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两语:青年也有危机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三人两语”

ZB_0831_CJ_doc71owjnksxn5ekgws9mx_31180505_tanskn.jpg

  《海峡时报》日前报道,本地每五名年轻人中,有四人感受到“ 青年危机”(quarter life crisis)。在受调查的16个国家地区中 ,本地年轻人的“悲观指数”排行第四。他们主要是对未来的就业前 景感到担忧,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理想工作。除了工 作,青少年还对生活哪些方面感到彷徨,或是缺乏自信?青年危机和 一般我们熟知的中年危机有哪些相似之处?

提升自己以减低危机感

  南洋理工大学李佳颖说:“比起很多年轻人抱着“先考取文凭,再决定工作”的心态,我觉 得自己的目标相对比较明确。毕业后,我准备从事教育工作。我希望 在教育部实习期间,打好基础,也通过实习了解教育工作者须具备哪 些条件。”

  她也说:“目前我在学校的成绩属于中上水平,若一切顺利,加上之前累积 的工作经验,毕业后应该能够从事自己理想的工作。不少同龄的人都 有财务方面的困境,身边的朋友有的是“月光族”,他们把所有的零 用钱,或是多余的钱花在不必要的花费上,如演唱会、喝酒聚餐、网 上购物等。我觉得只要懂得理财,加上勤于找机会提升自己的技能, 还有争取实习机会,为未来铺路,都可降低这个年纪的危机感。”

外来人才让年轻人感觉不足

  28岁公务员许子晴说:“青年危机的概念其实不算新鲜,我倒是对调查结果感到挺诧 异的,原来本地年轻人对自己的生活都比较悲观。我觉得他们的自卑 心理,可能源自于国人的教育水平提升,就业市场充斥着来自全球各 地的人才,难免让他们感受到压力和自身的不足。”

  她也说:“我有一些朋友在一两年内,换了几份工作,因为觉得无法适应工 作环境,或是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同。对我而言,我倒是挺有信心自 己即便离开现有工作,也能够找到符合自己需求的工作,但是要找到 自己喜欢,而且有热忱的工作,并且待上一定时间,需要很多的毅力 和决心。”

学习新技能与时并进

  临时演员卓猷俊(24岁)说:“职场要求员工具备的条件,已经不仅是他们课堂上所学到的如此 简单。很多时候年轻人都必须边工作,边自修,来适应环境。而且科 技日新月异,每几年员工都须上培训课程,学习更新的知识和技能, 确保自己与时并进。”

  他也说:“身为年轻人,我能够体会我们这一代在工作上面对的压力,对“ 青年危机”也感同身受。现代的工作环境不如以往,我认识一些年轻 小贩,他们要学习如何在网络平台推销自己的产品,确保人流和收支 平衡,已经不是以往“供应—需求”的简单行销模式,所以我觉得在 职场上,面对更大的危机感在所难免。”

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三人两语:女艺人爆粗口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本地年轻女星陈欣淇和黄暄婷相继传出爆粗口的新闻。先是陈欣淇“卷入”潘玲玲和洪慧芳决裂事件,气愤地在自己的Instagram上爆粗口。近日,《联合晚报》接获读者爆料黑函,指黄暄婷平日爱爆粗口,做人表里不一。女艺人爆粗口,你认为会有损形象吗?

 爆粗口显得没文化修养

  南洋理工大学莹轩(21岁)说:“或许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年轻人在朋友间或私底下,常会以开 玩笑或调侃的方式,加入一些污言秽语,即便是女生,也不例外。我 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对方不被这些用词所冒犯。但若是公众人物 ,我觉得他们必须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在社交平台上公然使用粗语, 毕竟有损自己的形象。本地不像美国等国家,一些西方艺人在公开平 台上爆粗口,或许被认为是不做作的表现,换作在本地,却会被认为 是欠缺文化修养。”

爆粗口是不尊重他人

  21岁行政人员林炳成说:“我属于比较保守的一派,不论男女在大庭广众爆粗口都是对他人 的不尊重。不少的纠纷和人际风波,都是因为言语上的刺激而被激起 的。至于艺人,我觉得商家也会担心代言人喜欢爆粗口,有损品牌形 象。我曾经听说过本地有一个著名博主原本接到一些报酬蛮高的工作 ,但是因为与形象不符,被退掉工作。对刚起步的艺人来说,为了避 免影响自己未来的发展,应该更注意自己的言谈,不要被一时的情绪 所影响,而让努力付诸东流。”

