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开篆刻网店: 要对得起石头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Screen Shot 2017-07-05 at 8.08.04 AM

杜沁筠为台湾歌手林宥嘉制作石刻印章时,一边听着他的歌,嘴角忍不住上扬。能为偶像制作专属印章,她觉得不可思议,心中涌起满满的幸福感。

杜沁筠(29岁),更为人熟悉的名字叫“白丝木”,10年前在国大求学时开始学习篆刻,几年前毅然将篆刻转为糊口的“全职”工作,在网上设立“白丝木篆刻店铺”。

至今,杜沁筠已制作逾800个石刻印章和橡皮章。为林宥嘉制作石刻印章,纯属机缘巧合。杜沁筠是受电台UFM100.3之邀,为林宥嘉制作印章作为纪念品,包括一个印有“The Great Yoga”字样的石刻印章,和刻有林宥嘉漫画头像的橡皮章。无论是林宥嘉的脸型、发型或脸部特征,她都刻画得相当逼真。

由于杜沁筠的手工精巧,不少网友都在网上要求她为一些活动,如婚礼、生日等,制作专属橡皮章,当中包括来自美国、台湾、日本和泰国的顾客。她说:“一开始我只卖自己设计的石刻印章,后来大家的要求越来越多样化,我也乐于尝试。” 此后,订单源源不绝。

顾客将印章图案文上身

让杜沁筠印象最深刻的,是几年前她刚开始开网店时,一名外国人定制了一个图形花哨的印章。他在收到印章后,对它情有独钟,索性把印章的设计文在身上。

杜沁筠得知后,有点受宠若惊:“那时我做的印章还不是很受欢迎,网店的评论也不多。顾客的肯定让我深受感动,也让我时时谨记,每一个寄出去的印章必须是我当时能做到最好的印章。”

她对自己的每一件作品都严格要求。她说,每个石印和橡皮章都是细心雕刻出来的,平均花上15分钟至三个小时。创业初期,她因为手艺不纯熟经常割到手,慢慢累积经验后,受伤次数也随之减少。

谈及篆刻最大的困难,杜沁筠说:“有些客人的设计复杂,让我却步。但为了不辜负他们,我会尝试刻一刻,当然也有失败的例子。手作是满满的一本血泪史,刻错一点就没法补救,只有重来。”

杜沁筠也积极参与文化与公益活动。她为“聚有爱”(Ground Up Initiative)志愿团体旗下的社会企业——触木(Touchwood)举办的筹款活动免费制作印章,也参与周星衢基金举办的“字在人家”生活展。她说:“这项活动很有意义,有助推广本地华族文化,能为他们刻制印章,我感到很荣幸。”

雕刻时要放下杂念

从一次又一次的篆刻中,杜沁筠体会到只要用心,无论任何事都能做好。她说:“这不是励志也并非矫情,而是切身经历。我试过在刻章之前与顾客谈得很不愉快,结果刻出来的成品丑到不行,追根究底就是不用心。刻章时一定要暂时将心中的不满与杂念放下,才能对得起因你而不再完整的石头。”

谈及全职投入网络篆刻店铺,杜沁筠发现自己能更灵活地安排时间,体验更多新事物。她说:“趁年轻,我什么都想试一下,体验不同的生活。我觉得手作是件很神奇的事,有的人喜欢跑步,有的人喜欢看书,而我喜欢刻章。它让我愉悦、让我放松。”

杜沁筠希望能做到每个人都能买得起至少一个专属篆刻印章,因此她的作品价格大众化,从10元到$90。想看杜沁筠的作品,可上网baisimu.sg。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提神剂伤害身体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martdrug1906.png

《海峡时报》日前报道,为争取理想成绩,在考场有更好的表现,有年轻人竟上网购买提神剂,让自己处在清醒状态,避免在考场中打瞌睡。不过专家提醒,长期服用这些药物可对身体造成严重伤害,比如心血管疾病、红疹、呼吸困难等。究竟学生为了考取好成绩,会对身体做出什么程度的 “牺牲”?

