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s 评论, Sharing 个人分享

早报言论:应加强个人资料保护公众教育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言论版

img_9451

记者最近到几家美容、护发及养身店消费,发现不少业者仍然规定消费者必须透露所有个人资料,包括英文全名、身份证号码、住家地址、联络号码等。

有些美容业者打着“免费使用”的口号,但规定消费者必须出示身份证,必须让他们把所有个人资料登记到他们的电脑系统,才可享有优惠。

记者近期走访一家植发诊所,销售人员要求出示身份证,然后将记者带到一个小房间,强硬推销他们的服务;之前到过的一些美肤中心,更是将身份证扣住不放。他们咄咄逼人和扣押身份证的行销方式,有的甚至复印消费者的身份证或护照,让人觉得不舒服,也似乎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一些业者还要求消费者必须申报个人健康状况、收入、住房类型等。这些资料若处理不当,可能落入不法之徒手中。

《个人资料保护法》究竟保护些什么,国人在这方面的知识仍然相当匮乏,不知道自己有哪些权益,只知道业者不能随意收取资料。

当局或可举办讲座,或通过网络视频、电视宣传片进行公众教育,让《个人资料保护法》发挥更大的作用。IPEo1ZWK_400x400

Advertisements
Sharing 个人分享

早报言论:制作手机游戏吸引长者多运动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言论版

30671301

“精灵宝可梦Go”自2016年8月进军我国以来,深受国人喜爱。不过,时过境迁,不少年轻人因为游戏动作重复性高,玩家人数已大减,反倒是乐龄人士渐渐爱上这款游戏。据观察,有些年过60的国人,甚至携带超过一台手机,以步行取代搭巴士或德士前往目的地,一路上可以顺道抓精灵。

大多数乐龄人士对这款游戏不太熟悉,所以尽量捕捉精灵来探索游戏的玩法。由于抓精灵需要宝贝球,若不想花钱买宝贝球,就必须到附近的补给站索取游戏物品。他们还可以通过累积步行里数来“孵蛋”。

记者借了几名年长邻居的手机来看,发现他们一般都累积行走超过1000公里,孵出的精灵超过200只。

记者认为,保健促进局或可参考精灵宝可梦Go的玩法,研发一套“乐龄游戏”,例如将所有巴士站和地铁站设定为收集站,收集满点数即可换取礼券或现金奖。

精灵宝可梦Go限定“孵蛋”的条件,即行走超过15公里的路途不算数,这就可确保玩家是通过步行来累积积分的。“乐龄游戏”也可参照这一点,并利用科技加码,让玩家不能通过窜改GPS定位来累积点数。

保健促进局过去推出的“100万公斤减重大挑战”等活动,都取得不错的成效,证明利用奖励积分来鼓励运动是可行的。

另外,乐龄人士一般结伴到附近搜索精灵,“乐龄游戏”或可融入一些惊喜奖励,例如在不同的时间点和地点增设一些特定奖品,让乐龄人士可跟随线索去索取奖品。

保健促进局也可将个人病史融入游戏之中,并在游戏里提醒玩家一些注意事项,或是专为特定年龄层或群体设定挑战,如在30天内集满50个点数,这类似于精灵宝可梦Go到道馆去训练精灵的玩法。

保健促进局也可和共享脚踏车业者合作,让一些挑战融入骑脚踏车的元素,鼓励年长者以运动取代乘搭巴士或德士,促进健康。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为尼泊尔地震灾民 献出“棉”力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0108_CJ_doc6yc3kwyiw5jops5kko2_08151929_tanskn.jpg

一条棉被,对许多家庭来说是随手可得的生活用品,但对于受到尼泊尔地震影响的灾民来说,却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

因一次朋友在报章分享有关在尼泊尔赈灾的事迹,激起31名志愿者,包括九名青年志愿发起名为“雪山无玫瑰,满山玫瑰香”的赈灾活动。

九名青年来自各行各业,包括教师、工程师、保险经纪、媒体工作者及学生,他们是莫忠明、郭全贵、吴竟弘、欧阳鼎辉、余祀聪、杨洁盈及沈斯韩等。他们自掏腰包支付旅费,在去年11月27日到12月4日远赴尼泊尔喜马拉雅山,为700户地震灾民分发由善心人士捐赠的棉被,以抵御山上寒冷的天气。

