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佳实境节目 代邀偶像回家晚餐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1_04_2017_CJ_1_35014822_35014802_chiangcf

家是最温暖的地方,也是最私密的个人休息空间。若有陌生人来到家中做客,我们一般都会格外拘谨,然而曾在亚洲电视大奖荣获“最佳实境节目”的台湾节目《谁来晚餐》就要打破这种拘谨。

参与节目的家庭敞开大门,由节目组代邀最想见的偶像共进晚餐,他们在餐桌上天南地北地聊,互相分享心事,观众在这些亲切自然的互动中,能看到艺人具有温度的人性面。

《谁》节目概念并不新奇,早在2006年美国就曾推出“Take Home Chef”系列,邀请名厨到受访家庭去做菜,并且和屋主互动聊天。中国湖南卫视近期也推出《向往的生活》,让艺人入住小村落,与当地居民近距离互动与共同生活。

《谁》不同于前面两个节目的特点在于,它完全没有主持人串场。而且因为家庭成员各有心仪偶像,受访家庭事先不会知道节目组代邀的来宾是谁,有时甚至因为盼不到最想邀请的偶像,会出现失望的情况。

奇妙的是,尽管面对那么多不确定的因素,画面有时没有对白,只有夹菜和吃饭的场景,观众不会感觉节目很“干”或冷场,反而多了一层真实和亲切的感觉,因为那是我们平日家里餐桌上最真实的情况。

受访家庭才是主角

《谁》另一个和前面两个节目的不同点,是把名人偶像出场的时间比例缩短,让受访家庭有更多时间述说自己的故事,这些各具特色的家庭,才是节目真正的主角。

已经迈入第9系列的《谁来晚餐2017》拜访超过300户台湾家庭,这些家庭的成员从事各行各业,有不同的人生故事,制作组不仅在台湾当地拍摄,还走访世界各地如俄罗斯、美国等地,拜访旅居国外的台湾家庭,了解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

尽管《谁》曾经访问过因为车祸丧子的钢铁爸爸,妻子患有重病等特殊家庭,但内容并非单向的艺人探望,而是家庭成员与艺人的双向沟通,相互关怀。

艺人卸下心防,真诚分享

例如在某集节目中,知名主持人于美人受邀到养牛人家做客,因为女主人兼粉丝的真诚关切,于美人在餐桌上不避讳地聊到自己离婚的原因。于美人认为自己急躁与强势的个性,压缩了夫妻相处的空间,反思婚姻之所以会失败,就是把先生该做的工作,都拿起来自己做了。

让艺人在电视节目中自揭伤疤并不常见,但《谁》营造温暖沟通氛围却有办法做到。主人家与首次见面的艺人亲切互动,正是《谁》最突出的节目特色。

《谁》的嘉宾名单保密到家,一般只在节目播出后才公布谁是该集的嘉宾。但因为U频道即将播出的《谁》已在台湾播出,嘉宾将包括台湾歌唱组合动力火车、歌手赵咏华、主持人曾宝仪和本地歌手黄靖伦等。

据台湾媒体报道,黄靖伦在《谁》拜访台湾的乐团家庭时,提到父亲写的家书,他说:“我爸之前从未写过信给我,内容是要我放心,好好努力。”在台湾打拼的他形容自己“想食物”的时间多过家人,笑说:“感觉有点不孝顺。”

黄靖伦也提到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拿到大学文凭,“万一演艺事业不好回去,可能会很惨,只能做打杂的。”他坦承在台湾发展时,好几次压力过大,而躲在家里崩溃大哭。或许就是因为《谁》节目的家庭气氛,让黄靖伦放下防备,说出内心深处的忧虑。

本地电视频道较少艺人爆料或畅谈娱乐圈八卦的节目,《谁》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于观众对艺人私生活的好奇心,并且听到他们面对生活不如意时,最真实和坦白的想法。IPEo1ZWK_400x400

《爱情保卫战》 两性问题“中间人”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4_04_2017_CJ_1_34975781_34975779_chiangcf_x8sKK.jpg

