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用油画 记录日常的美好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5_03_2017_CJ_3_34846140_34846124_tanskn_x7skj.jpg

  一件物品之所以有价值,在于那份“人情味”(human touch) 。 23岁的青年画家杨子扬善于观察周遭,并通过油画记录新加坡人的日常。

  杨子扬的作品主要环绕他与家人的日常生活。《阿嬷的厨房》《落幕的咖啡店》及《傍晚的街灯》都是他近期具代表性的作品。其中 ,《阿嬷的厨房》更在去年的大华银行全国绘画比赛(UOB Painting of the Year)中,夺得亚军。

  记者首次接触杨子扬这幅作品时,还以为是一张普通的照片,近看才发现原来是一幅油画。不仅光线、物品的比例匀称,连选色都极其逼真,整幅画的构图是依据杨子扬祖母的厨房摆设所绘成,让人感 觉如入其境。

  杨子扬说,他与祖母拥有许多美好的共同记忆,厨房是让他最有感触的地方,因此想通过自己的油画将这份感动永久收藏。

以油画重现父亲童年海滩

  除了祖母,杨子扬也为爸爸画了一幅油画。去年,他在整理旧照片时,无意间翻到几年前,帮爸爸在樟宜海滩拍的照片。碰巧,他在为一份作业收集有关祖辈的资料,让他突然想起爸爸和祖父母,曾经居住在绝后岛(现在的圣淘沙)的事情。他心血来潮,决定以爸爸的童年,为他画一幅油画。

  杨子扬说:“这幅名为《大海》的油画,要带出爸爸对海洋的热爱。他小时候因为住靠近海,常会到海边划船和游泳。但在1975年, 他们一家被迫拆迁到直落布兰雅的组屋,从此就和海洋疏远了。但是我知道爸爸一直很怀念当时住在绝后岛的日子,于是在油画里融入船只,感觉像在印度尼西亚的小岛,让他仿佛‘置身’在小时候的情景里。”

  年仅23岁的杨子扬,已经举办过数场个人展览,展出地点包括位于乌节路的ION Art、Shophouse 5、古德曼艺术中心(Goodman Arts Centre),他也参与过“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和“平价艺术博览会”(Affordable Art Fair Singapore)等艺术活动。

唤起对日常生活的关注

  谈及创作的原动力,杨子扬说自己深受台湾导演侯孝贤、蔡明亮和英国剧作家萧伯纳(George Shaw)的影响。

  他说:“我很羡慕他们可以用很生动的方式来说他们的故事,并且利用他们的力量让社会注意到一些被遗忘的事。”

  自认个性相当内向的杨子扬说,油画让他找到平静和乐趣。他希望通过作品,唤起人们对日常生活的关注,并发现它们美丽的地方。

  想一览杨子扬的其他作品,可上网:yeotzeyang.tumblr.com, 或到他的面簿页面(www.facebook.com/tzeyang.yeo)追踪他的最新动向。IPEo1ZWK_400x400

年轻殡葬师 让往生者安稳走完最后一程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9_03_2017_CJ_3_34883049_34883047_tanskn.jpg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的过程。然而,不少人仍对从事殡葬业退避三舍,有人甚至对它感到极其恐惧。28岁的张自立,自幼便立志当一名殡葬礼仪师。他认为,能为往生者筹办一场庄重圆满的丧礼,是重要且有意义的。能让往生者安稳地走完人生的旅程,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

  礼仪师的工作是为往生者“梳妆打扮”,并指导丧家通过礼俗, 为往生者送行,且依据宗教习俗,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他也兼任丧礼策划人,为家属安排居丧的大小事宜。

  从小,只要组屋底层有丧家办理丧事,父母都会要张自立绕道而行,避开丧礼的地点。每当问起原因时,父母总是避而不谈。这反而让张自立对生离死别的课题愈加好奇。他通过各种方式,研究起本地的丧礼文化。

  他说:“我会翻阅报章讣告,看看是否有大户人家或不同籍贯的丧礼,然后抽空去看看他们的仪式、布置等。丧礼布置乍看大同小异 ,其实会因宗教、籍贯、往生者辈分而有差异。”

