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自修“模特系” 本地青年走上国际T台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6_02_2017_cj_3_34404123_34404098_tanskn_x8slian

要站上国际时尚周的伸展台,除了有出众的外形和广阔的人脉,27岁的蔡耀贤认为,更要不断为自己争取任何出位的机会。

前年,蔡耀贤得知高端品牌阿曼尼(Giorgio Armani)在征召秋冬高级成衣米兰时装周的模特儿,他二话不说订了机票,独自飞到巴黎、米兰和纽约参加试镜。作为唯一的新加坡参选者,他说压力无法用言语形容。

蔡耀贤说:“面试时,我得在品牌创办人乔治·阿曼尼面前走台步,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不过,蔡耀贤的坚持获得了回报,在参与面试后的几个星期,他接到主办单位的电邮通知,告知他从400人当中脱颖而出,有机会参与阿曼尼的秋冬高级成衣米兰时装周,让他喜出望外。

他说:“接到通知后,我整个人很激动,不断地跳和尖叫。”

虽然获得一般人没有的难得体验,但蔡耀贤的出道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回看刚入行时面对的种种苦难,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说:“一开始,我不断地争取在新加坡当模特儿的机会,但不得要领,被商家拒绝超过20次。”

不少商家向蔡耀贤反映,他的皮肤黝黑,不适合走秀,让他屡屡受挫。他自己也认为,本地模特儿市场竞争激烈,要和外地模特儿在本地服装秀分一杯羹,确实困难。

但这些挫败并没有把蔡耀贤击溃,反而让他越战越勇,他在家自修“模特系”,搜寻大量的模特儿走秀视频,从效仿中学习。

蔡耀贤说:“迈向成功的道路都是辛苦的,须要付出很多努力和坚持,不能等待机会从天而降。为了让自己更具市场价值,我积极健身,逼迫自己在一个月内,从90公斤降至70公斤,甩掉20公斤的赘肉。”

经历这些波折,最后站上国际T台,蔡耀贤现在更加自信。他说:“以往我都认为自己黝黑的肤色是致命伤,因为一般模特儿皮肤都较白皙,所以每每参加面试都特别没有自信。但参加了国际时尚周后,我意识到有些事只是自己主观的想法,我开始喜欢自己的特质,不再为自己的‘不足’而难过。”

模特儿收入不稳定 只能当副业

虽然目标明确,但当模特儿的收入并不稳定。他坦言,自己只能把模特儿当副业来经营。父母也曾经为他的前途感到担忧,爸爸更希望他能找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过简单的生活。

蔡耀贤说:“当模特儿必须经得起现实的考验,因为很多时候,报酬都是在活动结束后的三到六个月才会收到。虽然如此,我不会因此放弃当模特儿,还是会坚持这个理想。我会不断地找寻机会站上伸展台,让世界看到我的身影。”

因为收入不稳定,蔡耀贤必须身兼多职,但他并不认为那是一件苦差。

蔡耀贤目前是本地歌手潘嘉丽经纪公司Sixtwigs旗下艺人,也是一名社交媒体营销员,在网上有自己的专属节目,名称叫“Bro’s Talk”,顾名思义,就是介绍时下男性的服饰、美容和保健等资讯。他也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认识更多人,从而争取更多演出机会。

想了解蔡耀贤私底下的生活,或观看他制作的视频,可上面簿:facebook.com/andeecys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星爸星妈 怜看“小家长”辛劳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IMG_1788.JPG大众媒体主要背负三大任务,即传播信息(inform)、教育大众(educate)和娱乐受众(entertain)。

本地媒体,尤其在教育大众这方面做足功夫,近期电视台外包给独立制作公司的不少资讯类节目像是《童工》《分界线》《线人》《一人行·暖人心》等通过镜头,使本地观众看到落后国家与地区的困苦生活,以及了解世界贫富悬殊等问题。

《线人》更是通过知情者的通报,挖掘一个个骇人听闻的社会课题,像是在菲律宾,主持人Pornsak就探访了被家人禁锢的精神病患,甚至到尼泊尔目睹妈妈捐肾救子的血淋淋过程。