尽管本地推出不少关怀弱势群体的感性资讯节目,但大多是想激起观众的同理心与同情心,以高角度俯瞰需要被关怀的群体。然而,生活在人口密度高、生活步伐紧凑的都市里,新加坡人实际上也面对庞大的生活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像中国的电视观众,他们能通过电视台推出的一系列感情咨商节目像是《大声说出来》《金牌调解》以及较早期的《情感大裁判》,以排解和疏导心中的困惑。由于节目嘉宾道出不少民众的心声,让人想通过节目寻求心灵咨询。本地电视台或可推出类似的本地化节目,帮助压力大的本地观众释惑。

具代表性的中国感情咨商节目主持人涂磊,曾在2013年的节目《 情感大裁判》里以一针见血、句句到位的主持方式,抓住不少观众的注意。近期涂磊“反客为主”,以嘉宾身份参与《爱情保卫战》的节目制作,并提供个人观点。虽然《爱情保卫战》的涉猎范围不比《情感大裁判》多元,但由于讨论的课题都与时下情侣息息相关,吸引了一批死忠的观众群,收视亮眼。

四单元剖析感情问题

《爱》把深受困惑的嘉宾带上节目,通过四个小单元“爱情初评判”“丘比特问卷”“旁观者清”和“黄金60秒”层层剖析各自面对的感情问题,再经过专家调解,让他们走出困惑。

这些嘉宾曾因为购买新婚房子,夫妻的工作,分隔两地,年龄悬殊差距,甚至二度结婚和家庭差异,感情中亮起红灯。

在其中一集的节目,有女生因为和男闺蜜感情亲密,让男友感觉不舒服,时常游走在分手边缘。虽然女生强调和男闺蜜是纯友谊,但在场的情感专家不但不为女生辩护,甚至直接辛辣质问:“这个所谓的男闺蜜,不是简单的朋友。他能大方公开在你和男友之间,又那么了解你,他仅仅是好朋友吗?我不认为。”

不少的个案虽然在节目中仍然没有获得完美的结局,但是他们却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以开诚布公、毫无掩饰的方式脱口而出。有些情侣在舞台上选择分手,但也有一些因为化解误会决定订婚。

不少本地观众或许有“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认为家中发生的事,尤其是儿女私情,不该搬上台面。但我认为,现代人由于家庭单位规模的缩小,在家中时常少了个“中间人”来扮演引导的角色。因此需要更多外在和客观的声音,才可激发和推动沟通与讨论。

《爱》这类情感咨商节目补足了这方面的缺陷,提供一个认真面对你我的分享平台,让人针对难以启齿的课题,进行一次深层的内心交流。IPEo1ZWK_400x400

青年用油画 记录日常的美好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5_03_2017_CJ_3_34846140_34846124_tanskn_x7skj.jpg

  一件物品之所以有价值,在于那份“人情味”(human touch) 。 23岁的青年画家杨子扬善于观察周遭,并通过油画记录新加坡人的日常。

  杨子扬的作品主要环绕他与家人的日常生活。《阿嬷的厨房》《落幕的咖啡店》及《傍晚的街灯》都是他近期具代表性的作品。其中 ,《阿嬷的厨房》更在去年的大华银行全国绘画比赛(UOB Painting of the Year)中,夺得亚军。

  记者首次接触杨子扬这幅作品时,还以为是一张普通的照片,近看才发现原来是一幅油画。不仅光线、物品的比例匀称,连选色都极其逼真,整幅画的构图是依据杨子扬祖母的厨房摆设所绘成,让人感 觉如入其境。

  杨子扬说,他与祖母拥有许多美好的共同记忆,厨房是让他最有感触的地方,因此想通过自己的油画将这份感动永久收藏。

以油画重现父亲童年海滩

  除了祖母,杨子扬也为爸爸画了一幅油画。去年,他在整理旧照片时,无意间翻到几年前,帮爸爸在樟宜海滩拍的照片。碰巧,他在为一份作业收集有关祖辈的资料,让他突然想起爸爸和祖父母,曾经居住在绝后岛(现在的圣淘沙)的事情。他心血来潮,决定以爸爸的童年,为他画一幅油画。

  杨子扬说:“这幅名为《大海》的油画,要带出爸爸对海洋的热爱。他小时候因为住靠近海,常会到海边划船和游泳。但在1975年, 他们一家被迫拆迁到直落布兰雅的组屋,从此就和海洋疏远了。但是我知道爸爸一直很怀念当时住在绝后岛的日子,于是在油画里融入船只,感觉像在印度尼西亚的小岛,让他仿佛‘置身’在小时候的情景里。”