尼泊尔2015年发生8.1级大地震,不仅夺走3200多人的性命,也严重摧毁不少房屋。尽管时隔两年,他们的生活仍然艰苦,基本生活物资匮乏。

余祀聪说:“我们送去的不只是棉被,而是一分希望。因为近年来全球暖化和气候变化,一些国家地区,尤其是尼泊尔,比以往更加寒冷,所以棉被对这些灾民来说非常重要,能让他们免受寒冷气候的折腾。”

灾民长途徒步来领棉被

分发地点设在喜马拉雅山山脚,为了索取棉被,有些家庭甚至是从住家,徒步走上四到八小时的山路,过程艰辛。

吴竟弘说:“我们中午12点抵达时,已经看到大批灾民聚集在分发处。不少家庭都是扶老携幼,眼神透露出满满的期盼。

“他们看到棉被时,都蜂拥而上。还好有村长负责协调,灾民们也都井然有序,排成整齐队伍,等待领取棉被。”

欧阳鼎辉回忆起分发棉被时的情景,内心感触良多。他说:“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都尽量弯下身子,亲手将一条条的棉被分发到灾民手中。他们不断地向我们道谢,让我们满怀感恩,觉得不虚此行。”

除了棉被,青年义工也准备了几箱玩具和旧衣物,分发给当地的孩子。孩子们看到玩具时,都非常兴奋。

莫忠明说:“虽然都是一些旧玩具,不过他们却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如获至宝般地呵护。”

前往喜马拉雅山山脚的路途,比这群年轻人想象的更艰辛。他们以吉普车代步,跋山涉水,跨越近265公里的山路,历时12小时才抵达海拔超过2400米的山脚。

旅途中的体悟

沈斯韩说:“我很容易晕车,上山前吃了两颗晕车药。不过山路颠簸,每次到休息站时,我几度想呕吐,非常不舒服。”

他也说:“山上的住宿,设施相当简单,热水供应有限,好几次我想冲凉,却没有热水,结果我两天没有洗澡。”

吴竟弘也分享了自己跟团友借衣物保暖的经历。“我没有带足够的御寒衣物,唯有跟团友借。这不禁让我想起,尼泊尔灾民每天经历的严寒,让我更能够体会他们的处境。”

欧阳鼎辉说,他们途经半山腰唯一的餐馆时,发生了一件难忘的事。他说:“餐馆只提供白饭和两道简单的青菜,味道平淡,难以下咽。当下我突然觉得,能有一碗热腾腾的快熟面也是一种幸福。”

尽管青年义工们在路途上遇到不少困难,但始终毫无畏惧,并且坚持完成任务。

莫忠明说:“这趟旅途其实背负着很多人的希望,如果我们半途而废,700户家庭会失望,也会辜负善心人士给予的帮助与支持,所以我们告诉自己‘力小休负重,志向莫迟疑’!”

他也说:“不要小看自己的一点绵力,只要你愿意,你也能发挥无限的正能量与影响力。”IPEo1ZWK_400x400

Food 美食, Sharing 个人分享

素食主食加雪糕 10元有得找

林国豪 报道 / 摄影 刊载于联合早报 “@时代”

Screen Shot 2018-01-11 at 11.30.03 PM.png

素食者在南洋理工大学校园里的餐饮选择有限,他们一般得打听学校附近哪里有美食。这家刚在去年12月开业的The Clef Cafe(音符)素食餐馆,对准素食者和注重健康的人,推出一系列较健康的美食套餐,开业至今人流不断。

餐馆前身是一家冰淇淋专卖店,装潢和设计没做多大的改变。除了保留雪糕,新的店家还推出许多餐饮选择,像是红豆汤圆、酸甜素鱼套餐、鱼粥等,让人可以少过$6买到一份主食,价格经济实惠,吸引不少人前来光顾。

最吸引记者的,是餐馆的热门餐点——鸭粥。浓郁芳香的卤汁,一点也不油腻,素鸭肉口感佳,肉片分明,不会煮到软烂,是午餐的最佳选择。不少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也慕名来支持。

餐点价格与食阁差不多,一碗鸭粥$4.80,没有额外征收服务费,相信一般学生和大众都负担得起。雪糕则是一般连锁冰淇淋店的价格,一球$3.50,两球$6.50,主食加雪糕,$10绝对绰绰有余。

据食客黄碧誉听说,餐馆取名The Clef Cafe是因为老板之后想把餐馆打造成类似民歌餐厅,除了有得吃,还能看表演,但因为刚开业,未申请到表演执照,所以目前餐馆并没有举行公开表演。

