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华乐音乐会 由观众挥荧光棒点歌

黄碧誉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5_03_2017_CJ_3_34726761_34726753_tanskn.jpg

  华乐也可以很流行!为了让更多青少年接触华乐,新加坡管理大 学华乐团一改传统华乐音乐会的模式,不单演奏多首流行歌曲如《好想你》《小幸运》和《阮之火》,而且效仿民歌餐厅的做法,所有曲 目都是由现场观众点歌,创意十足。

  这场由新大华乐团呈献的“触动你心弦”音乐会,上个月在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大礼堂举行。乐团前任主席黄瑞浚说,他在与筹划小组成员王晓敏一起筹备音乐会时,发现年轻人对华乐的认识不深,他 们认为相当可惜。有一晚,王晓敏在网上听歌时突发奇想,认为可以 效仿民歌餐厅的点歌方式来办华乐音乐会,相信能引起青少年的兴趣和好奇。

观众投选歌曲 互动性强

  现任主席黄昱桢说:“‘触动你心弦’的演出形式取材于串流音 乐服务平台Spotify的曲风分类。无论是传统的二胡协奏曲《梁祝》 ,激情跳跃的阿根廷音律,还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电影主题曲,都包括 在歌单里。更重要的是,观众可以在观赏演出时,指定要听到的歌曲 ,互动性很强。”

  由于点歌的人数甚多,主办单位于是在演出前,总结了观众较想 听到的歌曲,并投影在大屏幕上。演出过程中,每个观众都可利用手 上数个颜色的荧光棒,在音乐会的不同阶段,投票选出要听的歌曲。 音乐指挥会依据观众发出的“颜色讯号”,编排下来的演出曲目。

  观众之一的谭将俊(22岁)认为,这样的表演极富创意和互动性 ,主办单位应该举办更多类似的演出,相信可以让更多青少年爱上华乐。“这样的表演形式十分新颖,歌曲的选择也包罗万象,符合各个 年龄层的需求。乐团与观众的互动强,荧光棒也为演出增添美感,还可作为纪念品。”

  有观众在演出结束后,向主办单位询问有关更多华乐的知识,让黄昱桢相当欣慰。

  演出当天,除了年轻人来捧场,也看到一名87岁老太太的身影。 记者发现,她在其中一段选歌的部分,特别向主办单位询问,是否可 让乐团现场演奏四叶草的《好想你》。为何特别指定要听到这首歌? 老太太说:“我很想念和孙女的互动以及她的陪伴,今天特别来支持 也参与表演的她,给她鼓励。”

  最后,乐团带着老太太的祝福,为这首歌画上温馨的句点,让全场观众沉醉在幸福的氛围中。

  想追踪新大华乐队未来的演出,可上网 facebook.com/SMUChineseOrchestra。IPEo1ZWK_400x400

《歌神请上车》 穿街走巷寻找好声音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geshen.jpg

  “Carpool Karaoke”“又称“兜风KTV”,最早源自2015年美国 推出的知名脱口秀《詹姆斯柯登深夜秀》(The Late Late Show with James Corden)。该节目之所以一夕爆红,在于上该节目的嘉 宾都是当红的一线歌手,其中包括Adele(爱黛儿)、“火星人” Bruno Mars(布鲁诺马斯)和Lady Gaga(女神卡卡)等人。

  此外,这些艺人也在车上和主持人一同飙歌,大聊八卦,让观众 很快可以联想到自己与朋友在车上做过同样的事,觉得格外贴近生活 。

两个车队同时出发

  《歌神请上车》借鉴“兜风KTV”的节目概念,加以改良,让类 似的节目形式在亚洲出现。有别于美国的做法,《歌》共有两个车队 同时出发,每辆车都有两名主持人,由陈汉典、小八、阿达和刚从台 湾组合“大嘴巴”单飞的爱纱组成。

  在限时的三小时内,他们必须各自走上街上,各寻找五名具有潜 质的路人歌手,并邀请他们上车“试音”。最终,每组须派出当中的 两名进入决赛PK,赢家将有机会发行单曲唱片。

