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美食, Sharing 个人分享

素食主食加雪糕 10元有得找

林国豪 报道 / 摄影 刊载于联合早报 “@时代”

Screen Shot 2018-01-11 at 11.30.03 PM.png

素食者在南洋理工大学校园里的餐饮选择有限,他们一般得打听学校附近哪里有美食。这家刚在去年12月开业的The Clef Cafe(音符)素食餐馆,对准素食者和注重健康的人,推出一系列较健康的美食套餐,开业至今人流不断。

餐馆前身是一家冰淇淋专卖店,装潢和设计没做多大的改变。除了保留雪糕,新的店家还推出许多餐饮选择,像是红豆汤圆、酸甜素鱼套餐、鱼粥等,让人可以少过$6买到一份主食,价格经济实惠,吸引不少人前来光顾。

最吸引记者的,是餐馆的热门餐点——鸭粥。浓郁芳香的卤汁,一点也不油腻,素鸭肉口感佳,肉片分明,不会煮到软烂,是午餐的最佳选择。不少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也慕名来支持。

餐点价格与食阁差不多,一碗鸭粥$4.80,没有额外征收服务费,相信一般学生和大众都负担得起。雪糕则是一般连锁冰淇淋店的价格,一球$3.50,两球$6.50,主食加雪糕,$10绝对绰绰有余。

据食客黄碧誉听说,餐馆取名The Clef Cafe是因为老板之后想把餐馆打造成类似民歌餐厅,除了有得吃,还能看表演,但因为刚开业,未申请到表演执照,所以目前餐馆并没有举行公开表演。

不过,整个店面已是拍摄selfie的最佳场所,光线通明,还有另类的开放式厨房,可以隔着玻璃墙看厨师们在里头大显身手。

若想避开人群,到访餐馆的最佳时间为下午3时到4时30分。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Sharing 个人分享,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年轻人倾向网上阅读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book.jpg

国家图书馆管理局2016年5月至8月间,做了一项约500人的国人阅读习惯调查。结果显示,本地每10名年龄介于13至19岁的青少年当中,就有七人每周阅读超过一次。当中,阅读网络文章的青少年超过半数,阅读书籍者则占32%。另一项针对20岁及以上成年人进行的阅读习惯调查报告则显示,69%的人过去一年阅读过至少一本实体书。这些数字是否准确反映青少年的阅读习惯?年轻人对于阅读又抱持着怎样的看法?

电子书携带方便

南洋理工大学生陈筠惠(20岁)说:“我一般都会上网查看哪些新书上架,然后通过网络平台下载或购买。我觉得新加坡缺乏书评这一块,所以我们比较难知道哪些作家出了什么新书,或者专家对于一些书籍的评价。因此,我一般都会参考网络书店的“精选书籍”或“热门书籍”的推荐栏目来选书,并且购买电子版的书籍。”

她也说:“电子书轻盈、容易携带,不像实体书那样不方便带出门。印象中,我最后一次到图书馆和书店,应该是好几年前了,因为网络书店兴起,全天24小时随时都可买到书,使到实体书店变得较不具吸引力。”

网上可进行针对性阅读

新跃社科大学生朱恩贤(20岁)则说:“我通常以阅读网络文章与书籍为主,主要是因为这些内容都是免费的,而且可以依据关键词进行针对性的阅读。尤其是那些改编自著名电影的小说,我非常感兴趣。之前《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蹿红,我就在网上搜索它的原著来阅读。”

她也说:“网络版比实体书好读的原因是,它可以在指定的部分做标记,好词好句也可以轻易地记录下来。偶尔,我也会上网找一些爱情小说来阅读,从中得到一些启示。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对实体书不太感兴趣,反倒较为关注书的内容。”

二手书店价格实惠

新加坡国立大学生张品正(23岁)则说:“一般上我很少到实体书店买书,顶多是到杂志部门逛一逛。反倒是二手书店,我尤其喜欢光顾,除了价格实惠,有时还可以找到一些另类题材的书籍。因为我修读科学,所以在二手商店里,不时能找到一些有关科学知识的书籍,让我非常有兴趣阅读。”

他也说:“选择不到图书馆借书,是因为我常会忘记还书,而且我喜欢拥有这些书籍,所以不介意以较低的价格在二手书店购买。我也不太喜欢网络书籍,因为没有握在手上的“真实感”。一般上,我一个学期内(约10个星期)读上两三本书。”IPEo1ZWK_400x400

