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s 专题报道, Surveys 民声民意

三人两语:线上竞标购物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ZB_0514_CJ_doc704s1a93k7majvbxw0_14122259_tanskn.jpg

社交媒体功能日益广泛,几年前推出的“线上直播”功能,让不少年轻创业者借用这个平台,进行各种线上竞标购物(Online Bidding)。有竞标平台业者向记者透露,他们的月入可达到四到五位数。价高者得的网络竞标购物平台,为何受到年轻人青睐?什么产品会让他们想竞标?

担心货不对办宁可不竞标

26岁市场采购员庄惟惟说:“我几个月前就注意到有大量“线上竞标购物平台”的出现,一些平台的线上收看人数甚至可突破几百人。他们很多是抱着可以捡到便宜货的心态去竞标。但是,我觉得这些竞标购物平台存在一些缺陷,比如一些留言未必会在卖家的屏幕上及时显示,使他们错过“好康”。”

她也说:“我看到的大多是上网竞标手机外壳、水晶和衣服。我没有尝试过这些线上竞标活动,除了是手脚不比别人快,我也担心货不对办,所以还是习惯去实体商店购物。不过我听说,这些平台竞争很激烈,大家都争相抢生意,有兴趣的年轻人说不定可以在这些平台找到他们喜欢的物品。”

价格太低 产品质地让人质疑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张品正说:“我曾经在竞标购物平台,标到一个电子产品,后来我发现它的市价比我所付的价格还要昂贵。有些人会叫朋友进来“搅局”,刻意把价格抬高,然后在最后时机收手,其实有点不道德。我其实对一些产品的质地,存有疑虑,不知道会不会是二手货,因为价格有时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他补充说:“但是我想,既然这么多人还在这些平台竞标,肯定有它的吸引力,或许是我的竞标或是辨识“好货”的能力还不够吧。尤其现代人都懒得出门购买日常用品,如果这些平台可以完善他们的交流设备,我觉得是可以长久经营下去的。”

竞标平台感觉不安全

23岁南洋理工大学学生赵梓翔说:“我对着这类竞标平台不是太有信心,总觉得一些电脑专才可能会利用面簿的通信功能制造一个自动化的应用程序,比如帮你取出私召车的优惠代码,我想这些网络平台也可能借用一些电脑程序来自动回复,抬高价码,让真正的买家不能以太低廉的价格标得产品。”

他也说:“很多线上竞标平台的“叫卖者”都是大声嘶吼在叫卖,感觉好像是跳蚤市场的大平卖,我对他们不是太有信心。而且据说他们在成功标得产品后,是以私信方式来提供个人资料,我觉得不是很安全。”

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南大生 用木瓜的温柔绘录感情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忆不分贵贱,只要认真活在当下,每个人的故事,都应该被记载。这是访问陈凯宇(21岁)后,得到的领悟。

陈凯宇是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二年级学生,他在13岁时,受到一位中学老师的熏陶,开始拿起画笔,将周遭的人事物,通过电子绘图记载。每一幅绘画,他都会搭配一段文字,对生活作一些思考,但他一直没有公开发表作品。

来自马来西亚的陈凯宇是马国一所高中文学刊物的主编兼绘画总监,让他得以大展身手,利用绘画天分,为文字作品再创造,赋予它新生命。

低调羞涩的陈凯宇,便是一步一脚印,通过绘图感染周遭的人,带给他们温暖。过去只与朋友分享作品的他,在一位老师的鼓励下,鼓起勇气在面簿设立专页,与更多人分享他的观察。

陈凯宇说:“老师鼓励我说,我的绘画能说故事,可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作品,让更多人从中得到正能量。她的那番话,我一直记在心上,也很感激。”

木瓜特性符合个性

去年底,陈凯宇在面簿开设名为“Papaya Tan”的专页,与粉丝在网上交流。他是看了本地导演陈子谦执导的《881》电影后,得到的灵感。他喜欢戏里的“木瓜姐妹”,认真追梦的她们,让他深受启发。另外,木瓜不像其他水果,它润滑、清淡,而且性质温和,符合陈凯宇的个性,于是他决定为专页取名“Papaya Tan”。

