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新手比设计屋主当白老鼠?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120_CJ_doc6xkepjwh4tj1cwv0letx_15175421_chiangcf

 本地家居装潢改造的节目屡见不鲜,《客人来咯》《摆家乐》《 迷你摆家乐》都是成功的个案,之前都推出至少两三季的节目,口碑 不俗。

  要突破旧有的节目框架,的确有一定难度。《室内新玩家》改变这类节目以一对一PK的比赛机制,让12名室内设计界的新手,通过积 分赛的形式,改造20户家庭的房间,让他们通过具体实践的过程,了 解自己是否有在室内设计领域发展的可能。

  《室》共10集,分为6场复赛、三场半决赛和一场大决赛来进行 。有别于《摆》、《客》的节目形式,这回没有艺人亲身参与家具改造的过程。每集节目有两名参赛者依照不同主题,以PK形式进行比赛, 赢家直接晋级。他们的预算为8000元,重新装修被指派的屋主房间。 嘉宾评审的分数占总成绩的80%,屋主则占20%。

前两集的戏剧性高

  虽说《室》输家的家具不会像《摆》一样被搬走,但《室》首播前两集的节目,就出现戏剧性的突发情况。

  首集节目的主题是“爱情”,由于主题过于抽象,加上主持人未 在参赛者初次拜访屋主时,给予提点,让不擅于问问题的参赛者,遗 漏不少细节。

  第一集的参赛者Belinda大量采用蕾丝设计融入设计中,忽略男 主人的心理接受程度。常驻评审Fuji Kuek更在评点时直呼:“我们要 找的是室内设计师,不是装饰设计师。”他评定设计过于花哨,80分 的总分只给出44.17分的历来最低分。

  第二集节目中,参赛者Ken更在初见屋主时被“退稿”,认为设 计和他们的期待不符合,需要重新画设计图,最终仍以65.80分败给对 手的90.33高分。

剪辑紧凑 前后差别难辨

  《室》采用素人比赛机制包装家具改造主题,别具匠心。然而, 制作组可在筛选参赛者时,更严格的把关,不至于让一些屋主成为新 手实验的“白老鼠”。主持人权怡凤曾在节目中,点出参赛者的手工 不佳,自行粘贴的壁纸凹凸不平,有欠专业。

  《室》的镜头剪辑紧凑,可惜字幕太多,显得杂乱。尤其对比装修前后差别时,前者的镜头太小,难以认真看出当中的差别,加上后制是以逐条举列方式点评,感觉有点像校园里学生用PowerPoint软件呈现的报告。

  不过,整体而言,《室》仍能抓紧本地观众爱看素人比赛的诉求 ,将装修节目融入新元素,让观众每星期有追看的期待。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Critics 评论,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本地清谈节目 话题与时并进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115_CJ_doc6xjdv7935euiledej7p_13180538_chiangcf.jpg

2009年上映的好莱坞温馨励志电影《盲点》(The Blind Side)有句台词:“聆听,是最简单的关爱。”然而在现实生活,我们沟通时常提高自己的声量,忽略细心聆听他人的需要。

U频道全新清谈节目《听我说》,不走花哨路线,名称直截了当,就是要你“听我说”。

节目由本地名嘴郭亮和权怡凤主持,许振荣和资深社工黄明德为常驻嘉宾,每集采用焦点小组的圆桌讨论方式,邀请社会各阶层人士到节目中,针对各种课题直接的交流。

今晚讨论手机相关课题

《听》讨论的话题与时并进,针对性强,前两集讨论年迈父母“误入歧途”的主题,有的染上赌瘾,有的到色情场所甚至是邻国买春,颠覆以往本地清谈节目只聊保守旧课题的作风,让人耳目一新。

例如今晚节目将讨论这个时代,人人有手机,全民皆记者。到底是人们越来越有正义感,还是纯粹越来越八卦?手机拍下的影像,能作为呈堂证供吗?如果怀疑有人进行非法勾当,拍下后上传网站,万一发现错怪好人,会惹祸上身吗?

