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带你走一趟“恐怖科学馆”!Museum of Horrors!

林国豪 报道

取材于16部东西方经典惊悚巨作, 逾20名学生化身3D恐怖电影人物,让你吓破胆!
恐怖电影《僵尸枪手》(Zombie Shooter)的妖魔鬼怪、《电锯惊魂》(Saw)的恐怖医师,以及《新猛鬼街》(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里的腐烂尸体等,“他们”随时会跳脱电影剧情,与访客进行亲密互动!
Untitled1

 

为迎接万圣节活动而筹备的“恐怖科学馆” (Musuem of Horrors),除了是东南亚首个结合3D特效的互动性展览,也允许访客携带摄像机进场,并和里头人物与道具进行拍摄。
活动策划人符淑仪表示,许多相关的活动都不允许到访者拍摄,对青少年而言,他们就是要把所见所闻与青少年分享。因此,《Musuem of Horrors》不仅鼓励访客与人物拍摄,甚至可以拿起道具,让自己融入于剧情中。
记者日前走访“恐怖科学馆” 展览区,亲身体验“恐怖科学馆” 的惊悚氛围。

科学馆分为两大区域, 主要为地下展览区和3D特展区。3D特展区除了采用了迷宫式的呈现, 提高访客的期待与胆怯, 匿藏在宫中的“冤魂”也会随时跳尖嚎, 刺激程度颇高。

然而,地下展览区的开放式呈现却相形见绌。虽然开放式格式是为改善之前人潮过于拥挤的情况,但由于访客能在灯光相当充裕的情况下,预见之后所会体验的项目,大大削弱了原先的未知与恐怖程度。

此外,展览会的道具都依据人体的实际面积进行制作,相似度逼真。即使利用手机的相机功能拍摄,也难以辨识真假。但据了解,每场展览限定500人入场,道具的数量或无法满足所有访客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展览没有设定任何的到访时间限制,这让访客能放慢脚步,并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拍摄与探险。

这项万圣节探险活动是由*scape与本地奇装公司MovieMania举办。参与的学生来自新加坡理工学院和共和理工学院传播与活动管理系学生。

 

Musuem of Horrors
日期:2011年10月21日至11月2日
时间:傍晚5点 – 晚上11点
地点:*scape Warehouse
票价:$19 (周日) / $22 (周末)
订票网站:www.scape.com.sgScreen Shot 2016-06-27 at 2.44.11 PM

 

Advertisements
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陈伟联一句“一起sway” 引来笑话 Kelvin Chen’s epic moment!

Screen Shot 2015-12-23 at 7.58.49 PM.png以一首《童话》一曲成名的陈伟联,上周在狮城大厦一带连续举行了三场街头走唱会。当天伟联的一句“希望大家可以一起sway”引来了一连串的笑话,让观众差点就误会了他。

针对这个“笑话”,伟联解释:“我的同事讲要你们‘suay’(走霉运),不是 ‘heng suay’的‘suay’,是sway(摇摆双手)的意思,因为我们会进行一些拍摄工作。”

这次的走唱会,伟联特别要求免去华丽的舞台,减低商业的包装,誓言要找回当年街头卖艺的甘苦记忆。其实,伟联在获封《绝对 SuperStar 1》冠军头衔之前,他都是靠街头卖唱维持生计。而这次推出第三张全新华语专辑,他就希望通过最初“街头卖唱”的方式,回味自己走唱的生涯,让到场的观众听 到他最原始的感动。

不仅如此,新专辑《走唱陈伟联》,伟联更是独挑大梁,亲自创作了7首原创的音乐,证明他的音乐天赋。但这位唱过数百首歌曲的歌手,在走唱会现场却不时停顿,担心自己忘记歌词。

尽管看不见,但阿姨歌迷们仍高举海报,以及高喊欢呼为伟联加油。活动现场虽不见人头攒动的壮观场面,但伟联却通过了动人的歌声,感染了到场支持的阿姨们,为他接连欢呼。

《走唱陈伟联》专辑已在8月9日于本地的各大唱片行发行。Screen Shot 2016-06-27 at 2.45.38 PM.png

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晚报》记者郑迦馨 被受访者呛‘Just Shut Up’

林国豪 报道   图片源自互联网  

Screen Shot 2016-06-27 at 2.25.37 PM.png在停尸间挖掘新闻;细心观察案发现场的所有事物,还得经常看到“血淋淋”的场面……采访意外新闻的记者的工作,一点也不简单!