艺人应保持正面形象

  25岁网络行销员王宗豪说:“互联网威力大,有时甚至超越传统媒体的影响力,而且在网上发 布的内容“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数年后,人们还是能挖起这些陈年 旧事。为了保持正面形象,我觉得年轻艺人不应该发布一些不被社会 接受的内容。另外,我觉得本地家长也比较保守,如果一个年轻艺人 经常爆粗口,家长们也不会鼓励孩子把这些艺人视为学习的榜样或偶像。”

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青少年“路见不平” 视频挂网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5C3049AD-04DD-4F82-A77B-A8031653EF03

年轻人爱把看到的事物拍摄并挂上网,尤其是他们认为不公的事。本地有网民把一名母亲和患有肌肉萎缩男搭巴士的视频挂上网,更为该残疾人士“请命”,豁免缴付车资。

然而,该名母亲事后却澄清,一般出勤都有专车接送,并说明政府给予帮助多,对网友未经求证的“请命”不太认同。青少年如何看待这起事件?他们平时看见自认不公平的事,是否也拍摄了挂上网?

挂视频前先征询当事人

南大生方心盈(22岁)说:“我觉得站在当事人和母亲的立场,他们或许觉得自己被网民误会了,当然觉得不舒服。他们或许不想他人认为他们很凄惨,需要别人怜悯。虽然网民一番好意,但反而伤了母子的自尊心。”

她也说:“我觉得青少年普遍上都会拿起手机拍摄,而且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把视频挂上网,这其实是不负责任的。我觉得,网友在发表视频前应该先征询当事人的意见,是否介意他们登上社交媒体。”

好的出发点用错方法

国大生张品正(23岁)说:“残疾人士希望社会接受他们,并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本地车资比起其他国家,不算最贵,我想残疾人士是能负担的。若真的不能,我相信有很多管道来寻求帮助。”

他也说:“网民的出发点是好的,但用错方法。与其利用一机在手,急着把录像挂上网,大众或许可以站出来帮忙该名母亲,让该名残障人士能顺利上下车。此外,有些时候主动和这些有需要人士聊天和互动,比打抱不平更实际,让他们感觉自己没有被社会遗忘或歧视。”

对言论负全责

26岁金融从业员林宁说:“该名网民或许认为自己的举动是表达对那对母子的同情,但和不少青少年一样,在行动时,并没想过之后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对该对母子而言,他们或许不会觉得享受免费的车资是幸福的,相反的,如果能得到多点大众的同理心,他们将更感觉欣慰吧。”

她也说:“人们往往认为网络是拥有言论自由的地方,但其实人们也应该对自己在网上发表的言论负起全责。”

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中学华文文学 编入更多本地作品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三人两语”

img_1293

教育部日前宣布,中学华文文学的教材将减少中国古典诗词的篇数,并融入更多本地作品。此举被认为有助于提高学生对本地文化遗产的认识,让科目更为“实用”。新增的本地作品包括:杜南发的《 传灯》、谢裕民的《放逐与追逐》和小寒的《回不去的候车站》。编入更多本地作品,能否吸引更多中学生修读华文文学?学生们又如何 看待新教材的方向?

本地作品可引起学生共鸣

 物流人员黎慧怡(26岁)说:“融入更多本地作品,对新加坡学生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很多外地 学生都学过中国古典文学,新的改变将让新加坡学生和海外学生,在 同一个起跑点上学习。”

她也说:“本地作品包含我们熟悉的人事物,对本地学生来说,或许 更能产生共鸣。我曾经修读过华文文学,对于很多意境和作者要表达 的主题不是太了解,或许是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无法有联想。 如今新的改变,相信会吸引更多人去选修这门课,从而接触更多文学 作品。 ”

