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ing 个人分享,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衣服穿一次就丢?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ZB_0115_CJ_doc6u26pbsg71trxxltji4_15114413_tanskn

一项针对4000名国人扔衣习惯的调查显示,本地民众淘汰衣服的速度很快,约三分之一的人曾有过衣服穿了一次就丢的经验,多数人在过去一年内,扔掉至少一件衣服。穿不下(62%),衣服损坏(57%),以及衣服有瑕疵(42%),都是他们扔掉衣服的原因。55%的年轻人通常会把不要的衣服送给亲友,32%会在网上售卖,另外10%的人则会把不要的衣服送去再循环。到底我们可以怎么处理不要的衣服?

很多澳洲人周末市集摆摊卖旧衣

留学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黄与心(22岁)说:“我其实挺常发生买了衣服不穿的情况,有蛮多衣服都是全新的。我记得有一次,我以150澳元买了一件较正式的外衣,到现在还没有机会穿上它。”

她也说:“一般上,我都会拿到二手商店卖掉,不然就是送给朋友。我现在在澳大利亚留学,这里每两个星期都会举行“摆摊市场”(suitcase rummage market),只需花25澳元就可以租一个小摊位,很多人都会利用这个场合卖掉不能穿或没穿过的衣服。当然,你也可以捐赠给红十字会,让有需要的人获得这些衣物。”

挡不住网络促销 经常买了后悔

设计师许添勇(25岁)说:“我常会有买了后悔,完全没有穿过的衣服。一般上,我都会把它们放入福利团体在我家门口放置的环保袋子,送去回收。有些时候,可能会有五六件,当中包括夹克、外衣等,都是一些大热天不会想穿的衣服。”

她也说:“我觉得国人消费能力强,有些时候抗拒不了诱惑,就匆匆购买,过后才后悔,尤其是网络促销多,让人很难抗拒这些促销。我觉得我们应该更有意识地认清自己的需求,当个更理性的消费者,即便再便宜,如果不需要,就不要一时冲动去购买。”

买衣前先考虑清楚

房地产经理吴震燊(25岁)则说:“我很少衣服穿了一次就丢,因为在购买前,我都会考虑很多,像会不会常穿,会不会容易过时等。当然,那些穿不下的衣服,我都会捐赠给红十字会,不然就投入住家附近的环保箱,让有关当局妥善处理这些衣物,不污染环境。”

他也说:“因为我买的衣服也不多,所以不常遇到这些问题。很多年前,在志愿团体不时来收集旧衣物之前,我都会把旧衣物转送给需要的亲戚朋友,如果他们穿得下,又适合的话,我觉得不应该浪费。”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Sharing 个人分享,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年轻人倾向网上阅读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book.jpg

国家图书馆管理局2016年5月至8月间,做了一项约500人的国人阅读习惯调查。结果显示,本地每10名年龄介于13至19岁的青少年当中,就有七人每周阅读超过一次。当中,阅读网络文章的青少年超过半数,阅读书籍者则占32%。另一项针对20岁及以上成年人进行的阅读习惯调查报告则显示,69%的人过去一年阅读过至少一本实体书。这些数字是否准确反映青少年的阅读习惯?年轻人对于阅读又抱持着怎样的看法?

电子书携带方便

南洋理工大学生陈筠惠(20岁)说:“我一般都会上网查看哪些新书上架,然后通过网络平台下载或购买。我觉得新加坡缺乏书评这一块,所以我们比较难知道哪些作家出了什么新书,或者专家对于一些书籍的评价。因此,我一般都会参考网络书店的“精选书籍”或“热门书籍”的推荐栏目来选书,并且购买电子版的书籍。”

她也说:“电子书轻盈、容易携带,不像实体书那样不方便带出门。印象中,我最后一次到图书馆和书店,应该是好几年前了,因为网络书店兴起,全天24小时随时都可买到书,使到实体书店变得较不具吸引力。”

网上可进行针对性阅读

新跃社科大学生朱恩贤(20岁)则说:“我通常以阅读网络文章与书籍为主,主要是因为这些内容都是免费的,而且可以依据关键词进行针对性的阅读。尤其是那些改编自著名电影的小说,我非常感兴趣。之前《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蹿红,我就在网上搜索它的原著来阅读。”

她也说:“网络版比实体书好读的原因是,它可以在指定的部分做标记,好词好句也可以轻易地记录下来。偶尔,我也会上网找一些爱情小说来阅读,从中得到一些启示。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对实体书不太感兴趣,反倒较为关注书的内容。”

二手书店价格实惠

新加坡国立大学生张品正(23岁)则说:“一般上我很少到实体书店买书,顶多是到杂志部门逛一逛。反倒是二手书店,我尤其喜欢光顾,除了价格实惠,有时还可以找到一些另类题材的书籍。因为我修读科学,所以在二手商店里,不时能找到一些有关科学知识的书籍,让我非常有兴趣阅读。”

