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Surveys 民声民意

三人两语: 年轻人不爱过年?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123_cj_doc73rdhxn1avt1glvqjp1_23162143_tanskn

  本地电信公司新电信推出一支名为“From Ma, With Love”的短 片,刻画年轻人想避年的心情。在短片中,一名青年谈到可以在国外 避年时的反应是,“终于能摆脱爱唠叨的父母”“不必参与大扫除” 等。现今的青少年如何看待农历新年?他们是否如同短片中的年轻人 一样,想要通过出国求学等途径,避开农历新年,在国外逍遥快活?

期待过年拍家庭大合照

  23岁南洋理工大学生方心盈说:“身为一名马国游子,即使到新加坡念书,我也不忘年年回家过年 。但随着年龄慢慢增长,过新年变成了一种形式和习惯。尽管如此, 我觉得新年还是值得期待的,因为能和家人相聚,那种大家庭每个成 员聚在一起的温馨感,不是常常都能感受到。每一年拍家庭大合照, 更是我最期待的。”

  她也说:“最近发现家人都慢慢变老,让我格外珍惜和他们相处的时光。我 发现确实很多年轻人想在新年期间到国外避年。有些会借到海外求学 或实习,来逃避节庆,可是我觉得旅行的机会常有,一个大家庭全员 到齐大概也就一年一次。有一回,我本来有计划到国外参加一项交换 活动,但考虑到是过年,于是打消念头,回家过年。 ”

在外地过年避开长辈催婚

  新加坡国立大学梁居磊 (23岁)说:“美食当前,亲朋戚友一同欢聚的农历新年其实蛮让人期待的,唯 独“鸡婆长辈催婚问候大法”令人不敢恭维。如果有机会,我其实想体验在国外过新年的感觉。因为在国外, 没有人认识我,不会尝试探听我的近况,我可以舒服地、自在地迎接 新一年的到来。”

  他也说:“但是,我不完全讨厌农历新年,我喜欢和家人相处的时光,只是 觉得没有必要特地等到佳节时,才和家人凑在一起吃饭聚餐。有心, 时时都可以是新春。”

趁新年与家人交流

  新跃社科大学生王劲康(23岁)说:“我是比较传统的华人,也很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更喜欢在农 历新年向亲人拜年,那感觉非常好。虽然大家会埋怨农历新年有点被 商业化,但是传统节庆的感受还是很浓烈的。”

  他也说:“我的家人平时都很忙,我自己也忙于课业,所以农历新年是我们 放下一切,好好聊天交流的时刻。短片里的年轻人,或许是比较独立 ,但是我觉得他不代表所有年轻人,我周围还是有很多年轻朋友,非常重视和期待农历新年。”

zaobaonew

 

三人两语:那些金庸教我的事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106_CJ_doc72k8r2cglhhkgcxabe5_06143106_tanskn

  叱咤文坛60多年,金庸的武侠小说对世人影响甚远。不少金庸小 说更被改编成影视作品,让不同文化阶层的人都能接触他的作品,成 为一种集体回忆。金庸的作品教会了你哪些事?年轻人最喜欢金庸笔 下的哪个人物,他们又给年轻人怎样的启示?

赵敏教会我坦诚沟通

  23岁南洋理工大学生赵梓翔说:“金庸小说人物不胜枚举,但我对《倚天屠龙记》的赵敏印象最深 刻。赵敏颠覆了她所处的时代背景,典型女性的形象。尽管是大元帅 汝阳王之女,她却没让自己困在深院之中,而是有理想和抱负。她曾 经剿灭反贼,勇敢率真。赵敏教会我在日益复杂的现代社会中,须保 持坦诚,才有利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沟通。”

  他也说:“另外,金庸所刻画的赵敏敢爱敢恨,放弃荣华富贵和郡主的身份 ,为爱追随张无忌,这并不容易做到。反观现代人对待爱情,总是注 重得失,担心自己是付出更多的那一方。希望世人可以通过金庸的小 说人物,看到爱情其实可以很伟大,不奢求回报,最终找到心仪的人 ,得到精神的寄托。”

金庸给我对中国最初想象

  22岁北京大学生邓世轩说:“我对中国最初的想象是金庸给我的,看金庸小说犹如在上中国历 史和地理课。我非常喜欢金庸小说,一来它有历史感,故事会设在某 个朝代,以及中国某个名山或城市。小说中也会穿插真实的历史人物 ,反映那个时代的特征,金庸会解读并改写这些历史人物,添加自己 的想象,使历史人物脱离教科书式的刻板印象。我便是从金庸小说认 识南宋的繁华,以及襄阳这个地名;二来,金庸每一部著作的角色性 格基本不会重叠,他对人性的描绘非常犀利深刻,把不同角色的性格 刻画得栩栩如生。”

