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综艺节目 后劲不足?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新传媒提供

利用13周的收视成绩,评估观众对一个综艺节目的喜爱是否有效?相较于台湾综艺节目长期持续的制作与播出,本地综艺节目以系列形式播映,就无法和台湾节目抗衡?

Screen Shot 2016-03-23 at 8.47.03 PM

综艺节目是贴近观众的娱乐来源。但那类综艺节目最受本地观众欢迎?

记者在网上做了30人的民意调查,票选观众心目中最喜爱的综艺节目,榜上有名的大多是有推出续集、带有本地色彩的节目,例如《摆家乐》、《女王本色》以及《抢摊大行动》,证明年轻过人更容易从熟悉的节目中找到视听满足。

中学生蔡立君 (15岁)说:“我最喜欢本地的《小兵迎大将》,但我都是在深夜通过网络看。不过,我觉得它的集数太少了,今天看了3集,冰面可能就没得看了。相反的,台湾的《百万小学堂》有很多集让我尽情观赏。因此我很少会追本地综艺节目,以免期望过高,甚至产生依赖。”

理工学院生吴杰明 (18岁)则表示,他是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的死忠粉丝,但会依据网上提供的每集节目标题,选择性地跳过自己不感兴趣的话题讨论。他说:“一般上我不太喜欢看有关吃的。因为只能看,本地又吃不到,很折磨人。”

按照受访的学生所说,源源不绝的节目播出,是否意味着吸引观众收看的“命中率”将大大提高,加强观众对节目的忠诚和期待?今年来,在本地媒体圈一炮而红的综艺任务“Auntie Lucy”、“The Noose”的Barbarella和Adrianna Wow,都相当深入民心。出了人物造型具有强烈的辨识度,很大程度依赖的是节目播出的频密度。

当《女王本色》前年在本地首次播出时,本地观众虽然对“Auntie Lucy”感到新奇,但还不足以造成轰动。多亏制作单位在节目播出时赶排第2系列,让原先只有13集出镜机会的“Auntie Lucy”,能连续26周出现在本地观众眼前,表演她拿手的甩头本领,才让她成功街知巷闻,还成为广告新宠儿。

一名陈姓公众说:“我觉得本地综艺节目有点在试水温,好的节目,就做续集;不好的话,就让它悄悄走入历史。有时,电视台会花很多钱宣传某个节目,尤其是选星比赛。节目缺没有积蓄做下去,觉得很浪费。”

16岁的中学生林其慧也说:“以前播《绝对SuperStar》时,我没星期三、思都会守在电视旁,是我非常享受到的习惯。时隔一年多推出第2系列时,我已经没有心思去看,因为都过那么久了,感觉都没了。”

很多人拿台湾歌星选秀比赛《超级星光大道》以及《超级偶像》为例子,批评本地综艺节目缺乏延续性。的确,两者都是歌唱比赛节目,缺能做到并行不悖,还能一届接着一届办,为市场培育不少音乐人才,应该归功于台湾百花争艳的媒体环境。台湾节目主持人曾国城曾表示:“台湾在制作方面要求很快速的节奏和效果。新加坡电视圈的竞争没有那么强,收视压力没那么大。”

虽然收视是影响综艺节目发展的重要环节,但是客观来说,本地的制作资源与人才数量有限,加上媒体市场小,2004年的媒体大整合就说明本地无法容纳多过一家电视媒体。与其将选修比赛局限为单一种类,制作单位为不同的领域甄选人才,可能更明智。

从当年的《流行校园》、《绝对SuperStar》、《校园SuperStar》、《明星偶像》、《超级主持人》、《校花校草追赶跑》、《非常SuperBand》、《永不言败》和《唯我独尊》,到迈入第10届的《才华横溢出新秀》,都在寻找不同定位的演艺新秀。

单是,相较于台湾3千万华人人口的密度,要在新加坡这个以英语为第一惯用语言、又只有2百万华人的环境中,不断发掘华人歌坛的明日之星,难度是比其他华人地区来得艰巨。不论是参赛者的素质,还是大环境所能提供的恶培训资源,本地的条件都略显不足,这或许是本地不常举办延续性选修比赛的原因。