不过,整个店面已是拍摄selfie的最佳场所,光线通明,还有另类的开放式厨房,可以隔着玻璃墙看厨师们在里头大显身手。

若想避开人群,到访餐馆的最佳时间为下午3时到4时30分。IPEo1ZWK_400x400

Sharing 个人分享, Surveys 民生民意

三人两语:年轻人倾向网上阅读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时代”

book.jpg

国家图书馆管理局2016年5月至8月间,做了一项约500人的国人阅读习惯调查。结果显示,本地每10名年龄介于13至19岁的青少年当中,就有七人每周阅读超过一次。当中,阅读网络文章的青少年超过半数,阅读书籍者则占32%。另一项针对20岁及以上成年人进行的阅读习惯调查报告则显示,69%的人过去一年阅读过至少一本实体书。这些数字是否准确反映青少年的阅读习惯?年轻人对于阅读又抱持着怎样的看法?

电子书携带方便

南洋理工大学生陈筠惠(20岁)说:“我一般都会上网查看哪些新书上架,然后通过网络平台下载或购买。我觉得新加坡缺乏书评这一块,所以我们比较难知道哪些作家出了什么新书,或者专家对于一些书籍的评价。因此,我一般都会参考网络书店的“精选书籍”或“热门书籍”的推荐栏目来选书,并且购买电子版的书籍。”

她也说:“电子书轻盈、容易携带,不像实体书那样不方便带出门。印象中,我最后一次到图书馆和书店,应该是好几年前了,因为网络书店兴起,全天24小时随时都可买到书,使到实体书店变得较不具吸引力。”

网上可进行针对性阅读

新跃社科大学生朱恩贤(20岁)则说:“我通常以阅读网络文章与书籍为主,主要是因为这些内容都是免费的,而且可以依据关键词进行针对性的阅读。尤其是那些改编自著名电影的小说,我非常感兴趣。之前《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蹿红,我就在网上搜索它的原著来阅读。”

她也说:“网络版比实体书好读的原因是,它可以在指定的部分做标记,好词好句也可以轻易地记录下来。偶尔,我也会上网找一些爱情小说来阅读,从中得到一些启示。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对实体书不太感兴趣,反倒较为关注书的内容。”

二手书店价格实惠

新加坡国立大学生张品正(23岁)则说:“一般上我很少到实体书店买书,顶多是到杂志部门逛一逛。反倒是二手书店,我尤其喜欢光顾,除了价格实惠,有时还可以找到一些另类题材的书籍。因为我修读科学,所以在二手商店里,不时能找到一些有关科学知识的书籍,让我非常有兴趣阅读。”

他也说:“选择不到图书馆借书,是因为我常会忘记还书,而且我喜欢拥有这些书籍,所以不介意以较低的价格在二手书店购买。我也不太喜欢网络书籍,因为没有握在手上的“真实感”。一般上,我一个学期内(约10个星期)读上两三本书。”IPEo1ZWK_400x400

 

Sharing 个人分享

早报言论:共享汽车可能带来的问题

林国豪 报道 刊载于《联合早报》言论版

skp-carshare012.jpg

共享汽车已经来到新加坡,虽然现阶段还处于初步适应期,但其实可从共享脚踏车窥探其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

共享脚踏车逐渐得到民众的支持,笔者注意到路上的电动脚踏车在减少,共享脚踏车显著增加。业者显然也不断提高共享脚踏车的数量,鼓励更多人使用这项服务。

以武吉班让的泽拉邦轻轨站为例,今年初要在站外租用一辆共享脚踏车得靠运气,如今即使在繁忙时段,也有三家业者的40多辆脚踏车停在那里。走几步到对面组屋,底层又是数十辆的脚踏车。值得一提的是,业者不断推出促销活动,让公众更有动力和理由使用这些脚踏车。不过,因为这些脚踏车不是自己的财产,所以有一些害群之马不懂得珍惜,把它们丢进沟渠或胡乱停放。

BlueSG最近在本地推出了共享电动车服务,BlueSG的车子按秒计费,从启动引擎开始计费,像是在搭德士。电动车每分钟5角,闯一个红灯可省下1元,但可能被抓获而面对罚款和扣分;尽管如此,会不会有人为了省钱而超速驾驶?共享脚踏车以每15分钟为计费单位,共享电动车以1分钟为计费单位,让人有想直奔目的地的冲动。

