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Sharing 个人分享

如何成为一名电台DJ? How to be a Radio DJ?

在中学教书时,每当问同学们的志愿时,大概有过半的小朋友会说:我想当DJ!

我不曾任职前线的全职电台主持人(或大家更熟悉的‘DJ’),但是在媒体圈兜兜转转14年(写新闻、跑新闻、念新闻、主持电台节目),10年的兼职DJ生涯,以及副音乐总监的职务,应该够资格给未来的广播莘莘学子们,提供一点宝贵的建议,少走一些冤枉路。

不说后天的努力,在新加坡做电台DJ,你必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先天条件:好的声线和音质。这个是后天努力不来的。其他的,勤能补拙。咬字、发音,声音的掌握和清晰度,甚至口音,都是可以练习和磨练的。当然,你会说,某某台有人报新闻潮州腔很重、有些搞怪艺人也能当DJ,可是那都不是他们的正业,我说的是,DJ作为你终生的事业。而且,这些所谓的特殊个案,一般在其他领域,如电影、电视或其他媒体领域都有杰出的表现,而且深受广大群众的爱戴,他们获得的支持,并非依靠声音的魅力。

广播,很美,但也是最现实的行业。我不相信Facebook Live、Instagram Live等社交媒体能彻底改变新加坡广播整体的环境,它顶多是个辅助的曝光工具。但是,我认为,广播之所为美,在于它的距离和想象空间,当直播室里的画面赤裸裸地在你的荧光屏直播,DJ大咧咧地聊天,反而把意境和听歌的感觉给破坏了,至少我这么认为。

还有一点我认为很重要,请不要以为广播能致富。虽然广播效应大,很有可能让你一夕爆红,让你走在街上有人认出你。可是,它是一把双刃剑。加入任何广播比赛或应征广播工作之前,请问一问自己,你爱广播的什么?你希望得到什么?

10年的广播,让我得出一个自己的答案。我喜欢广播的温柔,它渐行渐远,若隐若现,却在最需要的时候,给你正能量。它像一把无形的钥匙,让你走进一辆辆在行驶的车子、一个个被繁琐的屋子,让你用最清澈、单纯、干净的声音,和一个受伤或疲惫的心灵交流。10年中,我遇到很多让我感动的例子。4年前,有个32岁的男子,他在深夜节目中打电话进来,他说:“我一直都在听,谢谢国豪陪我。你刚刚分享的东西让我哭了,我知道你不是说给我听,但是我还是哭了,因为it’s so my story。”

后来才发现,他刚离婚,心情极度低落。我已经忘记当天分享的内容,但是我仍然记得他那把微微颤抖,但存有感激的声音,透过Whatsapp的音频传出。那晚,我睡不着,我不知道是开心得到一个陌生人的完全信任…… 可以这么相信我,掏心掏肺和我分享他的心事,还是。。。我的影响力已经逾渐强大,我开始红了,还是??但是我也开始害怕,因为广播开始助长了我的虚荣心。我开始更在意别人有没有注意到我,有没有称赞我声音好不好听,节目做得好不好。

后来几个月,甚至一到两年,我完全不看听众的SMS,单纯的分享,因为我要找回广播的初心。

说那么多,其实不过想说…. 广播可以让你红起来,但是如果这是你从事这一行的原因,我觉得你应该三思,因为你或许在中途会迷失自己。

广播也不像大多人认为,其实底薪比其他行业少,但是的确有赚外快(如主持户外活动的机会),但非人人都是如此。光鲜亮丽背后,是很多很多很多的努力。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在努力,结果放弃了。

但是,如果你明白或曾经体会到广播的美好,我希望你可以继续努力,成为下一代的主持人。

下来,我以问与答的方式回答这几年来,听众发给我的问题,来解答大家对广播事业的一些疑问吧。当然,我的回复只供参考,并非绝对。

这一篇文章无法完整告诉你新加坡的广播媒体生态是如何的,但是若你有任何疑问,可以留言,我会尽量回复。

***

如何进入广播这一行?你怎么进入?

    • 一般上,电台不会在报章的分类广告栏目,或征聘网站刊登广告。DJ一般是从DJ比赛脱颖而出,或是毛遂自荐,自己录制音频寄到电台,望电台的老板能给自己一个面试的机会。
    • 比赛一般会考新闻播报、临场反应、镇场能力、个人魅力,当中穿着外形也在考虑范围以内。
    • 如果是自己录制音频发到电台,你需要准备:(1)新闻播报片段、(2)个人自我介绍,以及(3)模拟主持片段,可以是讨论一则新闻等。重点在语文能力的表达,以及组织的能力,还有声音的魅力。所以用一个好的麦克风录制,会大大加分。

新加坡有几家电台?DJ的工作包括什么?

