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佳实境节目 代邀偶像回家晚餐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1_04_2017_CJ_1_35014822_35014802_chiangcf

家是最温暖的地方,也是最私密的个人休息空间。若有陌生人来到家中做客,我们一般都会格外拘谨,然而曾在亚洲电视大奖荣获“最佳实境节目”的台湾节目《谁来晚餐》就要打破这种拘谨。

参与节目的家庭敞开大门,由节目组代邀最想见的偶像共进晚餐,他们在餐桌上天南地北地聊,互相分享心事,观众在这些亲切自然的互动中,能看到艺人具有温度的人性面。

《谁》节目概念并不新奇,早在2006年美国就曾推出“Take Home Chef”系列,邀请名厨到受访家庭去做菜,并且和屋主互动聊天。中国湖南卫视近期也推出《向往的生活》,让艺人入住小村落,与当地居民近距离互动与共同生活。

《谁》不同于前面两个节目的特点在于,它完全没有主持人串场。而且因为家庭成员各有心仪偶像,受访家庭事先不会知道节目组代邀的来宾是谁,有时甚至因为盼不到最想邀请的偶像,会出现失望的情况。

奇妙的是,尽管面对那么多不确定的因素,画面有时没有对白,只有夹菜和吃饭的场景,观众不会感觉节目很“干”或冷场,反而多了一层真实和亲切的感觉,因为那是我们平日家里餐桌上最真实的情况。

受访家庭才是主角

《谁》另一个和前面两个节目的不同点,是把名人偶像出场的时间比例缩短,让受访家庭有更多时间述说自己的故事,这些各具特色的家庭,才是节目真正的主角。

已经迈入第9系列的《谁来晚餐2017》拜访超过300户台湾家庭,这些家庭的成员从事各行各业,有不同的人生故事,制作组不仅在台湾当地拍摄,还走访世界各地如俄罗斯、美国等地,拜访旅居国外的台湾家庭,了解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

尽管《谁》曾经访问过因为车祸丧子的钢铁爸爸,妻子患有重病等特殊家庭,但内容并非单向的艺人探望,而是家庭成员与艺人的双向沟通,相互关怀。

艺人卸下心防,真诚分享

例如在某集节目中,知名主持人于美人受邀到养牛人家做客,因为女主人兼粉丝的真诚关切,于美人在餐桌上不避讳地聊到自己离婚的原因。于美人认为自己急躁与强势的个性,压缩了夫妻相处的空间,反思婚姻之所以会失败,就是把先生该做的工作,都拿起来自己做了。

让艺人在电视节目中自揭伤疤并不常见,但《谁》营造温暖沟通氛围却有办法做到。主人家与首次见面的艺人亲切互动,正是《谁》最突出的节目特色。

《谁》的嘉宾名单保密到家,一般只在节目播出后才公布谁是该集的嘉宾。但因为U频道即将播出的《谁》已在台湾播出,嘉宾将包括台湾歌唱组合动力火车、歌手赵咏华、主持人曾宝仪和本地歌手黄靖伦等。

据台湾媒体报道,黄靖伦在《谁》拜访台湾的乐团家庭时,提到父亲写的家书,他说:“我爸之前从未写过信给我,内容是要我放心,好好努力。”在台湾打拼的他形容自己“想食物”的时间多过家人,笑说:“感觉有点不孝顺。”

黄靖伦也提到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拿到大学文凭,“万一演艺事业不好回去,可能会很惨,只能做打杂的。”他坦承在台湾发展时,好几次压力过大,而躲在家里崩溃大哭。或许就是因为《谁》节目的家庭气氛,让黄靖伦放下防备,说出内心深处的忧虑。

本地电视频道较少艺人爆料或畅谈娱乐圈八卦的节目,《谁》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于观众对艺人私生活的好奇心,并且听到他们面对生活不如意时,最真实和坦白的想法。IPEo1ZWK_400x400

《爱情保卫战》 两性问题“中间人”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4_04_2017_CJ_1_34975781_34975779_chiangcf_x8sKK.jpg