新传媒则从本地出发,自制了关怀本地弱势群体的节目,像是《爱心72小时》和《快乐速递》等,这都让国人对当下的生活有反思的机会。

《小当家》节目形式类似《童工》

过去两年,本地感性类资讯节目的产量,有直线上升的趋势,甚至到了饱和。每个星期,两个华语电视频道加总起来,平均有至少两三个同时播出。

8频道新推出的《小当家》感觉上与《童工》节目形式类似。主持人带着怜悯的心走访落后地区,以有限力量改善他们当下的燃眉之急,像是购买日常用品、衣服、药物和食物等。

或许因为都出自同一家独立制作公司,节目画面、节奏和呈现方式也相似。到访地区也都感觉相似,主要是垃圾掩埋场,或是被遗弃的山区。

就《小》和《童》来说,两个资讯节目都花足“airtime”渲染气氛,拍小孩赤脚走路,长时间挨饿,扛重物拾荒,放弃升学,甚至得用劳力换取微薄的收入等。一度认为,把《小》改名为《童工3》似乎也能成立。

唯一不同的是,《小》以星爸星妈的角度出发,让为人父母的他们将心比心,看这些弱势的孩子们,并且更积极地改善“小当家”的生活,像是寻求志愿团体的合作,把孩子重新送回校园,以达到更长久的影响。

上周一首播的《小》是庞蕾馨到马尼拉冒烟山的非法村落,看一个13岁的女孩在母亲过世后,为照顾三个幼小弟妹拾荒,在困境中撑起一个家。今晚节目讲述林翠芳在中国探访14岁的周德梅,看她如何照顾智障的母亲和两个哥哥。下周一的第三集,换陈邦鋆到香港探望一名居住在香港的双非儿童彬彬。

感性节目充斥 电视“娱乐”失调

感性资讯节目在一定程度上,能提高国人的自我环境意识,对自身所拥有的事物,加以珍惜。然而,过度让感性资讯节目充斥本地电视频道,反倒会让那些只能接触无线电视频道的观众,长期处于感伤与“emo”的情绪中,或会对节目产生排斥心理。尤其对很多个案来说,主持人本身也是爱莫能助,通过事后的对镜解说,你会发现很多时候他们也只能以高角度去同情他们,看了相当揪心。

减去刚播毕的《玉建煌崇电视版》以及外购的《天籁之战》,8频道8点黄金档基本上就是感性到底,从星期一的《小》、星期二《妈妈的礼物》到星期五了解国人种种疾病的《小毛病大问题》; U频道9点档主要也都由感性节目所包办,让人觉得本地电视频道欠缺“娱乐”这个区块。

感性资讯节目固然好,但节目编排感觉像每日三餐,须要“均衡”地分配。过度进食某个食材,只会让观众“饮食不均衡”,无法摄取其他必要的“营养”。IPEo1ZWK_400x400

 

《姐姐好饿2》打造最具“聊”效 美食与娱乐大餐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xiaos.jpg

迈入第二季的《姐姐好饿》,除了嘉宾名单更有看头,摄影棚也奢华无比,不仅加建扩大厨房的规模,重头戏更落在价格不菲的镀金水龙头,可想而知制作费极其雄厚。

初次到访《姐》的蔡康永,更与小S(徐熙娣)在节目开场时,以升降舞台登场,并走下华丽扶梯,也难怪蔡康永会立马吐槽:“你们节目好有钱!”

除了华丽,《姐》的另一特色就是主持人小S出了名地“放得开”。第一季邀请的所有男嘉宾无不被她揩油和调戏,但或许当时曾因为尺度太宽而被令下架删减部分内容,新一季的《姐》感觉揩油部分锐减许多,帅哥帮手也主要充当华丽墙纸,以及负责播报冠名赞助的商家名字,非之前的调戏工具。

主打温馨搞怪牌

个人认为,第二季的《姐》主打温馨、搞怪牌,请来本地观众相当熟悉的大S(徐熙媛)、汪小菲、蔡康永和林志玲等助阵,可看性比起第一季高。

新一季度的节目也沿用上一季拼盘式的节目形式,新一季的《姐》设有“厨房PK”让嘉宾与小S一同PK做菜、“比手画脚”单元考验彼此默契,以及“S式访谈”打造最具“聊”效的美食与娱乐大餐。