陈凯宇也说:“很多人现在很顺口地叫我Papaya,我也觉得很亲切。”

陈凯宇主要在“Papaya Tan”专页探讨感情课题,其中有篇名为《好聚好散》的图文。

陈凯宇说,图中的情侣是他很要好的一对朋友,由于他们是异族情侣,在思想和文化上,有很大差异,结果遭到两人家里的极力反对。

陈凯宇说:“那个女生当时在香港念书,特地飞回吉隆坡,只为了赴男生的约,跟他见最后一面。他们最后一次约会,就像平时一样吃饭牵手逛街看戏,约会之后男生也如往常般骑电单车送她回家,之后两人就不再是情侣关系。这段故事让我很有感触,想要帮朋友记下这些心情,所以写下《好聚好散》,而当事人看了也很喜欢。”

绘画器材为前女友所送

陈凯宇在“Papaya Tan”发表的绘图,其实是他较后期的作品。因为家境的关系,他负担不起昂贵的绘画器材,他现在使用的电子绘板是前女友所送。

他说:“她大概是见我每次只要经过电子专卖店,都会进去查看画板的价钱,于是偷偷存钱送我一个画板。虽然她总是笑我画的人物“圆碌碌”,但对于我的梦想和喜欢做的事,她都一直支持着,即使现在分开了,她还是会在我的插图上点赞。”

分手后,陈凯宇有一个月时间不敢绘画,因为一旦碰笔,就会想起她。经过一个月的沉淀,他重拾画笔,也在这个时候,他开设了面簿专页。

谈及未来的规划,陈凯宇说,他希望将部分绘画和文字,以精品的形式在网络商店销售。

但他强调,个人成长和记忆的记载还是最重要的。他说:“看到自己的作品一直在成长,我已经觉得很开心。”

想一览陈凯宇的一些图文作品,可上网: facebook.com/papayatan97。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年轻独立音乐人的心声 与其悔不当初 不如勇敢追梦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413_CJ_doc6zowaveebrdu3chhcyy_13143659_tanskn.jpg

在本地玩音乐收入不稳定,机会难求,尤其对独立表演者或创作人来说,更具挑战。但25岁的独立表演者郭文楷不向现实低头,他靠每周在餐馆和夜店两到三次的表演,维持生计,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享受每一次演出的过程。

郭文楷目前是四人独立乐团Slingshot的吉他手,他会不定时和团员到本地夜间歌唱餐厅表演,呈献脍炙人口的英语经典歌曲。他也曾经在夜店里弹唱华语与粤语歌曲,认真把握每次演出的机会。

郭文楷脚踏实地,他说自己不奢望大红大紫,只想做到自给自足。他也没想过要发行自己的专辑,只希望能对得起自己,不屈服于现实。郭文楷说:“我不想到了40岁,还在挣扎要不要去追梦。每天穿着帅气西装去上班,内心却充满很多的悔不当初。”

忠于内心的声音

许多商家邀请郭文楷当表演嘉宾,纯粹只是想搞热气氛,对表演的内容没有太多要求,但因为是“配角”,酬劳自然不会太丰厚。

郭文楷说,在本地的独立音乐市场,表演者可能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准备,得到的报酬却微不足道,但这不影响他决定上台表演的决心,因为他热爱音乐,也不认为金钱是他追音乐梦的绊脚石。

他强调:“低工资不应该阻止音乐人制作好音乐。相反的,音乐人更应该坚定立场,而不是为了生活,向现实屈服,接受不公平的待遇。”

虽然收入不稳定,也不知道下一场演出会是几时,但郭文楷庆幸父母相当支持他。他们告诉他,只要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并且忠于自己内心的声音就好。

郭文楷说:“父母从不给我压力,也没有等我拿钱回家开饭。他们唯一担心的,是未来我会不会因为现在的决定而后悔,但是我清楚自己的目标与方向。”