不应为了成绩而牺牲健康

24岁的陆美珍说:“考试期间精神一般比较紧绷,如果有提神的饮品或是保健品,我不介意多花一点钱买来吃,但我会先和药剂师确认,确保它没有副作用。我容易紧张,所以我会提前两个星期就开始筹备考试,并且制作自己的复习资料,这样方便自己吸收重点内容。”

她也说:“我不相信临时抱佛脚,比较相信踏实的备考,所以考试前夕,我反而会确保自己有足够的睡眠。不过我身旁有朋友因为太在意成绩,处于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他们有些会猛喝能量饮料或是鸡精提神,有些甚至会冲冷水澡逼迫自己清醒。我觉得他们这些行为对身体构成一定的伤害。其实,只要平时认真听讲,定时复习,考试期间是可以从容应付的。物极必反,短时间内要让一个人大量汲取资讯,对身心都是一大伤害,所以我认为年轻人不应为了成绩,牺牲健康。”

可利用其他方式让学习更有效率

23岁大学生黄政杰说:“药物本身存在太多副作用,而且听说对脑部的伤害很大,我根本不会想要尝试。我倒觉得可以利用其他方式来让自己的学习更有效率,比如吃好吃的糕点,或是喝一杯好茶或咖啡,可以转换心情,这样也更有动力来温习功课。再不然,组织一个临时的学习小组,和三两个好朋友一同复习,可以互相帮助厘清各自的疑问。”

他补充说:“在新加坡的环境里,熬夜备考是件稀松平常的事,见怪不怪。我也曾经为了准备英文考试完全不睡觉,结果隔天考完试后就病倒,结果还不及格,想起来都觉得不值得。我想说的是,备考熬夜一两天还好,长期过着这样日夜颠倒的生活,我真的不太认同。年轻人本身要有意识,自己是不是已经跨过了伤害自己的界限,如果为了考取好成绩,不惜吃药,逼迫自己不能睡,那实在得不偿失。”

补足睡眠更有精力应付考试

24岁的大三生邱婉芯说:“我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些为了考取理想成绩,不惜牺牲健康的学生的心态。到底是父母、社会还是自己的压力,让他们得用这种方式来逼迫自己处于“最佳状态”呢?我和他们正好相反,我一般在考试期间反而会补足睡眠,这样在考场里才能更有精神和精力应付考试。我也觉得这么做,记忆力更好。”

但她说:“我身旁有朋友会在考前的两到三天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让任何人打扰,并且不分日夜苦读所有的资料,我觉得这其实很不健康,所以也不认同。我的做法一般是,喝咖啡或是能量饮料,但累了就会去休息。我也尽量多摄取蔬果和维他命,让自己的抵抗力能增强。小点心和好听的音乐也是必需的,因为那是心情的调剂。真的感觉压力大到喘不过气时,我会打电话找朋友聊一聊,排解压力,让自己能有暂时呼吸的空间。”IPEo1ZWK_400x400

对着麦克风喷口水? 青年用行动 改变父母对口技印象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Screen Shot 2017-06-21 at 4.31.42 AM.png

从未受过专业口技(Beatbox)训练的李宇健(21岁)无师自通,在本地及区域多个口技比赛中表现卓越,他还准备在服役后,成为全职的口技表演艺人。

去年入伍前,李宇健参加了多项本地和区域的口技比赛,并先后在吉隆坡举行的“哈米吉多顿口技决战”(Armageddon Beatbox Battle)和“狮城口技大赛”(Lioncity Beatbox Battle)中抱走冠军,双料加冕让他喜出望外。但印象最深刻的比赛,李宇健认为非2015年首次参加的“新加坡口技大赛”莫属。

李宇健说:“当时我学习口技两年多,还算很稚嫩。要在一群著名的口技表演艺人,像Dharni、Alem和Pepouni前表演,心里真的非常紧张。但我想只要有热忱,就会克服所有障碍,勇往直前。最终,我在该比赛中夺得亚军。”

比赛结果曝光后,为李宇健争取到不少表演机会,他曾在新加坡理工学院开放日,以及几个嘉年华上担任表演嘉宾。一些观众被他的表演所吸引,开始关注他上载到网上的口技视频。

李宇健说:“有一次我在学校食阁用餐时,突然有两个陌生人向我走来,问我是不是YouTube里的那个人。这让我相当惊喜,也决定把口技表演好,不让他们失望。”

身为全职服役人员,李宇健无法接下任何表演工作。但是,他仍然坚持每星期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上载新的视频和网友分享。这些视频一般会吸引至少1000次点阅,培养了一批死忠的粉丝。

计划申请街头艺人执照

为了不让自己的口技退步,李宇健也会趁着军训的空档加紧练习。如此长时间的反复表演口技,是否会对喉咙构成伤害?