采访无数社会新闻、意外新闻的记者郑迦馨说: “作为意外组记者, 我们在办公室里都必须多准备一套衣服, 甚至是拖鞋。因为我们可能会要走泥路采访、或是冒雨进行采访。”

迦馨说:“我记得有一次我去采访一个腐尸案件,死者家里因为长期封闭,加上里头明显欠缺整理,屋里臭气熏天。采访完毕后,我感到身上一股臭味,于是回到公司后赶紧换上干净衣服,不过还是觉得腐蚀的味道残留在身上,久久难散。”

《联合晚报》意外组记者郑迦馨受邀前来由资讯娱乐网omy.sg以及义安理工学院联办的“VOX!新媒体新闻工作坊 2011”, 以一些个案和亲身经历, 分享当记者的苦与乐。

郑迦馨指出,意外组记者采访社会新闻时,经常需要与受害者、死者家属接触。“他们情绪激动,因此记者在执行任务时,必须要注意用词,避免无意伤害到他们。”

她透露:“我访问过一名死者家属,她不肯接受访问,而且一直快步离去。我跟在后头,突然她转身送了我三个字‘Just Shut Up’!她的凶恶眼神令人感到害怕。”

Screen Shot 2016-06-27 at 2.25.54 PM.png

近来许多轰动的大新闻如【医科生希腊失踪案】、【勿洛蓄水池母子双尸命案】等报道,郑迦馨也有参与采访。她与学生们分享了采访经验,和面对的挑战与难题,并从中透露可如何运用采访技巧发掘新闻。

她说,记者必须具备敏锐的观察力,例如观察死者身上搜获的遗物、死者与至亲最后的联系内容等,都成为新闻线索。她强调,新闻工作者的报道影响力大,因此任何刊登的资料都必须经过查证、实事求是。Screen Shot 2016-06-27 at 2.44.11 PM

Media Events 媒体活动

李圣杰成功之道 “坚持” 是关键 Perseverance is key!

Screen Shot 2015-12-23 at 8.02.31 PM.png

林国豪 报道

歌手升级当制作人,李圣杰举办座谈会授课!

时下许多年轻人都把成为明星当成梦想,然而在无数的比赛中,年轻参赛者还没唱完歌曲,就被令淘汰出局。到底应该怎么唱,才能突现自己的歌唱实力呢?情歌王子李圣杰认为,坚持是关键!

李圣杰说:“生存在娱乐界,时常会遇到很多挫折。很多人也会向你挑战,但要当一名好的歌手,坚持最重要。”

他也说,参赛者也需考虑如何在竞争下,进步自己,如何有自信。 如果一个人有天赋,但少了坚持,还是行不通的。

谈到参加比赛,李圣杰认为:“现场比赛是非常残酷的,因为你只有一次机会,没有一位评判会给你多一次的机会。”

李圣杰也坦言,刚出道的他握麦克风时,手时常会颤抖。所以,“比赛的前一天睡眠要充足。演唱时,也可尝试转移你的注意力,把精力都专注在歌曲所要呈现的画面上。”Screen Shot 2016-06-27 at 2.45.38 PM.png

Critics 评论

旧片新看:《香港制造》看港人错综纠结的身份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4.36 PM.png

曾获颁多项国际专业影视奖项的香港影片《香港制造》,是香港导演陈果的代表处女作。它不仅创下了当时以50万港币制作的低成本、高票房的电影奇迹,更被众人视之为了解港民在英国和中国政权转换之间,错综纠结的身份结构的纪录电影。

香港回归后,港民心态不适应,出现身份认同及政治意识形态上的明显差异 。为了反映这些复杂的社会问题,陈果精心打造了《九七三部曲》,以折射出繁华都市的背后,诸多不近如意的社会现实。《香港制造》是陈果电影三部曲中的首部曲,影片主要以四个年轻人的故事,暗喻年轻港人在新文化及政治领导下,所产生的焦虑与迷茫。

由于此类的影片于当地的电影市场并不广为人知,外加港人希望了解,陈果如何看待人民在新环境里,下场会是如何,因而造就了民间对影片的强烈回响。这部影片魅力所在,有赖于鲜明的故事题材和人物塑造,暨恰如其分的台词、镜头、道具、场地和配乐运用,它成功牵引观众的共鸣。