尽管本地推出不少关怀弱势群体的感性资讯节目,但大多是想激起观众的同理心与同情心,以高角度俯瞰需要被关怀的群体。然而,生活在人口密度高、生活步伐紧凑的都市里,新加坡人实际上也面对庞大的生活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像中国的电视观众,他们能通过电视台推出的一系列感情咨商节目像是《大声说出来》《金牌调解》以及较早期的《情感大裁判》,以排解和疏导心中的困惑。由于节目嘉宾道出不少民众的心声,让人想通过节目寻求心灵咨询。本地电视台或可推出类似的本地化节目,帮助压力大的本地观众释惑。

具代表性的中国感情咨商节目主持人涂磊,曾在2013年的节目《 情感大裁判》里以一针见血、句句到位的主持方式,抓住不少观众的注意。近期涂磊“反客为主”,以嘉宾身份参与《爱情保卫战》的节目制作,并提供个人观点。虽然《爱情保卫战》的涉猎范围不比《情感大裁判》多元,但由于讨论的课题都与时下情侣息息相关,吸引了一批死忠的观众群,收视亮眼。

四单元剖析感情问题

《爱》把深受困惑的嘉宾带上节目,通过四个小单元“爱情初评判”“丘比特问卷”“旁观者清”和“黄金60秒”层层剖析各自面对的感情问题,再经过专家调解,让他们走出困惑。

这些嘉宾曾因为购买新婚房子,夫妻的工作,分隔两地,年龄悬殊差距,甚至二度结婚和家庭差异,感情中亮起红灯。

在其中一集的节目,有女生因为和男闺蜜感情亲密,让男友感觉不舒服,时常游走在分手边缘。虽然女生强调和男闺蜜是纯友谊,但在场的情感专家不但不为女生辩护,甚至直接辛辣质问:“这个所谓的男闺蜜,不是简单的朋友。他能大方公开在你和男友之间,又那么了解你,他仅仅是好朋友吗?我不认为。”

不少的个案虽然在节目中仍然没有获得完美的结局,但是他们却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以开诚布公、毫无掩饰的方式脱口而出。有些情侣在舞台上选择分手,但也有一些因为化解误会决定订婚。

不少本地观众或许有“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认为家中发生的事,尤其是儿女私情,不该搬上台面。但我认为,现代人由于家庭单位规模的缩小,在家中时常少了个“中间人”来扮演引导的角色。因此需要更多外在和客观的声音,才可激发和推动沟通与讨论。

《爱》这类情感咨商节目补足了这方面的缺陷,提供一个认真面对你我的分享平台,让人针对难以启齿的课题,进行一次深层的内心交流。IPEo1ZWK_400x400

6男神接受挑战 危险指数不断破表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7_03_2017_CJ_1_34823093_34823010_chiangcf.jpg

自从韩国热门节目如“Running Man”和《两天一夜》等实景节目席卷亚洲,搞笑无厘头的节目逐渐被观众所遗弃。观众的胃口被养大,目前大热的韩国和中国综艺节目,为了要让节目更有话题性和追看性,通常会采用固定班底,添加富刺激性和故事性的节目元素。

《我们战斗吧》借鉴荷兰实境节目“The Phone”加以改编,邀请6名兼具高颜值和人气的当红“小鲜肉”组成男神战队,让他们在13集的节目中,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脑力与体力考验,突破自我极限。

6名男神在节目主要分为两队,由井柏然和王凯领军,成员分别是当红艺人萧敬腾、王嘉尔、杨烁和白敬亭。

为能满足观众求新、求刺激的心理,《我们战斗吧》的其中一项考验是,用吊车把艺人从酒店外围慢慢升起,间中还要求艺人睁大眼睛找线索闯关,不要说艺人,即便是油漆工人或是清洁工人在执行任务时,内心都可能胆怯害怕,何况是平常备受保护的偶像们。

患有惧高症的我,看到节目要求闯关艺人走在88层楼的透明地板上,感觉格外艰巨。虽然活动过程配搭轻快好玩的音乐,也有艺人搞怪自白的画面,但是我设身处地一想,实在觉得节目艺人的通告费越来越难赚。