李宇健说:“很多人对口技有很大的误解,其实只有一小部分的声音是靠喉腔发出的。口技里常出现的喉咙低音(throat bass) 和内向低音(inward bass)是靠不同的声音部位发声,而且只要运用恰当,喝足够的水和充分的休息,基本上不会有太大伤害。”

李宇健的父母一开始并不赞同儿子表演口技,对他们来说那是在“对着麦克风喷口水”。但看到他对待口技的认真态度,加上在比赛中的优异表现,父母亲逐渐对口技改观。

李宇健说:“他们现在都挺支持的,除了一些时候,我在深夜练习,他们会进来房间叫我小声点,哈哈。”

明年将服完兵役的李宇健,希望退伍后从事更多口技表演的工作。他也考虑申请街头艺人的执照,通过一系列的走唱会,边表演边学习,增强自己在舞台上的自信。

想看李宇健的口技表演视频,可上他的社交媒体instagram.com/emptysets。IPEo1ZWK_400x400

提倡自备午餐 四大学生送餐盒与食谱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lunchbox.jpg

都市人工作忙碌,尤其大学生,课业繁重,早午餐一般都在外解决,糖分和盐分难以控制。

281人愿意自备餐盒

为了提倡健康饮食,四名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的应届毕业生陈玉琳(24岁)、庄蕙绮(23岁)、林碧嘉(23岁)和沈耘汉(25岁),近期展开为期六个月的“自备午餐饭盒”推广运动(The Lunchbox Movement)。他们不仅送免费的餐盒给活动参与者,还在网上提供免费食谱,指导他们制作健康美味的午餐,迈向健康饮食的道路。

“自备午餐饭盒”筹划小组数月前在网络对约500人进行调查。调查发现,多达54%的大学生每周会在外吃早午餐四到七次,而且大多的饮食都不太健康。

为了改变大学生的饮食习惯,筹划小组展开长达三个月的宣导工作。他们在校园里召集参与者,凡是在网上表达每周愿意至少自备两次午餐餐盒的参与者,都会获得一个精美的餐盒,以鼓励他们将意愿付诸行动。截至今年3月底,共有281人愿意自备餐盒。

营养师提供简单食谱

此外,筹划小组也积极在社交媒体展开系列的有奖游戏,并且设立荣誉榜。每周小组都会在facebook和Instagram的荣誉榜上,介绍一名自备餐盒的参与者,并说出他们自备餐盒的故事;希望借由这些人的声音,鼓励更多人自备餐盒,提倡健康饮食。

为了鼓励更多不会烹饪的年轻人自备餐盒,筹划小组请教本地营养师,打造15至30分钟速成的简单食谱,供年轻人参考。推出的网络食谱极具新意,当包括“花生酱拌意大利面沙拉”“虾仁藜麦炒饭”和“无油鸡肉春卷”等。

商家看准“自备午餐饭盒”潜力

“自备午餐饭盒”是四名大学生的毕业作品,他们希望借这个活动回馈社会,为国人的生活带来正面的影响。

陈玉琳说:“筹划这个活动的灵感,源自我们自身的经历。因为曾经到国外交换和实习,我们发现自备餐盒不仅省钱,还相当健康,于是想将这个想法和更多人分享。”

林碧嘉也说,在筹划这项计划时,因为需要兼顾的事项繁重,为了不浪费时间排队买午餐,小组成员几乎都自备餐食,在过程中意识到自备餐盒的诸多好处。

筹划初期虽然遇上预算的挑战,但“自备午餐饭盒”小组没有放弃,成功征集到更多参与者自备餐盒,在网上也得到一定的讨论和回响。一些商家看准“自备午餐饭盒”的网络潜力和影响力,纷纷询问有关赞助的事项,让小组相当鼓舞。

想了解更多有关“自备午餐饭盒”的资讯,可上网https://thelunchboxmovement.tumblr.com/。IPEo1ZWK_400x400

与帮佣交友 助融入本地家庭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6_04_2017_CJ_5_35138932_35138905_tanskn.jpg