主题式“猎物”有可看性

  个人挺喜欢节目的概念,也看得出节目组的用心。因为除了“照 单全收”海外节目的构思,《歌》融入了新元素,增加可看性。像是 首集节目,设了“运动系歌神”的主题,所以进入车内“试音”的俗 人歌手都必须身穿运动装,或者至少是拥有大肌肉的壮士。

  如此具有话题性的主题也为节目增添不少笑料,如爱纱在街上找 到壮汉时,用食指按压他的肌肉,让人感觉在选榴梿,极其好笑。

  《歌》也不是只让主持人全程待在车内,而是边开车,边下车“ 猎物”,不像《詹姆斯柯登深夜秀》一镜到底,让人不至于睡着。

  《歌》每集的决赛圈也设有户外舞台,并邀请50名现场观众给四 名路人歌手打分增加互动性,打破人们认为这种“兜风KTV”节目是 为了节省预算的说法。

  这类“兜风KTV”的节目概念,由于成本低、互动性强,加上符 合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相信会成为下来综艺节目的新趋势。

  《歌》本月11日已在台湾首播,在上周六(18日)推出“重启麦克风”选秀系歌手特辑,小八在贺一航儿子的帮忙下,联系到当年夺下选秀节目季军的章婉儿,她现在是全职家庭主妇,手抱稚女并怀有 四个月的身孕,仍不改野性本色,在车上飙张惠妹的《开门见山》, 让陈汉典惊艳不已。IPEo1ZWK_400x400

没华语长剧的喊打喊杀 “Tanglin”更重内心戏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16_03_2017_CJ_1_34683763_34683734_chiangcf.jpg

5频道的英语长剧“Tanglin”讲述本地东陵街坊的邻里生活,和8频道《118 II》以中峇鲁街坊的生活剧情走向类似,不过“Tanglin”的四户家庭由多元种族构成,剧情也更多触及不同种族、文化与代沟的种种问题。

我和不少在家里说华语的年轻朋友谈到这部戏,他们虽然都听过“Tanglin”的剧名,但认真看过的屈指可数,可见5频道的观众群还是有限。这部本地英语长剧,我认真看了几集后发现它和《118 II》有几个明显的不同之处,尤其是两剧主角群的社会阶级差异明显。

英语剧风波小  对谈多

首先,《118 II》的剧情类似台湾乡土剧,冲突起伏较大,探讨的课题较广,涵盖抑郁症、婚姻第三者、门当户不对、独居老人、婆媳纠纷、家庭和谐等,每集都让观众感觉高潮迭起,有怒骂,有斗嘴,当然也有一些搞怪好玩的元素。

“Tanglin”表现手法则相对含蓄,没有喊打喊杀,演员也没有太激烈的情绪起伏,只有一系列“较小”的风波,但大都以倾诉式的朋友或家人对谈,来讨论问题。

“Tanglin”这种平实的呈现手法,也是对准年轻受众。因为年轻一代抗拒在大庭广众下大声喧哗或起冲突,认为有损形象。所以“Tanglin”比起《118 II》有更多的内心戏和自我的剖白,比起《118 II》演员的街头冲突,当面对质,华语电视观众或许会认为“Tanglin”看来,较为沉闷、冗长。

如果将《118 II》比喻成一个有话直说的“大咧咧女孩”,“Tanglin”则是含蓄内向,只懂得在房间里对着镜子自己诉苦的小女生。

中产阶级主角力争上游

《118 II》反映的是新加坡中下阶层的生活,单是咖啡店的装潢和设置,就暗示观众它诉求的观众对象,剧情加入“臭小子”李志浩的角色,也是从社会底层“仰望”或对富裕人家投以羡慕的眼光。

另一边厢,“Tanglin”的场景设在中产阶级常出没的café(咖啡馆),讨论的课题多是办公室纠纷,或人际问题。主角关心的是如何力争上游,跻身社会阶层的顶端。

“Tanglin”每集的剧情也各有主题,即使观众未收看之前400集的节目,也可从随时切入观看的那集,了解剧情的发展。像是我看的第429集,翁于腾饰演的Michael,因为得到Captain Goh的批准无需在兵营里做清理工作,因此传出两者关系“非比寻常”的谣言。