之前讨论过的精彩课题则包括:更年期的种种困扰,中老年员工面对科技的日新月异保不住饭碗,整形是否能挽救中年人的婚姻等。

有别于之前的《好说快说一起说》,节目讨论时提供更多元的视角,除了邀请辅导员、专业人士、医生和艺人上节目交流,也不时穿插街头访问片段,让观众了解公众的看法。主持人郭亮更出到外景拍摄现场做“对镜报道”(PTC),让观众感觉节目组十分用心。

《听》也融入真人真事,并邀请个案的主角上节目一同进行分享和交流。

例如第5集节目讨论更年期给中年人带来的种种困扰,就邀请曾因更年期综合征出现抑郁情况的患者施慧云分享经验,专家医生也针对个案给予指导与意见,让观众对更年期综合征有更深层的了解。

黑箱剧场 充满无限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听》的摄影棚设计感觉像一个黑箱剧场,四面都是黑墙,充满无限可能,能道出社会的层层面面。在舞台上所说的、所播出的画面,都是生活的“倒带”,让人仿佛在回看过去,并学习如何面对未来。圆桌中央的荧光屏设计更是独特,经常以鸟瞰拍摄的镜头,让观众感觉在场的嘉宾仿佛绕着这个“大镜子”,从播出的画面中回看自己和周边人的生活。

针对一些内容较为广泛的课题,《听》会分上下两集来播出,不因为播出时间有限,牺牲掉嘉宾的宝贵意见,值得赞许。

但若真要吹毛求疵,《听》仍然少了一点与家庭观众的互动。《听》或可借鉴台湾清谈节目的做法,以现场直播的方式录影,增设现场call-in的环节,让观众有机会发表想法,并且获得专家和嘉宾的意见和指点,相信回响将更加深远。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三人两语:年轻人离职率高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cbd.jpg

  毕业等同失业,全球应届毕业生都认为工作难找。但尽管如此, 最近有项针对全球2800多家企业的调查显示,应届生的流动性,比起 资深员工整体主动离职率高出8个百分点,应届生主动离职率高达20% 。究竟是初入社会,应届生对职场文化不适应,还是对工作有太多期 待,要求过高?职场新鲜人是否好高骛远,吃不起苦?

老板和上司是离职关键

23岁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生蔡凯全说:“与其说年轻人好高骛远,我更觉得年轻人充满好奇,想尝试不同 的新事物。年轻人对新鲜事物感到好奇,想趁年轻多体验、多感受, 不介意在短时间内更换几份工作。也有一些人其实满怀理想,但有些 大公司的招聘活动每年只有那么一两次,在等待过程中,他们或许会 找一些临时工作来暂时“顶替”。”

他也说:“与其说他们不切实际,不如说他们 目标明确,只是机会有限,为了生计,只好暂时从事一些自己可能不 太喜欢或有热忱的工作。但是我觉得,老板和上司也是年轻人决定离 职的一大关键,现代年轻人不能接受批评,一旦感觉委屈,就会掉头走人,不像年长一辈的员工,认为有份工作就该知足,不介意受点委屈。”

没有理由拒绝更好的薪金福利

活动策划员林佳燕(25岁)说:“普遍上,现今不少年轻人都受过高等教育,他们认为在职场上, 有条件要求更好的待遇。即使职场新鲜人,很多在求学时,已经有丰 富的工作经验,或是在课外活动中担任领导职务,经验丰富。”

她补充说:“但是, 他们或许没有意识到,职场环境,比起校园来得复杂,或许是因为在 学校里过得太安逸,让他们有种“我已经很在行”的错觉。不过,以 一个私立学校毕业生来说,促使我换工作的原因,主要还是薪金,比 起主流学校,私立学校毕业生待遇肯定较为逊色,若有更好的薪金和 福利,我觉得我没有理由拒绝,毕竟本地生活费高,要过上舒服一点 的生活,薪金的多寡变得很重要。 ”

为了糊口,不得不另谋高就

24岁的临时演员卓猷俊说:“尽管本地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但是我们不能忽略那些没有接受 高等教育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只有中学文凭,自然的,他们的薪金无 法与大学生比较。有些甚至是以时薪来计算每日的工资,扣除饭钱和 交通费,所剩的真的不多。作为一个临时演员,很多时候,我也会担 心这个月会不会有足够的钱吃饭和搭车。所以,当年轻人遇到能提供 更好待遇的工作时,便会毫不犹豫地更换工作。说到底,如果一个公司的福利好,升职机会多,谁会想不断换工作?有些时候,真的是现实所逼,为了糊口,不得不另谋高就。”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弃当律师 改卖“金鸭”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113_CJ_doc6xc5vpygy4014p7kl66p_13143732_tanskn.jpg