中国古典文学有学习价值

独立制作人陆美珍(25岁)说:“本地文人最擅长的是微型小说,篇幅短而且花样多,我觉得比起 晦涩的中国古典文学,或更能吸引学生的兴趣。不过中国古典文学还 是有一定的学习价值,我相信教材中保留的中国文学作品,依然能给 学生提供一个接触古典文学的窗口。作为入门,着重学习新加坡华文 文学或是个好的起点,因为学生可以通过联想自身经历来揣摩文学作品,这能提高他们的学习兴趣,从而爱上文学。”

将文学著作与流行文化挂钩

南洋理工学院生周进豪(22岁)说:“大部分本地学生很少接触华文文学,因为他们的中文程度不高, 无法精准把握文本中所要传达的信息。我觉得与其更换文本,不如在 编写教材方面作出一些改变,像是用图像或录像等来辅助学习,这将 大大提升学生们的学习能力。另外,学生们对宫廷剧感兴趣,如果能 将一些文学著作和这些流行文化挂钩,相信能引起年轻人的兴趣,进 而选修华文文学课程。”

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没有吸管的日子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620_CJ_doc70lz7gkbqz83s5oablt_20110756_tanskn.jpg

本地快餐连锁店肯德基从上周开始停止在本地84家分店,为在店内用餐的食客免费供应塑料杯盖和吸管。公司说,这项举措是为拯救地球提倡绿化行动尽一分力。肯德基预计每年将能减少使用17.8公吨的即用即丢塑料品。青少年对这项措施持着什么样的态度?他们认为这有助于提高国人的环保意识吗?

在潜移默化中培养环保意识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蔡委翰说:“比起很多先进城市,如日本和台湾,当地人民的环保意识比新加坡人来得高。他们为垃圾分类和减少使用不可自然分解的物品,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新加坡人仍大量使用塑料袋、吸管和对环境有害的物品。”

他也说:“虽然我觉得肯德基的做法功效不会太大,但凡事都要有个起点,让国人慢慢习惯不用塑料杯盖和吸管,在潜移默化中,培养环保意识。尤其是由大机构带头推行环保行动,相信对国人会起着一些影响。”

快餐店是为了节省开支?

22岁南洋理工大学徐咏冰说:“正面来看,肯德基的这项举措将起着一定的环保作用。对一些小朋友来说,或许会带来不便,因为他们不习惯直接用杯子饮水,或是杯子太重容易打翻,造成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她也说:“而且没有了杯盖,一些人或许会觉得不卫生,因为服务生在处理食物时,有时会咳嗽,或是有灰尘,所以我觉得它很可能会像之前的自备环保袋的行动一样,只取得短暂成效。而且肯德基突然宣布全面停止供应吸管和塑料盖,不免会让人觉得公司是为了节省开支,多过于提倡国人的环保意识。”

从校园开始长期宣导

24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王春安说:“不少国人现在都选择打包或是叫外卖服务,所以这项举措在一定程度上是受限的。但是,凡事都要有人带头,我觉得肯德基的举措是值得赞扬的。但是,我认为环保意识应该从根本来灌输,比如在校园里进行长期宣导。我也是从学校教育中,才开始在家中为垃圾进行分类。”

他也说:“我之前到台湾旅行,发现当地人的环保意识非常强烈,也想学习,就从那里买了能再循环使用的筷子,之后我在外头用餐,便无须使用一次性的筷子,减少制造垃圾。”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世界捐血日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601_CJ_doc6w1w6prokn412rbsw6ki_01180946_tanskn.jpg

6月14日是世界捐血日。根据新加坡红十字会之前的数字,本地每年需要12万包血,对血液的需求预料会逐年增加3到5%。到了2030年,需求将达到22万包。但本地捐血人数,相比其他国家仍然偏低,仅有1.8%的居民人口是捐血者。本地年轻人知道捐血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捐血吗?

因捐血程序繁琐而却步

26岁南洋理工大学生丁士轩说:“我和多数国人一样,没有捐血的习惯。虽然知道本地不少医疗中心有捐血设备,但是想到捐血者须做健康评估问卷调查,还有一些繁琐手续,就却步了。”

他也说:“我想很多国人也觉得,反正我不捐血,其他人也会捐,所以不觉得自己非捐不可。周围一些人也有误解,认为捐血会导致身体虚弱,或产生一些副作用。我曾读过一篇报道,说捐血不但不会伤身,还能让体内的铁质维持平衡,所以利人利己,何乐不为?”