    • 新加坡现有19家无线电台,并由三大主要广播公司负责经营;分别为新传媒(共11台)、新加坡报业控股(共5台)以及 So Drama Entertainment (共2台),另有一台国际转播台(BBC)。
    • 每个公司对DJ的工作要求不同,但基本上,除了负责自己的班次,还有广告的录制、广告稿件的撰写、电台活动和户外活动主持等,每周平均工作时长并非大众认为的,只需要在On Air时间时间出现(除非你是自由DJ工作者)。
    • 薪金方面,每位DJ都有不同的价值定位,犹如你到市场买蔬果,有机蔬果当然比一般蔬果贵,服务的对象当然不同。但有前辈说过,除非你很红,不然当然比金融行业的人士赚少,而且是少很多。很多时候出席活动,DJ的衣服都是租借的,并非自己拥有。

我有很重的地方腔,还适合新加坡的广播吗?怎么练好口条?

    • 本地电台其实不乏很多来自中国、马来西亚和异地的主持人,就连电视新闻主播也一样,他们怎么让观众接受呢?最起码,咬字要清晰,说话的语气、语态和散发出来的魅力,要是可以被大众接受的。
    • 以我来说,我妈妈来自马来西亚,有很重的马来西亚腔调。我如何调试自己?有人说念绕口令,把b、p、m、f念圆念满,但我从小的做法是,我站在巨人的肩上学习,模仿新闻主播的发音方式,甚至细微到他在说话时,嘴形的转变。
    • 模仿对我来说是最快速的方式,但是需要一段时间,欲速则不达。

DJ还需要具备什么条件?最重要的是什么?

    • 我个人觉得,DJ要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因为唯有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娓娓道来,才能让人说服。当然,对周遭发生的所有事物也要略知一二,因为你永远站在最前线,需要对及时课题传播信息,最基本的内容要掌握好,才能有效传播。
    • 思路要清晰。不一定要开头、主题、内容,然后结尾,更不需要用歌曲来link(很多人会用歌名来延伸故事或探讨内容,其实很是很旧式的广播)。
    • 个人魅力,用你自己的方式,吸引住你的听众。你的语态、内容,甚至是个人经历。这个无法教,有些DJ甚至一辈子都不会有。
    • 对资深DJ来说,好的辞令、好的个性风采和形象风度、高度的理解真相能力、发音咬字准确是最关键。但是在新加坡19家电台中要出位,你更需要WOW到你的听众。怎么做到?没有标准答案。
    • 不过,有一点是不变的,就是DJ说的信息必须准确、公正和诚实,且千万不要诋毁他人。

什么东西是新加坡广播独有的?

  • 如果你仔细观察每逢3月到5月,9月到11月是广播的收听率调查期,本地过去都主要聘用Nielsen调查公司做抽样调查。调查的方式是从大众里抽取2000人,以M-data(追踪手机阅听习惯)或是手写的Radio Diary(以每15分钟为单位)来记录你每天阅听广播的习惯。一般上参与调查的人都会获得大约20-50元不等的礼券作为奖励。不要小看这个部分,因为这些收集到的数字会影响一个电台的命运,广告卖多少钱等。至于可信度,业内人士一般只做参考。
  • 新加坡的广播受到三个部分的管制,当中包括IMDA的 Free-to-air Radio Programme Code等条约、新加坡宪法与法律,以及个别公司的自我审查。
  • 受限于“讲华语运动”,本地是禁止播方言歌曲和节目(新闻片段例外)。
  • 很重要!!本地的DJ是不能换歌的,所以才会有我这样的Music Director的存在价值!

用什么东西/材料来模仿?

  • 网络上找得到一箩筐的绕口令、新闻片段、新闻报道,这些都可以。重点是,把它录制下来,听一听,你像“人”在说话吗?还是机器人?
  • 好的广播对我来说,和朋友说话没两样,当然请把污言秽语省略。哈哈。

DJ只有一种风格吗?

这个问题很好,你可以是主攻新闻、时事、财经、软资讯、体育的DJ,也可以是感性、专谈保健等。但是如果要确保收入稳定,你也必须充当广告配音和广播戏剧演员,增加收入来源。但是DJ肯定要诙谐和机智。而对我来说,广播不是表演,是人的正常对话。

DJ能自由表达看法?

如上述所提,新加坡仍然收到一些法律条规所约束,宗教、政治、种族甚至性向课题敏感,必须小心处理。除此之外,你只要了解你的受众的年龄、生活习惯,对什么感兴趣,课题基本上自己可以拟定。拿年轻台来说,在节目中谈临终护理服务,或许就不适合。

我要做到感觉是一对一的交流吗?

求学时,我的教师和我说,在广播切记使用“我们”,而用“我”,因为广播是个“亲密”的交流。可是,你必须要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如果一个听众打电话进来说要自杀,把你当救生圈,这个时候请不要擅自和他约见面,争取时间收集愈多资料,并交由专业人士如辅导员和警方处理。

好的talkset是什么?