“当律师能为人们争取权益,维护正义。但其实通过饮食,也能让国人有集体记忆,对生活有正面的改变。”

25岁的黄友伟便凭着这股信念,两年前放弃律师专业,与友人开设专门售卖咸蛋黄零食的本地品牌——金鸭(The Golden Duck Co.,简称TGD)。

黄友伟最早萌起做生意的念头,可追溯到5年前与合作伙伴沈学耀(28岁)的一次随性交谈。

黄友伟说:“当时沈学耀还在念书,而我已经开始从事电子营销,我们是在机缘巧合下认识,无意间聊起一些经商的理念和模式,觉得想法挺接近的,于是说好有机会要一起做生意,结果真的实现了。”

不过,在构想生意的初期,他们并没有实质的点子。沈学耀只是意识到当时本地掀起一股“咸蛋黄美食风”,即以咸蛋黄为主要食材的食品。后来,经过一系列的市场调查与研究,他们发现薯片是本地最畅销的零食之一,但未有商家推出咸蛋黄口味的薯片,于是决定以此为创业的点子。

研发咸蛋黄口味的薯片并非易事,有时比例拿捏不对,成品会发出奇怪异味。由于研发的过程也耗费不少资金,目前拥有70名员工的“金鸭”,也曾经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所幸都能迎刃而解。

沈学耀说:“咸蛋黄口味近几年来成了国人喜爱的口味,尤其不少中餐馆推出以咸蛋黄为调味的佳肴,像是咸蛋黄炸虾球等,一上桌总是最先被扫光。我们看准这个市场,一步一脚印,把生意慢慢做起来,希望能打造一个专属新加坡口味的零食,让亚洲其他地区看到新加坡在美食上的特色。”

虽然咸蛋黄薯片价格比一般薯片贵出一倍以上,平均在7元左右,却深得国人喜爱。产品近期更分销到邻近国家和地区,如菲律宾、香港等。公司也徇众要求,推出了全新的咸蛋黄炸鱼皮零食。

黄友伟说:“咸蛋黄零食这几年来越来越受国人喜爱,而且不只是本地人,海外也有越来越多支持者。”

从别人的错误中 汲取正面经商理念

回看过去,黄友伟并不后悔放弃当律师的决定,反而觉得在修读法律系的那几年,让他从别人的故事中,汲取了正面的经商理念。

黄友伟说:“我不觉得在法学院学习的时间是浪费的,因为学习法律是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我们一般都会深入分析不同的个案,看这些触犯法律的人到底在哪里做错了。这让我在经商方面,更注重企业道德,当一名更负责任的商人。”

相信自己的直觉 勇敢实践想法

对那些想创业的年轻人,沈学耀的建议是,若有新颖的点子或想法,不要害怕去实践,要相信自己的直觉,有时一鼓作气地拼搏,反而能得到意外收获。IPEo1ZWK_400x400

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窥探乳癌患者的内在美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108_CJ_doc6xd5bqrtste1irzz266o_01144613_chiangcf.jpg

为了提高国人对乳癌的认识,以及探讨人类面临危机和死亡时的恐惧,5频道大胆创新,利用“内在美”(Bra)作为剧集的关键符号,引发观众好奇。

《内在美》由本地导演谢敏 (Beatrice Chia)、资深演员许静雯、Dhanya Nambiar和首次参演5频道英语剧的李心钰主演,讲述患上末期癌症的谢敏发现自己剩下不到八个月的生命,决定与母亲和好友到马来西亚槟城“寻父”,完成最后心愿。过程中,四人碰撞出不少惊喜,同时也发现彼此内心深处的秘密。

内在美,应该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正面积极的能量。然而,号称“内在美”的Bra(胸罩)在本剧却是主角伪装的道具。

女强人因重病认识自我

本地导演谢敏饰演的Alexis是大家口中的女强人,她是医院的管理高层,是能干的医生。Alexis认为生命不需要奇迹,因为她就是别人眼中的奇迹。自信的她却因为这场重病来袭,意识到自己是平凡人。

《内》让观众思考人生真正的意义,人生进入最后倒数阶段时,你最想完成什么?是否有认真面对最真实的自己?内心和外表,是否一样美丽?

