简短、主题式的方式呈现。像是《迅速安抚哭泣宝宝》的录像只有48秒,言简意赅地传送内容,让人想持续点阅更多的其他视频。

少了资料撰稿、导演和制作人的团队,艺人要在新媒体平台一手包办节目,用语言和有趣的画面吸引网友持续关注,并“战胜”网络红人极其艰巨,陈邦鋆和庞蕾馨已打赢漂亮的第一仗。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