以四段“死亡” 反映多个真实社会问题

《香港制造》环绕着四个貌似边缘的少年,分别是阿珊、中秋、阿龙和阿屏。导演借由他们各自结束生命背后的故事,以及他们各自在死前,所做出的各种特殊行为进行串联,并利用建构性蒙太奇(constructive montage)的叙事手法,暗喻这些天真无辜的孩子们,在面对香港“九七”政治交替,以及社会在不同文化层面的变革时,所采取的一种童稚反抗及逃避。

故事题材主要以着四段年轻人的故事来反映社会问题,并刻画他们对社会的迷茫,对生活失去了方向。

  • 第一段:阿珊和她老师谱出师生恋,之后为情自杀,而其老师却对此无动于衷.借此刻画出当时港民在繁华的社会,变的更自我中心,社会缺乏温情,对生活绝望。
  • 第二段:描述中秋对新政策的不满,没钱上学,无所事事,变成混混,打杀的生活渐渐使他对生活充满厌倦,而自杀。借此刻画出港民缺乏归属感,并掀起移民风潮。
  • 第三段:智障的阿龙一直被别人欺负、被打、被凌辱,也不敢出声,最后被打死。在此,用较极端的手法描述人物性格,借以反映那些在新政策下受到冲击而又不敢反抗的人们,他们失去自我。
  • 第四段:患肾衰竭的阿屏不积极求医、面对问题只有继续堕落,等待死亡好不容易有换肾机会,医生却不通融。用此故事反映人们对新环境怀着悲观的心态,不愿接受新改变,按自己舒服的方式生活,政府对港民的待遇不好。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4.41 PM.png

针对第一段故事,剧里的阿珊,就读一所女校。由于校内颇少有男性出没,加上她的男体育老师身材健硕,自然而然地阿珊便恋上了他。但对方对阿珊并无爱意,甚至对她表现冷漠,刻意闪避,让她极为沮丧。屡次遭受冷落后,阿珊对生命完全失去了意义。

身穿一袭白身穿一袭白袍的她,在阳台惆怅进食,面向对面高楼上的十字架,随后纵身而下。阿珊死后,有人将她的遗书递给此名体育老师,他却无情地将它撕成碎片。

导演试图通过上述所提及的朴实师生恋,来刻画当时社会的残酷与冷漠。体育老师光鲜之貌,代表着香港繁华之景。但在港民内心深处,却暗藏着彼此漠不关心、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心态。如剧中,即便男教师得知自己曾接触的人往生了,他也只是面无表情地接受消息,并没有意愿前往为死者吊唁。

另外,他全然不受影响地继续生活,犹如阿珊不曾出现过。导演在这里要反映的,正是当时缺乏温情的香港社会。 依我们之见,影片充分折射出当时的一种冷酷无情,表现了现实主义的思想。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5.44 PM.png

以极其鲜明人物刻画 折射港人对未来的迷茫

导演亦通过其他人物的性格与举止言行,来揭示当时香港所存在的其他社会问题。

譬如,故事的主人翁中秋,父亲自小就抛下妻儿,另寻新欢。中秋成年后,自己也经常更换性伴侣,并且始乱终弃。他从不给予对方任何承诺,追求的只是在肉体上的短暂快感。

而这种没有信仰,缺乏归属感的生活,正是港人在“九七”时,所对国家产生的迷茫与困惑。根据统计,香港在经历“九七”时,曾一度吹起了移民风潮,单在1997至1998年之间的移民人数,就多达5万人。由此可见,不少港人宁可旅居异地,也不愿滞留这缺乏归属感的国土。

故事中的其他两个人物,阿龙和阿屏,也分别反映了港人市侩,以及消极的整体社会风气。前者是智障者,直至死亡的那一刻,阿龙都在受他人的凌辱与欺压,甚至是恶霸们的性奴。

他的一生,从未被给予人类应有的尊重。后者则是肾衰竭的病患,她不积极求医,反而成天吸烟喝酒,甚至还想在临死前,与男生寻求在肉体上的欢愉,痛快地挥霍尽存的人生。虽然表现的手法略嫌极端,但导演在两个人物性格的揣摩,却完整地反映了港人对待新环境,所持有的悲观态度。他们不愿意接受新的改变,只认为现有的生活最适合自己。