然而,14岁的中学生吴承熹则说:“可能本地媒体认为制作多元化的节目,能让观众有‘不同的选择’,不是单一地只听人们唱歌。单是,新的节目需要重新打响名号,做续集范儿比较实际,让观众更有熟悉感。”

其实,本地不乏成功的长寿综艺节目,例如《搞笑行动》、《食福满人间》、《强中自有强中手》和《创业无敌手》。几年前,《有话就说》连续录制超过50集,近日卷土重来的《城人杂志》(现名为《城人新杂志》)更是存在超过13年。相当受观众欢饮的新节目《心晴大动员》、《国记交意所》和《煮炒来了》等等,也先后推出续集,希望延续人气。

或许,借鉴过去过人偏爱的综艺节目,制作更具有亲切感的本土化节目,还是比较“保险”的做法,也能从中强化观众的归属感,甚至称为精神寄托。

中学生林俊辉(17岁)就说:“综艺节目在我的生活里占据很重要的位置。如果当晚有我喜欢看的综艺节目播出,我就会很有动力去上课!”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网络剧成年轻观众新宠?

Screen Shot 2016-03-23 at 2.36.35 PM

林国豪 报道

传统的电视偶像剧,还能吸引年轻观众的目光吗?比起互动性高、讨论性强的网络剧,痴痴地守在电视机旁收看剧情的年代,可能已经过去。

过去两年,网络剧在许多网络通讯发达的地区迅速流行起来,尤其在市场潜力巨大的亚洲地区,更刮起了一股“网络热”。不少国家不惜狠砸重本,招来重量卡司担任要角,目的就是要留住年轻网民的目光,并吸引更广大的国际观众群。

早在2009年,韩国就推出由知名偶像组合SS501参演的网络片“SETI”。据悉,影片上线3天后就突破60万人次点击,人气惊人。

近来,土豆网找来郑元畅主演《欢迎爱光临》,台湾网络剧《恋爱SOS》也邀得陈意涵以及大嘴巴成员40(薛仕凌)主演。搜狐网的《秘密天使》更是猛打韩流牌,请到韩流始祖H.O.T.成员张佑赫、凭韩剧《花样男子》中崭露头角的女性金素恩,以及Girls’ Day成员Yura,阵容鼎盛。

网络剧 vs 电视剧
相较于传统的电视剧,网络剧往往比较浅白直接,剧情也较夸张。网络剧每集一般介于5到15分钟,比起每集介于30分钟到1小时的正规剧集来得精简。正因为网络剧的精简特征,让观众即使身在户外,也可随时观看。饭馆传统电视剧较为冗长,除了难以在短时间内了解故事发展,庞大的容量和缓慢的下载速度,也减低了年轻人的追看兴致。

卡司好 就会收看
在本地,网络剧的浏览率虽然不及其它国家,但近两年推出的《PK爱情》、《大牌88》、《Testube视验室》与《i.Rock》,都拥有不俗的口碑。另外,以青春艺人吴劲威、谢静仪与方伟杰为号召的实况节目《我和偶像有个约会》,也破天荒通过网络首播。

不少青少年都表示,只要演出阵容具吸引力,不排除追看这些节目。

洪湘婷(15岁)认为,台湾偶像剧做的太成功,本地很难有突破;但网络剧的特点在于精简,只要卡司好,本地也能制作出吸引人的内容。

陈敬安(16岁)也说:“我蛮喜欢之前的《PK爱情》的概念,尤其他们请了歌手黄靖伦来助阵,很有新鲜感。”

网络剧有更多可能性
许多学生认为,网络剧存在更多的可能性。比起电视的单一呈现,它有更多地互动性。目前,用户可利用标签功能,按秒选择收看指定片段,或是利用定格功能将指定片段上传Facebook。

洪湘婷说:“我喜欢利用定格功能,将网络剧的精彩片段上载到Facebook,和朋友分享讨论。这是以前没有办法做到的。

中学生钟欣仪认为,网络剧的另一优点,在于它包含了明星与粉丝在网上互动的机会。“以前看电视剧,只能幻想自己和偶像能有互动。现在许多网络剧都提供交流平台,偶像会通过网络视频对你说话,也可以问对方拍戏的心情,让我更想捧场。”