《118 II》的剧情则是环环相扣,没有收看第一系列的观众,将不会知道潘玲玲饰演的“刘媚媚”曾患有忧郁症,以及洪家的孩子并非全都是亲生子。这对理解一些人物的角色关系起着关键的作用。

“Tanglin”目前播出已超过435集,能打破本地环境剧的纪录,可见其题材仍然受到本地观众的支持。不过对我这个看惯热闹华语剧的观众,感觉若能在主角的情绪里,添加一点“小爆点”,让一些性格较冷的角色说一些出乎意料的“笑话”,相信会给观众更多惊喜,能打破该剧郁郁寡欢的氛围。IPEo1ZWK_400x400

大学生活黑暗面曝光 校园复杂引人警觉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faculty.jpg

“Faculty”是5频道全新推出的原创电视剧。拍摄手法和故事题材能媲美以校园为题材的长寿欧美剧集,吸睛程度不输知名美国情景喜剧《废柴联盟》(Community)。这部本地英语剧不仅拍摄画面美丽丰富,卡司阵容和剧情也相当吸引人。

题材新鲜 触觉广

“Faculty”全剧20集,主要讲述本地的大学生活,原以为只是学生间为争取好成绩的“斗争”,没想到题材内有乾坤,触觉很广,例如剧情包括 学生在网上“找干爹(Sugar Daddy)”付学费;同性好友被误以为是同性恋者;为了分数和教授发生暧昧关系。甚至还有教授和校内行政人员,为了出位和个人利益,互相暗放冷箭,刻意陷害彼此的经常斗争,题材新鲜、吸引观众集集追看。

剧情主要发生名为“海峡大学”的校园里,每个学生表面上都试图严格遵循“校旨”,即做到最好,不论人品或学业上。其实他们的“好”都是用一层层的面具包装起来,内心世界隐藏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出戏的精彩之处,就在于这批看似纯洁高尚的大学生,如何一层层被撕下假面具,他们勇敢面对自己及友人的“黑暗面”,并在其中集去教训并改过。

这个剧集的观众,如果是家有大学生的父母,恐怕会开始担心自家的孩子,毕竟很多本地父母都以为大学是单纯的学习环境。或许开明一些的父母观众,可借看戏的机会,多向子女了解大学师生和同侪之间的互动。

男主角秀健美身材

我周围有许多女性大学生朋友都在追看这部剧集,除了因为与剧中角色同样是大学生的缘故,他们更热爱剧中的小鲜肉角色,和之前另一部英语剧“Polo Boys”类似,“Faculty”也融入了游泳的元素,男主角陈昱志和朱哲伟有不少在游泳池“PK游泳”的画面,他们健美的身材想必让女观众尖叫连连。

“星二代” 朱哲伟还为了接演这个角色努力健身,成功甩掉10公斤赘肉,因此能在荧幕前帅气亮相。他初次演戏就担任男主角,表现不俗,或有赖艺人爸爸朱厚任的细心指导。

朱哲伟虽然年仅23岁,但表现自然,在诠释一位大学生求爱不成功的过程时,表现并不像一些较为浮夸的新晋演员,让人看豪他的未来潜力。

作为一个本地华语电视节目的忠实观众,我除了包勋评外,对其他演员并不熟悉。尽管如此,仍被紧凑的剧情吸引,可见由谁来演不是关键,有趣的情节自然能吸引观众。

“Faculty” 完整体现大学也是社会的缩影,观众即便没有经历剧里的复杂事件,也不再一厢情愿美化大学这个学习环境,对复杂人性及权力掌握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IPEo1ZWK_400x400

拍摄祖孙情短片 唤起年轻人关怀父母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2_02_2017_CJ_3_34468402_34468398_tanskn.jpg

生活中有太多隐形的“英雄”,我们往往把他们的关怀视为理所当然。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们至亲的父母。

目前在服兵役的23岁青年许瑞洋,通过自己拍摄的短片,希望唤起年轻人对父母的关怀。他去年就读义安理工学院电影、声响及录像系(Film, Sound and Video)三年级时,花了一个月筹划并拍摄这部名为 《摇篮曲》的短片。他希望借由短片,带出孝顺父母的重要性。