 

Sharing 个人分享

早报言论:共享汽车可能带来的问题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言论版

skp-carshare012.jpg

共享汽车已经来到新加坡,虽然现阶段还处于初步适应期,但其实可从共享脚踏车窥探其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

共享脚踏车逐渐得到民众的支持,笔者注意到路上的电动脚踏车在减少,共享脚踏车显著增加。业者显然也不断提高共享脚踏车的数量,鼓励更多人使用这项服务。

以武吉班让的泽拉邦轻轨站为例,今年初要在站外租用一辆共享脚踏车得靠运气,如今即使在繁忙时段,也有三家业者的40多辆脚踏车停在那里。走几步到对面组屋,底层又是数十辆的脚踏车。值得一提的是,业者不断推出促销活动,让公众更有动力和理由使用这些脚踏车。不过,因为这些脚踏车不是自己的财产,所以有一些害群之马不懂得珍惜,把它们丢进沟渠或胡乱停放。

BlueSG最近在本地推出了共享电动车服务,BlueSG的车子按秒计费,从启动引擎开始计费,像是在搭德士。电动车每分钟5角,闯一个红灯可省下1元,但可能被抓获而面对罚款和扣分;尽管如此,会不会有人为了省钱而超速驾驶?共享脚踏车以每15分钟为计费单位,共享电动车以1分钟为计费单位,让人有想直奔目的地的冲动。

BlueSG有指定的停车位,不必在停车场里兜圈子浪费时间找停车位。不过,从裕廊到乌节路估计须费时20分钟至25分钟,加上ERP公路电子收费,租用共享电动车的费用似乎不比搭私召车划算,这让人好奇BlueSG会否成功。

另外,BlueSG可能演变成二次共享汽车,即一人租用一辆车子,再找三两个同样目的地的人分担车钱,这可能打乱目前私召车的共享车程做法。

还有,如何防止刚考获驾照的年轻人滥用共享汽车?例如租用这些车子参与非法活动、非法赛车等。如何确保用户爱护车子,让其他用户都能用上干净卫生的车子,也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笔者每年乘搭约1200趟的共享汽车,其中至少10%的汽车后座情况甚是不堪,见过有人留下肮脏的纸巾、烟蒂或不明物体。业者是否已经制定完善的措施,保障用户的权利?

共享汽车或可减少人们拥车的欲望,但也有其他的社会或交通问题,值得我们去探讨和解决。

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荷兰画家用画笔寻找身份认同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206_CJ_doc6xv6ca04wg512j8afn3j_06165036_tanskn.jpg

曾赴美国求学,目前回到荷兰生活的24岁荷兰籍青年王泉明,出生于一个印度尼西亚华裔家庭。在他很小的时候,祖父母便举家迁移到荷兰生活。他在当地接受教育,是班上唯一的华裔学生。

尽管能说华语,但王泉明长期与华族文化失联,加上西方人的“排外”心理,让他无法完全融入当地文化中,不由得自问“我到底是谁?”庆幸的是,王泉明自小培养绘画的兴趣,让他找到抒发情感的出口。

李光耀让异乡客 以身为华人为荣

王泉明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时常会因为身份认同的问题,而感觉到孤单。我不全然是一个华人,也称不上是西方人,总觉得卡在两者之间,身份矛盾,还好我还能通过画画来表达情感。我希望通过作品告诉跟我相同处境的人,无论生活背景如何,都要自信地活出自己。”

王泉明曾在美国办过画展,但目前没有计划到新加坡展出作品。由于有亲戚住在这里,他时常会飞来探亲,顺道品尝本地美食。“我画了一幅新加坡的福建面,鲜虾配搭黄白色面条,想起来都回味无穷。”

此外,王泉明相当尊敬我国建国总理李光耀,并在他2015年逝世时,画了一幅他的油画画像。“李光耀的贡献不仅限于新加坡,他的影响力也渗透海外。他让生长在异国他乡,尤其是生活在欧美国家的华人,意识到我们应以身为亚洲人为荣。”

王泉明认为,生长在21世纪的人们,都是“地球村”里的成员。交通的便利,加上环境和个人因素等,迫使更多人选择迁移到世界各地生活,尤其是亚洲人,移民的情况更为普遍。但也因为这股移民风潮,让很多旅居海外的人,对自我的身份认同产生了问号。