  张自立念中学时,也会在下课后到佛堂寺庙帮忙,偶尔陪同法师到办理丧礼的地点为他们服务。几年下来,他更加确定自己毕业后要往殡葬业发展。

  尽管充满热忱,也对自己的方向相当明确,张自立的入行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他说:“在本地,殡葬业大多是家族事业,并非任何人都能入行。我想向不同的寿板店咨询,但求助无门。很庆幸的,我遇到一位寿板店的业主肯破例,让我入行,教我如何承办丧礼。”

17岁设立殡葬公司

  年仅16岁的张自立就这样误打误撞入了行,经过一年的学习,他在隔年设立了自己的殡葬服务公司。一开始时,他仍然感觉自己做得 不足,担心有愧于往生者,于是他在间中到中国大陆及台湾深造,学习各地的殡葬礼仪,提升自己的见识面。

  由于表现优异,张自立在2009年从时任贸易及工业部高级政务部长易华仁手中,接获由本地私人企业界评选的“企业精神奖”,肯定他在殡葬业的付出。

  然而,身边仍有人质疑张自立是因为回报丰厚,才加入殡葬业。 《联合晚报》去年3月报道,有更多大学生因为收入稳定,而选择加入殡葬业,甚至有银行经理改行抬尸。

  对此,张自立说:“其实,不是每件事都可以用钱来衡量。这份工作的使命感要很强,24小时处在待命状态,真的不容易。而且,我曾为无数的贫困家庭免费办理后事,也为有经济困难的家庭承办低廉 的丧礼。若用金钱来衡量这份工作,这些贫困家庭恐怕就没人‘收尸 ’了。”

传承孝恩文化

  殡葬业除了筹备工作繁琐,时间紧迫,很多时候殡葬礼仪师也面对人们的异样眼光。张自立说:“丧礼在一般人眼里,被看成是很不吉利、有‘煞气’的地方。起初家人都反对,朋友也远离我,甚至还有人误以为我是因为‘死人钱好赚’才入行。其实真诚服务的心,是不会畏惧别人的流言蜚语。”

  张自立目前育有一名四岁的儿子,他说若孩子有兴趣,将亲自教导并传授知识。但他强调:“礼仪师行业不应该只是父传子承,我希望传给有爱心,肯为丧家付出,对得起往生者,秉持着传承汉族孝恩文化的下一代。”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告别2G年代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7-03-29 at 7.18.32 AM.png

从4月1日起,本地全面停止使用2G手机网络,意味着伴随着不少人一同成长的2G单色手机将走入历史。回想青少年时期使用的“水壶手机”,经历过2G时代的年轻人勾起哪些回忆?

怀念旧式短信输入法

就读南洋理工大学的苏镇宇(25岁)说:“我在15年前拥有第一台手机,当时市面上的手机从有天线,转变成轻便型, 我存了几个月的零用钱,才买下了当时最流行的诺基亚3310机号手机。这款手机也是不少年轻人拥有的第一台流动电话。 这台手机对我来说意义深刻,除了是第一台手机,更是我和朋友互相交流和 “较量”的工具。每到休息时间,我们就会拿出手机,比赛谁打字的速度快。因为每个按钮都有三到 四个字母,又不能同时间输入,所以相当耗时。不过,这正是乐趣所在,那时比赛的兴奋程度,是现在打字时不会感受到的。输了的同学得请喝水,我就这样赚到不少免费饮料。 ”

单纯玩游戏和听广播

从事服务业的23岁青年郑英杰说:“我的第一台2G手机是妈妈传下来的 “二手手机”。因为那时年纪小,妈妈担心我会遗失手机,所以给了我一台索尼爱立信P900手机。这台手机陪我度过至少6 年的成长岁月,一直到中四毕业才丢弃。 因为当学生没有什么钱,手机用的是 预付储值卡,不像现在可以自由上网,所以每一分每一毫都花得很谨慎。当时,我 几乎都在用手机里的免费功能,印象很深刻的是“Snake” 游戏,就是引导一只贪吃的蛇去吃所有的饲料。那是我中学时代,很精彩也很珍贵的游戏。 以前用2G手机收听电台节目,需要自己调制电台频 率。我以前在备考时,多亏有电台的陪伴,才可信心满满地应付考试。不少电台如今都有了应用程序,音质清晰,却少了那种在“沙沙”声中尝试“收讯”的感觉。 ”