或当音乐老师

目前单身的郭文楷希望以后的另一半也是音乐爱好者,因为这样能够更了解他坚持玩音乐的决心,不过他不强求对方一定要全然接受自己,只要时刻提醒和鼓励他朝梦想迈进的决心,就足够了。

对郭文楷来说,音乐的领域是无限的。即便将来无法在台上表演,他希望至少能当个音乐老师,继续接触和感受音乐。不久前,他花了八个月时间参加由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联合委员会(ABRSM)开办的考试,成功考取了第五级文凭(第八级为最高级),或将继续报考更高级别的考试,为未来铺路。

他说:“音乐老师的收入较稳定,而且还是在接触音乐,而且利用我的知识和技能过活,何乐而不为。”

郭文楷看到有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不走“平凡路”,反而勇于追求自己的梦想,让他感觉自己并不孤单。他认为,每个人做每件事都不该忘记初衷,不要为了五斗米而折腰,为了做而做。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卡丁车小老板 赛道抱得美人归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330_CJ_doc6zhqutu0zis1gp1dn73u_30163638_tanskn.jpg

未毕业就已打造自己的事业,郭俊升(30岁)在七年前,就读新加坡国立大学机械工程系三年级时,与叔叔一同开创租借卡丁车(Go Kart)的生意。

创业初期,由于没有固定的赛道,供租借卡丁车的顾客使用,须以较为昂贵的花费租借场地搭建临时赛道。庆幸生意很快渐入佳境,如今已有一群稳定的顾客群和固定赛道,供卡丁车迷使用。

比起一级方程式F1专用的赛车,卡丁车的设计较为简单。它们有先进的引擎系统,主要是供卡丁车迷们在闲暇时,享受赛车的乐趣。

郭俊升说:“卡丁车在本地已存在好几年,一开始是F1赛车手在初期用于练习的工具。但随着卡丁车的普及,越来越多人将它视为一种休闲运动,周末或闲暇时结伴一同感受赛车的乐趣。”

卡丁车的最高时速可达每小时120公里左右。在本地,基于安全考量,若不持有任何驾驶执照,身高逾140公分的公众还是能开卡丁车,但时速限定在30公里以内。

郭俊升说,在本地经营卡丁车生意其实非常不容易,除了得符合新加坡建设局的管制与条规,也必须严格遵循本地的驾驶与建筑法律。不过,他庆幸生意能够顺利起步,也培养了一群卡丁车爱好者。

既是生意也是爱好

郭俊升自己也是一名卡丁车爱好者,他从24岁开始接触卡丁车,并考取了卡丁车的专业赛车执照。他在2012年首次参加“KF1卡丁车大奖赛”的耐力赛,虽然没有获奖却让他越战越勇,花更多时间在车道上,练习赛车技巧。

经过多年的努力,郭俊升去年终于代表新加坡出征洛克杯(新加坡)卡丁车大奖赛,并夺得冠军。他说,比赛过程非常艰辛,但意志力让他战胜一切。

郭俊升说:“能得奖固然荣幸,不过那只是起点。我准备到印度尼西亚、泰国参赛,希望能汲取足够经验,最终能踏上意大利(卡丁车的发源地)的赛道,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卡丁车赛车手一决高下。”

除了赢得比赛,郭俊升也在赛道上赢得美人归。他在一次为自家卡丁车的宣传拍摄工作中,认识了妻子,她当时是其中一名赛车模特儿。

人生因卡丁车而圆满

他说:“我在活动后通过Instagram与她联系,后来开始见面吃饭,并且正式交往。直到去年底,她终于成为了我的妻子,这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事。”

对郭俊升来说,卡丁车不仅是他的事业,一股推动力,更是生命的泉源,它让郭俊升找到梦想,找到另一半,让他的人生变得精彩和圆满。

想知道更多有关如何租借卡丁车,尝试当“赛车手”的资料,可浏览:kf1karting.com。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女刺青师傅 追求刺青背后的故事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319_CJ_doc6zbz6coyadfck2s62j0_19110837_tanskn.jpg