《摇篮曲》讲述一个小康之家的故事,夫妻倆工作忙碌,经常忽略家中的一老一少。因为“同病相怜”,祖孙的关系格外密切。他们常互动和聊天,后来孩子的父母,开始意识到自己既没有为孩子树立榜样,也忽略了年迈的母亲。

许瑞洋说,外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但他对婆婆的印象深刻,在他眼里,她是个慈祥温柔的好妈妈、好婆婆。他选择不直接用孩子和妈妈的互动作为故事的主线,是要强调岁月的匆匆飞逝。

他说:“这几年,我发现妈妈苍老许多。一想到数十年后,我们都要面对父母离开我们的事实,就觉得难过心酸。所以我想用婆婆这个角色,来提醒年轻人,岁月很快就会消逝, 我们要把握当下,孝顺父母。”

许瑞洋发现,现代年轻人宁可花时间滑手机,也不肯和父母,甚至祖父母多聊几句。“我们忙着长大的同时,父母也在慢慢变老。虽然这些话说起来有点老套,确实是恒久不变的定律。”

找“素人婆婆”演出

为了让影片更具真实感,许瑞洋在筹划前期花了数个星期,通过各种方式找“素人婆婆”参与演出。他说:“本地有不少实力派的婆婆级演员,但是我不想让观众认出她们,因为这样焦点将被削弱。我希望短片里的角色贴近你我,让这个人物通过最自然、不修饰的方式,说我们的故事。”

许瑞洋在访问中一再强调影片要保有“真”,或是受到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的影响。

他说:“我崇拜蛮多导演的,包括本地导演陈哲艺、法国导演罗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和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他们的作品给了我很多启发。但要说最喜欢,一定是侯孝贤。他的影片真实、真挚、且柔美,没有任何情节是突兀做作的,我想有一天拍出和他一样的影片,感染观众。”

私底下的许瑞洋其实非常努力,虽然比一般的学生走的路要长,但他相信只要不放弃,机会总会来临。

他说:“考完N水准之后,我就到工艺教育学院攻读摄影。我不断找资料和自我钻研,最终让我顺利考进义安理工学院的电影、声响及录像系,所以我一直相信只要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出头天。”

两部短片参加国际电影节

原本担心孩子前途暗淡的父母,看到许瑞洋在摄影与剪辑上的作为后,也决定全力支持他。《摇篮曲》是许瑞洋的第二部作品,实际上,早前他所拍摄的《大牌401》已在本地的电影比赛“ciNE65 III”获得最佳剪辑奖,影片甚至受邀到海外参展,包括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国际学生电影节”。张艺谋和张曼玉都曾为这个电影节拉开序幕。

但最让许瑞洋喜出望外的是,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曾经在他的个人面簿页面上指出, 《大牌401》是“ciNE65 III”电影比赛里他里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摇篮曲》则在“特拉维夫国际学生电影节”参展,也会在第五屆新加坡华语电影节放映。想知道更多详情,可上网https://www.facebook.com/LullabySGShortFilm/ 。IPEo1ZWK_400x400

烹饪竞赛节目 “口味太淡”难吸睛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热播站》

zb_28_02_2017_cj_1_34503839_34503832_chiangcf

烹饪竞赛节目不论在本地、美国、韩国甚至马来西亚,都是收视的保证。尤其在韩国,有线电视推出的烹饪类节目像是《拜托了冰箱》《一日三餐》和《拯救厨男》,全国收视率都处在6%以上。据悉,一般节目的收视率都难以突破5%的大关。可见,观众对“吃”这方面,吸引力特强。

通过烹饪竞赛节目,本地相信也发觉了不少厨师界的人才。不然,我们也不会看到厨师们开始代言产品以及带团出国。

误以为是全国厨师考试

5频道近期推出的“Eat List Star”打着“寻找下一个烹饪明星”的旗帜。参赛者来自四面八方,有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和本地。

每集节目都有不同的主题,不只考验参赛者们对烹饪和摆盘的能力,还考验他们的临场反应和指挥能力等,势必要打造能在电视节目上大放光彩的全方位“烹饪明星”。

首集节目,制作组首先考验参赛者的自我介绍。他们通过录制网络视频施展自己的讲解能力。之后的考验,难度进一步升级,被筛选出来的初赛圈参赛者,需要和一名艺人朋友搭档。通过对讲机,这些厨师们需在5分钟的限时内,教导和指挥艺人朋友如何料理食材。专业评审就会依据制作出来的食物,和厨师们的“掌握场子的能力”来评分,分数较低者被淘汰。