初尝“个人隐私”快感

28岁空姐郭颖洁说:“我的第一台手机是拥有“长长天线” 的诺基亚6110机款。虽然当时这款手机有点过时,但我很珍惜手机给我带来的个
人空间。
当时,我正好升上中学,朋友多了, 有越来越多人会打来家里,而家人总会问东问西。有了手机,我初次体验到拥有个人隐私的美好,可以私底下和朋友煲电话 粥,说很多悄悄话,而且短信都可以在阅读后删除,不用经过父母的审查,更不用被他们问东问西,想起来就觉得挺过瘾的。 ”IPEo1ZWK_400x400

拍摄祖孙情短片 唤起年轻人关怀父母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2_02_2017_CJ_3_34468402_34468398_tanskn.jpg

生活中有太多隐形的“英雄”,我们往往把他们的关怀视为理所当然。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们至亲的父母。

目前在服兵役的23岁青年许瑞洋,通过自己拍摄的短片,希望唤起年轻人对父母的关怀。他去年就读义安理工学院电影、声响及录像系(Film, Sound and Video)三年级时,花了一个月筹划并拍摄这部名为 《摇篮曲》的短片。他希望借由短片,带出孝顺父母的重要性。

《摇篮曲》讲述一个小康之家的故事,夫妻倆工作忙碌,经常忽略家中的一老一少。因为“同病相怜”,祖孙的关系格外密切。他们常互动和聊天,后来孩子的父母,开始意识到自己既没有为孩子树立榜样,也忽略了年迈的母亲。

许瑞洋说,外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但他对婆婆的印象深刻,在他眼里,她是个慈祥温柔的好妈妈、好婆婆。他选择不直接用孩子和妈妈的互动作为故事的主线,是要强调岁月的匆匆飞逝。

他说:“这几年,我发现妈妈苍老许多。一想到数十年后,我们都要面对父母离开我们的事实,就觉得难过心酸。所以我想用婆婆这个角色,来提醒年轻人,岁月很快就会消逝, 我们要把握当下,孝顺父母。”

许瑞洋发现,现代年轻人宁可花时间滑手机,也不肯和父母,甚至祖父母多聊几句。“我们忙着长大的同时,父母也在慢慢变老。虽然这些话说起来有点老套,确实是恒久不变的定律。”

找“素人婆婆”演出

为了让影片更具真实感,许瑞洋在筹划前期花了数个星期,通过各种方式找“素人婆婆”参与演出。他说:“本地有不少实力派的婆婆级演员,但是我不想让观众认出她们,因为这样焦点将被削弱。我希望短片里的角色贴近你我,让这个人物通过最自然、不修饰的方式,说我们的故事。”

许瑞洋在访问中一再强调影片要保有“真”,或是受到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的影响。

他说:“我崇拜蛮多导演的,包括本地导演陈哲艺、法国导演罗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和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他们的作品给了我很多启发。但要说最喜欢,一定是侯孝贤。他的影片真实、真挚、且柔美,没有任何情节是突兀做作的,我想有一天拍出和他一样的影片,感染观众。”

私底下的许瑞洋其实非常努力,虽然比一般的学生走的路要长,但他相信只要不放弃,机会总会来临。

他说:“考完N水准之后,我就到工艺教育学院攻读摄影。我不断找资料和自我钻研,最终让我顺利考进义安理工学院的电影、声响及录像系,所以我一直相信只要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出头天。”

两部短片参加国际电影节

原本担心孩子前途暗淡的父母,看到许瑞洋在摄影与剪辑上的作为后,也决定全力支持他。《摇篮曲》是许瑞洋的第二部作品,实际上,早前他所拍摄的《大牌401》已在本地的电影比赛“ciNE65 III”获得最佳剪辑奖,影片甚至受邀到海外参展,包括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国际学生电影节”。张艺谋和张曼玉都曾为这个电影节拉开序幕。

但最让许瑞洋喜出望外的是,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曾经在他的个人面簿页面上指出, 《大牌401》是“ciNE65 III”电影比赛里他里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摇篮曲》则在“特拉维夫国际学生电影节”参展,也会在第五屆新加坡华语电影节放映。想知道更多详情,可上网https://www.facebook.com/LullabySGShortFilm/ 。IPEo1ZWK_400x400