因此,王泉明的作品大多环绕着华族的文化、家庭和历史等。其中,他最喜爱的一幅作品,是他尝试通过父母的叙述和照片的辅助,利用油画还原祖父母订婚的激动时刻。

王泉明说:“那幅画让我感觉和祖父母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联系,让我找回自己的根源,作为一个华人,以及家庭中的一分子。”

借画作引发思考

已故美籍华裔动画师黄齐耀 (Tyrus Wong),是王泉明非常仰慕和敬佩的画家。他说:“我觉得黄齐耀巧妙地在他的作品中,将东西方文化和习俗融合在一起,让人感觉相当温馨。其实不管生长在哪里,我们都是人类,应该团结,而不是因为种族或身份,排挤彼此。”

一向低调的王泉明不曾参加大型绘画比赛,只在高中时,因为好玩参加了“荷兰国家漫画大赛”,并夺得冠军。但得奖对王泉明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他反而希望通过作品,让更多人对身份认同的课题,进行深层的思考。

他两度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橙县的首府圣安娜,以及洛杉矶的“小东京”举行过个人展,到场的来宾都给予正面回响,让他相当鼓舞。他希望能通过个展,结交更多志同道合的“地球村”朋友。

想看一看王泉明的作品,可上网:www.chuanmingart.comIPEo1ZWK_400x400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应不应该让位?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Screen Shot 2017-12-13 at 3.40.40 AM.png

本地地铁和巴士上,都设有优先座位,给有需要的人士。然而,这些座位在一些时候被当成普通座位使用。看见有人霸占优先座位,社会学家认为,若情况允许,最佳的处理方式是有人站出来阻止,或要求对方让出位子给有需要的人。年轻人是否会挺身而出,还是选择默默拍摄视频挂上网,让对方承受“社会舆论”的压力?

23岁的南洋理工大学生陈俊铭说:“我会见机行事,如果当时巴士或地铁上还有其他的座位,我觉得没有必要要求对方起身让出位子。当然,很多被拍并挂上网的视频,都是在繁忙时段发生的。我觉得这体现出新加坡人较为被动,不敢挺身而出的心态。因为怕惹事,或引起不必要的瞩目或眼光,只选择用这种远距离的方式来批判这些人。”

他补充说:“但对于我来说,不管对方是壮汉,还是小混混,我想我都会走向前去要求他让出座位,因为那是作为青年可以为社会和有需要的人做的事。即便发生什么事,我觉得应该会有人支持我,再不然可以要求交通业者调出闭路电视,来视察当时的情况。”

24岁临时演员卓猷俊说:“拍摄录像的人一般认为自己相当有正义感,认为在为社会打抱不平,但我们往往忘了用同理心来对待他们。青少年或成年人也有可能有身体不适的时候,需要用到座位,与其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来抨击他们,或许先和他们了解情况,或是有礼地请他们让座,或许更为贴切。我觉得,与其用这些“强硬”的手段来批判,有关当局或可考虑给予那些主动帮忙的人,一些小小的奖励,或许能鼓励更多人主动上前帮忙,为有需要的人发声。”

24岁广告从业员陆美珍则说:“我觉得要视情况而定,因为有些时候,一些年长者或许不想要坐下来,可能只是短程的距离,站着比较容易进出地铁或巴士。我曾经看过有人主动叫人让位给一个“孕妇”,但却被那女士拒绝。”

她也说:“因为那个女士根本没有怀孕,只是身材比较丰腴,而且觉得自己被羞辱。当然还有其他的个案,有温馨的,也有不太友善的。不过普遍上,国人为了省去麻烦,要吗假装没看到,要吗用手机拍摄,因为那是最不会伤害到自己的方法。”
IPEo1ZWK_400x400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国人不热衷网购?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4802324430001_5523170590001_5523166326001-vs

网购似乎已经成为本地年轻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由南洋理工大学亚洲消费者行为研究院展开的“泛亚洲消费者研究”调查却显示,比起中国、印度和韩国的消费者,国人网购的频率较为保守,本地消费者还是偏好到实体店面购物。调查也发现,只有12.5%消费者倾向购买本地产品,比率是亚洲国家中最低的。年轻人的网购欲真的如此低吗?本地制造的产品真的不具吸引力吗?