然而,当四名主角意识到自己无法适应新社会制度,他们最终选择了死亡以求自我的逃避。

港人在新的政治领导下,在意见及看法上有着明显的分歧,彼此间的距离也愈加疏远。导演因此选择了以死亡作为四个故事的贯穿,从而暗示他们过去的生活已经结束,迎面而来的是新生活的降临。

死亡或许也意味着重生,在新的人生里,每个人都将会新的人生目标、新的快乐来源。据我们之见,死亡是逃避与脱离现实,一种无可奈何的终极解决方案,而真正的问题并无解决。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6.21 PM.png

以乐观的语调 带出港民悲观心理

导演也在演员的台词与其旁白上,精心铺陈,下足了功夫,以最简单的语言,暗喻社会的情况。下面三句台词,一语道破了年轻港人当时的焦虑与胆怯心理。

  1. “世事变得太快了。当我们还没来得及改变的时候,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
  2. “我们这么年轻死,所以我们永远这么年轻”
  3. “生存的人,喜欢评价一些死了的人,甚至骂他们没勇气、没志气,然而,我们现在很高兴,因为要面对一个未知的世界,我们已经得到免疫”

这些都道出了年轻港人还未做好准备,接受一个全新的社会文化,抑或是他们不愿接受新生活,所以唯有通过死亡,让时间停留,才可让它们的记忆滞留在属于他们的时代。

 

拒绝华丽 强调朴实

陈果也在道具、服装、场地、配乐及镜头语言上的表现,也是吸引观众注意的重要因素。

陈导抗拒使用华丽的布景及俊俏的演员,因为她认为平实的表达才能让人引起共鸣,反之,华丽的呈现虚弱了故事的真实性。尽管面对资源有限的困境,陈果却坚持不接受商家的投资。她曾经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道:“我知道游戏规则,如果有投资人加入,一定会说这里改一改,或者这个角色找谁演,那样我就变成傀儡了。我要的是,我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香港制造》中人物的爆炸头、太阳镜、花衬衫、四封遗书的粗糙笔迹,以及非巨星的演出,都是导演认为,最能反映生活且贴近民心的重要符号。

另外,拍摄地点很平民。旧的住房,简陋的市场,没有繁华的高楼大厦,拍摄最平民的生活,刻画当时一些人们的简单生活,带出新政策的不完善,深刻反映港民的切实生活环境且贴近民声 。

配乐编排 颠覆传统

配乐更是采用了反讽的处理手法,以强调年轻港人所对新政治产生的惴惴不安。例如,剧中唯一坟场的场景,导演颠覆传统,不以诡异的音效及配乐,来营造它应有的阴森与死沉。

相反的,导演选择利用欢愉的音乐,来讽刺坟场是个让人愉悦的场地,因为唯有在这里,港人才能做回自己,找到昔日熟悉的“美好”时光。

导演更是在电影结尾,以一段广播的画外音来重申观点,即是教授以华语说道:“世界终归还是你们的”, 实际上道出的是港人对新政治环境的别无选择。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26.43 PM.png

采用另类镜头 引发观众反思

导演精美及具震撼力的镜头语言,更升华了电影的主题,并引发年轻港人的深刻思索。

  • 运用摇晃与放大镜头:拍摄墓地之时,中秋等人在寻找阿珊的墓杯所在之处之余,大量采用侧面与摇晃的镜头,并从小景拉到中景,然后到全景,来带出中秋他们的不知所措以及无可奈何,阿珊在社会的渺小,以及他们离他们所谓的”快乐家园”越来越远。
  • 中秋意图杀人之时,采用跳接的拍摄手法。一下是他杀人成功,一下是他没成功,带出他的迷惑,对社会的惴惴不安、无助力感,以及不踏实感。
  •   剧中唯一的坟场场景中,导演大量采用了侧面及跟摇式的镜头,而并非正面及固定的镜头,即要说明导演只提供一个主观的个人思想,而映现在人们面前的现实,还有待人们的认真反思。另外、在这一幕中,景别从中景,转为全景,最后达到大全景,目的在于导演想强调这一群年轻港人“在偌大的坟场中寻找墓碑的渺茫性”,以及暗示他们心中的“壮丽乐园”已经离他们极为遥远。