因为10年前观看了美国刺青真人秀节目《迈阿密刺青客》(Miami Ink),而对刺青产生兴趣,30岁的云思惠去年中毅然放弃健身教练的工作,投身刺青艺术中。

毕业自南洋理工大学化学系的云思惠,毕业后陆续在几家健身房担任健身教练。虽然工作稳定,但迈入30岁的她认为,人生应该活出真正的意义。于是,她决定放弃健身教练的工作,当学徒拜师学习刺青。

云思惠说:“我从高中时期就开始摸索和研究刺青。当时我已经很确定自己想从事刺青的工作,但碍于许多现实考量,所以毕业后没有马上投身刺青业。一直到30岁,我觉得那是新的人生里程碑,于是鼓起勇气,一头栽进我毕生最爱的刺青行业中。”

在身上练习刺青

云思惠的追梦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她在辞掉健身教练工作后,走访了几个刺青场所,却一直碰壁。但她没有放弃,终于找到现任的工作室“流浪者的墨水”(Vagabond Ink)肯收她为徒,让她有机会接触刺青。 四个月的训练除了没有工资,还得克服用针筒在自己身上练习绘图的挑战,过程艰辛。母亲一开始不太支持云思惠转业,但看到她的坚持与努力,父母才改变主意。庆幸的是,云思惠在2017年10月通过考试,顺利当上全职刺青师傅。

云思惠说:“当学徒其实挺辛苦的,第一个刺青的对象就是自己。我在大腿上尝试刺青,当时没有用任何颜料,主要是感受一下刺青的感觉,以及针该扎多深,才不会受伤等。”

刺青背后的故事

对女生来说,刺青工作更为吃力,除了因为器材非常重,而且在刺青时,仪器会不停抖动,如果手跟着抖,画出来的图案就会不好看,所以非常具挑战性。云思惠必须训练自己的双臂,确保能稳得住双手,刺青时才会从容与顺利。

云思惠热爱刺青,是因为她觉得每个刺青背后都有特别的故事。她说:“有些人为了锁住对一些人、一些事的记忆,决定在自己的身体部位留下永恒印记,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唯美的一件事。”

让云思惠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个顾客要求刺一个曼陀罗图像,由于图像非常复杂,而且需要非常仔细的创作,让她有些胆怯,但她最终还是顺利完成任务,让她有极大的满足感。

刺青是一种艺术表现

云思惠认为,比起欧美国家,新加坡社会相对地保守,仍有些人无法接受刺青。但庆幸的是,本地年轻人的思想较为开放,她相信会有更多人认同刺青不只是一种态度的宣泄,更是一种艺术的表现。

想多了解有关云思惠的故事,可上网:vagabondink.com。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urveys 民声民意

三人两语:玩手机冷落伴侣?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8-03-14 at 10.48.36 AM.png

伴侣玩手机,让你感觉被冷落?近六成青少年认为,低头玩手机不仅不尊重对象,还有伤感情。由新加坡理工学院针对400名恋爱中青少年展开的调查显示,逾58%青年认为玩手机是在冷落对方,40%受访者则说,他们因为伴侣玩手机而发生过争执。青少年对低头族有何看法?

以玩手机为由抗议被忽视

21岁行政人员林炳成说:“我周围的朋友都蛮懂得在适当场合,做适当的事,所以没有看过太多因为玩手机起争执的情侣。我觉得国人都蛮讲理的,若是偶尔拿出手机处理一些公事,对方还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不是玩游戏,或和其它人聊天就行。”

他也说:“调查显示,不少国人因为对方玩手机而起争执,我认为很大程度是因为对方感受不到被需要或被重视,以“玩手机”为理由来抗议,它必然还包含其它原因,才会慢慢累积成一种负面情绪,进而爆发,引发争执。”

制造有趣约会不让手机“现身”

20岁南大学生林子晖说:“我看过情侣因为玩手机忽略对方,导致发生争执的例子。不只是当事人,对于周围的朋友更是一大困扰,因为你必须上前调解,安抚双方的情绪,缓和当时的气氛。我觉得用手机本身是无妨的,重点是要拿捏得当,不要让对方觉得手机的世界比自己更精彩,若是简单查看电邮或是短信,还是可以接受的。”