他也说:“选择不到图书馆借书,是因为我常会忘记还书,而且我喜欢拥有这些书籍,所以不介意以较低的价格在二手书店购买。我也不太喜欢网络书籍,因为没有握在手上的“真实感”。一般上,我一个学期内(约10个星期)读上两三本书。”IPEo1ZWK_400x400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应不应该让位?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7-12-13 at 3.40.40 AM.png

本地地铁和巴士上,都设有优先座位,给有需要的人士。然而,这些座位在一些时候被当成普通座位使用。看见有人霸占优先座位,社会学家认为,若情况允许,最佳的处理方式是有人站出来阻止,或要求对方让出位子给有需要的人。年轻人是否会挺身而出,还是选择默默拍摄视频挂上网,让对方承受“社会舆论”的压力?

23岁的南洋理工大学生陈俊铭说:“我会见机行事,如果当时巴士或地铁上还有其他的座位,我觉得没有必要要求对方起身让出位子。当然,很多被拍并挂上网的视频,都是在繁忙时段发生的。我觉得这体现出新加坡人较为被动,不敢挺身而出的心态。因为怕惹事,或引起不必要的瞩目或眼光,只选择用这种远距离的方式来批判这些人。”

他补充说:“但对于我来说,不管对方是壮汉,还是小混混,我想我都会走向前去要求他让出座位,因为那是作为青年可以为社会和有需要的人做的事。即便发生什么事,我觉得应该会有人支持我,再不然可以要求交通业者调出闭路电视,来视察当时的情况。”

24岁临时演员卓猷俊说:“拍摄录像的人一般认为自己相当有正义感,认为在为社会打抱不平,但我们往往忘了用同理心来对待他们。青少年或成年人也有可能有身体不适的时候,需要用到座位,与其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来抨击他们,或许先和他们了解情况,或是有礼地请他们让座,或许更为贴切。我觉得,与其用这些“强硬”的手段来批判,有关当局或可考虑给予那些主动帮忙的人,一些小小的奖励,或许能鼓励更多人主动上前帮忙,为有需要的人发声。”

24岁广告从业员陆美珍则说:“我觉得要视情况而定,因为有些时候,一些年长者或许不想要坐下来,可能只是短程的距离,站着比较容易进出地铁或巴士。我曾经看过有人主动叫人让位给一个“孕妇”,但却被那女士拒绝。”

她也说:“因为那个女士根本没有怀孕,只是身材比较丰腴,而且觉得自己被羞辱。当然还有其他的个案,有温馨的,也有不太友善的。不过普遍上,国人为了省去麻烦,要吗假装没看到,要吗用手机拍摄,因为那是最不会伤害到自己的方法。”
IPEo1ZWK_400x400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国人不热衷网购?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4802324430001_5523170590001_5523166326001-vs

网购似乎已经成为本地年轻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由南洋理工大学亚洲消费者行为研究院展开的“泛亚洲消费者研究”调查却显示,比起中国、印度和韩国的消费者,国人网购的频率较为保守,本地消费者还是偏好到实体店面购物。调查也发现,只有12.5%消费者倾向购买本地产品,比率是亚洲国家中最低的。年轻人的网购欲真的如此低吗?本地制造的产品真的不具吸引力吗?

电子产品要试过再买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张品正说:“我对电子产品比较讲究,因为价格昂贵,而且我喜欢先试用才决定要不要买,所以通常不会在网上购买这类产品。不过吃的东西,我倒是在网上买过。我曾经网购本地网络品牌Cat & the Fiddle的芝士蛋糕,整体体验还算不错,蛋糕也好吃。”

他也说:“衣着方面,我会担心尺码的问题,所以一般不在网上购买。不过,因为我修读化学系,在实验室里须要穿外套,而这外套反正不会穿出街,我就会在中国网站网购,因为价格比较实惠。”

外地求学网日常用品

25岁留学生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赖煜达说:“在海外读书的关系,我时常会网购日常用品和食品等,几乎每星期都会上网购物一次。我也会上网购买一些手机的零件,像是充电器和屏幕保护膜等。”

他也说:“这不只限于国外,我在新加坡时,也常上网购物。我觉得新加坡制造的产品一般比较耐用,所以会倾向购买本地品牌。但是某些特定的产品,像电脑软件,本地公司没有生产,我就会选择购买其他国家的产品。在购买前,我都会先阅读其他消费者在网站上的留言和反馈,看卖家的产品是否可靠耐用。价钱也是我决定是否下订单的关键。”