  他也说:“金庸描写反派人物的内心世界非常有意思,在他笔下虽然有黑白 ,但也存在很多讨论空间。比如杨康的作为除了个人私心,也不能不 考虑周遭环境对他的影响,以及他在良心和自尊之间的挣扎。我想金 庸小说的伟大,在于他塑造了一个想象中的中国,让我们以身为华人而自豪。”

金庸给我永不幻灭的武侠梦

  23岁南洋理工大学生刘慧敏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的14部经典,为无 数武侠迷创造一个武侠梦。我很小的时候,便开始看金庸小说改编的 电视剧。在他创造的武侠世界里,我能幻想自己怀有绝世武功,在江 湖行侠仗义,快意恩仇。”

  她也说:哪怕我只有一碗泡面,当我掰开叉子时,我 的手里就是一把号令武林的屠龙刀。可以说,金庸的武侠世界,支撑 我童年时对这个世界的所有幻想。金庸笔下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给予我很深的感触,也影响我的三观。如今先生已逝,但其侠义精神 和威名定是江湖不朽。多谢您,金庸老先生,给了我们一个永不幻灭的武侠梦!”

IPEo1ZWK_400x400

年轻人会花钱 看艺术演出吗?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026_CJ_doc6ucyeuqutthu5j3226j_26191451_tanskn.jpg

国家艺术理事会日前公布“新加坡艺术拓展蓝图”,提出两大策略方向——让艺术变得更触手可及,同时提升本地艺术水平。本地表演艺术团体逐年增加,但是过去五年愿意花钱买票看演出的观众却减少。艺理会希望制定策略培养新观众群,特别是培养愿意掏钱买票看演出的观众,让艺术成为新加坡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你是艺术活动的常客吗?付费是否你考虑的重要因素?青少年又如何看待艺术领域的前景?

搞艺术吃不饱   

22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梁居磊说:“我从小生活周遭就有很多排斥或鄙视艺术的声音,身边的长辈虽然欣赏艺术,但很多都看不起艺术工作者。我曾经也受到影响,告诉自己不能走上“搞艺术”这条“不归路”,否则可能无法喂饱自己, 更别谈照顾家人。因此我同剧场渐行渐远,也扼杀了自己成为编剧、 演员,乃至配音员的可能性。但是作为一个观众,遇到感兴趣的课题或题材时,我会不惜价钱踏入剧场看戏,它提醒我这辈子或许还有梦未圆。”

艺术工作者待遇不佳

22岁南洋理工大学生陈沁霖说:“我喜欢看舞台剧和参与艺术活动,因为它能引发思考,时刻反思自身的处境。我庆幸政府在艺术活动方面,给观众的资助挺多的,尤其学生、服役人员、乐龄人士等的津贴更多,为的就是鼓励更多国人参与艺术活动。 不过,如果把艺术工作当成终生事业,我倒没有把握。因为本地多数的艺术团体仍是非营利机构,听朋友说从事艺术工作,薪金不高 。若艺术工作者的待遇,能和其他行业如媒体一样,或许会吸引我加入这个行业。经济稳定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本地生活费高,不得不以现实考量为首要。”

艺术的启发非金钱能衡量

24岁新加坡管理大学生陈信豪说:“艺术是个充满创意和学习的领域,在现实生活里找不着的事物都能在艺术里找到,所以我很愿意花钱参与艺术活动。像是之前我花了数十元买票看一个画展,很多人会觉得有些贵,但是我从展览中得到的启发和收获是无法以金钱衡量的。当时我看着一幅对我来说很有感觉的画,足足看了十几分钟,虽然没有和画家说话,却能从观画的过程中,感受到艺术家要传达的信息,这就是艺术,不须要大声说,只要细细品尝。若以后有机会,我会想尝试艺术相关的活动,让自己的精神生活富足起来。”

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青年也有危机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三人两语”

ZB_0831_CJ_doc71owjnksxn5ekgws9mx_31180505_tanskn.jpg

  《海峡时报》日前报道,本地每五名年轻人中,有四人感受到“ 青年危机”(quarter life crisis)。在受调查的16个国家地区中 ,本地年轻人的“悲观指数”排行第四。他们主要是对未来的就业前 景感到担忧,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理想工作。除了工 作,青少年还对生活哪些方面感到彷徨,或是缺乏自信?青年危机和 一般我们熟知的中年危机有哪些相似之处?