对不少本地孩子来说,由于父母都出外工作,负责照料他们生活起居的家庭帮佣或许是成长过程中,最了解他们的人。

四名南洋理工大学大四生余欣霓 (22岁)、李志湧(25岁)、廖莉颖 (22岁)和傅莉婷(22岁)希望通过“和帮佣做朋友”(Maid a friend)社区关怀计划,对这些默默付出的家庭帮佣表达心中的感谢。

廖莉颖说:“家庭帮佣在我的成长岁月里,扮演重要的角色。除了家人朋友,她最了解我的喜好和生活习惯。但是当我们渐渐长大,却和她们疏远了,甚至不再说话,所以我想通过这项计划唤起大家的意识,不要忘记帮佣给予我们的关怀和照顾。”

余欣霓回忆起童年时的帮佣时说:“我和帮佣的关系非常亲近,我们同睡一间房间,她经常听我倾诉心事。但是,长大后才发现,原来都是我在诉苦,没有人认真听她的故事。”

“和帮佣做朋友”在网上进行400人的民意调查,结果发现75%的受访者在过去一个月内,没有和帮佣交谈。

为了重新拉近青少年、雇主和帮佣之间的距离,“和帮佣做朋友”从去年10月开始筹划,并在过去几个月举办一系列的讲座、聚餐和展览,包括在农历新年前后举办三场温馨的小型聚餐,邀请10户家庭和他们的帮佣共进晚餐。

办聚餐拉近雇佣关系

小型聚餐除了特别安排帮佣们最怀念的印度尼西亚、缅甸和菲律宾餐食,“和帮佣做朋友”也安排一系列活动,拉近帮佣和雇主及家庭成员之间的距离。

李志湧说:“聚餐时,我们特别制作了话题小卡片,以轻松、好玩的话题,像最喜欢的食物等,让雇主和帮佣在轻松欢愉的气氛下敞开心胸,相互了解。”

此外,“和帮佣做朋友”也在全岛多个地点举办流动展览,展示帮佣们的生活写照,和她们对未来的期许与展望。 展出的地点包括巴西立东民众俱乐部、忠邦城、宏茂桥图书馆等。

傅莉婷说:“通过展览,我才发现这些帮佣也有很多梦想。让我最感动的是,很多帮佣虽然口头上没说,但当雇主带她们一同出国旅行时,她们心中其实很感激,因为感觉自己融入于雇主的家庭里。”

部分录像也上载到“和帮佣做朋友”官方面簿页面上,由于话题新鲜,贴近你我生活,上载后三周就有超过3万人点阅。

廖莉颖希望国人可以多关怀离乡背井到新加坡工作的家庭帮佣,给予她们关怀,排除阶级之分。若你家中也有热心助人、关怀备至的帮佣,不妨也到“和帮佣做朋友”面簿表扬她们,让她们的努力受到肯定,网址是facebook.com/maidafriend。IPEo1ZWK_400x400

为动画“打灯” 成就一场“魔术秀”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Screen Shot 2017-04-26 at 3.57.24 PM.png

小时候跟爸爸到戏院观看第一部《玩具总动员》(Toy Story)后,许荣介深受启发,认为动画片可以给小朋友带来欢乐,因此下定决心,长大后要参与制作动画片。如今他梦想成真,成为索尼制片公司Imageworks的技术指导(Technical Director)。

许荣介说:“我的童年是由一部又一部的动画片组成。我觉得动画片有一股魔力,深深地吸引我。我很好奇这些动画片是怎么制成的,因此我告诉自己,长大后一定要参与动画片的制作,了解整个过程。”

许荣介中学毕业后,到南洋理工学院修读动画系,除了学习制作3D人物,他也掌握简单的动画特效。许荣介利用服兵役期间思考人生,并在退役后作出重大决定——到美国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深造。

三年的大学课程,许荣介学习专业的艺术与动画设计技巧。尽管使用的软件和接触的人事物与新加坡不同,但许荣介不害怕改变与尝试,并且认真学习。出色的表现,为他争取到在现任公司Imageworks实习的机会。毕业后,许荣介被公司录取,成为全职的技术指导。