  年仅23岁的杨子扬,已经举办过数场个人展览,展出地点包括位于乌节路的ION Art、Shophouse 5、古德曼艺术中心(Goodman Arts Centre),他也参与过“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和“平价艺术博览会”(Affordable Art Fair Singapore)等艺术活动。

唤起对日常生活的关注

  谈及创作的原动力,杨子扬说自己深受台湾导演侯孝贤、蔡明亮和英国剧作家萧伯纳(George Shaw)的影响。

  他说:“我很羡慕他们可以用很生动的方式来说他们的故事,并且利用他们的力量让社会注意到一些被遗忘的事。”

  自认个性相当内向的杨子扬说,油画让他找到平静和乐趣。他希望通过作品,唤起人们对日常生活的关注,并发现它们美丽的地方。

  想一览杨子扬的其他作品,可上网:yeotzeyang.tumblr.com, 或到他的面簿页面(www.facebook.com/tzeyang.yeo)追踪他的最新动向。IPEo1ZWK_400x400

年轻殡葬师 让往生者安稳走完最后一程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9_03_2017_CJ_3_34883049_34883047_tanskn.jpg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的过程。然而,不少人仍对从事殡葬业退避三舍,有人甚至对它感到极其恐惧。28岁的张自立,自幼便立志当一名殡葬礼仪师。他认为,能为往生者筹办一场庄重圆满的丧礼,是重要且有意义的。能让往生者安稳地走完人生的旅程,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

  礼仪师的工作是为往生者“梳妆打扮”,并指导丧家通过礼俗, 为往生者送行,且依据宗教习俗,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他也兼任丧礼策划人,为家属安排居丧的大小事宜。

  从小,只要组屋底层有丧家办理丧事,父母都会要张自立绕道而行,避开丧礼的地点。每当问起原因时,父母总是避而不谈。这反而让张自立对生离死别的课题愈加好奇。他通过各种方式,研究起本地的丧礼文化。

  他说:“我会翻阅报章讣告,看看是否有大户人家或不同籍贯的丧礼,然后抽空去看看他们的仪式、布置等。丧礼布置乍看大同小异 ,其实会因宗教、籍贯、往生者辈分而有差异。”

  张自立念中学时,也会在下课后到佛堂寺庙帮忙,偶尔陪同法师到办理丧礼的地点为他们服务。几年下来,他更加确定自己毕业后要往殡葬业发展。

  尽管充满热忱,也对自己的方向相当明确,张自立的入行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他说:“在本地,殡葬业大多是家族事业,并非任何人都能入行。我想向不同的寿板店咨询,但求助无门。很庆幸的,我遇到一位寿板店的业主肯破例,让我入行,教我如何承办丧礼。”

17岁设立殡葬公司

  年仅16岁的张自立就这样误打误撞入了行,经过一年的学习,他在隔年设立了自己的殡葬服务公司。一开始时,他仍然感觉自己做得 不足,担心有愧于往生者,于是他在间中到中国大陆及台湾深造,学习各地的殡葬礼仪,提升自己的见识面。

  由于表现优异,张自立在2009年从时任贸易及工业部高级政务部长易华仁手中,接获由本地私人企业界评选的“企业精神奖”,肯定他在殡葬业的付出。

  然而,身边仍有人质疑张自立是因为回报丰厚,才加入殡葬业。 《联合晚报》去年3月报道,有更多大学生因为收入稳定,而选择加入殡葬业,甚至有银行经理改行抬尸。

  对此,张自立说:“其实,不是每件事都可以用钱来衡量。这份工作的使命感要很强,24小时处在待命状态,真的不容易。而且,我曾为无数的贫困家庭免费办理后事,也为有经济困难的家庭承办低廉 的丧礼。若用金钱来衡量这份工作,这些贫困家庭恐怕就没人‘收尸 ’了。”