以捐血方式纪念自己18岁

24岁新加坡理工大学生梅宏说:“我在朋友的影响下,18岁便开始定期捐血。他是以捐血的方式来纪念自己到了18岁法定年龄,所以非常有意义。我也受到他的影响,从18岁生日起每四五个月就去捐血。很多人害怕捐血,因为担心自己可能会因此贫血,或是感到不舒服。”

他也说:“其实捐血不但不痛,还能拯救他人生命,同时促进自己的身体健康,比如减低患心脏疾病的概率等。 妈妈去年因为生病,送院后须要紧急输血,我成了受惠病人的家属。一包血可以救活三个人,尤其对A-和B-等罕有血型的病人来说,他们在紧急时刻更难找到血液供应,所以更迫切需要同个血型的捐血者挺身而出。”

捐血的毅力勇气令人佩服

26岁行政人员蔡青燕说:“施比受更有福,一个身体健全的人,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其他较不幸的人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我一直很佩服那些定期捐血的人,尤其是捐献血小板的人,因为那是需要很多毅力、勇气和决心。”

她也说:“他们不求回报,一心想帮助人,我觉得很值得我们学习。可能捐血会造成几分钟或几小时的不舒服,但是这个小举动却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甚至救人一命。我看过一些有心人很想捐血,但是身体状况却不允许,我希望更多人可以积极捐血,让社会变得更温馨更美好。”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线上竞标购物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ZB_0514_CJ_doc704s1a93k7majvbxw0_14122259_tanskn.jpg

社交媒体功能日益广泛,几年前推出的“线上直播”功能,让不少年轻创业者借用这个平台,进行各种线上竞标购物(Online Bidding)。有竞标平台业者向记者透露,他们的月入可达到四到五位数。价高者得的网络竞标购物平台,为何受到年轻人青睐?什么产品会让他们想竞标?

担心货不对办宁可不竞标

26岁市场采购员庄惟惟说:“我几个月前就注意到有大量“线上竞标购物平台”的出现,一些平台的线上收看人数甚至可突破几百人。他们很多是抱着可以捡到便宜货的心态去竞标。但是,我觉得这些竞标购物平台存在一些缺陷,比如一些留言未必会在卖家的屏幕上及时显示,使他们错过“好康”。”

她也说:“我看到的大多是上网竞标手机外壳、水晶和衣服。我没有尝试过这些线上竞标活动,除了是手脚不比别人快,我也担心货不对办,所以还是习惯去实体商店购物。不过我听说,这些平台竞争很激烈,大家都争相抢生意,有兴趣的年轻人说不定可以在这些平台找到他们喜欢的物品。”

价格太低 产品质地让人质疑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张品正说:“我曾经在竞标购物平台,标到一个电子产品,后来我发现它的市价比我所付的价格还要昂贵。有些人会叫朋友进来“搅局”,刻意把价格抬高,然后在最后时机收手,其实有点不道德。我其实对一些产品的质地,存有疑虑,不知道会不会是二手货,因为价格有时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他补充说:“但是我想,既然这么多人还在这些平台竞标,肯定有它的吸引力,或许是我的竞标或是辨识“好货”的能力还不够吧。尤其现代人都懒得出门购买日常用品,如果这些平台可以完善他们的交流设备,我觉得是可以长久经营下去的。”

竞标平台感觉不安全

23岁南洋理工大学学生赵梓翔说:“我对着这类竞标平台不是太有信心,总觉得一些电脑专才可能会利用面簿的通信功能制造一个自动化的应用程序,比如帮你取出私召车的优惠代码,我想这些网络平台也可能借用一些电脑程序来自动回复,抬高价码,让真正的买家不能以太低廉的价格标得产品。”

他也说:“很多线上竞标平台的“叫卖者”都是大声嘶吼在叫卖,感觉好像是跳蚤市场的大平卖,我对他们不是太有信心。而且据说他们在成功标得产品后,是以私信方式来提供个人资料,我觉得不是很安全。”

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