大S与汪小菲担任首播节目的嘉宾。“厨房PK”的单元,大小S重新回到厨房一同做菜,让网友们直呼找回了10年前 《大小爱吃》的美好记忆,感觉相当温馨。

但让我最感动的,是节目的“S式访谈”。小S与大S坦诚以对,在镜头前没有任何造作,分享自我的感受,泪洒舞台。

小S大方表达对大S的关怀:“我已经有小孩,有老公,有公婆,也有妈妈,但我最在乎的还是你,因为你很爱装坚强,让人很揪心。”

大S也回应说:“我觉得你是个完美的女人,因为你很有勇气,很有勇气敢出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你也是很善良,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对待你。”

除了温馨,小S也不改她无厘头和有话直言的风格,在节目中也爆料汪小菲经常在和大S吵架时闹离婚,让汪小菲在现场瞬间脸僵。

另外,因为撞上《吃吃的爱》宣传档期而出现《姐》的蔡康永与林志玲,更是连录两集。当中,林志玲因为遭到小S冷眼,被迫扫地,两人争宠的戏码在节目中也是可追看的动力。

不断出现品牌名字

然而,和其他中国的赞助节目类似,不少节目桥段,感觉都是刻意安排,硬性植入。像开场的动画(CG)、做菜和聊天时不断要用手机玩自拍,突出商家品牌都显得有点扫兴。

但个人认为,这或是必需的,不然每集也不可能会有数百万人民币的制作费,小S也就不会有那么多“道具”可以玩,增加视觉上的趣味。因此,在找到更“缓和”的呈现方式之前,观众也只好将就这些不断出现的品牌名字。IPEo1ZWK_400x400

新大华乐音乐会 由观众挥荧光棒点歌

黄碧誉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5_03_2017_CJ_3_34726761_34726753_tanskn.jpg

  华乐也可以很流行!为了让更多青少年接触华乐,新加坡管理大 学华乐团一改传统华乐音乐会的模式,不单演奏多首流行歌曲如《好想你》《小幸运》和《阮之火》,而且效仿民歌餐厅的做法,所有曲目都是由现场观众点歌,创意十足。

  这场由新大华乐团呈献的“触动你心弦”音乐会,上个月在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大礼堂举行。乐团前任主席黄瑞浚说,他在与筹划小组成员王晓敏一起筹备音乐会时,发现年轻人对华乐的认识不深,他 们认为相当可惜。有一晚,王晓敏在网上听歌时突发奇想,认为可以 效仿民歌餐厅的点歌方式来办华乐音乐会,相信能引起青少年的兴趣和好奇。

观众投选歌曲 互动性强

  现任主席黄昱桢说:“‘触动你心弦’的演出形式取材于串流音 乐服务平台Spotify的曲风分类。无论是传统的二胡协奏曲《梁祝》 ,激情跳跃的阿根廷音律,还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电影主题曲,都包括 在歌单里。更重要的是,观众可以在观赏演出时,指定要听到的歌曲 ,互动性很强。”

  由于点歌的人数甚多,主办单位于是在演出前,总结了观众较想 听到的歌曲,并投影在大屏幕上。演出过程中,每个观众都可利用手 上数个颜色的荧光棒,在音乐会的不同阶段,投票选出要听的歌曲。 音乐指挥会依据观众发出的“颜色讯号”,编排下来的演出曲目。

  观众之一的谭将俊(22岁)认为,这样的表演极富创意和互动性 ,主办单位应该举办更多类似的演出,相信可以让更多青少年爱上华乐。“这样的表演形式十分新颖,歌曲的选择也包罗万象,符合各个 年龄层的需求。乐团与观众的互动强,荧光棒也为演出增添美感,还可作为纪念品。”