电子产品要试过再买

23岁新加坡国立大学生张品正说:“我对电子产品比较讲究,因为价格昂贵,而且我喜欢先试用才决定要不要买,所以通常不会在网上购买这类产品。不过吃的东西,我倒是在网上买过。我曾经网购本地网络品牌Cat & the Fiddle的芝士蛋糕,整体体验还算不错,蛋糕也好吃。”

他也说:“衣着方面,我会担心尺码的问题,所以一般不在网上购买。不过,因为我修读化学系,在实验室里须要穿外套,而这外套反正不会穿出街,我就会在中国网站网购,因为价格比较实惠。”

外地求学网日常用品

25岁留学生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赖煜达说:“在海外读书的关系,我时常会网购日常用品和食品等,几乎每星期都会上网购物一次。我也会上网购买一些手机的零件,像是充电器和屏幕保护膜等。”

他也说:“这不只限于国外,我在新加坡时,也常上网购物。我觉得新加坡制造的产品一般比较耐用,所以会倾向购买本地品牌。但是某些特定的产品,像电脑软件,本地公司没有生产,我就会选择购买其他国家的产品。在购买前,我都会先阅读其他消费者在网站上的留言和反馈,看卖家的产品是否可靠耐用。价钱也是我决定是否下订单的关键。”

本地品有品保障

20岁南洋理工大学生黎思吟说:“网购给我带来不少便利,我曾经买过衣物、鞋子、包包、钱包、玩偶和参考书,平均每个月一次。网购还有一个我特别喜欢的地方,就是可以找到实体店面已经下架的东西。我曾经以超低价跟一名海外网友,购买未拆封的周杰伦专辑,我相信它日后会增值。我上网购物考虑的主要是价钱、品质和取货方式。至于是否本地出产,则不是最大考量。但是,我相信本地产品一般都会更注重品质和声誉,所以产品质地和质量出现货不对办的可能性,比起海外的应该会低许多。”IPEo1ZWK_400x400

 

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新手比设计屋主当白老鼠?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120_CJ_doc6xkepjwh4tj1cwv0letx_15175421_chiangcf

 本地家居装潢改造的节目屡见不鲜,《客人来咯》《摆家乐》《 迷你摆家乐》都是成功的个案,之前都推出至少两三季的节目,口碑 不俗。

  要突破旧有的节目框架,的确有一定难度。《室内新玩家》改变这类节目以一对一PK的比赛机制,让12名室内设计界的新手,通过积 分赛的形式,改造20户家庭的房间,让他们通过具体实践的过程,了 解自己是否有在室内设计领域发展的可能。

  《室》共10集,分为6场复赛、三场半决赛和一场大决赛来进行 。有别于《摆》、《客》的节目形式,这回没有艺人亲身参与家具改造的过程。每集节目有两名参赛者依照不同主题,以PK形式进行比赛, 赢家直接晋级。他们的预算为8000元,重新装修被指派的屋主房间。 嘉宾评审的分数占总成绩的80%,屋主则占20%。

前两集的戏剧性高

  虽说《室》输家的家具不会像《摆》一样被搬走,但《室》首播前两集的节目,就出现戏剧性的突发情况。

  首集节目的主题是“爱情”,由于主题过于抽象,加上主持人未 在参赛者初次拜访屋主时,给予提点,让不擅于问问题的参赛者,遗 漏不少细节。

  第一集的参赛者Belinda大量采用蕾丝设计融入设计中,忽略男 主人的心理接受程度。常驻评审Fuji Kuek更在评点时直呼:“我们要 找的是室内设计师,不是装饰设计师。”他评定设计过于花哨,80分 的总分只给出44.17分的历来最低分。

  第二集节目中,参赛者Ken更在初见屋主时被“退稿”,认为设 计和他们的期待不符合,需要重新画设计图,最终仍以65.80分败给对 手的90.33高分。

剪辑紧凑 前后差别难辨

  《室》采用素人比赛机制包装家具改造主题,别具匠心。然而, 制作组可在筛选参赛者时,更严格的把关,不至于让一些屋主成为新 手实验的“白老鼠”。主持人权怡凤曾在节目中,点出参赛者的手工 不佳,自行粘贴的壁纸凹凸不平,有欠专业。

  《室》的镜头剪辑紧凑,可惜字幕太多,显得杂乱。尤其对比装修前后差别时,前者的镜头太小,难以认真看出当中的差别,加上后制是以逐条举列方式点评,感觉有点像校园里学生用PowerPoint软件呈现的报告。

  不过,整体而言,《室》仍能抓紧本地观众爱看素人比赛的诉求 ,将装修节目融入新元素,让观众每星期有追看的期待。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