传承孝恩文化

  殡葬业除了筹备工作繁琐,时间紧迫,很多时候殡葬礼仪师也面对人们的异样眼光。张自立说:“丧礼在一般人眼里,被看成是很不吉利、有‘煞气’的地方。起初家人都反对,朋友也远离我,甚至还有人误以为我是因为‘死人钱好赚’才入行。其实真诚服务的心,是不会畏惧别人的流言蜚语。”

  张自立目前育有一名四岁的儿子,他说若孩子有兴趣,将亲自教导并传授知识。但他强调:“礼仪师行业不应该只是父传子承,我希望传给有爱心,肯为丧家付出,对得起往生者,秉持着传承汉族孝恩文化的下一代。”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告别2G年代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7-03-29 at 7.18.32 AM.png

从4月1日起,本地全面停止使用2G手机网络,意味着伴随着不少人一同成长的2G单色手机将走入历史。回想青少年时期使用的“水壶手机”,经历过2G时代的年轻人勾起哪些回忆?

怀念旧式短信输入法

就读南洋理工大学的苏镇宇(25岁)说:“我在15年前拥有第一台手机,当时市面上的手机从有天线,转变成轻便型, 我存了几个月的零用钱,才买下了当时最流行的诺基亚3310机号手机。这款手机也是不少年轻人拥有的第一台流动电话。 这台手机对我来说意义深刻,除了是第一台手机,更是我和朋友互相交流和 “较量”的工具。每到休息时间,我们就会拿出手机,比赛谁打字的速度快。因为每个按钮都有三到 四个字母,又不能同时间输入,所以相当耗时。不过,这正是乐趣所在,那时比赛的兴奋程度,是现在打字时不会感受到的。输了的同学得请喝水,我就这样赚到不少免费饮料。 ”

单纯玩游戏和听广播

从事服务业的23岁青年郑英杰说:“我的第一台2G手机是妈妈传下来的 “二手手机”。因为那时年纪小,妈妈担心我会遗失手机,所以给了我一台索尼爱立信P900手机。这台手机陪我度过至少6 年的成长岁月,一直到中四毕业才丢弃。 因为当学生没有什么钱,手机用的是 预付储值卡,不像现在可以自由上网,所以每一分每一毫都花得很谨慎。当时,我 几乎都在用手机里的免费功能,印象很深刻的是“Snake” 游戏,就是引导一只贪吃的蛇去吃所有的饲料。那是我中学时代,很精彩也很珍贵的游戏。 以前用2G手机收听电台节目,需要自己调制电台频 率。我以前在备考时,多亏有电台的陪伴,才可信心满满地应付考试。不少电台如今都有了应用程序,音质清晰,却少了那种在“沙沙”声中尝试“收讯”的感觉。 ”

初尝“个人隐私”快感

28岁空姐郭颖洁说:“我的第一台手机是拥有“长长天线” 的诺基亚6110机款。虽然当时这款手机有点过时,但我很珍惜手机给我带来的个
人空间。
当时,我正好升上中学,朋友多了, 有越来越多人会打来家里,而家人总会问东问西。有了手机,我初次体验到拥有个人隐私的美好,可以私底下和朋友煲电话 粥,说很多悄悄话,而且短信都可以在阅读后删除,不用经过父母的审查,更不用被他们问东问西,想起来就觉得挺过瘾的。 ”IPEo1ZWK_400x400

6男神接受挑战 危险指数不断破表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7_03_2017_CJ_1_34823093_34823010_chiangcf.jpg

自从韩国热门节目如“Running Man”和《两天一夜》等实景节目席卷亚洲,搞笑无厘头的节目逐渐被观众所遗弃。观众的胃口被养大,目前大热的韩国和中国综艺节目,为了要让节目更有话题性和追看性,通常会采用固定班底,添加富刺激性和故事性的节目元素。

《我们战斗吧》借鉴荷兰实境节目“The Phone”加以改编,邀请6名兼具高颜值和人气的当红“小鲜肉”组成男神战队,让他们在13集的节目中,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脑力与体力考验,突破自我极限。

6名男神在节目主要分为两队,由井柏然和王凯领军,成员分别是当红艺人萧敬腾、王嘉尔、杨烁和白敬亭。

为能满足观众求新、求刺激的心理,《我们战斗吧》的其中一项考验是,用吊车把艺人从酒店外围慢慢升起,间中还要求艺人睁大眼睛找线索闯关,不要说艺人,即便是油漆工人或是清洁工人在执行任务时,内心都可能胆怯害怕,何况是平常备受保护的偶像们。