参赛者在下来几集的节目,也需要在现场观众面前大展厨艺,争取分数。

我认为,“Eat List Star”虽然包含了竞赛和“主题式”的元素,但在格式和呈现上过于保守,难以锁住观众的眼球继续追看。我一度在看一些竞赛片段的时候,误以为这是全国厨师考试,有主考官在前方问问题,如:“你要怎么用盐巴焗烤那些没有鱼鳞的生鱼?”

少了让人讨论的话题

美国的“MasterChef”有参赛者因为受不了压力而抛下围裙,自我放弃;英国的《大英烤焗大赛》(Great British Bake off)有犀利的主持人;韩国的烹饪类节目有窥探艺人私密生活的部分,如《拜托了冰箱》,把嘉宾家里的冰箱带到节目现场,然后让厨师利用冰箱内仅有的食材,在15分钟内完成料理。

本地的烹饪竞赛节目似乎少了让人讨论的话题。烹饪竞赛节目之所以有趣,在于让观众除了学习烹饪新知识,还可以看到厨房以外的“有趣事”。听听八卦、窥探参赛者们私下的内心挣扎等,都是吸引观众留守节目的动力。本地烹饪竞赛节目或可借鉴外地的做法,融入更多可播放的“Off the record”片段,满足观众的好奇心。IPEo1ZWK_400x400

南大失聪青年 为听障学生谋福利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21_02_2017_CJ_3_34456248_34456205_tanskn.jpg

5岁时因一场大病完全丧失听力后,24岁的蔡金龙仍积极拥抱生命,尽自己的力量,提高人们对听障者需求的意识,希望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

访问这名南洋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二年级学生前,还担心会有沟通障碍,但显然地,我的顾虑是多余的。访问过程中,他总是笑脸迎人,即使听不见,却非常用心地阅读我写给他的每道问题。

蔡金龙利用手机的短信功能自我介绍,他在短信里写道说:“我是一名聋哑人士,不懂得唇读,只懂得手语。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用手机打出你要跟我说的话,谢谢你。”

3年前,蔡金龙加入新加坡聋人协会(青年)当义工。他主要负责为有兴趣参与露营的青年听障者筹办活动,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与互动,加强彼此间的凝聚力。他也曾经负责筹划聋人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the Deaf, 简称WFD)主办的青年聋人营,让青年听障者通过活动找到自信,并发觉自己的专长。

蔡金龙说:“因为自己是聋人,所以能够将心比心,希望其他和我一样的聋人,能够得到更好的帮助。”

上课像看一场无声电影

在校园里,蔡金龙也参加了校园聋人组织Regular Service Project for the Deaf Community (简称RSPDC),为南大的聋人学生争取更多他们应有的福利。

蔡金龙说:“学校目前有聘请一组人来帮听障学生到各个讲堂课手抄讲义,我觉得挺有帮助的。但是手抄的内容还需经过审核,确保内容是正确的,因此学生有时需几天后才可以拿到讲义,在学习上有一定的挑战。”

身为一位健康的学生,我只能凭想象来试想蔡金龙的处境。蔡金龙说:“我上课时,就感觉像是看一场只有字幕,没有声音的电影。有时因为听不到,就会在课上发呆。”

蔡金龙非常感激身旁许多朋友,尤其是一位不愿具名的女同学。在课时,蔡金龙都会坐在她身旁,抄下她的笔记。一些老师得知蔡金龙的情况,也将口头呈现的项目改为书写的报告,方便蔡金龙做作业,让他非常感动。

蔡金龙感慨地说,不少人仍对听障者有不少的误解和歧视。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认识并接受他们,希望听障学生也可以在校园里感觉自在。

蔡金龙补充说:“听障学生因为身体的缺陷,要比一般学生付出更多的努力,所以我希望之后的学弟妹能得到更好的帮助,如在更短的时间内,拿到书写的笔记,或是网上教程能打上字幕,方便他们学习。”

蔡金龙将在两年后毕业,他希望能成为一名研究员或科学家,在研发领域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