女演员伪装观察病友

Dhanya Nambiar在剧中饰演女艺人Rathika,因为被批演戏浮夸,被瞧不起的她于是冒充乳癌患者,加入了乳癌病友互助会,认识Brenda(李心钰饰)和Alexis(谢敏饰)等病友,她打算与他们一同前往槟城时,记录他们在过程中的一举一动,丰富自己的演戏技巧。

另外,Rathika也利用人类的同情心来套话,希望让女病友们说出内心的秘密,借此看到对方真实的“内在”,不一定美丽,甚至是丑陋的。Rathika为掩饰自己的身份,在剧中装傻和夸张的表演,为相对沉重的课题,增加轻松、滑稽的桥段,让泪水中也参杂一些笑声。

割掉乳房代表残缺?

李心钰饰演的Brenda是活泼、充满正能量的社交媒体红人,她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却隐藏心酸的秘密。原来,Brenda也是乳癌患者,为保命无奈割掉左边乳房,Rathika意外闯入她的酒店房间时,发现她的胸罩里塞满厚厚的衬垫。

Brenda在切除乳房手术后,自认残缺,导致夫妻亲密房事不协调,这个打击严重影响她的尊严。尤其令人心碎的片刻,是她在割除乳房的前一晚,精心打扮穿上性感内衣,挑逗老公,希望最后一次扮演“真正的女人”,她对老公说:“过了今晚,我再也不是你原本喜欢上的那个女人。”但最后夫妻还是不欢而散,他们的冲突其实是因为Brenda无法接受自己“内在”不完美造成的。

“性”一向是本地节目较少广泛讨论的课题,一般通过剧集间接暗示,点到为止。大胆直接讨论“性”相关课题的节目,似乎得追溯到2003年优频道制作的《情色男女》,当时《情》探讨本地国人在网络时代的性爱观。《内》这回更大胆利用女性内在的私密衣物作为节目名称,应该会吸引不少观众追看,引发讨论。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三人两语:见死不救应该严惩?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20160726_ln_accident1.jpg

在街上看到路人突然昏倒,你会上前搭救吗?在德国,有三名年轻人因为没有对需要帮助的人施与援手,其中一名甚至只顾用手机拍摄现场画面,而被判处罚款。据悉,当时昏倒的是一位83岁的老人,他在一家银行的提款机前晕倒在地上。面对这种“见死不救”的社会情况,你有何看法?单靠罚款,能改善这种冷漠的社会现象吗?

不知道该如何去救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蔡委翰(23岁)说:“很多时候,一些人不是见死不救,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救,或者 该不该救。我在网上看到一些人企图利用人们的同情心进行诈骗的个案,你上前去搭救,他反而会诬赖你弄伤他,得不偿失。也有一些情况是,你不知道如何去帮忙,例如一个人癫痫症发作,若处理不好, 反而会让他的病情更糟糕。”

他也说:“但也不代表说,就应该当成没有看到,什 么都不做。我觉得最好的做法是,打电话叫救护车,让专业人士帮忙 这些需要急救或帮忙的人。当然在救护车抵达之前,你还是可以在周 围留守,在许可的范围以内,协助这些需要帮助的人,例如疏散人群等。”

通过软性宣导 提高关怀意识

南洋理工大学生林志聪(25岁)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阿嫲就曾经遇到类似事件。当时她在一家 餐厅用餐,不小心被一颗鱼丸给噎着,周围的人只是转头看了一看, 没有人上前搭救,当时的我又慌张又气愤,觉得新加坡人怎么那么冷漠。不过,针对德国政府要以法律途径制裁“见死不救”的年轻人, 我觉得手法过于强硬,反倒是可以通过一些软性宣导工作来提高人们 的社区关怀意识。而且我一直都相信人类都是善良的,只是不懂得如何表达,大家只要付出多一点爱心和关怀,这个世界其实可以更美好 。”

袖手旁观会面对良心谴责

23岁的留学海外学生王秋雯说:“我觉得人命关天,德国政府要以法律途径制裁这些人是明智的, 可以作为警惕作用。因为若面临生命危险的人出了什么事,相信袖手旁观的人肯定会面对良心的谴责。”