能决定剧情有参与感
提到高互动性,陈敬安坦言自己收看网络剧的动力,在于他能在剧集播出时充当导演,左右剧情的发展。

他说:“很多网络剧让观众投票决定剧情的发展,这是传统电视剧所没有的。我会期待等看我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会不会就是剧情的结局。”

连丽思(16岁)也说,网络剧强调民意,经常会参照观众的口味拍摄,而非李咏洒狗血或含糊处理方式来吊观众的胃口。

有待明确商业经营模式
然而,据记者观察,本地网络片仍处于稚嫩的发牙期。目前,本地网络剧每集限制在5分钟左右,全剧为15到20集。《PK爱情》、《大牌88》和《i.Rock》每集浏览人数平均不超过3000人,导致制作方有时不得在电视重播这些内容,以求更大的经济效益。

理工学院生冯学谦对此不表苟同:“这么做只会显得电视台缺乏资源。此外,很多网络剧都属实验性质,子啊电视上播映,感觉不太贴切,也不够专业。”

戏剧制作成本高,也导致网络剧难以大量生产。本地若想要重点开发网络剧的市场,或许需要找到更明确的商业经营模式。IPEo1ZWK_400x400

怀旧剧能挽回年轻观众目光吗?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逗号)

zbcomma3oct2012pg20-1.jpg

在韩国与台湾偶像剧当道的时代,本地剧注定被年轻人淘汰?或许不尽然。

本地近期推出的怀旧剧,例如《花样人间》、《那一年,我们淋着雨》、《正义武馆》与目前播映的《猪仔馆人家》等,都以南洋时代(50至60年代)为背景,独特与精致的故事处理和拍摄手法,让不少年轻人重新掀起追看热潮。

与其盲目效仿制作海外的节目模式,本地电视媒体是否应该将重点放在拍摄怀旧剧,以继续吸引年轻人长期收看?

怀旧剧包含共同回忆

理工学院生陆美珍(20岁)认为,本地的怀旧剧情节,大多结合了早期新、马人民的共同回忆。因为深入民心,更是亲身感受,所以在观看时会特别有感触。

中学生蔡欣彦(16岁)则说,虽然自己不属于那个年代,但看这些剧情和看港剧与韩剧不同,看港剧是寻求一种感官刺激,韩剧是要抒发情感,而看本地怀旧剧是要找到自己的一种身份。

同时在不同频道播出韩剧和港剧,欣彦或选择收看本地的怀旧剧。但欣彦强调,不是所有的怀旧剧都能吸引他的目光,像她觉得《当我们同在一起》的情节拖沓,也不好笑。

播出时间或影响收效

实际上,本地怀旧剧的平均收视率,收效不一。在2009年,以娘惹文化为背景的《小娘惹》就创下了单集99万3000人,或整体平均收视104万人收看的佳绩,但或许因为播出档期岔开太远,随后播出的《当我们同在一起》和《正义武馆》的平均收视都表现平平。

针对收看的习惯,陆美珍也说,本地7点和9点戏剧黄金档播出的戏剧很难让人持续观看,因为之前播出的《我们等你》针对的是年轻人,后来播出《微笑正义》针对的又是上班人士,这个‘戏调’落差太大,使观众难以对这些剧集产生习惯。

靠海外明星撑收视

然而据记者观察,本地近期推出的怀旧剧,或因为收视考量,都纷纷打出“偶像牌”。例如《花样人间》邀请海外明星“小鬼”黄鸿升及王心如助阵炒热话题。《猪仔馆人家》和《正义武馆》等剧也选择找戴阳天、瑞恩和黄俊雄等青春偶像担正,吸引年轻观众的眼球。

针对这个现象,受访年轻人都认为是明智的做法。

理工学院生黎慧仪(20岁)说,即使剧情不吸引人,但如果有心仪的偶像亮相,自己还是会守候在电视机旁收看节目。

中学生何宇轩(15岁)则认为,无论是什么剧种,利用偶像制造话题都只是一个噱头。电视台或应该参照其他国家的成功例子,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学习,才能吸引观众持久收看。