其他刺激惊险的挑战还包括,要艺人乘坐快速游艇时,拍下指定的QR码,以及在鲨鱼馆进行高难度挑战等,危险指数不断破表。

融入好玩搞怪的元素

幸好这个节目不像另一中国大型励志挑战节目《挑战不可能》那样“揪心”,这档户外真人秀节目融入不少好玩搞怪的元素,观众会看到小鲜肉们跳Dab Dance,到动物园里秀长腿学树懒,以及让他们到街头给美女们送餐等。

故事性强的综艺节目,也让人感觉像是在看一部冒险片,艺人们为了达成任务,争分夺秒,卯足全力,比起猜灯谜、躲猫猫等传统游戏单元,观众更有参与感,经常看到目不转睛。

采用固定班底,也使观众有想追看的冲动,从头看起,了解六人的互动关系,以及兄弟情谊如何深化,节目显得后劲十足,越到后来彼此默契越佳。IPEo1ZWK_400x400

没华语长剧的喊打喊杀 “Tanglin”更重内心戏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6_03_2017_CJ_1_34683763_34683734_chiangcf.jpg

5频道的英语长剧“Tanglin”讲述本地东陵街坊的邻里生活,和8频道《118 II》以中峇鲁街坊的生活剧情走向类似,不过“Tanglin”的四户家庭由多元种族构成,剧情也更多触及不同种族、文化与代沟的种种问题。

我和不少在家里说华语的年轻朋友谈到这部戏,他们虽然都听过“Tanglin”的剧名,但认真看过的屈指可数,可见5频道的观众群还是有限。这部本地英语长剧,我认真看了几集后发现它和《118 II》有几个明显的不同之处,尤其是两剧主角群的社会阶级差异明显。

英语剧风波小  对谈多

首先,《118 II》的剧情类似台湾乡土剧,冲突起伏较大,探讨的课题较广,涵盖抑郁症、婚姻第三者、门当户不对、独居老人、婆媳纠纷、家庭和谐等,每集都让观众感觉高潮迭起,有怒骂,有斗嘴,当然也有一些搞怪好玩的元素。

“Tanglin”表现手法则相对含蓄,没有喊打喊杀,演员也没有太激烈的情绪起伏,只有一系列“较小”的风波,但大都以倾诉式的朋友或家人对谈,来讨论问题。

“Tanglin”这种平实的呈现手法,也是对准年轻受众。因为年轻一代抗拒在大庭广众下大声喧哗或起冲突,认为有损形象。所以“Tanglin”比起《118 II》有更多的内心戏和自我的剖白,比起《118 II》演员的街头冲突,当面对质,华语电视观众或许会认为“Tanglin”看来,较为沉闷、冗长。

如果将《118 II》比喻成一个有话直说的“大咧咧女孩”,“Tanglin”则是含蓄内向,只懂得在房间里对着镜子自己诉苦的小女生。

中产阶级主角力争上游

《118 II》反映的是新加坡中下阶层的生活,单是咖啡店的装潢和设置,就暗示观众它诉求的观众对象,剧情加入“臭小子”李志浩的角色,也是从社会底层“仰望”或对富裕人家投以羡慕的眼光。

另一边厢,“Tanglin”的场景设在中产阶级常出没的café(咖啡馆),讨论的课题多是办公室纠纷,或人际问题。主角关心的是如何力争上游,跻身社会阶层的顶端。

“Tanglin”每集的剧情也各有主题,即使观众未收看之前400集的节目,也可从随时切入观看的那集,了解剧情的发展。像是我看的第429集,翁于腾饰演的Michael,因为得到Captain Goh的批准无需在兵营里做清理工作,因此传出两者关系“非比寻常”的谣言。

《118 II》的剧情则是环环相扣,没有收看第一系列的观众,将不会知道潘玲玲饰演的“刘媚媚”曾患有忧郁症,以及洪家的孩子并非全都是亲生子。这对理解一些人物的角色关系起着关键的作用。

“Tanglin”目前播出已超过435集,能打破本地环境剧的纪录,可见其题材仍然受到本地观众的支持。不过对我这个看惯热闹华语剧的观众,感觉若能在主角的情绪里,添加一点“小爆点”,让一些性格较冷的角色说一些出乎意料的“笑话”,相信会给观众更多惊喜,能打破该剧郁郁寡欢的氛围。IPEo1ZWK_400x400

大学生活黑暗面曝光 校园复杂引人警觉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faculty.jpg