首先,问这个问题的人,肯定有接触广播。因为Talkset本身就是个广播术语(Jargon)。Talkset指的是歌曲和歌曲间,DJ开mic说话的那段窗口。因为广播没有画面,你的形容词必须够充分、让人要有画面感,让人觉得对话是真诚没有距离的,适时用音乐制造一些氛围,偶尔添加一些惊喜是很加分的。

刷盘是禁忌?

其实,每个DJ主持风格都是不一样的。所谓的刷盘就是每说几个字就拉fader把呼吸空隙,用背景音乐填满。有个前辈告诉我说,这是很旧式的做法,可是很多DJ还是在做,因为他们还是需要时间思考,潜意识的动作就是刷盘。但是,对我来说,如果思考能力不够快,不算好DJ,因此刷盘凸显功课做得不够,而且你可以想象吗?听的人感觉在一家夜店,一直听见有人开门关门,音乐时高时低,就是刷盘的效果。

你最喜欢广播的什么?

我把自己定义为文青DJ,主要分享我的生活体验,让人在消除寂寞的当儿,也感受到我也是个平凡人。对于一些社会现象也偶尔给予一些看法和想法,但有时也充当辅导员,给听众希望。但是我也是人,偶尔也会难过,会emo,这点我从不在空中掩饰,甚至会说:“我今天心情有些低落,因为。。。。” 记得, DJ是人,不是机器人,会生气、开心、难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现有的广播类型?如何影响我?

新闻节目(时事,财经评论)、谈话节目(包括社会议题)、戏剧节目(广播剧)、娱乐节目(综合性质,游戏)、音乐节目、广告节目、对象型节目(儿童节目,妇女节目,乐龄节目)、信息服务类节目(红娘节目)、网络广播节目(播客)等。其实重点不在于你做什么节目类型,而是什么时段,因为这代表你的收入是否可观,在新加坡的媒体,7-9am和5-7pm是广播黄金时期,如果你在这两个班次里头,一般上收入不会太差,而且是电台主要力捧的对象,因为这个时段最多人听。

DJ可以改新闻稿件吗?

一般上不能,但是如果自己都觉得听众会被误导,可以做稍微的更动。原文若是长期食用菌类食品可以致癌,可是听众或许会听成长期食用菌类食品可以治癌。这个时候,你就可以把后面几个字,换成可以增加得到癌症的风险。

最废的DJ开场白?

“我们废话不多说,马上就……”、“时间也差不多了”、“非常谢谢你一直支持我”、“SMS号码,你是知道的,xxxx”、“xxx发生交通意外,xxx也有交通意外,xxxx也是有交通意外。(或可综合来说,几个地方有交通意外,分别在….)”

DJ常犯的错?

很多DJ害怕deadair,所以会播衬底音乐,所以有时进歌后,还是可以听到沉底音乐在播放。也有DJ忘记关mic嘲笑之前听众的来电、甚至是喜欢预录节目,然后不知道自己在live assist,结果被抓包。(很多电台的节目其实都是预录的,尤其是周末节目。)

怎么抓“假”节目?

节目编排很繁琐,但是作为音乐总监,很容易可以查出到底DJ是现场主持还是预录节目。例如,在播报时间、新闻、天气时,甚至把这些linkers都拿掉,你就知道他不在直播室。)或是,他backsell的歌曲有几首是没有播的,因为超时,或种种原因被系统skip掉了。

你真的不做广播了吗?

最后一题,针对近日在报章上看到的听众留言,给予正面回复。谢谢大家的关心,我非常好,也没有和同事老板不和,哈哈哈,只是觉得广播是一份良心工作。我觉得能分享的内容差不多“说尽”,需要更多不一样的体验,才可以有新的观点和提供新的惊喜。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回到广播,不过谢谢你的一路来的支持。

Screenshot 2020-03-28 at 1.56.02 PM

不过,离职消息出街后,到访这个网站的人骤增,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谢谢你们爱我。通过podcasts继续和你们分享生活。:)

Screenshot 2020-03-29 at 3.35.51 AM

国豪的有声专栏: 送给你,永远的天使

林国豪 制作

0604 这一天,你离开了我们。我听朋友说,很多你的死党,今天到你喜欢去的地方,放了好多气球,给你打招呼。

我没有才华,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和你说谢谢,以及想念你的好。所以,只请朋友唱了一小段歌曲给你,录一段podcast,想念你的好。希望你在天上幸福安好。

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国豪的有声专栏: 18岁生日收到的Skagen手表

林国豪 制作

我经常大扫除,尤其心情低落时。今天又拾起了它,它是18岁生日时,朋友合力凑钱买的一支很精致的手表。我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带着它。