南大失聪青年 为听障学生谋福利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1_02_2017_CJ_3_34456248_34456205_tanskn.jpg

5岁时因一场大病完全丧失听力后,24岁的蔡金龙仍积极拥抱生命,尽自己的力量,提高人们对听障者需求的意识,希望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

访问这名南洋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二年级学生前,还担心会有沟通障碍,但显然地,我的顾虑是多余的。访问过程中,他总是笑脸迎人,即使听不见,却非常用心地阅读我写给他的每道问题。

蔡金龙利用手机的短信功能自我介绍,他在短信里写道说:“我是一名聋哑人士,不懂得唇读,只懂得手语。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用手机打出你要跟我说的话,谢谢你。”

3年前,蔡金龙加入新加坡聋人协会(青年)当义工。他主要负责为有兴趣参与露营的青年听障者筹办活动,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与互动,加强彼此间的凝聚力。他也曾经负责筹划聋人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the Deaf, 简称WFD)主办的青年聋人营,让青年听障者通过活动找到自信,并发觉自己的专长。

蔡金龙说:“因为自己是聋人,所以能够将心比心,希望其他和我一样的聋人,能够得到更好的帮助。”

上课像看一场无声电影

在校园里,蔡金龙也参加了校园聋人组织Regular Service Project for the Deaf Community (简称RSPDC),为南大的聋人学生争取更多他们应有的福利。

蔡金龙说:“学校目前有聘请一组人来帮听障学生到各个讲堂课手抄讲义,我觉得挺有帮助的。但是手抄的内容还需经过审核,确保内容是正确的,因此学生有时需几天后才可以拿到讲义,在学习上有一定的挑战。”

身为一位健康的学生,我只能凭想象来试想蔡金龙的处境。蔡金龙说:“我上课时,就感觉像是看一场只有字幕,没有声音的电影。有时因为听不到,就会在课上发呆。”

蔡金龙非常感激身旁许多朋友,尤其是一位不愿具名的女同学。在课时,蔡金龙都会坐在她身旁,抄下她的笔记。一些老师得知蔡金龙的情况,也将口头呈现的项目改为书写的报告,方便蔡金龙做作业,让他非常感动。

蔡金龙感慨地说,不少人仍对听障者有不少的误解和歧视。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认识并接受他们,希望听障学生也可以在校园里感觉自在。

蔡金龙补充说:“听障学生因为身体的缺陷,要比一般学生付出更多的努力,所以我希望之后的学弟妹能得到更好的帮助,如在更短的时间内,拿到书写的笔记,或是网上教程能打上字幕,方便他们学习。”

蔡金龙将在两年后毕业,他希望能成为一名研究员或科学家,在研发领域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IPEo1ZWK_400x400

 

用快熟面编制毛衣 提醒都市人慢活

林国豪 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0_02_2017_CJ_3_34344976_34344974_tanskn.jpg

快熟面被一些人认为是垃圾食品,但对拉萨尔艺术学院毕业生林欣佳(24岁)来说,它却是珍贵的创作素材。过去3年,林欣佳一共制作出三件以快熟面为素材的艺术品,更在本地艺廊举行作品展。当中,以“面条毛衣”最受欢迎。

“编制快熟面”是林欣佳经过多番尝试后,所设计出来的艺术作品。它采用编织毛衣的原理,将一条条细小的面条,打造成一件美丽的“面条毛衣”。

林欣佳说:“利用快熟面来制作艺术品其实有更深层的寓意。因为快熟面是速食产品,之所以受到众人的青睐是因为它能在极短的时间烹调好。但是毛衣却是需要细心编织,花费时间长。而我要利用这个一件艺术品来提醒都市人,生活步伐有时不必太匆忙。”

林欣佳的“面条毛衣”曾在本地的一间艺廊Shophouse5展出,有人更花钱竞标,将艺术品拍摄成录像,永久收藏。

取材生活 引起共鸣

林欣佳对竞标感到欣喜,她从未想过通过艺术赚钱,而是单纯地想通过创作,来抒发情感。她说:“我喜欢从日常生活的人事物中找题材,因为那是最能让大众有共鸣。”

