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专栏 Podcasts

国豪的有声专栏 EP 15: 那些年,我错过的歌 (V)

原本以为会长期经营podcast这一版块,但后来发现它占据我太大的时间。也因为疫情关系,几乎几个月没出门,也就没有太多故事可以分享,到后期开始变成是变相的onair主持,分享大多的是我喜欢的歌曲,那已经失去了我原本设立podcast平台分享心情的初衷了。所以,这应该是近期的最后一集,希望你还是喜欢我为你安排的歌曲。疫情期间,好好照顾自己!


国豪的有声专栏 EP 14: 那些年,我错过的歌 (IV)

哭完,无助。但是还是要把自己拾起来。记得好几年前的一天晚上,坐在阳台,想念一个人,听着这些歌,觉得当时好傻。


国豪的有声专栏 EP 13: 那些年,我错过的歌 (III)

一些歌听过后,就知道属于一些人。今天特别选了两首歌曲,送给2017年的你,虽然这段感情结束,不过谢谢你教会我的事。那是光良原唱的《那些爱过的事》。

另外,还有陈晓东的《要知道你的感觉》,当时猜不透,现在不重要了。


国豪的有声专栏 EP 12: 那些年,我错过的歌 (II)

女生唱伍佰的《Last Dance》会是什么感觉?这集还让你听到我最喜欢的小伍的《这边那边》、叶倩文的《爱的可能》,以及两首在Soundcloud非常红火的网络歌曲。

 


国豪的有声专栏 EP 11: 面善心恶? 朋友连续几天做可怕噩梦!

朋友这几天都做噩梦,梦见一户家人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听见刚出世的婴儿不断在哭泣,家中成员一一去安抚,后来一个个都死掉或受伤。

朋友说,梦里的警察都认为是婴儿床设计出了问题,又或他们都是不小心刺伤或刺死自己,没有人知道其实是婴儿所为。连续几天,都有这个梦靥,让他开始担心,最近他压力是不是太大了。


国豪的有声专栏 EP 10: 单纯地《想见你》

错过了前天的<想见你, 就见你> 网络音乐会吗?把八三夭的现场live片段剪辑出来了。感觉我们好久没有见了,好想念你,好想见你。

不知道你也是否想念我了呢?


国豪的有声专栏 EP 09: 听诗 李男《停电》

在听陈奕迅的《全世界停电》,突然想起中学时期读过的一篇诗,叫《停电》。有关于“停电”的诗歌在台湾70-90年代不甚其数,但这篇我还挺喜欢的。今天下午念给你听。


国豪的有声专栏 EP 08: 那些年,我错过的歌 (I)

这一集的podcast开始,只要介绍经典不退流行的歌曲。 我一直相信,你不能选择你出生的年份,但是你可以决定你选择“活着”的年份。  今晚和你分享我错过的年代的几首歌曲。

稍微“玩味”一些,除了当中的一首,其他的都是别人翻唱的。你猜得到每一首歌曲的原唱是谁吗?  更重要的是,podcast还可以播粤语版本的歌曲,真好!

而且,前几天还有人问,你不做广播了吗?没有啊,我一直在空中陪你,只是在不同的分享空间罢了。


国豪的有声专栏 7: 差点错过的美剧 Black Mirror

一场绑票案不要求赎金,而是要某国家首相在全国媒体平台上作出“猥亵”的举动,这名“绑匪”到底在想什么?

“Black Mirror”原来已推出5个系列,我也太落后了,过了10年才看。每个系列有3到5集,我还在第二系列,不过每集都让我想很多。假期待在家,看一看美剧,看一看人性的黑暗面吧。


国豪的有声专栏 6: 送给你,永远的天使

0604 这一天,你离开了我们。我听朋友说,很多你的死党,今天到你喜欢去的地方,放了好多气球,给你打招呼。

我没有才华,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和你说谢谢,以及想念你的好。所以,只请朋友唱了一小段歌曲给你,录一段podcast,想念你的好。希望你在天上幸福安好。

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国豪的有声专栏 5: 提醒自己!辞职是为了休息 不是为了找新的工作

或许是疫情的关系,或许是经济不景气,周围的朋友都一直说工作难找。

我突然忘了我辞职的原因是为了休息,为了“养回”元气。但是自己也难免被朋友和周围的人影响,发了100多份履历表。当然,当中收到教育部和国防部的拒绝信,更是让我有点自信心受挫。但是,想通了!决定了!

4月是我的“假期月”,好好休息,好好充电!

有面试就好好面试,没有任何公事,就好好看书,好好喝茶,好好睡觉,好好疼爱自己。

疫情当前更觉得生命真的很可贵,要好好善待自己哦。


国豪的有声专栏 4: 18岁生日收到的Skagen手表

我经常大扫除,尤其心情低落时。今天又拾起了它,它是18岁生日时,朋友合力凑钱买的一支很精致的手表。我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带着它。

有人说,手表和闹钟提醒着你此时和此刻,象征一个阶段。原以为丢掉就是放下,后来发现,不是这样子的。它是生命重要的养分,丢掉它太可惜了。

(原表不长这个样子,只是示意图哦。)


国豪的有声专栏 3: 慢走这件事

凌晨4点录制podcast,厚厚的棉被一直摩擦敏感的麦克风,有很多擦擦声出现。本想用后制的方式,降低杂声的干扰,却发现它的“美”,感觉像是慢走时产生出来的声音(Foley),所以决定一刀不剪,只加音效,就出街。

所有的分享,连呼吸点都没有剪辑,因为podcast不是广播,不是清晰‘干净’,就是完美,有时产生出来的效果让人出乎意料。

说回慢走这件事,要谢谢前同事培养我这个习惯。走着走着,心情真的好很多。心情好吗?你也去走走看吧。


国豪的有声专栏 2: 从电视小孩说起

除了广播,从小我就幻想自己能当上综艺节目监制或制作人。尤其怀念SPH MediaWorks时代,那是新加坡电视最辉煌的时期。

或许年轻人已经放弃了本地制作,我仍然相信它有一天能东山再起,创造另一个辉煌。
每次roll credits的时候,我都会特别留意制作人和监制的名字,最大的偶像当然是文树森,还有林培琴、吴咏华、陈文聪(已故)、李仪文、林祥平,以及近期的施意玲等人。

年少的那份傻劲或许没了,但是重看第三次《我是媒体人》,了解自己为什么那么热爱媒体,或许休息之后会想尝试新的东西,挑战新的自己。


国豪的有声专栏 1 : 新冠疫情中该保密的事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为了更有效追踪病源,申报出国史、提供个人资料或许是必要的。但是有没有一些情况是必须保密的?匿名检测?匿名辅导?匿名就医?他们怎么办?

(抱歉,因为刚拿到器材,还在摸索阶段,音质和后制部分有待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