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线上直播 成未来补习新趋势?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补习再也无须面对面?本地22岁大学生林恒光与友人,共同开发 线上补习平台Cudy,利用摄像镜头和现场直播功能,让补习老师在网 上同时向五名学生授课,节省出勤时间和费用。

  林恒光在求学时上过不少补习班。当补习的时间碰上下班尖峰时 段,常担心无法准时赶到补习中心。于是,他今年和友人一同开发网 络教学平台,让补习老师和学生能在线上交流,颠覆了传统面对面的 教学方式。

  线上教学平台自推广至今,已经拥有100多名学生。不少学生使 用后,都表示新奇和管用。他们能将原本花在出勤的时间用在别的事 情上。

若不满意教师教学可转换“窗口”

  Cudy究竟如何运作?首先,线上补习老师会在网络平台上注明自 己的补习时间和收费。若觉得合理,学生即可在网上报名并直接在网 上上课。为了让学生能更好地选择适合自己的补习老师,学生的首堂 课免费,只有在确定并且满意教师的教学,才须付费。考虑到大班的 局限,Cudy目前限定一堂课最多教五名学生。

  据了解,不少实体的补习中心都考虑转型,尤其是在现有的实体 教室中,融入网络直播教室以增加学生数量。Cudy也是他们考虑的合 作单位之一。

  一些家长向Cudy透露,他们挺喜欢线上补习的概念,因为一旦觉 得不适合,就可以转换另一个“窗口”,寻找适合的补习老师。家长 也可以在一旁观看孩子的补习过程,不像传统的补习中心授课时,家 长是不准进入的。

  林恒光也说:“线上补习的好处是,即使学生在假期出国,照样 可以在世界各个角落上网上课,不会影响课程进度。”

老师在虚拟白板上教学

  除了利用耳机和摄像机对话,Cudy还有一个“留言板”的功能, 让学生提出自己的疑问。其他一同参加补习的学生,可以更清楚看到 他们的提问。此外,Cudy也设有“虚拟白板”(Digital Whiteboard ),让老师能如同在白板上教学,轻松传达知识。

  补习中心成本高,除了得缴付电费、租金,还有员工薪金,还得 确保拥有一定的学生数量,才不亏损。林恒光预计网络补习将是未来 的新趋势,因为更多人能在不同场合、时间,提供或接受补习,让整 个教学的过程变得简易,符合新加坡迈向“智慧国”的目标。

  为了吸引更多补习老师加入,目前Cudy只向他们收取15%的平台 费,其余收入都归老师们所有。林恒光说:“他们不仅省下了出勤费 用,也无须缴付一般补习中介抽取的高额介绍费。”

        想知道更多有关 Cudy线上补习的服务,可上网http://www.cudy.co了解更多。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青年用九宫格记录生活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Screen Shot 2018-07-25 at 6.19.11 AM.png

用过社交媒体Instagram的人都知道,一般界面会显示用户最新上载的九张图片。设计指导林湧违(30岁)以此为灵感,开始利用九宫格来记录日常与所见所闻。

林湧违说:“2015年开始,我抱着实验性的心态去探索,把周遭看到的不同人事物,拼凑成类似漫画的九宫格图像。社交圈里的朋友都向我反映这样的概念蛮独特的,我于是制作更多新作品,它渐渐成为我展示个人作品的平台。”

林湧违的作品大量运用图片的色调、排版和空间为照片加工,在艺术的语言里,它的感觉就像“蒙太奇”,在同一个主题下,把不同的零碎片段集结在一起,表现一种生活态度。

说起生活态度,林湧违很多作品的灵感都来自华语流行歌曲。名为“等一个人”的图组,就是源自台湾歌手林芯仪的《等一个人》,也是台湾电影《等一个人咖啡》的主题曲。这个图组以黑白条纹作为贯穿作品的设计,表现图中两个不同男生在等待心目中那个“她”。

仔细一看,你还能看到桌面上的细节,等待有些时候像咖啡一样苦涩,也可以像芝士蛋糕拥有淡淡香气和甜蜜。这就是林湧违作品的奥妙之处,你总能从图组里看到不同细节,让你联想到自身的生活片段。

林湧违的另一兴趣,是画歌手的图像。在绘画时,他会全天播放该歌手的歌曲。“我在画孙燕姿时,把自己沉浸在她的歌声里,听了她的歌曲不下1500次。”

幸运的是,林湧违在一名本地电台DJ的穿针引线下,让刚巧在为新专辑造势的孙燕姿,看到林湧违为她绘制的图像,让他喜出望外。

为家人留下美好记忆

林湧违说,华语流行歌曲的意境丰富,容易让人产生很多联想和画面,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在创作时聆听这些歌曲。他所绘画的艺人头像,还包括卢广仲和张惠妹。