  有观众在演出结束后,向主办单位询问有关更多华乐的知识,让黄昱桢相当欣慰。

  演出当天,除了年轻人来捧场,也看到一名87岁老太太的身影。 记者发现,她在其中一段选歌的部分,特别向主办单位询问,是否可 让乐团现场演奏四叶草的《好想你》。为何特别指定要听到这首歌? 老太太说:“我很想念和孙女的互动以及她的陪伴,今天特别来支持 也参与表演的她,给她鼓励。”

  最后,乐团带着老太太的祝福,为这首歌画上温馨的句点,让全场观众沉醉在幸福的氛围中。

  想追踪新大华乐队未来的演出,可上网 facebook.com/SMUChineseOrchestra。IPEo1ZWK_400x400

《歌神请上车》 穿街走巷寻找好声音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geshen.jpg

  “Carpool Karaoke”“又称“兜风KTV”,最早源自2015年美国 推出的知名脱口秀《詹姆斯柯登深夜秀》(The Late Late Show with James Corden)。该节目之所以一夕爆红,在于上该节目的嘉 宾都是当红的一线歌手,其中包括Adele(爱黛儿)、“火星人” Bruno Mars(布鲁诺马斯)和Lady Gaga(女神卡卡)等人。

  此外,这些艺人也在车上和主持人一同飙歌,大聊八卦,让观众 很快可以联想到自己与朋友在车上做过同样的事,觉得格外贴近生活 。

两个车队同时出发

  《歌神请上车》借鉴“兜风KTV”的节目概念,加以改良,让类 似的节目形式在亚洲出现。有别于美国的做法,《歌》共有两个车队 同时出发,每辆车都有两名主持人,由陈汉典、小八、阿达和刚从台 湾组合“大嘴巴”单飞的爱纱组成。

  在限时的三小时内,他们必须各自走上街上,各寻找五名具有潜 质的路人歌手,并邀请他们上车“试音”。最终,每组须派出当中的 两名进入决赛PK,赢家将有机会发行单曲唱片。

主题式“猎物”有可看性

  个人挺喜欢节目的概念,也看得出节目组的用心。因为除了“照 单全收”海外节目的构思,《歌》融入了新元素,增加可看性。像是 首集节目,设了“运动系歌神”的主题,所以进入车内“试音”的俗 人歌手都必须身穿运动装,或者至少是拥有大肌肉的壮士。

  如此具有话题性的主题也为节目增添不少笑料,如爱纱在街上找 到壮汉时,用食指按压他的肌肉,让人感觉在选榴梿,极其好笑。

  《歌》也不是只让主持人全程待在车内,而是边开车,边下车“ 猎物”,不像《詹姆斯柯登深夜秀》一镜到底,让人不至于睡着。

  《歌》每集的决赛圈也设有户外舞台,并邀请50名现场观众给四 名路人歌手打分增加互动性,打破人们认为这种“兜风KTV”节目是 为了节省预算的说法。

  这类“兜风KTV”的节目概念,由于成本低、互动性强,加上符 合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相信会成为下来综艺节目的新趋势。

  《歌》本月11日已在台湾首播,在上周六(18日)推出“重启麦克风”选秀系歌手特辑,小八在贺一航儿子的帮忙下,联系到当年夺下选秀节目季军的章婉儿,她现在是全职家庭主妇,手抱稚女并怀有 四个月的身孕,仍不改野性本色,在车上飙张惠妹的《开门见山》, 让陈汉典惊艳不已。IPEo1ZWK_400x400

双帅同台装神弄鬼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Screen Shot 2016-12-04 at 10.56.30 PM.png

许多本地观众因为韩国票房大片《尸杀列车》(Train to Busan)认识孔侑,该剧中他为了保护女儿,拼命和丧尸搏斗。这回,他在tvN金土剧《不死神灵》里却饰演一个935岁的妖怪“约莫”,他想尽办法结束自己无限循环的生活,条件竟是要娶一个人类的妻子。

过程中,约莫误打误撞和患有失忆症的阴间使者王宇(李栋 旭饰演)结识,并且住在同一屋檐下。他们朝夕相处后发现,原来约莫一直在守护的19岁“准新 娘”池恩卓(金高恩饰演)竟是王宇奉命追杀的对象。