或发展成本地强项

记者认为,直走怀旧剧意象来都是本地电视台的强项,加上本地何马来西亚拥有风度的“南洋风味”拍摄资源与场景,让制作更加得心应手,能拍出其他国家所无法媲美的独有特色。N年前本地剧《雾锁南洋》在中国掀起热潮,和之前《小娘惹》进军港台中国,甚至缅甸和泰国市场,都证明题材本土化的本地怀旧剧,也能有不俗的海外市场潜力。所以,本地电视台或应该重点开发怀旧剧的市场,让它成为自身的强项,甚至是新加坡戏剧的重点指标。IPEo1ZWK_400x400

本地影视新分级制 收效了吗?

林国豪 报道

Screen Shot 2016-03-23 at 2.25.40 PM.png

“以下节目分级为辅导级,建议家长陪同孩童一同观赏”;这一类的分级资讯在目前的许多电视节目中相当普遍。它是本地政府在近期为保障年轻电视观众的利益,而实施的新分级措施。

媒体发展管理局(MDA)自2010年起,对本地的电影与电视分级进行深入的检讨,除了保留原先的G,PG,NC16,M18和R21分级,也推出了全新的PG13级别,避免13岁的孩童接受不适合的成熟信息。另外,电视节目和电影也会进行更仔细的分级,如含有暴力,打斗或些许亲密画面等。

新系列的分级措施推出至今,是否成功净化了青少年们的阅听选择?家长又是否认为这些措施收效了呢?

大部分青年:内容贫乏不必分级

相较于台湾,香港和马来西亚等地播放的综艺和戏剧节目,本地播放的内容明显较为局限。

针对电视节目,有不少青少年认为,原先的条例已经局限了他们的观赏选择,新增设的条例实施后,本地的媒体已经逐渐失去吸引力,因此没有必要分级。

中学生陈伟婷(17岁)说,”本地的节目的种类已经那么少,为什么还要进一步对现有的内容开刀?现在电视上播的,来来去去都是差不多的节目种类,好像美食节目,不然就是益智节目, 内容种类相当单一。”

理工学院生罗佩琪(19岁)也借鉴了台湾综艺节目《真实谎言》做为例子,她表示,”台湾这一类的节目非常大胆,她会问来宾,是否有暗恋姐姐的男朋友这一类的辛辣问题,这种节目就有必要分级。但是如果是本地的节目,我觉得即使是被列入辅导级,也没什么大不了,况且本地电视的最高级别,也只能到PG13。”

电影院不是看戏首选

电视分级影响不大,那么对于去年开始新增的电影PG13级别,青少年又有何看法?

初院生傅巧涵(18岁)认为,13岁以下的孩童,应该不太有太多单独外出的机会。况且她深信,这个年龄群的孩童对进电影院的意愿不大,他们反而会透过网络收看电影,分级将起不了太大作用。

陈伟婷也表示,她身旁有不少高个子的朋友,外表比他们实际年龄差距挺大,除非电影院的员工做到凡分级必查每一个入场者的身份证,否则很难避免一些未成年的同学偷混入场。

家长:分级有一定作用

目前来看,学生对分级制度持有一面倒的否定看法。然而,家长是否也对分级制度抱有同样的意见?

家长林勇川说,分级制度有一定的作用。他印象中,2001年的时候,他看到电视 上播放《蜡笔小新》的片段,他当时心里有疑问,为什么含有性暗示的卡通节目能在早晨的时段播出。

他也表示,”很多人认为分级没有什么用,不过至少它给我们家长一些选择,让我们知道什么内容最适合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心灵单纯,不应该被情色污染。”

一些家长却认为,分级制度并没有效地监管内容,它甚至会让媒体利用分级制度作为挡箭牌,推出更多以往较被限制的内容,例如和赌博, 暴力或罪案相关的节目。

家长陈佳慧说,”我觉得有些题材不适合孩童观看,好像杀人打架的画面。可是自从有了分级制度,电视台好像觉得只要标上分级标签,就能’安心’提早播出这些情节。以前好像是晚上10点后才播,现在因为有所谓的分级,9点档就播了。”