“Faculty”是5频道全新推出的原创电视剧。拍摄手法和故事题材能媲美以校园为题材的长寿欧美剧集,吸睛程度不输知名美国情景喜剧《废柴联盟》(Community)。这部本地英语剧不仅拍摄画面美丽丰富,卡司阵容和剧情也相当吸引人。

题材新鲜 触觉广

“Faculty”全剧20集,主要讲述本地的大学生活,原以为只是学生间为争取好成绩的“斗争”,没想到题材内有乾坤,触觉很广,例如剧情包括 学生在网上“找干爹(Sugar Daddy)”付学费;同性好友被误以为是同性恋者;为了分数和教授发生暧昧关系。甚至还有教授和校内行政人员,为了出位和个人利益,互相暗放冷箭,刻意陷害彼此的经常斗争,题材新鲜、吸引观众集集追看。

剧情主要发生名为“海峡大学”的校园里,每个学生表面上都试图严格遵循“校旨”,即做到最好,不论人品或学业上。其实他们的“好”都是用一层层的面具包装起来,内心世界隐藏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出戏的精彩之处,就在于这批看似纯洁高尚的大学生,如何一层层被撕下假面具,他们勇敢面对自己及友人的“黑暗面”,并在其中集去教训并改过。

这个剧集的观众,如果是家有大学生的父母,恐怕会开始担心自家的孩子,毕竟很多本地父母都以为大学是单纯的学习环境。或许开明一些的父母观众,可借看戏的机会,多向子女了解大学师生和同侪之间的互动。

男主角秀健美身材

我周围有许多女性大学生朋友都在追看这部剧集,除了因为与剧中角色同样是大学生的缘故,他们更热爱剧中的小鲜肉角色,和之前另一部英语剧“Polo Boys”类似,“Faculty”也融入了游泳的元素,男主角陈昱志和朱哲伟有不少在游泳池“PK游泳”的画面,他们健美的身材想必让女观众尖叫连连。

“星二代” 朱哲伟还为了接演这个角色努力健身,成功甩掉10公斤赘肉,因此能在荧幕前帅气亮相。他初次演戏就担任男主角,表现不俗,或有赖艺人爸爸朱厚任的细心指导。

朱哲伟虽然年仅23岁,但表现自然,在诠释一位大学生求爱不成功的过程时,表现并不像一些较为浮夸的新晋演员,让人看豪他的未来潜力。

作为一个本地华语电视节目的忠实观众,我除了包勋评外,对其他演员并不熟悉。尽管如此,仍被紧凑的剧情吸引,可见由谁来演不是关键,有趣的情节自然能吸引观众。

“Faculty” 完整体现大学也是社会的缩影,观众即便没有经历剧里的复杂事件,也不再一厢情愿美化大学这个学习环境,对复杂人性及权力掌握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IPEo1ZWK_400x400

烹饪竞赛节目 “口味太淡”难吸睛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8_02_2017_cj_1_34503839_34503832_chiangcf

烹饪竞赛节目不论在本地、美国、韩国甚至马来西亚,都是收视的保证。尤其在韩国,有线电视推出的烹饪类节目像是《拜托了冰箱》《一日三餐》和《拯救厨男》,全国收视率都处在6%以上。据悉,一般节目的收视率都难以突破5%的大关。可见,观众对“吃”这方面,吸引力特强。

通过烹饪竞赛节目,本地相信也发觉了不少厨师界的人才。不然,我们也不会看到厨师们开始代言产品以及带团出国。

误以为是全国厨师考试

5频道近期推出的“Eat List Star”打着“寻找下一个烹饪明星”的旗帜。参赛者来自四面八方,有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和本地。

每集节目都有不同的主题,不只考验参赛者们对烹饪和摆盘的能力,还考验他们的临场反应和指挥能力等,势必要打造能在电视节目上大放光彩的全方位“烹饪明星”。

首集节目,制作组首先考验参赛者的自我介绍。他们通过录制网络视频施展自己的讲解能力。之后的考验,难度进一步升级,被筛选出来的初赛圈参赛者,需要和一名艺人朋友搭档。通过对讲机,这些厨师们需在5分钟的限时内,教导和指挥艺人朋友如何料理食材。专业评审就会依据制作出来的食物,和厨师们的“掌握场子的能力”来评分,分数较低者被淘汰。

参赛者在下来几集的节目,也需要在现场观众面前大展厨艺,争取分数。

我认为,“Eat List Star”虽然包含了竞赛和“主题式”的元素,但在格式和呈现上过于保守,难以锁住观众的眼球继续追看。我一度在看一些竞赛片段的时候,误以为这是全国厨师考试,有主考官在前方问问题,如:“你要怎么用盐巴焗烤那些没有鱼鳞的生鱼?”