李栋旭内心戏受期待

冷酷的阴间使者王宇不断伺机展开行动,却意外邂逅美丽动 人的炸鸡店老板Sunny(刘仁娜 饰演),并对她产生情愫。 我最期待的是看李栋旭在 《不死神灵》的内心戏,想看他如何在友情与职责间做出抉择,毕竟他自己也深陷爱情漩涡,不再能理性地执行任务。

我也好奇本剧观众将如何看 待19岁少女和935岁不老帅哥的凄美爱情。点子虽天马行空,却让人深思爱情是否真能突破年龄、空间和时间的界限。

《不死神灵》阵容强大,由 孔侑、李栋旭、刘仁娜,以及近 期在“百想艺术大奖”抱走女子新人奖的金高恩主演。幕后团队是人气剧集《太阳的后裔》的编剧金银淑和导演李应福。

孔侑让名编剧等五年

这是孔侑时隔四年回归小荧幕之作,他在记者会上透露觉得拍电视剧会被时间追着跑,所以有点害怕接演电视剧,但最后被编剧、导演的诚意说服,编剧金银淑笑称:“想请孔侑演我的戏已经等了五年,原本以为这次又会被拒绝。” 所幸孔侑在开拍约 10天前终于答应演出。

tvN日前已在网上公开《不死神灵》的六分钟超长版预告, 包含几场简短的哭戏,两帅哥 “同居”的精彩笑料和较劲耍帅的场面。相信女观众看剧时, 很快会分裂成两大派系,就不知道你属于#TeamGongYoo(孔侑)还是 #TeamLeeDongWook (李栋旭)呢?IPEo1ZWK_400x400

韦礼安要求歌迷勿打扰“她” 音乐会上好好整理情绪

林国豪 报道/摄影  网络独家报道

image1.jpeg

睽违3年,台湾情歌王子韦礼安再次来新举办音乐会,900张门票在活动前已售罄。 在演唱《有人在等我》时,韦礼安更要求现场歌迷不要打扰“她”,让她好好整理心情,尽情抒发情感。

到底“她”是谁?原来是韦礼安几年前在新举办签唱会时的一位女活动主持人。当时,在舞台边听《有人在等我》这首歌边落泪,让他印象深刻。

他说:“我记得有位女主持人,在听的时候,她就一边落泪。如果他今天又在的话,让他默默的哭,不要打扰他。”

韦礼安其实也发现很多人是一个人来看他的音乐会。他说:”每次看演唱会都是一个人看,我觉得演唱会是个很神奇的活动,所以不孤单。”

但对单独来看演出的现场的观众,韦礼安也做起了媒人,为工作人员找另一半。

他说:”如果你今天一个人,把握机会,看周围有没有心仪的,还是台上的。身高、体重,三围需要吗?”

之间做过电台DJ的韦礼安也说:”我之前有个电台节目,有个女生因为我的撮合,而认识现在的男朋友。我希望你们还是好好的。”

昨天凌晨4点抵新后,便马不停蹄一连上了数家电台的访问,之后也上电视现场直播节目。韦礼安明显疲惫,喉咙沙哑、不断清喉,但他反不担心自己的身体,而是心疼歌迷累坏身体。

他说:”很多歌迷不仅昨天来接机,还早在11点就来现场排队,真的是辛苦了!”但是韦礼安调侃说,“其实没有必要,因为还是得让位给摄影机,我们网上有直播。”

韦礼安也在音乐会上让歌迷们“点歌”,利用简单的吉他,清唱数首歌曲包括:《两脚书橱的逃亡》、《有没有》、《阴天的向日葵》等。

image1.jpeg

Micapella助阵 艳现场观众

音乐会上,韦礼安也说自己非常关注本地音乐。为支持本地音乐,韦礼安也特别本地人声团体Micapella当特别嘉宾,一同演唱《好天气》,把外头的乌云吹走,化“雨天”为“好天气”!

尽管在新加坡人气不俗,但开唱前,还是会担心票房问题。他说:““网络时容易骗人的,很多人在上面很热络,但可能只有4、5个人。不过今天看到现场好多人哦,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