张惠妹的歌曲《身后》,更是让林湧违思考自己往生后的世界会怎样?他希望为家人留下的,是美好、灿烂的生活片段。因此,他希望通过所制作的图组,让爱他的人永远记住他。

林湧违说:“一开始,我主要以朋友为图组的主角,但从去年开始,我发现我也要为自己的生活做一些记录,所以现阶段的作品,主要是以我个人为主。”

为了让人们更了解图组的主题,林湧违都会配合图片,附上给他灵感的歌词。

林湧违说:“没有文字的图片虽然也很美,但我觉得文字可以让画面升华到另一个境界,更可以细品歌词里的内涵。”

想看林湧违的作品,可上网:instagram.com/ronlinrw。

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Food 美食

赴美学做糕点 圆一个甜甜梦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Screen Shot 2018-07-11 at 11.34.45 AM.png

因为小时候常到食品厂,尤其是糕点烘焙厂参观,让林春丰(26岁)从小便对制作糕点产生兴趣。他不选择安逸的朝九晚五上班族生活,而是远赴美国挑战自我,提升自己制作糕点的技巧,希望学成归国后,开设自己的糕点专卖店。

林春丰在完成国民服役后,向父母提出想到美国深造的意愿。对从没出过远门的林春丰来说,那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决定,父母也全力支持他。

林春丰坦言,他的内心对未知感到忐忑,但还是决定放手一搏,踏出舒适区。他报考美国烹饪学院开办的烹饪文凭,除了必须在位于纽约的校园学习烹饪技术,还得到高档餐馆实习。

林春丰目前在拥有“米其林二星”的纽约法式餐馆Jean Georges担任实习糕点厨师。他每天的任务是制作“小四款甜点”(Petit Fours),那是餐馆为客人精心准备的甜点。

他说,最难制作的法式甜点是梳芙厘(soufflé)。因为除了得拿捏好蛋白和糖的比例,整个烘焙过程,细节的掌控是关键。

林春丰说:“温度若控制不当,甜点在冷却后就会松垮,看起来不美观,所以非常考功夫。”

从失败中累积经验

每每把甜点“做坏”,林春丰都会感到心灰意冷。尤其是他从未接触过烹饪,在学习烹饪时,也遇到不少难题。

他说:“和其他有经验的同学相比,我的烹饪知识几乎等于零。对于好或不好,我完全没有概念,因为很多西式甜点都是高价位,我从来没有尝试过。但是我告诉自己,每天累积一点经验,总会学习到一些东西,重点是永不言败。”

林春丰每天平均花至少10个小时在厨房里,而且有时还得加班到晚上10点。长时间站着,加上须要时刻全神贯注,不仅考耐力,也考体力。虽然辛苦,但林春丰从不埋怨,反而觉得从实习中大开眼界,也学到如何安全、有效及小心地处理食物,并确保食物在端到客人面前时,完好无缺。

在应付学习和实习的当儿,林春丰也会利用私下时间,以水果、香料和茶叶做实验,尝试研发自己的糕点。

谈及学习的楷模,林春丰说,他非常仰慕美国美食家兼厨师艾丽丝沃特斯(Alice Louise Waters),因为她不仅能写作、烹饪,还是“从农场到餐桌”(Farm-to-table)鲜采烹饪理念的发起人之一。林春丰更难得在5月初,到艾丽丝工作的餐馆实习。

他说:“虽然是免费担任一星期的厨房助手,却让我获益匪浅。除了见识新鲜食材如何提升菜肴的品质,也学到如何保障食客的健康和用餐体验。”

压力大时,林春丰总会想起家人朋友。他说:“出国前,我时不时会煮给他们吃,看到他们满足的笑脸,我就会时刻提醒自己,那是我的目标,我要努力学习,让未来的顾客也同样享受这种品尝到美食的满足感。”

林春丰明年5月才会结束在纽约的实习。他希望在毕业后,能设立自己的西饼店,售卖拥有自己特色的糕点。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urveys 民声民意

三人两语:没有吸管的日子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620_CJ_doc70lz7gkbqz83s5oablt_20110756_tanskn.jpg

本地快餐连锁店肯德基从上周开始停止在本地84家分店,为在店内用餐的食客免费供应塑料杯盖和吸管。公司说,这项举措是为拯救地球提倡绿化行动尽一分力。肯德基预计每年将能减少使用17.8公吨的即用即丢塑料品。青少年对这项措施持着什么样的态度?他们认为这有助于提高国人的环保意识吗?