患有惧高症的我,看到节目要求闯关艺人走在88层楼的透明地板上,感觉格外艰巨。虽然活动过程配搭轻快好玩的音乐,也有艺人搞怪自白的画面,但是我设身处地一想,实在觉得节目艺人的通告费越来越难赚。

其他刺激惊险的挑战还包括,要艺人乘坐快速游艇时,拍下指定的QR码,以及在鲨鱼馆进行高难度挑战等,危险指数不断破表。

融入好玩搞怪的元素

幸好这个节目不像另一中国大型励志挑战节目《挑战不可能》那样“揪心”,这档户外真人秀节目融入不少好玩搞怪的元素,观众会看到小鲜肉们跳Dab Dance,到动物园里秀长腿学树懒,以及让他们到街头给美女们送餐等。

故事性强的综艺节目,也让人感觉像是在看一部冒险片,艺人们为了达成任务,争分夺秒,卯足全力,比起猜灯谜、躲猫猫等传统游戏单元,观众更有参与感,经常看到目不转睛。

采用固定班底,也使观众有想追看的冲动,从头看起,了解六人的互动关系,以及兄弟情谊如何深化,节目显得后劲十足,越到后来彼此默契越佳。IPEo1ZWK_400x400

新大华乐音乐会 由观众挥荧光棒点歌

黄碧誉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5_03_2017_CJ_3_34726761_34726753_tanskn.jpg

  华乐也可以很流行!为了让更多青少年接触华乐,新加坡管理大 学华乐团一改传统华乐音乐会的模式,不单演奏多首流行歌曲如《好想你》《小幸运》和《阮之火》,而且效仿民歌餐厅的做法,所有曲 目都是由现场观众点歌,创意十足。

  这场由新大华乐团呈献的“触动你心弦”音乐会,上个月在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大礼堂举行。乐团前任主席黄瑞浚说,他在与筹划小组成员王晓敏一起筹备音乐会时,发现年轻人对华乐的认识不深,他 们认为相当可惜。有一晚,王晓敏在网上听歌时突发奇想,认为可以 效仿民歌餐厅的点歌方式来办华乐音乐会,相信能引起青少年的兴趣和好奇。

观众投选歌曲 互动性强

  现任主席黄昱桢说:“‘触动你心弦’的演出形式取材于串流音 乐服务平台Spotify的曲风分类。无论是传统的二胡协奏曲《梁祝》 ,激情跳跃的阿根廷音律,还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电影主题曲,都包括 在歌单里。更重要的是,观众可以在观赏演出时,指定要听到的歌曲 ,互动性很强。”

  由于点歌的人数甚多,主办单位于是在演出前,总结了观众较想 听到的歌曲,并投影在大屏幕上。演出过程中,每个观众都可利用手 上数个颜色的荧光棒,在音乐会的不同阶段,投票选出要听的歌曲。 音乐指挥会依据观众发出的“颜色讯号”,编排下来的演出曲目。

  观众之一的谭将俊(22岁)认为,这样的表演极富创意和互动性 ,主办单位应该举办更多类似的演出,相信可以让更多青少年爱上华乐。“这样的表演形式十分新颖,歌曲的选择也包罗万象,符合各个 年龄层的需求。乐团与观众的互动强,荧光棒也为演出增添美感,还可作为纪念品。”

  有观众在演出结束后,向主办单位询问有关更多华乐的知识,让黄昱桢相当欣慰。

  演出当天,除了年轻人来捧场,也看到一名87岁老太太的身影。 记者发现,她在其中一段选歌的部分,特别向主办单位询问,是否可 让乐团现场演奏四叶草的《好想你》。为何特别指定要听到这首歌? 老太太说:“我很想念和孙女的互动以及她的陪伴,今天特别来支持 也参与表演的她,给她鼓励。”

  最后,乐团带着老太太的祝福,为这首歌画上温馨的句点,让全场观众沉醉在幸福的氛围中。

  想追踪新大华乐队未来的演出,可上网 facebook.com/SMUChineseOrchestra。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