创作的过程中,林欣佳也曾遇到不少难题,从中也学习到要努力不懈,再接再厉。他说:“一开始用快熟面进行创作时,除了面条一直断裂,必须不断重来,我还曾经因为一时疏忽,在汆烫面条时,将一个碗给烧坏。”

她会时不时请教拉萨尔的老师,请他们提意见,从而进步和成长。信念极强的林欣佳也没有因为挫折而放弃,她到超市购买不同品牌的快熟面来测试它们各自的韧性和弹性,以找出最适合制作艺术品的材料。林欣佳说:“找到适合的材料,感觉就像找到对的对象,一切都变得得心应手。”

2014年初次制作的“编织快熟面”,如今还完好无损,面条不仅没有发出奇怪的气味,也没有腐烂迹象,这需要有效的储存方式。

她说:“我虽然没有给作品加入任何防腐剂,但是在制作艺术品时,我都会在川烫面条后立即将它们放置在冷气房里烘干,之后确保他们都维持在正常的室温,避免潮湿,这或可避免它腐烂或发出恶臭。”

去年刚毕业的林欣佳,希望能成为一名艺术家,通过自己的艺术品感染周遭和社会。想看林欣佳其他的艺术作品,可上网cynthiadsuwito.com。IPEo1ZWK_400x400

《回家》女一气场不足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03_02_2017_CJ_8_34273819_33966145_tayck.jpg

2014年的一部电影《亚历山大衰到家》里有句台词:“每当一个家遇上问题,都是让他们更加团结的机会”,用这句话来概括8频道今年年度贺岁剧,再适当不过。个人觉得,贺岁剧不一定要人多热闹,平实的呈现更能牵动人心,提醒人们回家的重要性。

《回家》即将播出大结局,重头戏码放在“村姑” 郑沛芝(洪凌饰)和痴情傻大哥苏东博(张振寰饰)是否能终成眷属。作为贺岁剧,相信结局将让人满意,且呼之欲出。

洪凌气场不及美心

洪凌初演女一,气场不足。剧中饰演泰国村姑的她,不仅剧中太过字正腔圆,泰国问候语“Sawadeekap”不到位,还觉得这名村姑只有“村姑型”没有“村姑魂”。在渔场“抓鬼”的情景,动作有点柔弱,说对白时也没有村姑的霸气与高亢:

“你是猫,我就是狗。”“敢扮鬼吓我,我才不怕。”

但洪凌与张振寰出演银幕情侣,觉得挺舒服、自然的。尽管年龄上有些差距,却也带出真实的社会面貌,即中年男子娶小媳妇的情况。

反倒是美心的演技愈加纯熟,喜欢她剧中大剌剌的个性,偷东西的场景演得到位,还有向老叔叔推销护肤产品时,那种睁眼说瞎话的深情与对白“快点给钱,我赶时间”,实在好笑。内心戏和哭戏也让人相当揪心,完整带出乐观背后,那种不为人知的痛。对她倒对自己的父亲,把他轰出家门的戏码尤其印象深刻。

此外,我尤其喜欢其中一场戏:美心和儿子子恒(郑凯泽)的对手戏。第2集中,儿子因为知道妈妈有宵禁,眼看监护人就要到家中视察,孩子不顾一切地拖延监护人到家中的时间;以及母子俩过后一同吃面的画面,让人深刻感觉到爱不仅是一个字,而是一种行动,深刻带出“家”的温暖。

我也对这部剧集的人物塑造感到新奇。面对太太无法生育的现实,包韦斌(苏梽诚饰)眼前有个愿意借腹生子的干妹妹,但这么做,也意味着得背叛太太。当然作为主流电视剧,题材虽然前卫,但始终不能“落实”,毕竟看的都是较成熟的家庭观众。

常青演员角色举足轻重

陈泰铭和曾诗梅三度演夫妻,感觉默契十足。长青演员如洪山(陈澍城饰演)和莲姐(洪慧芳饰)更为剧情抹上多一层意义,让观众思考我们是否遗忘了用双手把我们抚养大的父母。和剧集的主题曲《只怕不够时间看你白头》相呼应:“只怕不够时间看你的黑发,变成了白发。”

简单来说,长青演员在这部温馨贺岁剧里,起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为剧集增添真实感。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