在潜移默化中培养环保意识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蔡委翰说:“比起很多先进城市,如日本和台湾,当地人民的环保意识比新加坡人来得高。他们为垃圾分类和减少使用不可自然分解的物品,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新加坡人仍大量使用塑料袋、吸管和对环境有害的物品。”

他也说:“虽然我觉得肯德基的做法功效不会太大,但凡事都要有个起点,让国人慢慢习惯不用塑料杯盖和吸管,在潜移默化中,培养环保意识。尤其是由大机构带头推行环保行动,相信对国人会起着一些影响。”

快餐店是为了节省开支?

22岁南洋理工大学徐咏冰说:“正面来看,肯德基的这项举措将起着一定的环保作用。对一些小朋友来说,或许会带来不便,因为他们不习惯直接用杯子饮水,或是杯子太重容易打翻,造成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她也说:“而且没有了杯盖,一些人或许会觉得不卫生,因为服务生在处理食物时,有时会咳嗽,或是有灰尘,所以我觉得它很可能会像之前的自备环保袋的行动一样,只取得短暂成效。而且肯德基突然宣布全面停止供应吸管和塑料盖,不免会让人觉得公司是为了节省开支,多过于提倡国人的环保意识。”

从校园开始长期宣导

24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王春安说:“不少国人现在都选择打包或是叫外卖服务,所以这项举措在一定程度上是受限的。但是,凡事都要有人带头,我觉得肯德基的举措是值得赞扬的。但是,我认为环保意识应该从根本来灌输,比如在校园里进行长期宣导。我也是从学校教育中,才开始在家中为垃圾进行分类。”

他也说:“我之前到台湾旅行,发现当地人的环保意识非常强烈,也想学习,就从那里买了能再循环使用的筷子,之后我在外头用餐,便无须使用一次性的筷子,减少制造垃圾。”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跨越语言障碍 马来学生参与华语失智症电影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508_CJ_doc701toop8h7d1i0nzvcpd_08182607_tanskn.jpg

当深刻的记忆完全被抹去,失智症患者的家人从此被当成是其生命中的“过客”,那会是个怎样的世界?

四名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应届毕业生梁伶蔚 (23岁)、方毅臻(23岁)、蔡洁仪 (23岁)和赫达棉(Nurul Hudah,27岁)花了六个月时间,一手包办策划、拍摄和后制工作,完成一部名为《你还记得我,妈?》的感人短片。其中,完全听不懂华语的马来学生赫达棉,更是跨越语言障碍,担当起影片制片人,非常具有挑战。

根据杜克—国大医学院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到了2050年,我国患有失智症的人口,将从目前的约3万人,骤增至近8万人。不仅如此,失智症也有年轻化趋势。

为了加强国人对失智症的认识,《你还记得我,妈?》颠覆了以老年人为失智症患者的刻板印象,剧组通过短片叙述一名刚过60岁的母亲与25岁儿子俊凯(马纬翰饰)的互动,带出这个新趋势。

剧中,热爱演戏的俊凯积极参与电视台举办的试镜活动。他全情投入演艺事业,穿梭于各种角色,却忽略了在现实生活中扮演一个好儿子。阿姨偶然的一次探访,才点醒俊凯要关注失智症日益恶化的母亲。

制作人梁伶蔚说:“很多国人都认为失智症只会发生在年长者身上,但如果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要如何应对?尤其是还在求学的学生,他们没有经济基础,要怎么如常过生活?这是我们要带出的新课题。”

把握与家人的日常

编剧方毅臻认为,现代年轻人过于注重个人发展,而忽略生活中最重要的“小事”。她说:“我们刻意将片名最后一个字‘吗’换成‘妈’,就是要带出家人的重要性。”

近日,本地发生不少年轻人因车祸早逝的消息,让梁伶蔚感受到人生的无常。方毅臻也说:“因为人生无常,我们更应该把握与家人的日常。”

谈及影片的卖点,导演蔡洁仪说:“我们希望用最短的时间感动观众,所以避免把影片弄得太长,整个短片只有12分钟,但信息非常明确,能让你在观看时思考和反思。”

有趣的是,影片主要以华语叙事,完全听不懂华语的马来制片人赫达棉,须跨越语言障碍,完成这项不可能的任务。

赫达棉说:“虽然影片以华语录制,但所要表达的主题却是共通的,不论语言、宗教、性别或是社会身份,每个人都有可能患上失智症。所以我用心去感受去拍摄,完成这部作品。”