本地品有品保障

20岁南洋理工大学生黎思吟说:“网购给我带来不少便利,我曾经买过衣物、鞋子、包包、钱包、玩偶和参考书,平均每个月一次。网购还有一个我特别喜欢的地方,就是可以找到实体店面已经下架的东西。我曾经以超低价跟一名海外网友,购买未拆封的周杰伦专辑,我相信它日后会增值。我上网购物考虑的主要是价钱、品质和取货方式。至于是否本地出产,则不是最大考量。但是,我相信本地产品一般都会更注重品质和声誉,所以产品质地和质量出现货不对办的可能性,比起海外的应该会低许多。”IPEo1ZWK_400x400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年轻人离职率高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cbd.jpg

  毕业等同失业,全球应届毕业生都认为工作难找。但尽管如此, 最近有项针对全球2800多家企业的调查显示,应届生的流动性,比起 资深员工整体主动离职率高出8个百分点,应届生主动离职率高达20% 。究竟是初入社会,应届生对职场文化不适应,还是对工作有太多期 待,要求过高?职场新鲜人是否好高骛远,吃不起苦?

老板和上司是离职关键

23岁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生蔡凯全说:“与其说年轻人好高骛远,我更觉得年轻人充满好奇,想尝试不同 的新事物。年轻人对新鲜事物感到好奇,想趁年轻多体验、多感受, 不介意在短时间内更换几份工作。也有一些人其实满怀理想,但有些 大公司的招聘活动每年只有那么一两次,在等待过程中,他们或许会 找一些临时工作来暂时“顶替”。”

他也说:“与其说他们不切实际,不如说他们 目标明确,只是机会有限,为了生计,只好暂时从事一些自己可能不 太喜欢或有热忱的工作。但是我觉得,老板和上司也是年轻人决定离 职的一大关键,现代年轻人不能接受批评,一旦感觉委屈,就会掉头走人,不像年长一辈的员工,认为有份工作就该知足,不介意受点委屈。”

没有理由拒绝更好的薪金福利

活动策划员林佳燕(25岁)说:“普遍上,现今不少年轻人都受过高等教育,他们认为在职场上, 有条件要求更好的待遇。即使职场新鲜人,很多在求学时,已经有丰 富的工作经验,或是在课外活动中担任领导职务,经验丰富。”

她补充说:“但是, 他们或许没有意识到,职场环境,比起校园来得复杂,或许是因为在 学校里过得太安逸,让他们有种“我已经很在行”的错觉。不过,以 一个私立学校毕业生来说,促使我换工作的原因,主要还是薪金,比 起主流学校,私立学校毕业生待遇肯定较为逊色,若有更好的薪金和 福利,我觉得我没有理由拒绝,毕竟本地生活费高,要过上舒服一点 的生活,薪金的多寡变得很重要。 ”

为了糊口,不得不另谋高就

24岁的临时演员卓猷俊说:“尽管本地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但是我们不能忽略那些没有接受 高等教育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只有中学文凭,自然的,他们的薪金无 法与大学生比较。有些甚至是以时薪来计算每日的工资,扣除饭钱和 交通费,所剩的真的不多。作为一个临时演员,很多时候,我也会担 心这个月会不会有足够的钱吃饭和搭车。所以,当年轻人遇到能提供 更好待遇的工作时,便会毫不犹豫地更换工作。说到底,如果一个公司的福利好,升职机会多,谁会想不断换工作?有些时候,真的是现实所逼,为了糊口,不得不另谋高就。”IPEo1ZWK_400x400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见死不救应该严惩?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20160726_ln_accident1.jpg

在街上看到路人突然昏倒,你会上前搭救吗?在德国,有三名年轻人因为没有对需要帮助的人施与援手,其中一名甚至只顾用手机拍摄现场画面,而被判处罚款。据悉,当时昏倒的是一位83岁的老人,他在一家银行的提款机前晕倒在地上。面对这种“见死不救”的社会情况,你有何看法?单靠罚款,能改善这种冷漠的社会现象吗?

不知道该如何去救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蔡委翰(23岁)说:“很多时候,一些人不是见死不救,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救,或者 该不该救。我在网上看到一些人企图利用人们的同情心进行诈骗的个案,你上前去搭救,他反而会诬赖你弄伤他,得不偿失。也有一些情况是,你不知道如何去帮忙,例如一个人癫痫症发作,若处理不好, 反而会让他的病情更糟糕。”

他也说:“但也不代表说,就应该当成没有看到,什 么都不做。我觉得最好的做法是,打电话叫救护车,让专业人士帮忙 这些需要急救或帮忙的人。当然在救护车抵达之前,你还是可以在周 围留守,在许可的范围以内,协助这些需要帮助的人,例如疏散人群等。”