她也说:“我觉得情侣约会就是要联络感情,可以到彼此喜欢的场所,像是游乐园、咖啡座,还是户外嘉年华,两个人都享受整个约会过程很重要。很多时候,我们是因为感觉无聊而拿出手机,所以约会时尽可能安排去一些比较有趣的地点,这样才不会老拿出手机来打发时间。”

珍惜当下相处的时光

26岁航天工程研究员庄顺翔说:“我没遇过任何情侣因为介意自己的伴侣在约会时用手机,而发生争执。身边朋友好像也没遇过这方面的问题,或许是因为我们事先说好在见面时,尽量不用手机,大家也互相尊重,珍惜当下相处的时光,不依靠手机来消磨时间。”

他也说:“我不认为在约会时使用手机是没礼貌的行为,因为有时有急事须要处理,但是必须和对方说明为何要用手机,避免误会。我认为伴侣之间的交流很重要,尤其当你和她分享人生中的机遇和有趣的事物,会让她感觉融入你的生活中,所以沟通可以避免很多误会和不必要的争吵。”

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青年配音有天分 效果几可乱真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219_CJ_doc6yxlz9szox21epy4lna0_19120346_tanskn

目前在新加坡科技与设计大学念一年级的龚臣,经常找来古装剧的片段,然后在家利用简单的器材配音,很多网友都“信以为真”,以为是演员的原音,专业程度不容小觑。

龚臣从小就从中国武汉来新加坡求学,闲暇时,他喜欢看中国古装剧打发时间,顺便一解思乡之情。

龚臣说:“一开始没有想要自己配音,只是单纯地追剧。中学时期,我参加了一场校际辩论会,有一名女校学生觉得我的声音很好听。因为她的鼓励,我开始在网络上发表一些音频作品,并经常获得网友的赞许。从这些赞美中,我不断摸索,慢慢更懂得如何有效地运用我的声音来诠释不同角色。”

龚臣经常挑战自我,在极短的时间内“分身”成几把不同声音,为不同角色配音。他说:“有时候一分钟里,要切换几个角色,经过一番练习后,我已经可以收放自如。”

为了锻炼口条,龚臣时常拿拗口的绕口令来练习。除了练习如何准确发音,他还不时翻查词典找出正确的发音。实际上,对他来说,挑战挺大的。

他说:“很多舌尖音,还有‘n’ 和 ‘l’的区分都很不容易,毕竟以前都没有如此严格要求自己的发音。”

不过龚臣不气馁,并认真学习,把握日常生活与朋友沟通的时间,来提升自己。他说:“平常和同学说话时,我也会把华语配音的技巧,放在英语对话里,与同学们玩闹。”

推掉中国配音工作

尽管热爱配音,龚臣只把它当作兴趣。除了是父母不太支持以外,他对自己仍缺乏信心。

龚臣说:“我大概了解了一点华语配音界的行情,以我目前的水平远远不达标,一般人听起来会觉得有戏剧感,有感情,声音舒服,但在内行人眼里,我还有很多的不足。”

实际上,龚臣曾参加电影《忠犬八公》的制作,为一个名为“迈克”的角色配音。过后,有中国大陆配音团体询问他是否有意加入他们,但碍于他还在新加坡求学,唯有回绝对方。

一些网络制片商也曾联系龚臣,能否为一些有声书、手机游戏配音,但龚臣担心自己的实力不足,外加课业繁重,都推掉了。

谈及自己的梦想,龚臣希望向中国知名配音演员张杰看齐,有朝一日能成为他的接班人。

龚臣说:“我的声线跟张杰很像,我经常会模仿他的声音。很多网友听了我的录音,都以为是张杰的原声。”

龚臣不仅从配音中找到家的温暖,更建立了自信,面对生活的挑战。他希望完成学业后,认真思考是否要成为全职配音员。想听听龚臣的一些配音作品,可浏览:instagram.com/hoshyusien/。

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