BlueSG有指定的停车位,不必在停车场里兜圈子浪费时间找停车位。不过,从裕廊到乌节路估计须费时20分钟至25分钟,加上ERP公路电子收费,租用共享电动车的费用似乎不比搭私召车划算,这让人好奇BlueSG会否成功。

另外,BlueSG可能演变成二次共享汽车,即一人租用一辆车子,再找三两个同样目的地的人分担车钱,这可能打乱目前私召车的共享车程做法。

还有,如何防止刚考获驾照的年轻人滥用共享汽车?例如租用这些车子参与非法活动、非法赛车等。如何确保用户爱护车子,让其他用户都能用上干净卫生的车子,也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笔者每年乘搭约1200趟的共享汽车,其中至少10%的汽车后座情况甚是不堪,见过有人留下肮脏的纸巾、烟蒂或不明物体。业者是否已经制定完善的措施,保障用户的权利?

共享汽车或可减少人们拥车的欲望,但也有其他的社会或交通问题,值得我们去探讨和解决。

IPEo1ZWK_400x400

Features 专题报道, Sharing 个人分享

荷兰画家用画笔寻找身份认同

林国豪 报道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ZB_1206_CJ_doc6xv6ca04wg512j8afn3j_06165036_tanskn.jpg

曾赴美国求学,目前回到荷兰生活的24岁荷兰籍青年王泉明,出生于一个印度尼西亚华裔家庭。在他很小的时候,祖父母便举家迁移到荷兰生活。他在当地接受教育,是班上唯一的华裔学生。

尽管能说华语,但王泉明长期与华族文化失联,加上西方人的“排外”心理,让他无法完全融入当地文化中,不由得自问“我到底是谁?”庆幸的是,王泉明自小培养绘画的兴趣,让他找到抒发情感的出口。

李光耀让异乡客 以身为华人为荣

王泉明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时常会因为身份认同的问题,而感觉到孤单。我不全然是一个华人,也称不上是西方人,总觉得卡在两者之间,身份矛盾,还好我还能通过画画来表达情感。我希望通过作品告诉跟我相同处境的人,无论生活背景如何,都要自信地活出自己。”

王泉明曾在美国办过画展,但目前没有计划到新加坡展出作品。由于有亲戚住在这里,他时常会飞来探亲,顺道品尝本地美食。“我画了一幅新加坡的福建面,鲜虾配搭黄白色面条,想起来都回味无穷。”

此外,王泉明相当尊敬我国建国总理李光耀,并在他2015年逝世时,画了一幅他的油画画像。“李光耀的贡献不仅限于新加坡,他的影响力也渗透海外。他让生长在异国他乡,尤其是生活在欧美国家的华人,意识到我们应以身为亚洲人为荣。”

王泉明认为,生长在21世纪的人们,都是“地球村”里的成员。交通的便利,加上环境和个人因素等,迫使更多人选择迁移到世界各地生活,尤其是亚洲人,移民的情况更为普遍。但也因为这股移民风潮,让很多旅居海外的人,对自我的身份认同产生了问号。

因此,王泉明的作品大多环绕着华族的文化、家庭和历史等。其中,他最喜爱的一幅作品,是他尝试通过父母的叙述和照片的辅助,利用油画还原祖父母订婚的激动时刻。

王泉明说:“那幅画让我感觉和祖父母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联系,让我找回自己的根源,作为一个华人,以及家庭中的一分子。”

借画作引发思考

已故美籍华裔动画师黄齐耀 (Tyrus Wong),是王泉明非常仰慕和敬佩的画家。他说:“我觉得黄齐耀巧妙地在他的作品中,将东西方文化和习俗融合在一起,让人感觉相当温馨。其实不管生长在哪里,我们都是人类,应该团结,而不是因为种族或身份,排挤彼此。”

一向低调的王泉明不曾参加大型绘画比赛,只在高中时,因为好玩参加了“荷兰国家漫画大赛”,并夺得冠军。但得奖对王泉明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他反而希望通过作品,让更多人对身份认同的课题,进行深层的思考。

他两度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橙县的首府圣安娜,以及洛杉矶的“小东京”举行过个人展,到场的来宾都给予正面回响,让他相当鼓舞。他希望能通过个展,结交更多志同道合的“地球村”朋友。

想看一看王泉明的作品,可上网:www.chuanmingart.comIPEo1ZWK_400x400