父母才是把关主宰者

一些人也认为,政府能做的只是设立正确的道德观,实际的把关作业还有赖家长们的努力。

南洋理工大学媒体系毕业生方妙宝(23岁)就说:”制度是政府能为保护孩童而设的一个保护网, 至于能否成效,还有赖家长的监督与配合。”

理工生黄伟杰(17岁)表示,他曾经目睹家长购买限制级的影片给自己的孩子。他说,网络甚至能下载R21的电影,青少年获取信息的能力惊人,因此家长本身的把关,比政府来得更重要。父母应该时刻都清楚知道,孩子在接触什么样的内容。

6c875f50-5da0-11e4-bc9b-06eaec3e7f3b

三工院生成立公司 办音乐比赛开演唱会

林国豪 报道/摄影 刊载于《联合早报爆米花》

Screen Shot 2017-11-21 at 5.17.54 PM.png

三名义安理工学院华文传媒系学生沈如驾(19岁),周静怡(19岁)及林觉豪(23岁)除了要举办中文词曲创作比赛,还打算在圣占姆士发电厂(St James Power Station)举办音乐庆功会,并将邀请本地音乐人林倛玉与第一届校园Superstar女冠军曾詠霖担任表演嘉宾。

举办大型音乐比赛与演唱会所需投入的精力与时间庞大,他们为何如此坚持?

活动策划人林觉豪说:”虽然市面上有类似活动,但是宣扬华文创作的比赛却不多,因此我们希望借由比赛,鼓励更多青年创作的同时,也能学习华文。”

另一名活动策划人沈如驾也说,本地存在着许多多才多艺的音乐爱好者,但却没有太多发表平台,因此她希望通过”CING本地词曲创作大赛”,为本地的音乐人制造更多发表机会,同时自己身为媒体学生,也能为本地的音乐市场尽力。

人手及资金是最大问题

林觉豪说:”举办这项活动具有一定难度,因为是学生的作品,商家或歌手基本上都对活动没有太大的信心,也认为我们可能在开玩笑。当我们要求他们赞助时,基本上都是落空的。幸好我们没有放弃,最终还是找到不少媒体与机构的赞助与支持。从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意识到,人脉在媒体行业很重要。”

沈如驾说:”我们第一次举办这样的活动,不太清楚艺人酬劳的行情,就遇过一些歌手大开价码,要价四位数!”

此外,活动也需要众多工作人员。林觉豪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工作人员以及艺人通告费的问题。我们是学生,没有任何资金,但我觉得我们很幸运,因为本地的音乐人其实都很热心,像林倛玉和曾詠霖,他们都不收费为我们表演,诚意让我们很感动。”

周静怡补充说:”老师也很乐意帮忙,不仅提供很多相关资讯,分享经验,还为我们找来50名学弟学妹,帮忙设计海报,传单和宣传计划,减轻了我们的工作。”

获得律师免费提供咨询

由于三名工院生对举办活动的过程不太熟悉,因此找来本地律师萧丁明(Samuel Seow)提供法律上的咨询。

沈如驾说:”我们其实上过萧丁明律师的一节课,没想到事隔那么久,他还记得我们,甚至给我们免费咨询,让我们觉得很感动。”

他们从律师那里了解到,举办这样的大型音乐活动,或是有意长期举办类似活动的话,申请成立公司或许比较实际。因此,三个年轻人就在6月中成立了JIJ Productions。

林觉豪说:”其实这个活动是我们的毕业作品,只是我们将它扩大到商业作品。我们希望JIJ Productions不只举办音乐会,更可以制作录像,为商家设计海报等,成为一家创意公司。所赚到的钱,希望可以给学弟学妹们用于他们日后的企划。”

目前,”CING本地词曲创作大赛”仍在网上征求作品,截止日期已延至7月15日。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上网:www.cing2011.com,查看更多详情。

IPEo1ZWK_4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