提升自己以减低危机感

  南洋理工大学李佳颖说:“比起很多年轻人抱着“先考取文凭,再决定工作”的心态,我觉 得自己的目标相对比较明确。毕业后,我准备从事教育工作。我希望 在教育部实习期间,打好基础,也通过实习了解教育工作者须具备哪 些条件。”

  她也说:“目前我在学校的成绩属于中上水平,若一切顺利,加上之前累积 的工作经验,毕业后应该能够从事自己理想的工作。不少同龄的人都 有财务方面的困境,身边的朋友有的是“月光族”,他们把所有的零 用钱,或是多余的钱花在不必要的花费上,如演唱会、喝酒聚餐、网 上购物等。我觉得只要懂得理财,加上勤于找机会提升自己的技能, 还有争取实习机会,为未来铺路,都可降低这个年纪的危机感。”

外来人才让年轻人感觉不足

  28岁公务员许子晴说:“青年危机的概念其实不算新鲜,我倒是对调查结果感到挺诧 异的,原来本地年轻人对自己的生活都比较悲观。我觉得他们的自卑 心理,可能源自于国人的教育水平提升,就业市场充斥着来自全球各 地的人才,难免让他们感受到压力和自身的不足。”

  她也说:“我有一些朋友在一两年内,换了几份工作,因为觉得无法适应工 作环境,或是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同。对我而言,我倒是挺有信心自 己即便离开现有工作,也能够找到符合自己需求的工作,但是要找到 自己喜欢,而且有热忱的工作,并且待上一定时间,需要很多的毅力 和决心。”

学习新技能与时并进

  临时演员卓猷俊(24岁)说:“职场要求员工具备的条件,已经不仅是他们课堂上所学到的如此 简单。很多时候年轻人都必须边工作,边自修,来适应环境。而且科 技日新月异,每几年员工都须上培训课程,学习更新的知识和技能, 确保自己与时并进。”

  他也说:“身为年轻人,我能够体会我们这一代在工作上面对的压力,对“ 青年危机”也感同身受。现代的工作环境不如以往,我认识一些年轻 小贩,他们要学习如何在网络平台推销自己的产品,确保人流和收支 平衡,已经不是以往“供应—需求”的简单行销模式,所以我觉得在 职场上,面对更大的危机感在所难免。”

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女艺人爆粗口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本地年轻女星陈欣淇和黄暄婷相继传出爆粗口的新闻。先是陈欣淇“卷入”潘玲玲和洪慧芳决裂事件,气愤地在自己的Instagram上爆粗口。近日,《联合晚报》接获读者爆料黑函,指黄暄婷平日爱爆粗口,做人表里不一。女艺人爆粗口,你认为会有损形象吗?

 爆粗口显得没文化修养

  南洋理工大学莹轩(21岁)说:“或许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年轻人在朋友间或私底下,常会以开 玩笑或调侃的方式,加入一些污言秽语,即便是女生,也不例外。我 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对方不被这些用词所冒犯。但若是公众人物 ,我觉得他们必须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在社交平台上公然使用粗语, 毕竟有损自己的形象。本地不像美国等国家,一些西方艺人在公开平 台上爆粗口,或许被认为是不做作的表现,换作在本地,却会被认为 是欠缺文化修养。”

爆粗口是不尊重他人

  21岁行政人员林炳成说:“我属于比较保守的一派,不论男女在大庭广众爆粗口都是对他人 的不尊重。不少的纠纷和人际风波,都是因为言语上的刺激而被激起 的。至于艺人,我觉得商家也会担心代言人喜欢爆粗口,有损品牌形 象。我曾经听说过本地有一个著名博主原本接到一些报酬蛮高的工作 ,但是因为与形象不符,被退掉工作。对刚起步的艺人来说,为了避 免影响自己未来的发展,应该更注意自己的言谈,不要被一时的情绪 所影响,而让努力付诸东流。”

艺人应保持正面形象

  25岁网络行销员王宗豪说:“互联网威力大,有时甚至超越传统媒体的影响力,而且在网上发 布的内容“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数年后,人们还是能挖起这些陈年 旧事。为了保持正面形象,我觉得年轻艺人不应该发布一些不被社会 接受的内容。另外,我觉得本地家长也比较保守,如果一个年轻艺人 经常爆粗口,家长们也不会鼓励孩子把这些艺人视为学习的榜样或偶像。”