有人说,手表和闹钟提醒着你此时和此刻,象征一个阶段。原以为丢掉就是放下,后来发现,不是这样子的。它是生命重要的养分,丢掉它太可惜了。

(原表不长这个样子,只是示意图哦。)

国豪的有声专栏: 慢走这件事

林国豪 制作

 

凌晨4点录制podcast,厚厚的棉被一直摩擦敏感的麦克风,有很多擦擦声出现。本想用后制的方式,降低杂声的干扰,却发现它的“美”,感觉像是慢走时产生出来的声音(Foley),所以决定一刀不剪,只加音效,就出街。

所有的分享,连呼吸点都没有剪辑,因为podcast不是广播,不是清晰‘干净’,就是完美,有时产生出来的效果让人出乎意料。

说回慢走这件事,要谢谢前同事培养我这个习惯。走着走着,心情真的好很多。心情好吗?你也去走走看吧。

国豪的有声专栏: 从电视小孩说起

林国豪 制作

除了广播,从小我就幻想自己能当上综艺节目监制或制作人。尤其怀念SPH MediaWorks时代,那是新加坡电视最辉煌的时期。

或许年轻人已经放弃了本地制作,我仍然相信它有一天能东山再起,创造另一个辉煌。
每次roll credits的时候,我都会特别留意制作人和监制的名字,最大的偶像当然是文树森,还有林培琴、吴咏华、陈文聪(已故)、李仪文、林祥平,以及近期的施意玲等人。

年少的那份傻劲或许没了,但是重看第三次《我是媒体人》,了解自己为什么那么热爱媒体,或许休息之后会想尝试新的东西,挑战新的自己。

国豪的有声专栏: 新冠疫情中该保密的事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为了更有效追踪病源,申报出国史、提供个人资料或许是必要的。但是有没有一些情况是必须保密的?匿名检测?匿名辅导?匿名就医?他们怎么办?

(抱歉,因为刚拿到器材,还在摸索阶段,音质和后制部分有待加强。)

 

Decline of Identity and Listenership among Local Chinese Radio Stations

Lim Guohao

am-fm-radio-header

In today’s technological age and consumer-driven economy, Singapore’s Chinese radio stations are mainly concerned with listenership figures, which predominantly determine their survival and success.

In their race towards attaining greater listenership, these radio stations are gradually losing their identities. Greater uniformity in song features and discussion content are key factors that account for such a trend.

Individual identities of many Chinese radio stations across the region have been declining, especially within Singapore. A predominant factor behind this trend lies in the declining number of target audience, specifically those below the age of 35. This is due to growing popularity of alternative forms of entertainment, such as online radio channels, social media platforms (eg. Facebook, Twitter) and online broadcasting avenues (eg. YouTube, DailyMotion).

As a result, many local radio stations are now aiming to attract greater numbers of middle-aged (35-59 years old) listeners, in addition to their pre-existing group of core target listeners. As most of the middle-aged in Singapore have greater purchasing power, they could help boost the radio station’s appeal towards various advertisers.

However, such ‘strategy’ adopted by these radio stations might provoke a backlash as more high quality and niche radio programmes, targeted towards a smaller group of audience, are being demolished.

For instance, the once popular jazz radio show UrbanNite on UFM100.3 was terminated due the relatively lower commercial revenue that it generated, as compared to other programmes for the general audience.

Another example would be local paid radio service, Rediffusion. Offering unique and alternative radio programmes, it had once reached its peak with an impressive number of 120,000 paid subscribers in the 1980s.

Traditional story telling programmes, hosted by ex-local radio veterans Lee Dai Soh (or Li Da Sha) and Wang Dao, were extremely popular on Rediffusion. However, as time passed, listenership began to decline and this led to the closing down of the historic cable radio service in 2012. It was announced in December 2012 that a new form of Rediffusion would be launched, with an array of radio shows that would appeal more to general public preferences.

Instead of cultivating a radio listening culture among the younger generation, the radio industry is focusing on retaining its older listeners. Songs broadcasted are those from the 1980s to 2010, with much repetition of singers such as Aaron Kwok, Daniel Chan and Julie Su (more commonly known as Su Rui). Additionally, the content of news discussed are centred on entertainment, family and relationship issues.

Such moves could be unfavourable for local Chinese radio industry. Young listeners below the age of 35 might be disinterested in Chinese radio stations if programme contents do not appeal to them.

They might also have difficulty in identifying the radio stations. In the next 20 years, without the existing group of older listeners, local radio industry might face serious survival problems. A major re-adjustment of programme contents would have to be carried out so as to suit the preferences of the new batch of audience.

It is extremely important to cultivate a more appealing radio environment to the younger generation as well. It is also crucial for each radio station to constantly create new ideas and concepts and to develop a unique identity, instead of accommodating to the needs of advertisers or focusing on listenership figures. This provides greater variety of choices and attracts listeners of different age grou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