片中其他两个重点片段,即是导演以仰视镜头拍摄狭隘走廊,以及通过铁杆间隙,向下拍摄孤僻孩子在阴暗角落的画面,都强有力地带出了电影所要表达的压抑与狭隘的氛围,同时它为观众在了解导演的思路上,提供了重要线索。

“九七”前后的香港民间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迷茫及焦虑。《香港制造》的出现,深刻地表达了人民对于诸多变化的不适应,以及内心的惶恐不安。影片更透过另类且人性化的故事、角色塑造、镜头和音效处理,加上台词、道具和场地的衬托,折射出香港社会问题所在。

鲜明故事的题材,刻画他们对社会的迷茫,对生活失去了方向。其影片借由人物刻画,揭示香港的诸多社会问题。此片亦采用了豁达的基调,道出港民悲壮的情愫。

无论是于道具、服装、场地、配乐,抑或是对白上的表现形式,皆以朴实为主,杜绝使用华丽的呈现手法。

此外,《香港制造》配乐采用了反讽的处理手法,以凸显港民对新政治产生惴惴不安的心理。另类的镜头呈现方式,使之观众再三反思,大为提升了其片的真正价值。

在不受商家摆布的情况下,使之观众得以透过影片,轻易地找到他们在社会心理上的认同感,甚至是生活上的启发。 影片所获得的巨大回响,也说明了陈果的影片在港民心中,拥有着非凡的一席之地。

Critics 评论

旧片新看:《早安,孟买》繁华都市的丑陋心灵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31.01 PM.png

繁华的外在社会面貌,内里却是现实的丑陋世界。

《早安,孟买!》是导演米拉·奈尔从影之后的首部公开作品,写实影片反映的是印度日益猖獗的社会问题,如童妓、吸毒、偷窃、少年犯罪、社会阶层分化等。

虽然是初级导演,但她的叙述手法与其电影语言特色,却不逊于老练的电影从业者。细腻的人物刻划,以及写实的故事剧情,让她的作品格外贴近现实。

与其利用当红的宝莱坞巨星, 导演选择透过了一名流浪孩童的经历,以小人物的心声,表达对大环境的失望与感叹。

这些孩子们的一生并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任由他人摆布,犹如一只流浪狗的命运,就像剧里的小女孩在屋外,在大人们在“办事”时,只能无奈地在屋外手抓玻璃,等待大人们的下次命令。

尤其欣赏导演的故事铺陈,以及人物的刻划。纯真善良的小男孩Krishna在哥哥的淫威下,被母亲逐出家门,被令赚足500卢比才可重返家门。面对家中不合理的待遇,Krishna仍对家有强烈的归属感,怀抱着回家的希望努力挣钱,甚至人在异地时,还试图写信向家里报平安。

Screen Shot 2016-07-20 at 1.30.53 PM.png

他在筹钱的过程中, 也因为朋友的拖累、老板的无理扣薪,以及同类的趁火打劫迟迟未能筹足500卢比, 但他却不曾放弃, 一直将家视为他的终极目标。

影片却没有拍摄任何有关Krishna家中的画面,只是依稀从Krishna的口中听说有关于他家的故事。家给人的感觉一般都是温暖、安逸,甚至是具有安全感的,但从Krishna口中得知的家,却是他恶梦的开始。因为家,他误入歧途。因为家,他饱受煎熬。因为家,他迷失了自己。更因为家,他成了社会的罪犯。

Krishna对“家”仍然是抱有希望的。这里的“家”或可通过更宏观的角度来分析。像是这里的“家”或可指整个印度的社会环境,尽管社会如此地丑陋不堪,以及面对许多迎面而来的强大阻力(像是一直怂恿Krishna吸毒、逃离现实的 Chillum),人民还是抱着希望,盼望自己眼里的“家”可以成为现实,像是Krishna就不断地努力,尝试各种工作与方式,希望有天能梦想成真。

虽然未来充满未知(利用留白的总结视出),但擦干眼泪后的Krishna,拥有了丰富社会的历练,已经学会坚强,脸上表露再也不是稚嫩、纯真的面貌,而是坚韧不懈的精神。因此, 他大概又朝回家的路,再次努力迈进。

繁华的社会景色只是虚壳,是假想,人民要的更是内在的富裕。而身处安逸生活的我们,或许难以感受如同Krishna的处境,但是电影却提醒了我们,不要将眼前视为是必然,我们必须对社会的变化,时时保持一定的危机意识,并在危机发生后,保持积极、顽强的应变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