通过软性宣导 提高关怀意识

南洋理工大学生林志聪(25岁)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阿嫲就曾经遇到类似事件。当时她在一家 餐厅用餐,不小心被一颗鱼丸给噎着,周围的人只是转头看了一看, 没有人上前搭救,当时的我又慌张又气愤,觉得新加坡人怎么那么冷漠。不过,针对德国政府要以法律途径制裁“见死不救”的年轻人, 我觉得手法过于强硬,反倒是可以通过一些软性宣导工作来提高人们 的社区关怀意识。而且我一直都相信人类都是善良的,只是不懂得如何表达,大家只要付出多一点爱心和关怀,这个世界其实可以更美好 。”

袖手旁观会面对良心谴责

23岁的留学海外学生王秋雯说:“我觉得人命关天,德国政府要以法律途径制裁这些人是明智的, 可以作为警惕作用。因为若面临生命危险的人出了什么事,相信袖手旁观的人肯定会面对良心的谴责。”

她也说:“不仅如此,我曾经在网上看过一则新闻,说有个摄影记者,他明知道路中央有个陷阱,他就在一旁守候 等待有人不慎跌入,他就能捕捉到新闻的“画面”,这样不仅是“见死不救”,还是为了“工作”故意让人受到伤害,觉得很过分。虽然说拍摄新闻画面是他的工作,但他的行为违反了新闻道德,和媒体从 业员的操守准则。”IPEo1ZWK_400x400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为追赶流行 国人漏夜排队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iPhone-6-Queue-Singapore.jpg

在本地,排队除了是文明行为,很多时候更暗示了时下在“流行 ”些什么。国人为抢先购买流行产品、演唱会门票,甚至是热门美食 ,不惜漏夜排队。有些人认为,那是浪费时间,但也有一票人觉得, 能比一般民众抢先购买“流行产品”,其快感和满足感无法用言语形 容。你又怎么看待国人排队购买热门产品的趋势?

“抢先拥有”只是一种假象

正在待业的27岁青年洪诗琪说:“这是都市人的一大趋势,很多时候也是社交媒体使然。能够在第 一时间购得难买的产品,爱好者会产生一种优越感,觉得自己在某种 程度上,是强者。有些人会炫耀自己独有的“门路”或是管道,也有 些人觉得他们就是带动流行的那批人。我有朋友就漏夜排队购买五月 天或是周杰伦的演唱会门票。”

她也说:“更疯狂的情况,是之前国人漏夜到快餐 店购买吉蒂猫。这么做虽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我觉得,如果可以退一 步,更理智地思考,他们其实会发现,真正在掌控这些流行的人是营 销团队。很多时候,他们认为的“独家”或是“抢先拥有”只是一种 假象。当他们发现所谓的“限量”其实并没有那么“限量”,就会产 生失落感了。”

只有少数人有 你没有

23岁南洋理工大学生赖政墀说:“跟风追热潮已经是时下不管哪个年龄层必定会做的事,随着网络 资讯的普及,消息的传递比风还快,在短短几秒钟就能传遍全世界。 任何新潮事物一经流传,就会有很多人得到消息。在虚荣心作祟下, 占有这些资源便能得到其他人的羡慕和青睐,因为这些东西新颖、独特,更重要的是在目前的阶段,只有少数人有,你没有。新潮事物转 型成了社会地位和时代的某种标志。”

他补充说:“以电子产品为例,每年9月便有 很多人漏夜排队等待新苹果手机的上架。买了手机第一件事情便是拍 照上传社交媒体,向全世界宣告,他们拥有了其他人没有的东西。食 物方面,每每网络流传哪家餐馆评价高,便有很多人来捧场,非要亲 身体验,否则好像自己的舌头都比别人低档。现代资讯日新月异,新 一波浪潮来袭,很快又被另一波浪潮代替,为穷一时之快而未亲身思 考其实际用途,或未来价值,很容易会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不值得的 事物上。凡做任何事前,都要三思而后行才好啊。 ”

到手的第一感觉就是“累”

30岁行政人员杜振华 说:“追赶风潮不分年龄,每个人都有权利这么做。我自认自己不是个 疯狂、爱抢先体验新事物的人,不过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还是会想要在第一时间拥有。像是之前苹果推出iPhone 4S的时候,我就足足 排了14小时。当时刚好手机约满,网络购物当时未像现在那么普及, 也因为从来没有漏夜排队过,想趁机体验排队的感觉,就在苹果专卖 店守了一整晚。到手的第一感觉就是“累”,不过还是蛮满足的。”

他也说:“我觉得排队追热潮不尽限于新加坡,国外也有很多疯狂爱好者,为了自 己喜欢的东西,不惜牺牲睡眠和时间。它更多时候像是一种耐力考验 ,我觉得有些时候,排队的人也蛮值得钦佩的。但是,可以确定的是 ,经历了一次后,我应该不会想要再尝试,因为太伤身了。尤其岁数慢慢变大,也不介意多等几天,以省去不必要的麻烦。”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