许荣介负责为动画片打灯和兼顾整体的美感。想象一出舞台剧刚开场,现场一片漆黑,这时舞台上第一道柔光慢慢亮起,接着是更多复杂的灯光特效,这就是许荣介的工作。

许荣介说:“虽然我没有直接参与绘画和设计动画人物,但是这份工作最具满足感的,是能看到影片点亮很多年轻的心灵,对他们的生活有所启发。”

曾经对动画片充满憧憬,如今成为这场“魔术秀”的一分子,让许荣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正一步一脚印,实现自己的动画梦想,他给自己6年时间,希望能当上灯光团队总监。

许荣介说:“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有时在工作上也会遇到瓶颈,但我告诉自己,这是一份难得的工作,是我的梦想,我不会放弃,会勇往直前,不辜负支持我的家人和朋友。”

希望为本地动画市场献力

虽然不少人认为动画行业充满不确定因素、竞争激烈,发展前景也较为模糊,但是许荣介认为这是个迅速成长的行业,他也相信这行会越来越吃香。

父母对许荣介的决定都给予支持,只要孩子享受自己所做的,薪金多寡不是最关键。

目前在加拿大温哥华发展的许荣介,还不确定自己会不会长期留在国外,但他希望能够汲取更多知识,日后能为本地的动画市场献一分力。他之前参与《蓝精灵3:失落的村庄》(Smurfs: The Lost Village)的制作,这部动画片已在本地上映。IPEo1ZWK_400x400

青年用油画 记录日常的美好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Screen Shot 2017-05-08 at 12.25.26 AM.png

  一件物品之所以有价值,在于那份“人情味”(human touch) 。 23岁的青年画家杨子扬善于观察周遭,并通过油画记录新加坡人的日常。

  杨子扬的作品主要环绕他与家人的日常生活。《阿嬷的厨房》《落幕的咖啡店》及《傍晚的街灯》都是他近期具代表性的作品。其中 ,《阿嬷的厨房》更在去年的大华银行全国绘画比赛(UOB Painting of the Year)中,夺得亚军。

ZB_25_03_2017_CJ_3_34846140_34846124_tanskn_x7skj

  记者首次接触杨子扬这幅作品时,还以为是一张普通的照片,近看才发现原来是一幅油画。不仅光线、物品的比例匀称,连选色都极其逼真,整幅画的构图是依据杨子扬祖母的厨房摆设所绘成,让人感 觉如入其境。

  杨子扬说,他与祖母拥有许多美好的共同记忆,厨房是让他最有感触的地方,因此想通过自己的油画将这份感动永久收藏。

以油画重现父亲童年海滩

  除了祖母,杨子扬也为爸爸画了一幅油画。去年,他在整理旧照片时,无意间翻到几年前,帮爸爸在樟宜海滩拍的照片。碰巧,他在为一份作业收集有关祖辈的资料,让他突然想起爸爸和祖父母,曾经居住在绝后岛(现在的圣淘沙)的事情。他心血来潮,决定以爸爸的童年,为他画一幅油画。

  杨子扬说:“这幅名为《大海》的油画,要带出爸爸对海洋的热爱。他小时候因为住靠近海,常会到海边划船和游泳。但在1975年, 他们一家被迫拆迁到直落布兰雅的组屋,从此就和海洋疏远了。但是我知道爸爸一直很怀念当时住在绝后岛的日子,于是在油画里融入船只,感觉像在印度尼西亚的小岛,让他仿佛‘置身’在小时候的情景里。”

  年仅23岁的杨子扬,已经举办过数场个人展览,展出地点包括位于乌节路的ION Art、Shophouse 5、古德曼艺术中心(Goodman Arts Centre),他也参与过“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和“平价艺术博览会”(Affordable Art Fair Singapore)等艺术活动。

唤起对日常生活的关注

  谈及创作的原动力,杨子扬说自己深受台湾导演侯孝贤、蔡明亮和英国剧作家萧伯纳(George Shaw)的影响。

  他说:“我很羡慕他们可以用很生动的方式来说他们的故事,并且利用他们的力量让社会注意到一些被遗忘的事。”

  自认个性相当内向的杨子扬说,油画让他找到平静和乐趣。他希望通过作品,唤起人们对日常生活的关注,并发现它们美丽的地方。

  想一览杨子扬的其他作品,可上网:yeotzeyang.tumblr.com, 或到他的面簿页面(www.facebook.com/tzeyang.yeo)追踪他的最新动向。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