赫达棉在与家人分享作品时,他们还默默掉泪,让她感觉拍摄这部影片格外有意义。

《你还记得我,妈?》已经完成后制工作,并提交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参赛,制作组也将在南大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举办的“Filament 2018”影片展览上,播放这部短片影片。有关售票详情,可在7月初浏览:facebook.com/filamentshowcase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urveys 民声民意

三人两语:世界捐血日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601_CJ_doc6w1w6prokn412rbsw6ki_01180946_tanskn.jpg

6月14日是世界捐血日。根据新加坡红十字会之前的数字,本地每年需要12万包血,对血液的需求预料会逐年增加3到5%。到了2030年,需求将达到22万包。但本地捐血人数,相比其他国家仍然偏低,仅有1.8%的居民人口是捐血者。本地年轻人知道捐血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捐血吗?

因捐血程序繁琐而却步

26岁南洋理工大学生丁士轩说:“我和多数国人一样,没有捐血的习惯。虽然知道本地不少医疗中心有捐血设备,但是想到捐血者须做健康评估问卷调查,还有一些繁琐手续,就却步了。”

他也说:“我想很多国人也觉得,反正我不捐血,其他人也会捐,所以不觉得自己非捐不可。周围一些人也有误解,认为捐血会导致身体虚弱,或产生一些副作用。我曾读过一篇报道,说捐血不但不会伤身,还能让体内的铁质维持平衡,所以利人利己,何乐不为?”

以捐血方式纪念自己18岁

24岁新加坡理工大学生梅宏说:“我在朋友的影响下,18岁便开始定期捐血。他是以捐血的方式来纪念自己到了18岁法定年龄,所以非常有意义。我也受到他的影响,从18岁生日起每四五个月就去捐血。很多人害怕捐血,因为担心自己可能会因此贫血,或是感到不舒服。”

他也说:“其实捐血不但不痛,还能拯救他人生命,同时促进自己的身体健康,比如减低患心脏疾病的概率等。 妈妈去年因为生病,送院后须要紧急输血,我成了受惠病人的家属。一包血可以救活三个人,尤其对A-和B-等罕有血型的病人来说,他们在紧急时刻更难找到血液供应,所以更迫切需要同个血型的捐血者挺身而出。”

捐血的毅力勇气令人佩服

26岁行政人员蔡青燕说:“施比受更有福,一个身体健全的人,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其他较不幸的人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我一直很佩服那些定期捐血的人,尤其是捐献血小板的人,因为那是需要很多毅力、勇气和决心。”

她也说:“他们不求回报,一心想帮助人,我觉得很值得我们学习。可能捐血会造成几分钟或几小时的不舒服,但是这个小举动却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甚至救人一命。我看过一些有心人很想捐血,但是身体状况却不允许,我希望更多人可以积极捐血,让社会变得更温馨更美好。”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青年设计手机应用 改善大学生通勤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26A40DB5-D6A4-4426-90EA-D4D1377D21FB.jpeg

许绩豪(23岁)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电脑工程系一年级生,他三年前在新加坡理工学院修读工程系时,毕业作是设计一款查看新加坡两个关卡交通情况的应用程序。

除了为应付学业,他更希望能通过自行研发的手机应用改善家人朋友的生活。

许绩豪说:“国人可以上陆路交通管理局的网站查看关卡的交通情况,但很多时候因为在开车不能同时用手机输入网址等,所以我想到制作一个可以简化这个过程的应用,加上妈妈经常进出马来西亚,我是为了她才编写这个应用。”

除了关卡的交通情况,许绩豪也关心国大校园内学生通勤的情况。虽然校方提供一个查看校内巴士等候时间的应用,但用法较繁琐,于是许绩豪利用更鲜艳的颜色,以及更简易的显示方式,让学生及时掌握巴士进出站的情况。

他说:“一些学生用了之后,会给我反馈,我再根据他们的建议做出调整。”

许绩豪研发的手机应用软件可供公众免费下载,但目前受惠的主要是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群,他希望将影响的范围扩大,让更多人的生活得到便利。

他说:“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可以和本地交通业者,尤其是新加坡地铁公司合作,研发更具互动性的手机应用,让地铁和巴士乘客能够更轻易掌握相关信息。”

明年即将毕业的许绩豪希望能进入电脑程序的领域,通过所学,对社会做出贡献。

许绩豪也说:“我是用简单的软件设计这些手机应用,没有花到钱。我想说的是,做些事改善人们的生活,其实不须要花很多钱,重要的是你的出发点。”

许绩豪也欢迎公众提意见,提议可以设计哪些应用。想下载许绩豪设计的手机应用,或与他交流,可上网:kohchihao.com。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