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青少年“路见不平” 视频挂网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5C3049AD-04DD-4F82-A77B-A8031653EF03

年轻人爱把看到的事物拍摄并挂上网,尤其是他们认为不公的事。本地有网民把一名母亲和患有肌肉萎缩男搭巴士的视频挂上网,更为该残疾人士“请命”,豁免缴付车资。

然而,该名母亲事后却澄清,一般出勤都有专车接送,并说明政府给予帮助多,对网友未经求证的“请命”不太认同。青少年如何看待这起事件?他们平时看见自认不公平的事,是否也拍摄了挂上网?

挂视频前先征询当事人

南大生方心盈(22岁)说:“我觉得站在当事人和母亲的立场,他们或许觉得自己被网民误会了,当然觉得不舒服。他们或许不想他人认为他们很凄惨,需要别人怜悯。虽然网民一番好意,但反而伤了母子的自尊心。”

她也说:“我觉得青少年普遍上都会拿起手机拍摄,而且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把视频挂上网,这其实是不负责任的。我觉得,网友在发表视频前应该先征询当事人的意见,是否介意他们登上社交媒体。”

好的出发点用错方法

国大生张品正(23岁)说:“残疾人士希望社会接受他们,并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本地车资比起其他国家,不算最贵,我想残疾人士是能负担的。若真的不能,我相信有很多管道来寻求帮助。”

他也说:“网民的出发点是好的,但用错方法。与其利用一机在手,急着把录像挂上网,大众或许可以站出来帮忙该名母亲,让该名残障人士能顺利上下车。此外,有些时候主动和这些有需要人士聊天和互动,比打抱不平更实际,让他们感觉自己没有被社会遗忘或歧视。”

对言论负全责

26岁金融从业员林宁说:“该名网民或许认为自己的举动是表达对那对母子的同情,但和不少青少年一样,在行动时,并没想过之后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对该对母子而言,他们或许不会觉得享受免费的车资是幸福的,相反的,如果能得到多点大众的同理心,他们将更感觉欣慰吧。”

她也说:“人们往往认为网络是拥有言论自由的地方,但其实人们也应该对自己在网上发表的言论负起全责。”

IPEo1ZWK_400x400

三人两语:中学华文文学 编入更多本地作品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三人两语”

img_1293

教育部日前宣布,中学华文文学的教材将减少中国古典诗词的篇数,并融入更多本地作品。此举被认为有助于提高学生对本地文化遗产的认识,让科目更为“实用”。新增的本地作品包括:杜南发的《 传灯》、谢裕民的《放逐与追逐》和小寒的《回不去的候车站》。编入更多本地作品,能否吸引更多中学生修读华文文学?学生们又如何 看待新教材的方向?

本地作品可引起学生共鸣

 物流人员黎慧怡(26岁)说:“融入更多本地作品,对新加坡学生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很多外地 学生都学过中国古典文学,新的改变将让新加坡学生和海外学生,在 同一个起跑点上学习。”

她也说:“本地作品包含我们熟悉的人事物,对本地学生来说,或许 更能产生共鸣。我曾经修读过华文文学,对于很多意境和作者要表达 的主题不是太了解,或许是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无法有联想。 如今新的改变,相信会吸引更多人去选修这门课,从而接触更多文学 作品。 ”

中国古典文学有学习价值

独立制作人陆美珍(25岁)说:“本地文人最擅长的是微型小说,篇幅短而且花样多,我觉得比起 晦涩的中国古典文学,或更能吸引学生的兴趣。不过中国古典文学还 是有一定的学习价值,我相信教材中保留的中国文学作品,依然能给 学生提供一个接触古典文学的窗口。作为入门,着重学习新加坡华文 文学或是个好的起点,因为学生可以通过联想自身经历来揣摩文学作品,这能提高他们的学习兴趣,从而爱上文学。”

将文学著作与流行文化挂钩

南洋理工学院生周进豪(22岁)说:“大部分本地学生很少接触华文文学,因为他们的中文程度不高, 无法精准把握文本中所要传达的信息。我觉得与其更换文本,不如在 编写教材方面作出一些改变,像是用图像或录像等来辅助学习,这将 大大提升学生们的学习能力。另外,学生们对宫廷剧感兴趣,如果能 将一些文学著作和这些流行文化挂钩,相信能引起年轻人的兴趣,进 而选修华文文学课程。”

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