她也说:“不仅如此,我曾经在网上看过一则新闻,说有个摄影记者,他明知道路中央有个陷阱,他就在一旁守候 等待有人不慎跌入,他就能捕捉到新闻的“画面”,这样不仅是“见死不救”,还是为了“工作”故意让人受到伤害,觉得很过分。虽然说拍摄新闻画面是他的工作,但他的行为违反了新闻道德,和媒体从 业员的操守准则。”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设计工程建筑师 街头卖艺自得其乐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101_CJ_doc6xc6139g27k1h7qfc7dq_31132254_chiajm

平日是大学生,周末则化身成为街头艺人。

24岁的张国顺现为设计工程建筑师,他坚持周末到市区,以街头卖艺的方式,演奏小提琴给路人听;通过街头卖艺,拥抱自己喜爱的小提琴。

刚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的24岁大学生张国顺,虽是 成绩优异的奖学金得主,但这名来自马来西亚的学生相当独立和孝顺 ,不想拿父母的零用钱生活,想通过街头卖艺的方式,自给自足。

赚取大学生活费

来新加坡读书前,张国顺在马来西亚学习小提琴长达九年,目前 正在准备报考伦敦圣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London,简称TCL )的演奏文凭考试。因为擅长和热爱小提琴,因此在过去的四年求学 生涯里,张国顺都靠它来赚取生活费。

尽管目前已是全职设计工程建筑师,但张国顺依然坚持周末都到 市区,以街头卖艺的方式,演奏小提琴给路人听。

他通常会从早上10点开始表演,一直到傍晚5点才回家,主要在 人多热闹的乌节路的街道旁表演。

他说:“现在主要是以兴趣经营街头表演,钱多少并不是最关键 。”

四年的大学生涯,张国顺的生活相当忙碌与辛苦。他说:“加上 400元的房租,我每个月大概需要800元的生活费。我不想让父母辛苦 ,又想学习经济独立,因此想以我最热爱的小提琴,通过卖艺的方式来生活。”

街头潜规则

在街头卖艺,除了收入不稳定,有时还得应付所谓的“街头潜规 则”。

他说:“一些资深街头艺人会因为自己常占用的位子被抢走,上 前叫你走开。虽然说街头卖艺的地点是先到先得,但我觉得沟通还是 很重要。我通常会询问他们的表演时间,避免和他们撞上。”

张国顺也曾经遇过偷钱的路人,让他当下错愕。他说:“因为我 用小提琴盒装钱,曾经在表演的时候,有人顺手抓了我的钞票,当时 不知道如何反应,也没有阻止,就继续表演。”

让人感动的路人

面对种种不确定的因素和挑战,始终没有浇熄张国顺在街头表演 的决心。相反的,一些热心的公众给予的反馈和支持,让张国顺相当感恩。

他说:“我曾经遇过很有爱心的路人,他们不给钱,反而是买饮 料、食物给我吃。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名四五十岁的阿姨,以为我 家境不好,问我需不需要工作机会,要推荐我到她任职的百货公司当 推销员,让我相当感动。”

此外,也曾有15岁的小女生,写字条向张国顺表白;一些在附近 上班的工作人士,偶尔也会停下脚步,和他索取电话,并邀请他到他 们的婚礼表演。 擅长英语经典金歌

张国顺擅长演奏英语经典金歌,披头四的“Yesterday”、“ Hey Jude”和“Let it be”是他的最爱,也是他经常在街头演奏的 曲目。但他偶尔也会表演一些流行歌曲,像林俊杰的《她说》《不为 谁而作的歌》,以及张惠妹的《听海》,以吸引年轻人。

张国顺目前相当满意自己的生活,并不考虑把小提琴当成糊口的 工具,只想通过街头卖艺,和自己最喜爱的小提琴互动。

他说:“演奏小提琴是我的兴趣,兴趣不可以当正业,一旦有了 糊口的压力,我会担心,它会一点一点的消磨我对小提琴的热爱。”

想一看张国顺的现场表演,周末闲暇时可到乌节路逛一逛,说不 定可以找到他的身影。你可以追踪他的Facebook页面,了解他的最新动向。
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