少了让人讨论的话题

美国的“MasterChef”有参赛者因为受不了压力而抛下围裙,自我放弃;英国的《大英烤焗大赛》(Great British Bake off)有犀利的主持人;韩国的烹饪类节目有窥探艺人私密生活的部分,如《拜托了冰箱》,把嘉宾家里的冰箱带到节目现场,然后让厨师利用冰箱内仅有的食材,在15分钟内完成料理。

本地的烹饪竞赛节目似乎少了让人讨论的话题。烹饪竞赛节目之所以有趣,在于让观众除了学习烹饪新知识,还可以看到厨房以外的“有趣事”。听听八卦、窥探参赛者们私下的内心挣扎等,都是吸引观众留守节目的动力。本地烹饪竞赛节目或可借鉴外地的做法,融入更多可播放的“Off the record”片段,满足观众的好奇心。IPEo1ZWK_400x400

《一人行·暖人心》单枪匹马的爱心天使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2_02_2017_CJ_1_34466419_34466415_chiangcf.jpg

《一人行·暖人心》是U频道上周三新推出的资讯节目。这个 “Emotainment(感性娱乐)”的节目和近期《边缘人》《童工》《地球那一边》等节目的基调类似,由本地艺人到贫穷国家实地拍摄,并协助改善当地困苦人民的生活。

《一》和其他节目不同的是,每集节目除了安排一名艺人担任主持,还会与另一个当地的“爱心天使”搭档,例如上周首播的节目中,姚懿珊边带领本地剧场工作者林国雄,一起走访马尼拉灾区。

苏梽诚早前也在Instagram上载了和一位柬埔寨法律系学生的照片,并加上hashtag #cookforstrangers,相信他也参与了《一》的节目,将随着“爱心天使”到访柬埔寨的贫困灾区煮饭给他们吃。另外,陈凤玲也上载了到访中国江苏探访受伤客工的照片。其他参加节目拍摄的,还包括本地英文台DJ王智荟(Kimberly Wang)等。

故地重游的新“惊喜”

尽管《一》所到区域和之前的节目有部分重复,但深具爱心的本地观众,似乎完全不介意,照样买单。

第一集的节目,制作组就拉队到菲律宾马尼拉,走访柏雅塔斯垃圾山的贫民窟,那曾是本地艺人白薇秀在《仁心侠旅》的一个拍摄地点。

故地重游,换汤不换药,但当中还是有一些新的“惊喜” 。这回,《一》找来的“爱心天使”都是自动自发,在没有机构的赞助、没有金钱的支持下,单枪匹马飞到国外散播爱心。节目对这些默默付出的“英雄”们表达感激,也提醒观众,个人的力量虽然有限,但绝对不是微不足道。

我看节目时很喜欢艺人和“爱心天使”的配搭方式,以往的节目都是由艺人担纲“主旋律”,有时艺人在镜头前因真情流露,容易过于激动。这回,他们退到旁观者的位置,不仅看得更清晰,还能冷静观察“爱心天使”,让节目多了一些层次和不同的声音。

这类“感性娱乐”节目的影响甚大,上周节目播出后,观众在面簿询问如何帮助马尼拉灾民,可见节目正面积极的影响。

今晚播出的《一》讲述,陈凤玲连同社工Eric关怀在本地发生事故的中国客工。Eric因为工作关系接触中国客工,他看到一些发生事故的客工,受伤回国后,遭受村名和家人的另眼看相待,处境堪怜。于是过去6年,他自费飞往中国山东、河南、河北、江苏、安徽等地区关怀他们,并且捐钱及从事辅导工作。今晚节目,将让我们看到Eric如何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感染他人,做出贡献。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